第九章 惊雷(三)
爱吃火锅de2019-01-08 06:112,714

  苦地之巅上!

  神秘诡影虚刀已出,刀罡随风而涨,直冲积云层劈斩再探。

  就在此时,二道流光亦先后自山脚凌至峰顶。赫见,入眼云端之上,一柄惊世风刃携凛然威势劈斩天际。

  惊诧之际,天幕顿现巨大缺裂,刀斩余威亦如穿界破限,直接壁垒甬道。

  领头中年男子乍望天幕一口刀洞甬道现世,惑然道:“怎会?”

  “如此庞大的甬道,绝非靠一人之力所能击穿!”

  可眼前的实情又当如何!

  不明真相,无暇顾及,一股骇人星压已然从眼前异兽蕴孕而出,象佂着死亡的阴影笼罩己身,心感只要一个妄动发生,便是阎罗取命。

  直感告诉他:那个诡朴身影,此刻极度危险!

  九星武者浑厚星力亦悉数集运己身,竟是已入战斗状态,精神力高度集中严守对峙,以待眼前莫名战栗。

  至陈武大帝破界壮举之后,四极大陆曾一度因他而掀起的破界之风,亦随而今世界壁垒强度丕变而泯复胚始内。

  “今日天幕缺裂之举,难道正是预示四极壁垒再次薄弱期限的来临吗?”便装中年男子不复想道,此间亦好似只剩这曾一度被各域至强者推崇的无据解释,能暂解当下之疑虑。

  虽感眼前之异兽始终带给他一种更深层次的棘手感,却也自认自己不会连与之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君主,那到底是个什么妖物?”身后随行而至的盔甲凶猛大汉面色煞白,犹似此间苦地山石般凄冷。

  在这眼前未知异兽手底凝聚而来的星力波动下,竟察觉脑海内第一时间闪觉出的退缩之意。

  这种感觉亦是他曾多年不再有过的,自他任职第七星军的统领后。

  若非此刻君主依然还挡在他前,带给他足以续撑不退的勇气,此刻的他必然已生退意。

  带甲大汉不肯定,续说道:“北域之地,何时有了如此之妖出现?我等竟皆无所知。”

  遍寻古今所有妖兽图鉴记载,他之记忆中亦无此间妖兽的由来。

  方才天幕惊诧一举变动,更是令他炸舌幕往,连四域诸多强者都需合力才能斩穿的四极壁垒,竟会如此的轻描淡写破解在此妖手底。

  “难道是妖族地界有变?”带甲大汉暗想至尊协议的失效,背生一阵冷嗦。

  冷冽交目一瞬间,七翅异兽手中虚刀已凝,竟是,不言一语直取二人性命而来!

  “不妙。”不及再思,好在中年男子此刻星力已然提运,极感范围之下亦能勉力捕捉到此妖接下来的动向。

  但他全神谛听下,却不知自身早已化成异兽眼中一份可用之数据,仅为保证数据的物尽其用,而做出的试探一击。

  在先前二次破界试探中,异兽已然得知一份关于此界的清楚情报,此击只为将之推演愈加完善之举。

  双锋一瞬间,中年男子不愿托大,一招便是自己巅峰之式。

  “冰之世界。”

  方圆数里苦地,尽皆笼罩在一层冰之城墙内,其内冰之力源源不断地尽聚于此刻掌中、刀身,以壮其势,添其威能,持力已身。

  在他人眼中之苦地绝地,与他手中冰晶妖刀而言,却是成就一柄无可匹敌之神兵利器。

  滚滚星力的持护下,手中所握亦承其重,愈感其锋。

  虚幻之刀一对冰晶妖刀!

  双刀尚未争锋之际。

  天地磅礴星力溢散下,已然为之起变!

  惊天一刀响,苦地半边裂。

  双刀交击,中年男子只感一股沉重锋芒的力量,透过刀身直破己身九星之力所提星防,攻入心头,斩破星体。

  持刀的手,再无余力。

  随着刀落,一冽血红至眉心星核处碎裂。

  与星武者而言,身体最坚硬之处亦是他最致命之地,此刻竟连对方的一刀之威也无法接住。

  星毁人灭!

  伴随冰之世界内部支离碎解,苦地山脉雄壮伟势,亦由内部生出巨大变动。

  被一分为二分的苦地山脉,今现波涛涌动,象征龙蛰其中。

  山脉脚下。

  绝境苦地,望眼雪茫,一片令人仰而无法越之地貌。

  冷风,肃寒,掩不住冰雪下一群禅悟追源的身影。

  就在此时,天起暗涌,地吼不绝,崩雪如涛,苦地山脉笼罩一股灭世魔氛。

  禅坐雪下的身影,六觉已闭其三,只余耳、识、星三觉尚存余感,亦能感应身外灾害将至,急需破雪而出。

  随即,成百过千道星武者甲士身影,一一从苦地雪岩中惊觉变动,破封而现,仰望高峰之巅。

  运使极目之下,竟视一条巨大沟壑贯穿苦地两极。

  “崩雪之势已成,各队速避此地逃难。”

  一声号令!

  随即,百千流光尽做鸟兽散,分至苦地山脉各处去。

  一声凄绝残嚎声,在这片孤寂苦地之巅响起,失去温度的身体在这场如涛的风雪中已渐冰凉,无声倒憩。

  二具如垃圾般无用的尸身,被眼前异兽随意遗弃,任他们被风雪堆砌掩身,随地势的剧震,失落在这片无人知的宏广横缝之间。

  如涛的积雪不断填补进深洞裂缝,恰似给此间深渊巨口再添上另一层灰暗色彩。

  在彻底窃取带甲男子的意识深层后,七翅异兽口腔鼓动频繁,偶似能从身体内惊闻道道古怪难懂之音。

  识念再响:“声音的感觉,原来是这般涩拗难听。”

  云顶上空,那代表着连接星路的劈界通道与穿空云洞,二者皆散发着足以令星武者心悸神往的力量与魔力。

  此刻的七翅异兽,却似已无任何再试一次的心情。

  直向来时穿空云洞倏然而返!

  踏出壁垒通道后,一股熟悉的抑制之力再度临身,异兽重归星路。

  回望向渐离的星球,异兽眸瞳下闪出一丝情绪变动!

  识念响彻星路!

  “入虚境极限,与早先情报记载有三处不符,价值亦同是大跌,第九十七不实之况已无法改变。接下来的九十八应能让吾满意此行。”维系星路之内,异兽七翅再展其能,向下一个目标星球掠逝而去。

  四极大陆苦地山脉上空,异兽离去,只余二处还在独立维系运行的星路通道,自行缓慢闭合中。

  由苦地之巅上,细观其双方复合流速,一方显然较之另一方来的会快上数十倍不止。

  可即便如此,最先可能复原如初的劈界通道,亦要在此地开守数百年之久。

  苦地山脉震荡,崩雪如涛,声势如洪摧枯下,所有未能及时往安全之地撤离的山脚生灵,尽皆毁于其内,仿若一场对于凡俗的末世天灾,迫降于此。

  但在将灾害被彻底遏难前,最先知晓苦地发生剧烈变荡的,却并非其周边数国之主。

  而在北域大洪帝国内,率先发出一片议论之声!

  第七君主罹难在自己常年修炼之地,对此事的深远影响力,已然撼动帝朝半边天的倾塌之势。

  九星武者锋芒剑指天下,已是至强者一列。

  能将之锋芒盖过之人当属当世天骄顶峰之一,但要将同为九星武者的至强者击杀却是不易,更何谈能将之瞬杀当场。

  即便二者实力之悬差,以九星武者之战力,亦能为其自身败亡延缓一刻,争许可能的一线生机出现。

  可第七君主最后连求救亦无法展出,被人戮杀在他终年修炼之地,却终会是一场悬而未解的无头案。

  若非由苦地崩雪内陆续往返的甲士口中,知晓苦地已在发生的灾害,此刻大洪帝国第七君主葬身之所在,亦无法从中揭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