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归族(二)
爱吃火锅de2019-01-20 08:012,290

  黎明时分!

  南玄街城口处张灯结彩,气氛喧腾,举街民众都在为念海渊的归期而提前做着欢庆。

  十一道极速往赶的身影,也在此刻出现在南玄街下的城口。

  四长老一行人,脱离了凡俗的置绊后,一路在星力护持下,全速掠行终在辰末时分现身。

  众人一入城,城外的居民与城内皆处在一种莫名的欢呼气氛,一洗江、安两镇带来的哀痛与低沉。

  在此双镇初毁的特殊时限,南玄街内此举犹显得过于安宁与清乐,格格不入眼前刚发生在边城内的危机。

  作为一路由两镇灾地,护行而来的四长老而言,却是更加明白此灾过后留于两镇居民往后日子的苦难与意义。

  “走,先回族内。”

  四长老冲同处在不明张望的族人,轻喝道。

  无来由的情绪连同攥抓着身后每一人的心灵。

  未曾真切亲身经历过灾害残酷的他们,亦不曾对两镇灾地有太大的感楚。而在此街载歌欢娱声中,却是同感悲呛,眼下幕幕与那灾后重建之景同倒映现脑内,分外清明。

  心中一沉。

  灾害,原是那般的清刻、界晰!

  此地的欢腾,别处的悲楚,却都随着风过尽化无痕。

  只留攸关他重要的人来说,是不能被时间抹去的碎忆!

  尽管‘它’的存留很短。

  另一边,念海渊、念剑晨和念剑柳三人同跟在老者身后步出房间,再次来到屋内大厅前。

  “里屋内的两间房,大人也都已经看过了,不知大人意见如何?”

  另一间房也观看后,老者孱弱一问。虽已至此刻,但他的心中亦难以笃定这眼前‘大人’最后的决意。

  这已是整个废宅内仅有的,保持最完整与干净的二间房,但对此刻的念族来人来说,怕是不尽他们所需。

  在老者心中:他们的族内身份高贵,又常年身处在族地当中,自是适应不了眼下这般简易的住所来。

  更何况如今家宅条件,亦不能满足到念族的众人独处单间需要。

  但出乎老者意料之外,念海渊竟是出奇的很快点头同意了下来。

  却听,念海渊接着道:“老者还是再带我向下一屋看看吧。”里屋的二间房在念海渊心中已然有了妥善安排,剩下的只剩他自己的还未有着落,此刻欲先认得路,以便接下来可能会的几天留守时间。

  以念寻如今的状况,在他与四长老当初观测时,都已感知到是精气神过度使用所致。

  这般精神力不足状况与星武者而言,却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犹是对那些正处在开始熟握自身感官能力的星武者,更如家常便饭般普通。

  而今,在一个尚不具有星力,亦不可能有太多消耗精神力机会的普通人身上,却稍显实属罕见了。

  星体有弱强之分,精神力亦然。

  念海渊只道,念寻现今的表现是属精神力天生薄弱的一类人身上出现过。

  这股被过度消耗后的精气神,与念寻体内精气神的恢复程度决定着他醒来的时间,而这些因素对此刻的念海渊来说却是一无所知,无法从中预估出念寻所需的具体苏醒时间来。

  预留数天在此,已是正常人的极限。

  而衰败大宅后的夕景,在来时路上众人也都一一有所目睹过。

  念海渊自是也知晓,除此屋外的其它屋舍,均只剩下落败后的残破与陈旧,再无益处。

  “这…”

  老者闻言后,却是犹豫难言。

  顿了一顿,脸色很是难看,只好坦言说道:“大人,除此里屋内的两间房尚可住人外,其它的屋舍怕是已经不能再…”

  念海渊截断他道:“无妨。”

  至他从秦四海手中得到族内妖兵后,一路且战且行,精气神每日具有不同程度的损耗,累下身心早已是不堪负重了。

  虽有在四长老来时后的护持下,得以有时间让他精气神从中渐复缓和过来。

  但而今的念海渊内心,亦未从灾害中完全释怀出来,自晓心内杂念丛生,根本无法真正做到静心感悟。

  以此心境下,静悟也亦只会是事倍功半,得不偿失之举动。

  现已连续多夜不曾感悟星力的他,今夜也只尚需一所遮风雨之处即可,对接下来可能需要的住所,并无太大需求或是期望。

  又如他当初与四长老说的念寻情况,短则半日,多则数日就能回到族内,眼下只需将这紧要的三人给提前安排好就便够了。

  他自己反倒无事,以其此刻充沛的精气神,最不济的是这数天不眠亦无大碍。

  截断老者之话后,念海渊再朝身后兄妹二人吩咐起:“此里屋两间房,到时候就由你们和念寻分别先住下,念寻尚需人照顾就由晨儿你同住一间,柳儿你另一间。”

  “知道。”身后二人同声应道,心思却是迥然不一。

  念剑晨只道念寻不定什么时候就能从中醒过来,到时的他们是否能留在此处过夜尚可说。

  不定,今夜的众人都能赶回到族内,心中对此事自是并无太大上意。

  何况此刻在意亦是没有,二叔已然为他安排的妥妥。

  只好点头接受才是。

  另一旁如岳的压力在身的念剑柳,在它顿消的一刻,内心却如仿若焕然。

  身与心皆随心中一懈放下,无比自若。

  再不复当初那般刚知晓自己成就星武者后的惶然不安。

  在她现平静无波的眼中,反倒映射出一份迥别与往日的成熟与刚柔,让熟她的人定会诧然。

  只这份自若,她心中亦知晓不会保持久远!

  亦可能只限于此刻。

  亦或是止于在这有限的离族的数日平淡里。

  念海渊做势老者前行带路,一观他之所住。

  老者虽不明念海渊原由,却也不敢真将念海渊带往那多年无人打扫的住落,故而婉转再道:“里屋后落尚有一处厨间,加两把椅内,足容小老儿一身以做夜间休憩,若大人不嫌弃,今夜便先在我那屋内住下。”

  念海渊一愣,谢过老者的一番提意后,接着道:“此屋既有这么一处地落,又怎须再那般的麻烦老者呢,今夜若真有需要,念某就在此地叨扰了才是。”

  便在此时,细碎的脚步声,从大厅门外的不远处响起。

  脚步声传来!

  众人霍然望去。

  一位俏丽的女孩盈盈朝他们走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