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一切的开始
简单的萝卜2018-11-15 21:253,211

  八月,正值炎夏。

  火红太阳高空挂,刺目的日光将空气变得灼热难耐,地面散发着滚烫气息,隔了不薄不厚的鞋底,仍然能够感受到它非比寻常的温度。

  江城在全国素有火炉之称,不是没有道理。

  陈溪把提着的保温饭盒换到左手,从衣服口袋里掏出湿巾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又理了理额前有些凌乱的刘海,这才慢慢朝着医院门口走去。

  一股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

  “小溪。”

  陈溪快走了两步,停在楼梯口等叫住自己的妈妈靠近,嘴角弯了弯,清秀的小脸漾着乖巧的笑意。

  “小溪,医院又不是没有食堂,不都跟你说不用天天来送饭吗?外面天气这么热,中暑怎么办?”陈妈接过保温盒,看着女儿被晒的绯红的脸儿,嗔怪道。

  父母一贯节约,哪里会舍得买贵的、有营养的菜吃呢。再说,医院的饭菜,哪里有女儿做的好吃呢。

  陈溪笑着摇摇头:“我没事,爸爸做完检查了?”

  陈妈无奈的摸摸女儿的发,眼中满是欣慰:“嗯,医生说恢复的不错,下个星期应该就能出院,我也可以出去上班了。”

  陈家是农村拆迁户,房子还没分下来,现在城里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江城的拆迁政策不错,他们也得到了一笔还算丰厚的拆迁款。

  如今女儿毕业工作,陈爸陈妈其实不用再辛苦打零工赚钱,但他们一心想给女儿多攒点‘嫁妆’,依然省吃俭用,勤劳工作添补家用。

  陈溪垂眸,面上表情晦涩不明,沉吟了一会儿,正要说些什么,手机传来振动声。

  “妈,你和爸先吃饭,我接个电话。”

  “好。”

  ******

  陈溪看着陈妈走进病房,边滑动手机屏幕接听:“老师。”

  “陈溪,说话方便吗?”

  他的声音温和好听,说话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平缓,仿佛回忆起他往常风度翩翩站在讲台上,优雅款款的讲课,十分怀念,陈溪不由一笑:“方便。”

  韩青微微一怔,不明她笑从何来,问:“可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陈溪沉默,思绪万千,终是自觉很没面子的回道:“……没有。”

  现如今,大学生遍地都是,她不过是名大专应届毕业生,学的还是鸡肋的酒店管理专业。好工作轮不上她,差了她又不愿意去,所谓高不成低不就,大约就是这样。

  似乎早已预料到答案,电话另一端的韩青面色不改,缓缓道:“我有个朋友在江城一家四星级酒店做前厅经理,酒店距离你家不太远,你过去做前台接待吧,正好专业对口。”

  “可是……”

  陈溪有点犹豫,酒店里美女如云,各个气质出众,婀娜多姿。她英文不好,个子不高,虽然模样长得还算过得去,但确实不适合做前台。加上酒店前台需要上夜班,她熬不了夜。

  “我听说……熬夜对皮肤不好,老师……我还没有男朋友呢。”

  韩青禁不住一呛,哭笑不得,语气却带了几分严厉:“陈溪,你就这般吃不得苦?”

  陈溪再次沉默,唇边笑容依旧,只是漆黑的眸中多了一丝涩然。

  大专三年,半工半读,除学费外未伸手向家里要过一分钱的她,体重从来不过八十斤。

  呵,她不能吃苦?

  “多谢老师好意,我……”

  “抱歉。”韩青打断她后面疑似拒绝的话,有些懊恼:“是我说错话了,不过陈溪,前台接待是一个非常锻炼人的岗位,薪资待遇不错,升职也快。你现在又没有其它工作可以选择,何不过去试试看,有我朋友在,只要你肯努力,升职应该是件比较容易的事情。”

  “唔……”陈溪想了想后不太确定的问道:“我……要面试么?”

  “不用,她相信我的眼光,我等一下把酒店名称地址和她的手机号码一起发给你,你可以随时联系她过去试工。”韩青解释道。

  “她?”

  “就是我朋友,苏眉。”

  “呃呃呃。”陈溪眸中霎时迸发光亮,试探道:“眉姐……是老师女朋友?”

  “陈溪!我跟你说正经事。”

  “我知道了,明天周末,那我下周一过去试工,可以么,老师?”

  “嗯。”韩青准备挂断电话,听到一句坏笑,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好的,对了,老师,眉姐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哇?”

  “陈溪!”

  都说脾气温和的人,发起火儿来特吓人,陈溪此刻算是见识到了,手一哆嗦,手机差点没给摔地上。

  传入耳中的一阵窸窣声,令韩青慢慢舒缓了表情,唇边散开点点笑意,些许无奈:“她是我师姐。”

  说完,也不管陈溪听没听见,果断挂了电话。

  ******

  “小溪,电话打完了。”陈妈站在床边收拾饭盒,见女儿进来,随口问道。

  “嗯,打完了。”陈溪蹲下,双手拉着陈爸,裂开嘴笑道:“爸爸,今天的番茄排骨汤好喝么?”

  “呵呵,好喝,只要是我女儿做的,全部都好。”陈爸眉开眼笑,指了指吊杆上刚换的输液瓶,对一旁的陈妈说:“这一时半会儿也输不完,你回去休息一下吧。”

  “妈,你放心,我在这守着。”陈溪附和道。

  “可是,嗳……好吧。”陈妈知道拧不过这父女二人,也确实感到有些疲惫,便提着饭盒回家了。

  自从陈爸出车祸起,陈妈日日守在医院照顾,一个月的时间,吃不好,睡不香,再强的身体也要拖垮的。

  倒不是陈溪不孝顺,不愿意守着陈爸,而是过去的两个月她都在外地工作。

  陈爸陈妈怕女儿担心,商量后一致决定将陈爸出车祸的事情隐瞒,若非小姨给陈溪打电话时说漏嘴,她到现在还蒙在鼓里。

  得知消息,陈溪方寸大乱,顾不得正面临转正的关键时刻,毅然辞掉大好的工作回到江城帮着照顾住院的父亲。

  陈妈也得以松口气,夜里依旧守在医院,白天则回家休息。

  而陈溪,上午出去找工作,赶在中午前回家做饭送到医院。

  “对了,爸,我找到工作了,是学校老师介绍的。”

  陈爸撑着身体坐起来,连不小心牵动腿上伤口带来的疼痛都视若不察:“是什么工作?辛不辛苦?工作地方在哪里,远不远?”

  “爸……”陈溪无奈的笑笑,拿了枕头垫在陈爸后背,不急不缓的细说:“在一家酒店做前台接待,很轻松,就在财富广场那边,公交车程四十分钟左右。”

  “四十分钟还不远啊,小溪,你忘记自己晕车了?”陈爸皱眉,又想到一件更担心的事情:“前台?那不是得一直站着?”

  “爸,你要相信我有分寸,不会勉强自己的。”

  ******

  陈爸还想继续劝说女儿,不料敲门声响起,随之走进来一对年轻夫妇,男人西装革履,女人打扮时髦,气质穿着皆与县医院其他人有着天壤之别。

  “陈叔,这是我结清医药费用的单据,你收好。”男人撇了陈溪一眼,右手从内侧口袋里掏出个黑色钱包,修长的手指从中捻出一张银行汇款单:“先前和解时谈好的一些补偿费,也已经汇到你指定的卡里,我们……两清了。”

  男人说完,不等回答,转身就要离开,这一切看在陈溪眼里,只觉得他姿态傲慢。

  “慢着!”

  男人回首,看着神情愤怒的女孩有些不解,他身边的女人按奈不住,斥声道:“怎么?嫌钱少,想狮子大开口?”

  陈爸陈妈素来老实,抛去应得的补偿费用,何曾多要过一分钱。

  陈溪瞠目,难得理会她,只是一眼不眨地盯着男人:“是你开车撞了我爸。”

  “是不小心。”男人纠正。

  “不管是故意,还是不小心,总之是你撞伤我爸,你理应对我爸说一句‘对不起’。”

  男人深深的看着陈溪透着坚定的眼睛,不辨喜怒,许久,才迈开步子,淡淡的回了句:“从来都是别人跟我道歉。”

  “你今天必须道歉!”陈溪怒极反笑,想要去门口拦截男人,却在这时,手腕上一个力道将她制住,是陈爸。

  “小溪……算了吧。”

  “爸……”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这种有钱有势的人,他们家也惹不起。

  “是个人就想摆谱,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女人语中带讽,抬高下巴,目光轻蔑的从拖拉的父女身上扫过,快步挎上等在门口的男人,一同消失在医院过道。

  陈溪仿佛脱力般跌坐在床边,心微凉。

  身份?

  有身份的人做错事情不用道歉,没身份的人却连得到一个抱歉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何道理……

  那一刻,从来不争不抢看淡一切的陈溪,心底悄然的萌生了想变强的冲劲儿。

  总有一天,她会逼他说出“对不起”三个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是情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许是情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