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血色婚礼(3)
凉风薄暮2018-11-23 10:082,669

  周岳的问询结束之后,伴郎团还剩下三个人——邓仲明、叶信辉和吴智。

  三人里,邓仲明外表最为出挑,身形高大,言谈举止带着隐隐强势,却还不至于让人感到不舒服。

  他喜欢居于主导地位,又魅力十足,这样的男人,很难叫人反感。

  “我们今天早上大约八点二十左右,从陆凯家里出发,之后开车到酒店,具体到达时间我没注意,不过中途大约一个小时车程,所以应该是九点二十到九点半之间。”

  在时间上,邓仲明和周岳所说的,基本没有出入。

  顾靖扬看着邓仲明,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陆凯从家里出来的时候就没什么精神,等车到了酒店之后,就直接去套房休息了,中途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邓仲明停了下来,似乎在回想什么,“倒是有件事,不过也不算很特别——婚礼前一阵子,陆凯心情时好时坏,估计是快结婚了,心情起伏也很正常。”

  “你们四个人里,周岳和陆凯似乎最熟悉?”顾靖扬问。

  “对,我是通过周岳认识陆凯的,信辉和吴智也是,我们四个人里,周岳跟陆凯最熟悉,他们俩是从小玩到大的交情。”

  顾靖扬停顿片刻,继续问,“离开酒店套房之后,你有没有再见过陆凯?”

  “没有,我跟周岳、信辉、吴智,我们四个看见陆凯睡下以后就离开房间了,之后我们四个基本上都在一起,我没见过陆凯,其他人应该也没有。”

  结束了和邓仲明的交谈,顾靖扬忽然回想起之前刑侦大队的人说过,“红毯被翻过来了,这不好说,没准……”

  红毯背面有血迹,说明有人想要刻意隐瞒,而且很可能来不及更换红毯,如果血迹证实是陆凯的,那么眼下陆凯的失踪,很可能最终演变成命案。

  恐怕陆凯,没好运撑到人生彩票开奖那一天。

  零命中,他的结局提前被草草写下。

  *

  刑警队。

  “根据伴郎叶信辉所说,昨天晚上新郎陆凯和周梓苑分开之后,准备和他们四个一起过最后的单身夜,晚上八点四十,叶信辉接到陆凯的电话,约了时间和地方,结果直到九点半陆凯还没出现,叶信辉打过去,陆凯说身体不舒服,单身夜就这么取消了,等陆凯回到家之后,给他回了电话,伴郎团当时也在他旁边,是大概晚上十点半。”说话的人是郁南,问询叶信辉和周岳的人,都是他。

  郁南从两个伴郎口中得到的证言,没出入没疑点。

  “顾队,陆凯他妈说,陆凯昨晚大概九点钟给她发过消息,说要和几个伴郎聚一聚,她昨晚身体不舒服,吃了感冒药,差不多十点就睡下了,而且睡得很沉,所以不知道陆凯具体回家时间,今天早上她想让陆凯多睡一会儿,养养精神,就没去叫陆凯,直接去婚礼酒店了,”这次开口的男人,是梁诚,“就是说,从昨晚九点到今天中午,她一直没见过陆凯。”

  梁诚和郁南其实差不了几岁,却是性格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如果说郁南是精致俊秀的少年,那梁诚就是典型的糙汉。

  还是个心直口快的话唠糙汉。

  “对了,”梁诚说话间,挠了挠头皮,长度所剩无几的板寸头被他肆意摧残,“你们看见没今天,周岳最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陆凯他妈跪下了,想想也是啊,陆凯他妈就这么一个儿子,还病怏怏的,得多信任周岳才把一切交给他,要不哪可能从昨晚到婚礼,她连陆凯的面都没见到一个,说白了就是觉得周岳肯定靠谱,让周岳他们几个照看着陆凯放心,才没顾得上那么多。”

  “不过话说回来,陆凯他妈是真辛苦的,几年前离婚了,儿子身体又不好,她又要强要面子,婚礼当天一个人把场面全撑下来,要不怎么可能连儿子面都没见一个……”

  顾靖扬抬手,止住了喋喋不休的梁诚。

  “陆凯母亲,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中午的婚礼这段时间,一直没有见过陆凯?”顾靖扬停顿了两秒。

  “在这段时间里,见过陆凯的,只有伴郎团四个人,还要加上周梓苑,陆凯昨晚是单独和周梓苑见面的,”郁南反应很快接道,“目前为止,这五个人所说的基本一致,但是除了这五个人的证言之外,暂时没有监控录像可以证实陆凯的去向和他们的话,也没有其他人见过陆凯。”郁南声音响起的那一刻,顾靖扬已经走向了白板。

  他手腕一动,在白板上留下一串时间和关键词,梳理婚礼前一晚的时间线。

  晚上七点——九点,周梓苑+陆凯。

  晚上九点——十点半,伴郎团+陆凯。

  ……

  “我有一个重大发现!”梁诚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这五个人都有嫌疑啊,你们想,除了这五个人,没有其他任何人和监控录像能证明他们的话,可是他们彼此的话,又没有出入,不过越是没有漏洞,就越证明有问题。”

  旁边原本沉默的郁南转过头,瞥了梁诚一眼。

  “噗!咳咳……”扭回头的瞬间,他脖子一僵,忽然感到侧脸冰凉的触感。

  是水珠喷溅在了他脸上。

  “抱歉、抱歉。”被水呛到的罪魁祸首阮夏终于喘匀了那口气,递了张纸巾给郁南,这才抬眼去看梁诚,“这还用得着你发现么……你是复读机么。”

  梁诚的“重大发现”,分明是在重复郁南刚才的话。

  阮夏是队里唯一的女孩,姓氏虽然很“阮”,性子却一点也不软,成天和一帮大男人混在一起,然而不论是打嘴仗还是工作上,从来没输过谁。

  “你一个女孩子,能不能斯文点,喝口水喷人一脸,你不知道咱郁南是靠脸吃饭的?”梁诚反击阮夏的功夫,还顺带损了一嘴郁南。

  阮夏笑吟吟抬起右手,正要冲梁诚竖起中指,结果顾靖扬一眼扫过来,她立刻放下手,乖巧温顺,前后判若两人。

  “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陆凯。”顾靖扬一双眼扫过在场的几人,却没说众人心照不宣的后半句话。

  眼下最重要的,是要找到陆凯;又或者,是陆凯的尸体。

  酒店宴会厅里,红毯被人翻过来,如果只是普通的争执伤人,换一条红毯就行了,翻过来这个举动,显然是想要掩饰;再者,如果陆凯只是遇袭,不可能在婚礼当天消失无踪。

  这位离奇消失的新郎,恐怕,是凶多吉少……

  “要我说,肯定是新娘干的,老公失踪了或者死了,多半就是老婆干的,升官发财死老公,女人这辈子三大幸事,而且陆凯家还很有钱,要我说啊……”梁诚一手托着下巴,面色认真,另一只手指了指白板方向。

  “少拿你那套死直男癌理论查案,”阮夏不忿,立刻打断他,“再说了,就算现在假设,新郎已经死了,凶手就是新娘周梓苑,那又怎么样?疑罪从无明白么,就算知道周梓苑和伴郎团五个人都在撒谎,在没证据的情况下,根本拿他们没办法。”

  “还疑罪从无,就你懂得多,”梁诚撇嘴,不屑一顾,“我不知道么?不得先大胆假设么,证据不得找么?顾队,你说,我们谁说得有道理?”

  梁诚回头,满脸期待看着顾靖扬,已经认定自己是胜利者。

  “郁南,你和阮夏去一趟医院,再去见见周梓苑。”

  顾靖扬最后一锤定音,梁诚被无视得很彻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梦旅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