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误会
乔西西2018-11-23 10:505,056

  看到这句话,她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何种表情。

  时间真的是一种可怕的东西,七年并不短,足以磨灭许许多多的回忆。宋景生即便曾经在她心中占有如何重要的位置,这七年的时间也足够让她从当年的往事里慢慢走出来,然后漠然地将这个男人看作一个与己无关的陌生人。所以陆晓青所谓的“该不该说”“你要挺住”之类的话无疑让她觉得有些可笑。她曾经也一度以为再次看到这个名字会昏天暗地世界末日来临,然而当真正面对的时候,却发现,也不过不过尔尔。

  接下来的日子一如从前,并没有因为某人的归来就显出不同来。她工作生活着,依然是公司——家中两点一线,偶尔与陆晓青一起出街放松。庆幸的是,N市并不小,想要遇见一个人并不容易。于是她得过且过地当做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日子继续安稳平和。当然,穆秋萍那边也太平了不少,如今每日起床甚至能看见桌上已经放好了稀粥和油条。看来割地赔款的结果比她预期的还要好上许多,至少不用去排队买早饭了。

  吃完早饭匆匆坐车去上班,运气出奇的好,既没有在地铁站挤得头破血流,也没有在规定的打卡时间内超出。到达座位时,临座的思思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说公司即将有大case,果然早上九点的会议徐副总公布了与锐行房地产公司的合作计划,让一众熬了几十个通宵的同事欢呼雀跃。

  说实在的,身为创作部成员之一的穆凡本来对锐行的合作不抱希望,毕竟身为N市最具分量的房地产公司本可以选择一个实力更雄厚的广告策划公司,而不是初出茅庐、在N市仅仅处于中上流的派朗。当然,尽管意外,却也由衷地感到高兴,即便再不喜欢应酬,她也答应彭总监会出席晚上的庆功宴。

  说是庆功宴,实则是彭雅玉看大家为了这个项目辛苦了这么久而自掏的腰包。刘秘书知趣的选择了与派朗有过合作关系的会所,既是吃饭唱K泡吧一条龙服务,又有令人满意的折扣,大家对此安排皆十分满意。吃饭的时间安排在晚上七点,穆凡因为要赶一个文案策划就让大家先行,结果等忙完再到达会所楼下时已经七点过了十分。彭雅玉正巧打来电话,“穆凡,到了么?”

  “已经到楼下了,你让大伙先开动吧,我马上就上来了。”她和彭雅玉虽然是上下属的关系,但二人的私交还算不错,合作也十分愉快。

  对方笑道:“这还用说么,那堆馋猫早点了菜开动了,还闹着说要迟到的人自罚三杯,到时候可别说我不帮你。”

  穆凡完全能想象到以思思为首的一帮人是以怎样的速度席卷食物,她抿嘴一笑,正打算踏上会所门口铺陈开来的大理石台阶,突然听到一阵引擎发动声,下意识地偏头一看,只见一辆红色的保时捷正擦着台阶的边沿朝自己飞速驰来,且速度丝毫不见减弱。她倒抽一口气,一时间竟忘了如何反应,眼看着车头就要撞过来,这才急忙转身朝着阶梯上大跨一步,堪堪避过一劫,却因匆忙间而崴到了脚,痛得一下子倒在了台阶上。而那俩车也随即停下,恰巧停在穆凡所在台阶的下面。

  似是这边的动静惊动了电话那头的彭雅玉,电话里连连传来她的声音,“穆凡?穆凡?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听到了刹车声。”

  “嗯,刚发生了点小事,你先吃吧,我处理好了就来。”她匆忙收了线,然后看向从车子上下来的女人。

  迎着会所门口的灯光,穆凡觉得对方有点眼熟,可一时之间又说不上在哪里见过。正想着,对方已走到了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她直觉有哪里不妥,正想站起来交涉,可哪知对方接下来的一个举动让她彻底懵了过去,刚直起的身子又一下子跌坐回去。迎面飞来的一个巴掌让她的脸由疼痛渐渐变得火辣,周围来来往往的路人惊异的目光让她反应过来自己究竟遭遇了什么。她抬起头,眼见又一个巴掌飞过来,急忙侧过身,用手臂挡了过去,顺势推了一把,竟让那个女人措手不及地退了几步,两人之间瞬间拉开距离。

  趁着间隙,穆凡急忙出声:“这位小姐,我好像不认识你,你怎么动手打人?”

  “我打的就是你这个贱人。”对方言语间不但没有收敛,似乎还想上前打人。幸好会所请的保安也不是吃白饭的,眼看有客人滋事赶紧一路跑来阻止,架住了想要动手的女人,并出言警告,“这位女士,如果你再这样我们就要报警了。”

  “报啊!我就等着有人来收拾这只狐狸精呢!看看警察来了是处理我,还是处理这个只会勾引别人老公的女人!”女人丝毫不惧怕,声音还越吼越大,唯恐别人听不见。而那些保安闻言,竟都看向还崴着脚一脸狼狈的穆凡,神情异样。

  她深吸一口气,尽力让自己保持平静,“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怎么?做了不敢承认?还是说,你勾引的男人太多,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对方笑得讥诮,穆凡甚至能从对方的墨镜下看出那鄙夷的目光,可她实在是不清楚她到底勾引了哪家男人?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和谁走得太近以至于对方的太太有此误会。她头痛地摇了摇头,“要不你直接说吧,你的丈夫是谁?”

  女人神情阴狠地盯着她,口中咬牙切齿挤出几个字:“贺凯航!”

  贺凯航?

  穆凡有一瞬间的疑惑,片刻后才想起了贺凯航究竟是何人物。她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女人,忽然想起自己究竟在哪里见过她。

  上个月彭雅玉和她曾去过益仁生物科技公司洽谈即将合作的一个项目,接待她们的就是益仁的总经理贺凯航。记得当时贺凯航送她们出门的时候正好撞上他的太太,也就是眼前的这个女人。

  “贺太太?”

  “终于想起来了么?”唐曼芝笑得轻蔑,“你勾引谁不好,非要勾引贺凯航,难道你不知道益仁是我唐家的资产,就算你成功当上了贺夫人,也别想得到一分钱!我劝你还是离他远一点!”

  穆凡皱眉,实在有些忍不下这口气,她明明只和那个姓贺的男人见过一面,怎么就成了唐曼芝口中的狐狸精?但益仁毕竟是派朗将要长期合作的伙伴,她不希望因为自己而让派朗蒙受损失。“贺太太,我实在不明白你究竟从哪里捕风捉影到我和贺先生的事,但我可以明确回答你,我和贺先生仅仅见过一面,从来就没有什么你所谓的不正当关系。你大可以不相信我,但如果你继续以这种方式污蔑并企图攻击我,我会保留追究的权利。”

  “我查过贺凯航的电话,被他以派朗命名的手机号码在半年内保持每个月平均五百多分钟通话记录,甚至还有言词亲密的短信,而我也拨过这个号码,对方的声音明显是个女人,可惜她太狡猾了,不过几秒钟的时间就挂了。”在宣读这个记录的时候,她的神情就像是已经捉奸在场般笃定,“而就在上个月,我恰巧看见你从贺凯航的办公室出来。”

  天!穆凡听到这里,差点两眼一翻晕过去。

  别说她和贺凯航真没什么,就算有,他们也不会笨到在唐氏公司的办公室里偷情,更何况当时除了她在,还有彭雅玉。难不成就因为她是个小小的职员,没权没势没背景,就活该被人认为是块爱攀高枝勾引别人丈夫的料?

  “派朗上上下下有上百名女性员工,上到公司高层,下到清洁阿姨,而与益仁就项目进行过洽谈的除了我们创作部,还有客户服务部、媒介部和行政部门,你凭什么就论定那个情妇是我?”

  “你!”唐曼芝恼羞成怒,眼看就要挣脱保安继续动手,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喝止:“住手!”

  二人同时闻声望去,彭雅玉站在台阶上,面色有些难看,紧接着快步从上走下来,将穆凡挡在身后,深吸一口气出声:“贺太太,据我所知,大唐先生正在三楼用餐,我想我不介意通知他你也在这里,顺便让你们父女一起吃顿饭。”

  稍对益仁熟悉的人都知道唐颂山先生和唐曼芝虽是父女,却是在外情妇所生的私生女,且唐颂山很不喜欢这个自小就刁蛮任性、做事毫无分寸的小女儿,若不是满意女婿贺凯航,或许早就把唐曼芝赶出唐家了。如果此时再让大唐先生知道她在大庭广众之下争风吃醋大打出手,那她也不用再在唐家立足了。

  于是彭雅玉话一出口,唐曼芝立刻就变了脸色,匆忙离去时还不忘警告穆凡:“你给我等着。”

  看到保时捷绝尘而去,穆凡松了口气,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脚踝,苦笑道:“这女人真是个疯子,不懂得捍卫自己的婚姻,只会找人寻仇,最可笑的还是寻错了对象。”

  彭雅玉看着她,脸色有些苍白,“对不起。”

  “你道什么歉,应该是我多谢你为我解围。”穆凡笑了笑,随即转身朝会所门口走去,可走了几步却不见彭雅玉跟上,回头去看,却见她还站着原地,往日精明张扬的双眸在灯光下竟显得黯然失神,不复往日的神采,似是心事重重。

  不过是转瞬即逝的时间,穆凡突然想明白了一些事。

  为什么彭雅玉可以单独搞定的事却要在那天非拉上她;为什么去益仁洽谈明明应该是项目经理的事却是贺凯航亲自接待;为什么在三个人讨论产品时另外两个人却都纷纷走神;为什么唐曼芝会说出那些话……那么多的为什么,好像都找到了答案。

  可是,那又与她何干呢?和彭雅玉的关系再好也不过是工作上的默契,还未发展到私下里的推心置腹。无论她与贺凯航的关系纠缠到怎样的一步,那也是别人的事。只是……她真的没有想到,骄傲如彭雅玉也会甘心情愿地做他人情妇。

  叹了口气,喊向还在出神的彭雅玉,“在想什么呢?快走吧,她们都在等着。”

  “好,就来。”彭雅玉抬起头,眸中的失意褪去,粲然一笑。

  当她们到三楼的时候,只听到赵思思一边说着笑话一边做着手势,同桌的几个人纷纷笑倒,甚而还有人捶着桌子,怪叫着:“赵思思你就是个外星人,快交代到底是哪个星球来的,我要报警,让星际警署把你赶快带走。”

  “说什么笑话这么开心呢?”彭雅玉领着穆凡走进来。B组的小张笑说:“赵思思这人太坏了,老说些不正经的。”

  赵思思反驳,“这有什么?都什么年代了,说些无伤大雅的笑话博众人一笑有何不可。”

  “再说一遍让我和穆凡也笑笑。”彭雅玉落座后,让一旁倒酒的服务生给满上酒,一口饮下后又倒满了,脸上满满的都是笑意。穆凡看在眼中,却不多言,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边。

  “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笑话。”赵思思听闻彭雅玉要听,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本就是趁着上司不在才一时胆大,如今又得硬着头皮再说一回,“一个市委领导在外包养了个小三,却在手机上命名为市长,只要每次在家里电话响起,他就对家中的母老虎妻子说,哎,有个牌局,领导叫我去,我出去一趟。有一次这个领导的老婆接到电话,一看是市长打来的,就说,市长又打来找你了,你赶紧去,多带点钱,努力干。”

  话音刚落,众同事又纷纷笑了起来,彭雅玉一怔,举着酒杯的手颤了颤,洒出少许。她抬头扫视了一圈在座的人,脸色比方才更加苍白,却也跟着笑了起来,甚而笑得比旁人更加大声,仿佛这真的是一件再好笑不过的事。赵思思见彭雅玉不但未责怪,还笑得如此欢快,心中倍受鼓舞,又笑着开口:“彭总监,我还有好多这样的段子呢,要不我再说一个。”

  彭雅玉未开口,只是晃着手中盛满红酒的杯子微笑。穆凡恰巧坐在赵思思身边,随手夹了块清蒸鲈鱼肉放到她碗中,笑道:“思思你还是留着力气吃菜吧,平时还说自己能吃呢,也没见你动筷子,就光知道说话。”

  “谁说的?我这就大开杀戒!”似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战斗力,赵思思立刻开吃,周围的同事见状也纷纷动筷,说笑的说笑,将注意力从彭雅玉身上转了过去。穆凡让服务生也给自己满上一杯,站起来对着彭雅玉举杯,“彭总,我敬你一杯,多谢你这两年的悉心指导,我们这一大组人才能完成一个又一个项目。”

  彭雅玉回过神来,举杯一笑,“那也得你们给我争气才行,这次若不是你的策划出色,锐行一眼相中,派朗也不可能拿下五年的合作计划。”说罢,她又是一饮而尽,满脸的酡红衬得她眼眸晶莹透亮,不经意地一瞥,倒似有泪水在其中徜徉。穆凡低头不再看,也是一口饮下,然后落座。

  周围纷纷扰扰的笑闹声仿佛在一杯下肚后都远离散去了,只剩下明晃晃的灯光,还有杯中微红的颜色。穆凡微微呼出口气。只觉得头有些晕,本就是不善喝酒的体质,这一口饭菜未动就饮下一杯酒,让人实在有些吃不消。于是借口上洗手间,就离席朝外想出去走走透口气。

  这家会所据说是本市建筑院的一名青年才俊所设计的,其独出心裁的设计十分贴近年轻人的喜好,除了外观上的简单大方之外,在内部的设计结构上也十分出色。比方说三楼的用餐部,整个大厅的四周全部以玻璃隔出一条走廊,宽约五米,摆满了鲜花,每隔一段距离还放置上两张藤椅。若是在夏夜坐在上面仰望夜空,能隔着透明的玻璃望见满天的星光,璀璨无比。

  穆凡此时就坐在椅子上,眺望那片被夜色笼罩着的高楼大厦和隐隐闪烁的灯光,心中一片安宁,只觉得可以在忙碌过后独享这个城市的角落真的是一件值得幸福的事。

  休息了约莫一刻钟,她起身朝包间走去。绕过廊柱,不经意地瞥见另一处藤椅上也独坐了一个人,未加思考又继续朝前走,可走了不过几步,她突然顿住脚步,急速转过身看向那个依然静静坐着的男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犹待宋景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年犹待宋景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