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 (十)
雨之2019-08-17 10:033,109

  顺着墙围走过一段,见不到那人的身影了,从那人身上飘散开的气味也没有了,四下很静,兰采秀行进间悄无声息的,余有莫已足音不重却明显,兰采秀刻意放慢了步伐,莫已紧紧跟随,两人挨在一起走着,手臂相亲,她比他的肩膀处还要矮些许,衣袖和头发都不时缠绕上,不过她还顾着警惕的注意周围,兰采秀倒可分神看她的发顶,从上往下看去那光洁的额头和线条柔润的鼻梁,他有点微微恍神,却还是立即就注意到了突然飞近的蝴蝶,接着就又多了几只,莫已也看见了,蝴蝶挺常见的,可怎么这些蝴蝶似乎都是朝一个方向飞去的,而兰采秀停下脚步,抬头顺着蝴蝶飞朝的方向望去

  “怎么了”

  跟着也看过去,莫已不由有点紧张的问

  “没事,只是枕碧他们在找我们了”

  话落,便拥过莫已,跃过墙围,跟着蝴蝶朝那方向过去,莫已下意识抓紧,不料一偏头就呛了口风,压住咳嗽赶忙低回头来,抵住兰采秀的肩膀,都有点习以为常了,可再一次感觉他扣在自己腰间的手掌暖烘烘的,他怀里也是暖烘烘的,不知怎地,就熏得莫已有些脸热。

  蝴蝶聚得更多了,他们进到朱望湖府上的一处花园,一路都没碰到府院护卫,想来事端还没平息下来,临近花园有一时听见隔着不远处有人群喧闹的声音,渐行人声就远了,入了花园深处,众多蝴蝶翩跹盘旋绕着一簇开的正盛的月季一圈又一圈,兰采秀抱着莫已从旁掠过小有打扰,落脚在另一边的鹅卵石小径上。莫已惊奇的看着那簇月季,真没见过这么招引蝴蝶的花,乍一看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蝴蝶太多,扇动着翅膀,抖落下不少粉末,吹过来迷眼

  “撒了点香粉上去,这些蝴蝶才蜂拥而至,这东西厉害呀”

  哪里只一点,一小瓶都撒上去,这种效用重的东西,平时用都只取少许,小小一瓶的量够把这大宅四周的蝴蝶都招来了还绰绰有余,可枕碧就说不知道兰采秀他们的具体位置,怕兰采秀看不到,要依青说,分明是他觉得好玩,想看看这一小瓶全撒了到底有什么景象,这下真有点招架不住,难得依青面露些许难色,枕碧还忙不迭的凑上去跟莫已逗趣。莫已回头看见依青枕碧,瞧着都是好好的,没哪点伤着,舒心的笑起来,正想说话,又觉着眼睛忽地一阵痒涩,忙着去揉,挤着眼角掉了泪下来,兰采秀对枕碧皱了眉,眼中露出点责备

  “先离远点”

  说着便扶着莫已后退,见状枕碧也收了嬉闹的心思,老老实实的说

  “那边那边,那石山后面还有个地道”

  指向花木扶疏处,一丛茂密的翠竹依着一座并不突兀的石山,像是用来观赏的一般点缀之物,但却是有人用来掩人耳目的,依青枕碧也是在躲藏间偶然发现,入口需要机关开启,摸索了一番才找到,没怎么太过深入去看,不过还是发现了有人进出过的痕迹,正等着兰采秀来再决定要不要进去。

  避到翠竹后,拦开蝴蝶,这才停下。莫已眼睛已被揉的通红,眼睫上沾着湿汽,可怜巴巴的像只红眼白兔,兰采秀弯腰靠近帮她看,她眼里还有水光浟湙,霎时搅皱了他的心湖,流淌出一种仿若是怜惜的情绪

  “一会儿就好,可别揉了”

  可谓轻声细语了,带着一点若有似无的温柔,不甚真切,连莫已都没察觉,不过他们与她说话连高声一点都不曾,就怕吓着她。没人察觉到那点不同寻常,除了兰采秀自己。枕碧觉得她这算不得什么事,忙着拉依青一起去开机关,还大咧咧的插了句嘴

  “再揉眼睛就比兔子还红了,快过来”

  催促间,他已打开入口机关,只见石山下一块石板滑动开来,幽幽的风扑出来吹起落叶,露出向下而去的石阶,延伸进黑暗里。莫已被吸引过去,兰采秀从善如流的松开扶着她的手,若无其事的拈了拈手指,跟过去拦在莫已身前

  “别太靠近”

  他们习惯万事谨慎,所站之处都是易攻可退的位置,本能的就会选择,避免发生意外时陷入措手不及的窘迫境地而丧命。

  “我们下去探过一段,没探到头,应该距离很长”

  望着那深入黑暗的石阶,枕碧眼神也幽深起来,越神秘,他就越好奇,也跃跃欲试。从前他见得不少,家底丰厚大户的密道,最可能通向藏着财宝的地方,掌管着销金窟,不知敛纳了多少好东西。隔了好长时间终于又见到这样的地方,枕碧心痒难耐,可真想见识一下。朝地道入口扬了扬下巴,歪头看着兰采秀

  “怎么样,下去看看?”

  挑高尾音询问,带着几分不言的兴奋,但依青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提醒他沉住气,他们惯是想闯就闯了,少有顾忌,可他们现在正带着个要顾及的人,力求万无一失,不要节外生枝为好。兰采秀未语,目光落在莫已身上,也是顾虑着她的意思,但莫已自己就没觉着害怕,而是感觉这样神神秘秘的有股挠得人心痒痒的吸引力,她可也听过不少探险的故事,踮着脚从兰采秀身后探出头往地洞里看,情不自禁的发问

  “这下面会是什么呀?”

  “你猜猜看”

  还是莫已有意思,枕碧颇有兴趣,极乐意与人谈论。操心的事,由那两个尽管去想。

  “里面的风不断,会不会通向外面去,正是主人家以备不时之需的?”

  说到点子上了。留后路才是最要紧的事,特别对于这种顶着要命的风险赚钱的,无时无刻不在忧心自己的小命。现下也让他们多了一条选择,原路返回不仅路途远,要通过那些看守的护卫绝不会再像进来时那么容易,追捕他们的命令现在可不会有人撤回去了,能不能安然无恙的离开只能是未知,而这地道下也是未知。顺利的话,至少是条便捷的出路,难说还能遇上金银珠宝的惊喜。

  还没抉择下来,花园里有人走来了,看着那漫天飞舞的蝴蝶惊呼出声

  “哪来的多蝴蝶,怎么回事!”

  不止一人,步伐整齐稳重,只听另一声音说到

  “不用管了,若有阻碍,驱逐扑杀了就是。赶快仔细搜查,看看有没有躲藏逃离的人,主子有令,一个人都不能漏放出去”

  齐声答是。看来那事情终于闹出点结果了,有人急着施威。他们可不能坐以待毙,逃出去定有一番纠缠,听着搜查的声音接近,只有唯一的一个更好的选择就在眼前。兰采秀不再犹豫,率先踩上石阶,回手牵住莫已,依青枕碧相视一眼,枕碧露出个如愿以偿的得意笑容,紧随进入,依青殿后并将入口机关关闭,石板滑动之后,翠竹间空无一人,巡查过来的人只听闻飒飒竹间风。

  擦燃火折子点亮石壁上相连的油灯,光亮照清石阶蜿蜒,左折右拐的,瞧不完全,地道逼仄,容不下两人并行,莫已错开在兰采秀后面,手还相牵着,动作有点别扭,莫已怕兰采秀一直反着手不舒服,手上挣着摇了摇

  “我看的清的,我会小心”

  牵着手有点不好意思,即便知道兰采秀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想护着她,不过现在这样也不好一直牵着。

  “嗯,抓着我的衣裳”

  顺从的抓住了兰采秀的衣裳,亦步亦趋,她没看见兰采秀面上浮现一个稍纵即逝的笑,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格外暖融融的。

  在后的枕碧将两人的动作尽收眼底,微微眯起眼,没收下的笑容带上了几分意味深长,又跟着走了两步,装作不经意的轻轻绊了下莫已的脚跟,莫已猛地往前扑去,惊呼脱口而出,就要撞上兰采秀,只见他迅速回身一把将莫已抱住稳下身形。这才说着会小心,马上就差点跌倒,真是吓了一跳。枕碧装作担心,忙询问几句,感觉到兰采秀的微微质疑的审视目光,故作坦然,这里头这么暗,兰采秀还在前头探路,很容易忽略他的小动作,而他有分寸,也有把握兰采秀不会让莫已真摔了,所以说着关心的话一点都不心虚。来了这么一出,兰采秀又牵起莫已的手,这下莫已也不好再挣脱了,兰采秀脸上毫无波动,只是牵着莫已的手比方才握得更紧了些。

  而兰采秀或许真没注意到的小动作,走在最后的依青却看到了,说不上要揭穿,依青只是不解,枕碧肯定没什么恶意,兰采秀牵着莫已继续前行,依青拉住枕碧的手臂停住了一下,眼中有显而易见的疑问,枕碧伸出食指竖再唇边示意依青别多问,实际心里正嘀咕“这呆子真是什么都不懂,他这不是费心给他们大当家找压寨夫人呢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