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三)
雨之2018-11-29 23:002,969

  话一说完就转身匆匆离开,夜色很快淹没了那个佝偻的身躯。木质托盘有久用之后光滑却不常清理的黏腻触感,碗上倒还带着才清洗过的干净的一点点水迹。顿了一下,兰采秀关门折身,枕碧凑上来,将托盘上两个相合的碗掀开,孤零零的四个馒头,旁边一小碟咸菜,枕碧啧了一声,拿起一个馒头塞嘴里,端起碗拿到莫已面前,抬抬碗让莫已拿一个,又递了一个给依青,嘴里含糊不清的说到

  “还以为都是一伙的呢……寒酸是寒酸了点,不过这馒头味道还不错”

  这样毫无芥蒂的吃那可疑的人送来的东西,莫已是下不了口,虽然那妇人的提醒很明显,似乎是好意,但容不得人不多想。

  兰采秀也走过来,慢条斯理的倒茶,枕碧拿过那粗陶杯子一口气喝尽,虚握着拳头拍着胸口,馒头噎人的很,他还吃得急,依青忙帮他拍了拍背,终于听他舒了口气。

  “吃吧,他们没这个胆谋害性命”

  倒好茶,拿起最后一个馒头,兰采秀回到莫已旁边坐下,胡诌了一句让莫已宽心,没说饭食中有没有加什么他一闻便知,像这种只是掺了些许劣质蒙汗药的东西,对他们来说不起什么作用,却能让莫已好好睡一觉。

  果不其然,莫已吃好没一会儿,便昏昏沉沉的睡死过去,兰采秀将她抱扶到床上躺好

  “枕碧守好了,依青跟我出去”

  两人应了,枕碧吹熄了灯,面对睡的毫无知觉的莫已在长凳上抱臂坐好。兰采秀和依青很快便在黑暗中隐去。

  “也不知那蒙汗药撑不撑得到天亮”

  枕碧小声嘀咕,又摸了摸肚子,那一个馒头根本吃不饱,干脆从随身包袱里摸出一些肉脯来,干嚼挺香,就是牙口酸,解了解馋,枕碧这才罢住,闭目养神,而一直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夜到深,枕碧倏然睁眼,眼中闪过一抹锐利,侧耳听着院子里传来轻微的动静,那种普通人刻意为之的轻巧瞒不了练武之人,枕碧一动不动,只静听有人蹑手蹑脚的接近,就快要趴到门上了,枕碧正思考着要怎样不惊吵到莫已,也能教训外面那只老鼠,忽地听见那阵怪风又来,隐蔽了门外随之的惊呼和扑地的声响。枕碧勾了勾嘴角,而莫已只嘟囔了两句梦语,并未醒来。

  只觉得脸颊一下下若有似无的酥痒,恼人得很,莫已抬手去挡,惹来一阵笑声,便睡眼惺忪的醒过来。

  天已大亮,屋里微暗着,枕碧看她醒来,丢了手里的干草,催促她起身,莫已知道他们还要赶路,可一动就感觉有点头疼,想起昨晚吃了馒头,后来怎的睡着了?还睡得昏沉沉的、不怎么舒服。

  “落枕了?”

  看出莫已不太舒坦,枕碧问,其实中了迷药过后,普通人都要缓一久才能好。趁着莫已还没察觉出什么,枕碧迅然出手,往莫已的肩颈出敲点了几下,莫已顿感通畅不少

  “你学过医吗?竟还有这一手”

  江湖人寻穴点穴的功夫,不稀奇,个中高手,杀人救命都在这点指之间,枕碧算不得用的极好的,也就莫已这外行看什么都厉害。不过这句夸赞又感谢的说的真诚,枕碧听着悦耳,很是受用,得意的哼了一声。

  “他们已经准备好出发了吗?”

  那通往柴房的门里看不清什么,大约已经没人了。看来昨晚就她一人安安稳稳的有个床铺,虽是因为男女有别,但他们对莫已照顾有加可不只如此了。见枕碧意味不明的笑了下,莫已顿时就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堂屋亮敞,摆设简陋,一张方桌几条长凳,桌上摆好几道常见的农家小菜,少见荤腥,在贫苦农家,这样算是好的了,也只有在待客之时才舍得端出来。

  不过引人注目的却是桌边坐着的一人,枕碧和莫已跟着依青一进来,那村长儿子就一副望眼欲穿的模样,一看到枕碧就笑,可他半边脸又青又肿,咧着嘴好像涎水都要流下来了,未免倒人胃口。莫已听见枕碧低低嗤笑一声,忙扯了扯他的衣裳。那笑声虽低,却不避讳,人人都听在耳朵里,那村长儿子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却见枕碧掩嘴挑眼,顿时三魂七魄都迷飞了。依青适时沉下了脸,昨夜是看不清,现在看清了任谁都不会觉得依青那面相是好惹的。村长忙招呼起来,邀他们入座,边严厉的瞪了他那儿子一眼,警告他收敛。

  桌上气氛不太融洽,村长却是极力表示热情,兰采秀很是配合,可其他人皆是沉默不语,莫已想要探查点什么,兰采秀却不停给她夹菜,端的是体贴入微,莫已不能不领情,正好她也饿了,再看依青枕碧,就坦然许多,像是觉察不到尴尬,泰然处之,自有一种亲亲昵昵的氛围,不管他人。

  这戏作的厉害,想着平时枕碧对依青那毫不收敛的跋扈性子,他们互相必是极为信任,可到了自己这里,对着兰采秀,莫已做不到这么好,若不是兰采秀主动帮助着,她那么多破绽早就被人戳破了。兰采秀还做得到亲而不狎,不惹人反感,莫已觉着自己也该回报一二。想着便也给兰采秀夹了菜,兰采秀似乎略为意外,稍一怔又转头看她,刹那笑了开来。

  “兰家后生是个会疼人的,小两口看着叫人羡慕”

  村长笑呵呵的说,像个朴实人,可其中只是虚情假意,那双眼睛不安分的转着,透出算计。

  “想必村长与发妻也是极其恩爱,才有这一家和谐”

  似无心,实有意,昨夜见的那送饭的妇人,与这父子两相差甚远,哪里看得出她是一家女主人,是这儿子的亲母,连件像样衣裳都没有。而村长倒毫不心虚

  “我那老婆子为家辛劳,我与儿子都念着”

  可他儿子脸上有明显的不屑。

  “近来村里不太平,我顾不上的,都累她多操心了”

  弯弯绕绕,终于是说到正题了。村长目光巡过兰采秀和依青,外乡人,身体健壮,而拖家带口,多的是顾忌,上门的时间也赶巧,再合适不过了。

  “不如多住几日,我们好好招待,实在是村里有事相求”

  摆低姿态求人,说着就起身长揖,儿子也有了眼色,随着他爹起身抱拳,虽还是不情不愿的

  “亏不了你们,报酬丰厚”

  前提是还有命回来,就算回来了,强龙不压地头蛇,亏待了他们又怎样。不过那两个水灵灵的小娘子,是绝对不会亏待的。

  村中有一大户,家底殷实,与村长亲故,堂上老父亲尚在,高寿健朗,在村里辈分较高。再说那家主孝顺,即便是早有能力,也按着老父亲不愿远离故土的意思一直在这小村庄定居,没少惠及村邻,可日前老人家却突遇不测暴毙,死因不明,而更令人发指的是,老人家尸首不全,至今灵堂上只供着仅有的头颅,其余遍寻不到,家人心痛老人家不能周全的入土为安,所以想请人寻尸。

  这人死了几日了,要寻尸也得趁早,而且托村中的人帮忙更合适,为何要找只是路过的外乡人,这其中是有蹊跷,据村长解释,其他地方该找的都找遍了,可就是那离发现头颅最近的一处林子,他们村里有祖训,村人不得入内,这便更蹊跷了,按说村中禁地,对外人就更忌讳。村长一番话,乍一听顺理成章的,实则禁不起推敲,若是一般人受了忽悠,定要吃了大亏了,幸而他们不是。

  昨夜里兰采秀和依青自然是尾随着村长两父子出去了,至于他们找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有什么打算,可谓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村长儿子脸上的伤,是依青暗中教训他的不老实。

  那大户家是死了老父亲想找全尸身能入土为安是没错,可就是没人去找的那个林子,不是不能进,而是不敢进,里面到底有什么凶险还不清楚。正是棘手时,让他们一行撞上了,不过就是打量着蒙他们不知情的去卖命呢。

  语言周旋的人顾不得饭食,只莫已吃的还不少。说是请求,却并没有给他们拒绝的余地,那大户家已来人要“请”他们过去。兰采秀淡然,还拜谢了村长,倒是依青作凶狠状,勉强跟从兰采秀,不得已而为之。看在有心人眼里,便是二人之间存有嫌隙。兰采秀强压一头,而依青暗不相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