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五)
雨之2018-12-01 23:002,969

  老子在这拼死拼活着急上火,做儿子的一副混不吝的纨绔做派,平时再怎么宠爱儿子,这下也不禁有些迁怒的训斥。不过这儿子纨绔做惯了,没什么本事,就是馊水坏肠一肚,从内里就烂了,除了花天酒地,就会仗势欺人,整日里他与那村长儿子狼狈为奸,在这地界上横行霸道,昨日听那村长儿子说来的这两个人带着两个可人的小娘子,当下就心痒难耐。这村里没多少人,但凡看得上眼的,都已被他们欺辱遍了,有了新鲜货,比什么都好,遗憾的是早早候在这里却没看到,还遭了他爹的训斥,就算厌烦也还得听着,他觉得他爹杞人忧天,他不太懂他爷爷到底是做个什么,不过他爹继承家业名正言顺,管那些看不过眼的,就算是分了家去,能分得到好?

  好在无论心里怎么想,他也不在这时候忤逆他爹,他爷爷是死的蹊跷,可又不影响他继续自在享乐,他爷爷不在了,还有他爹,他爹不在了,只要这丰厚的家产还在,与他又有什么差别。这样想着,他爹斥责的言语不过耳边风,他还念着那两个没见上面的小娘子,就等着那两汉子离开了,便可以好好的去会一会。

  本是一前一后的走着,在回廊的转折处落后一步的依青就被人拉住了,正是跟在他身后的一个侍从,这侍从眉眼间透着一股机灵劲,笑吟吟的没因为依青的相貌而显露出一丁半点的惧怕或轻视,说话也很讨巧

  “我看大哥您身材健壮,孔武有力,定是个有大本事的人,有您这样的壮士出手相助,我家老爷该是高枕无忧了,虽然跟您一起的那位身形稍逊您几分,相必也本事不差”

  眼睛来回转着,间或抬眼瞟人。只见依青脸上闪过一丝带着轻蔑的厌恶

  “他是读过书的人,我区区个粗人哪里比得上”

  这就是了,仿佛所有的事情都叫另一位做主,而这一位怨气不小,要是同心同力反倒难办,他们自己人之间就不安分,才有外人的可乘之机

  “大哥说哪里话,我家老爷托付的本就是拼着胆量的力气活,我看靠着本事大哥一人足矣,那么丰厚的报酬要是我我可舍不得和别人分……”

  又见依青飞快的看了说话的侍从一眼,那是一种被捧中心事的自得和跃跃欲试的目光,侍从低头掩饰下嘴角的窃喜

  “是小人多嘴”

  照着身份安排的房间,兰采秀和莫已必是要共处一夜了,一路来兰采秀从未有冒犯越界的时候,行为端正,莫已相信他不会胡作非为,可就是白日里莫已自认为是算闹了矛盾的,独处时颇为尴尬,特别是昏晃晃的烛光下兰采秀兀自深思沉默不语,更叫莫已坐立难安。适才还是该同枕碧住一屋才好,但这地方人多眼杂,名义上的夫妻也要做足样子,哪有“姐妹”两个相亲相爱而不顾即将分别的“丈夫们”——莫已和枕碧暂且是要留在下的,有他俩做人质捏在手里,这府里的人才会放心让兰采秀和依青去。可莫已也明白,枕碧和她留在这儿是为了保护她,他们都不想她涉险。

  闹别扭的时候只想着自己委屈,可稍一想他们对自己的照顾,而相互之间也不是完全坦然相对的关系,她不该强求事事以自己为先,隐瞒又如何,他们没有一一坦露的义务,只需帮她安全到达申渝,帮她找到她爹,期间种种,既然她帮不上忙,又何必知道。追根究底,还是她没这个能力去揽这摊子事儿。

  有些自怨无力,却不是自暴自弃的时候,帮不上忙也不能添乱。有着这样的考量,莫已走到兰采秀旁边

  “你们明日一去,万万小心为上”

  不顾寻尸背后隐藏的可疑,兰采秀的势在必行,之中暗藏何种风险,莫已全然不得而知,一句叮嘱虽然单薄,却是由心。兰采秀一向淡漠散漫、自由随性,亲近和牵绊对他来说都是少之又少的,他帮莫已这一程,简单来说只是等价交换之事,对莫已这个人,称不上在意,自然也管不了莫已到底怎么想,只是莫已不谙江湖、不经沉浮,无意间就会坦露出赤诚来。招架了多少暗箭明枪,总不忍轻贱了这样一份好意

  “一定,你不必忧心,切记别离了枕碧”

  方才深思之事,是于今日拿到的那几个银锭和金瓜子,银锭底上印有两横两竖仿若“井”字的特殊标记,而金瓜子则是大体一致的菱形。这样的东西他见过,也知道是从哪来的,可出现在这里,着实让人意外,但也让他探到这府里掩盖着的秘密,不过牵扯上那地方,还是谨慎为上,此去稍作查探就好。莫已留在这里太不安全,枕碧也不一定能全然应对,唯有他们快去快回,早日脱身才最稳妥。

  房间宽敞,床前隔着珠帘,另一侧窗下还摆了张软榻。心里没了那点别扭,两人能互不干涉的安卧也少了尴尬。莫已合衣躺在床上透过珠帘隐约看见兰采秀盘腿静坐于榻边,是江湖人的架势,等到月光一蔽,似乎一霎就与暗夜浑然一体,连吐息也无,莫已止不住有点心慌,微微撑起身来盯着那边,下一瞬突然就又感觉到了兰采秀的存在,没有月光,那身影也依稀可辨,这便放下心来,渐渐的睡了过去。

  婉拒了“有心人”相送,两人一早吃罢早饭就出发,随身带了干粮和防身的武器,顺着方向出了村子,远远的朝那山林望去就看得见化不开的雾瘴,越走近湿汽越重,怪不得这村子到处弥漫着潮气。

  身后偷偷摸摸尾随的人在离着林子还有一段的地方就停了,兰采秀和依青全然当做不觉。山岚浓重之地,其间凶险难测,怪不得不敢进,想来这村中怕是少不了有人进去了再没有平安出来的先例,不过农家人为讨生活,万不得已之时,再凶险也顾忌不了许多,以那大户家的财力,真要出钱请人,不信请不动这村里人,到底这整个村子要掩藏什么秘密,估摸着也只会与那些金子银子脱不开关系。那些人有所忌惮,让兰采秀和依青少了个要摆脱的麻烦,而确定他俩已经走入那山林之后,尾随之人才赶忙回去报信。

  这边事情看似进展顺利,大户老爷不敢掉以轻心,派了人日夜守在那山林外,就等着有消息传来,不料才过一日,却是家里又出事了,老爷的宝贝儿子、这家里的大少爷夜间醉酒醉到花园里去了,也不知为何竟无人跟着,更无人知晓,大少爷失足从假山上摔下来,虽命大未死,不过摔得头破血流昏迷不醒,到晨间才被路过的下人发现,府里上下顿时慌作一团,请了村里的郎中来看,伤势很重,不仅头上见血,一条腿和一边手臂都折了,再加上没及时发现救治,一时高热难褪,十分危险,就算救治好了,往后腿上很可能落下病根,不能利利索索的走路了。一听郎中言,大少爷的亲娘就晕死过去了,郎中说得委婉,可听的人都明白,伤重累及性命,救好了以后也是个瘸子了。老爷勃然大怒,拿大少爷院里伺候的下人们问罪,在房门外就吩咐打死了几个,大少爷的亲近小厮抖如筛糠,不敢有所隐瞒,爬着跪着到老爷腿边,一边磕头一遍讨饶

  “老爷饶命,老爷饶命,不是小人们不跟着少爷,实在是少爷不让,是少爷不让啊”

  人尽皆知,这大少爷好酒色,好玩乐。心里早就惦记上了在府里暂住的两个小娘子,人家夫君刚走,他便迫不及待了,二两黄汤下肚,趁兴去找,还不让下人们跟着,唯恐坏了好事,下人们心知肚明,只想着这大少爷一夜未归是好事成了,哪想到人在花园里受伤晕了一夜。偷鸡不成蚀把米,这等丑事自然不能张扬,那近身小厮是凑到老爷耳边说的,老爷一听就明白,更是羞恼气愤,怨自家儿子不争气,还迁怒到那两个女子身上,却不能把她们怎么样,只能继续朝着下人们撒气,狠狠发泄了一通,左思右想就察觉出不对,那两个女子的住所远离花园,就算醉酒也不至于找不着去处,自己儿子老爷很清楚,在家里寻欢作乐也不少,在花园里更不是没有,花园里通宵掌灯,还不就是防着有人黑灯瞎火的磕了碰了,就算真玩到花园里去了,醉着酒又怎能轻易带着人到假山上去,莫不是那些个人故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湖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