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乱
棉花云儿2018-11-22 15:472,733

  晨晨,晚上七点陪我去参加一个饭局。”姜三玉交代她。

  “好,我知道了。”梁晨晨点点头,继续对着电脑画图。

  姜三玉走到办公室门口,回头看了一眼梁晨晨,眼神里有着复杂的情绪。

  晨晨,不知道你还能在我身边待多久?

  梁晨晨他们到达艾格琳酒店包厢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十来个半生不熟的面孔。B市的商业圈子就那么大,梁晨晨经常陪姜三玉应酬,有些人即使记不住名字,见是肯定见过。

  姜三玉面露微笑,热络的和每个人打招呼。梁晨晨则安静跟在姜三玉身后。她一向讨厌这样的场合,以前和林景叶在一起的时候,她为了多点时间跟他相处,黏着他非要去参加聚会或者应酬,可是每次她都感觉特别无聊,生意上的事情她不懂,不感兴趣,也插不上话,常常在他们谈好聊天的时候,一个人在角落里玩游戏打发时间。

  当初是为了爱情,现在是为了生计。即使不喜欢,也得硬着头皮来。只不过,她从来不是那种会社交的人,平时不大爱说话,别人说什么,她都只是“嗯,阿”应答,或者礼貌的笑笑。

  “嗨,晨晨美女,咱们又见面啦!”

  门外走进来一个年轻的男子痞痞跟她打招呼,男子笑容轻浮,走过来,把胳膊搭在梁晨晨肩膀上。梁晨晨笑着躲开。她认识他,是开发区某领导的儿子,出了名的花花公子。

  姜三玉把梁晨晨护在身后,“秦总,您来了。那个婷婷没来?”

  秦时建尴尬的笑笑,“哪个婷婷?不记得了。”说完,又色眯眯的看向梁晨晨,“姜总还真是把你这个小蜜护的紧。真爱呀!”

  姜三玉皮笑肉不笑,“我哪有秦总那样的艳福。”

  既不否认,也不承认。

  在这种酒场,给别人暧昧关系的感觉,也是对梁晨晨的一种保护,至少他们碍于面子不会随意去占她便宜。

  梁晨晨明白他的想法,所以也不去辩解。本来就是个虚伪的场合,真真假假又何须在意,而且这种事是越描越黑,只要她心里知道不是不就行了。

  以前她特别讨厌男人们逢场作戏,这三年在B城的工作里,她渐渐明白,这事上很多事情,不是非黑即白,每个人都有他的不得己,每个场合都有它的规则。

  落座后,东道主广适集团的阮总吩咐身边的助理,“人都到齐了,让司机尽快把张经理接来,跟厨房说,我们的菜可以开始上了。”

  十几分钟以后,今晚的贵宾,那个阮总口中的张经理终于来了。

  梁晨晨看到张经理时,愣了一下,这人很面熟,但她突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酒过三巡,他们男人谈起了生意。

  梁晨晨百无聊赖,受不了包厢内的乌烟瘴气,走出来透气。

  从天台上俯视城市的夜景。

  B城比A市小很多,建筑没有A市那么高大,紧凑,少了许多压迫感。稀疏零落的建筑的,闪烁的弥红灯给人一种温暖安定的舒适感。

  再次回到包厢的时候,他们已经散场,正准备离开。

  梁晨晨看到姜三玉趴在桌子上,估计又喝醉了。

  “姜总,你还好吧?”

  梁晨晨拍拍他。

  姜三玉抬起头,“我没事。走吧,今晚要麻烦你送我回家了。”

  “好。”

  她将他搀扶起来。

  姜三玉高大的身躯跟她的娇小形成鲜明的对比,每次扶他,她都要用上吃奶的劲,尤其在他醉到站不稳的时候,半个身子的重量几乎都压在她身上。好不容易将他拉到车上,她累的满脸通红。

  在她的印象里,林景叶从来没有喝醉过,他很节制,自律,喝酒点到为止。他在应酬的时候,沉默寡言,但说出去的每一句话都很有力量,不劝酒,对他人的劝酒同样婉拒,而且他参加的应酬通常宾客都是A市上层的高端人士,非常注重自身形象,每个人都不会让自己醉酒失态。

  像往常一样,梁晨晨把姜三玉送回他的住处,搀扶着他躺倒卧室的床上。

  “前几天不才收拾的嘛?怎么又乱成这样?”梁晨晨扫了一眼凌乱不堪的屋子。卧室的地上满是烟头,废纸,客厅茶几上,不知什么时候吃剩下的快餐盒子,果壳纸屑,沙发上一堆脏衣服。“真受不了你们单身男人的家。狗窝都比这里强。”

  梁晨晨生气的抱怨,边数落,边拿起扫把清扫。

  姜三玉忍着没笑出声。

  她哪里知道,得知今晚有应酬,他特意早上花了半个多小时,把整洁的家,搞成一团乱。

  他根本就没醉。

  他偶尔有醉的时候,但是很少,哪怕是醉了,也从不会到走路需要搀扶的时候。他一直都是装的。可是,这个傻姑娘,从来没有察举到。

  他听到她收拾家务的声音,那个声音让他感觉特别温暖,在异乡拼搏,没人知道,他坚强背后的心酸和孤独。

  第一次看到梁晨晨,他就觉得这个姑娘如邻家女孩一样,简单,文静。见识太多人性的复杂,他对谁都抱有戒心,但是和梁晨晨在一起时,他前所未有的放松,他一眼就能看透她的所思所想,所以无需防备。

  他以为他可以把她当成朋友来相处。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突然想要的更多了,想跟她在一起时间,长一点,再长一点。

  可是,他明明知道,他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三年前,老同学林景叶给他打电话,“我的妻子去了B城。我有事不能去找你,你帮我照顾她,但是别让她知道我们的关系,否则她不会接受。她到了那里应该会找工作,我把她的简历发给你,你想个办法,把她招聘进入你的公司。”

  他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林景叶不肯说,而他必须得装作一个陌生人来接近梁晨晨,自然不能问。一开始,他确实只是抱着帮助同学妻子心思来和梁晨晨相处,可是,现在……

  明知道是错,该怎么戒掉啊!

  梁晨晨蹑手蹑脚走进卧室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她以为他睡了。

  “我到底把车钥匙放哪里去了?”梁晨晨自言自语。

  帮老板收拾干净屋子,她准备开车回家,钥匙怎么都找不到了。这个丢三落四的毛病以前可没少被林景叶批评。

  她用手机里的手电筒照着,弯腰在卧室地上仔细寻找。连床下都找了,就是找不到。

  “会不会丢到床上了?”她想。刚进屋时,就扶姜三玉到床上,可能会丢在这里呢。

  怕惊醒姜三玉,她没有掀开被子找,只是把手伸到被子里摸。

  黑暗中,姜三玉闭上眼装睡。被窝里一双小手四处摸索着,不时碰触到他的身体,痒痒的,而他还不能动,不能笑。真是折磨啊。

  从床尾摸到床头,她的气息离他越来越近。手在他右肩和脖子附近摸了一会,没有发现,她半跪在床垫上,探身去摸另一边。终于在他左边枕头下摸到了钥匙。

  “找到了。”她惊喜的叫出声,却未发现,自己现在姿势离姜三玉有多近,她呼吸间的气体喷在他的脸上和颈间,让他心底升腾起难以抑制的悸动。

  她正准备起身,肩膀却被一双手禁锢住。

  “啊!”他一用力,她便趴在了他身上。

  “姜总,你干什么?放开我!”她慌了神,他满身的酒味窜进她的口鼻,他搂的她很紧,紧到她连呼吸都不顺了,她感觉到他呼吸的急促,和起伏的胸膛。

  她当真吓的不轻,狠狠的咬了他肩膀一口,他终于放开了她。

  她连忙爬起来,落荒而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良辰美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良辰美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