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围魏救赵
塞北燕王2019-01-31 10:503,467

  第八章:围魏救赵

  柳丹一个30 出头的漂亮女人,在市局时略有耳闻,不过,柳丹一直从事幕后工作,很少涉及刑事案件,所以胡一山和柳丹没有更多交集。现在,这个昔日警花不但空降分局,而且棉弱剑锋,一步紧似一步,直逼胡一山的家门。

  现在轮到胡一山慌乱了。这个柳丹太令人费解,胡一山来不及多想,礼节上还是不好怠慢才好。胡一山急忙按开门禁,听到柳丹的回音后打开房门待客。

  胡一山转回头看到客厅沙发上凌乱的衣裤袜子等,突然有种下意识冲击头脑,急忙收拾起来,一股脑扔进洗手间。

  当胡一山转过头来准备将快餐盒扔掉的时候,柳丹已经出现在门外。柳丹笑盈盈地站在门外,静静地看着胡一山不知所措的样子,笑着说:“胡局,需要帮忙吗!”

  诸葛帅和何丹頔没有疯狂到渡江吃烤串的程度,但是烤串还是如愿品尝到了。诸葛帅敏锐地发现远处的一个小船,不管什么方法,总之,船主还是被诸葛帅说服,渡过了两个看似情侣的年轻人。船主还不适时宜地对上岸的两个年轻人报以祝福的微笑。

  江对岸的夜市繁华而自由,沿江边依次排开的烧烤排挡热闹非凡。看江涛波鳞,霓虹倒映;夜空烟雾缭绕,星火斑斓;小桥夹彩带,起伏泛小舟;星空补苍穷,思绪飞鸿;街市小民众,撑起繁荣。

  “帅哥!刚才用什么手段骗人家船家的?老实交代。”何丹頔一边吃照烤串喝着啤酒调侃着问。

  诸葛帅一口撸掉一串羊肉,扔下竹签,一边咀嚼鲜美的羊肉串一边拿起啤酒,酒瓶直接撞击何丹頔面前的瓶嘴,所问非所答地说:“这儿的肉串真的不错,干一杯!”

  “回答问题。”何丹頔说完扬脖咕咚咚开始喝啤酒,喉咙有节奏地蠕动,透出豪爽的女汉子气势。

  “我就不信……”何丹頔正要再次刁难诸葛帅,恰巧诸葛帅手机响起。诸葛帅急忙接听。

  “小帅,我…小河。”手机里传来夏小河的声音。

  “噢!小河,这么有雅兴电我呀?”诸葛帅说。

  “小帅……听说你……调走了……所以……”夏小河吞吞吐吐。

  “咳!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是关心我还是给我伤口撒盐呀!”诸葛帅虽有些不开心,但还是对这个小师妹没有太多介意。

  “没有哇!你别误解我的意思呀!”夏小河急忙解释,“我想……你会不会……”

  “会,我现在就在江边徘徊,接下来嘛……哈哈哈!”诸葛帅大笑起来。

  “你不要做傻事呀!”夏小河大叫起来。

  何丹頔一旁听得忍不住‘噗嗤’一声喷出大口啤酒,边笑边说:“真服了你这个小师妹了。”

  诸葛帅瞪了一眼何丹頔,接着和夏小河调侃:“怎么,你还有什么好办法救救我呀?我真的没活路了!”

  “你等着,千万别傻,我现在就找柳局去,她可是个好人,一定会帮到你的。”夏小河看来真的相信了诸葛帅的话,紧张地义无反顾的承诺。

  何丹頔起身,拎着一瓶酒和一个烤串向江边走过去,说:“你们聊,我无聊走走去。”

  胡一山自从担当了分局局长职务后,性情刻意有所收敛。这也是胡一山做事最不习惯的。李局的提拔和警告向一个紧箍咒一样套在胡一山的头上,随时都有头疼的可能。虽然如此,胡一山还是准备抗拒一切不符合自己作风的事情,因为疼痛对于他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三起三落的经历已经在局里成为标榜,不是标兵,确实是抗命第一人。现在,胡一山能够保持依旧在公安系统的地位,不乏是他的每一次抗命都得到了意想不到的结果,没人敢否定的结局。

  胡一山和柳丹的短暂谈话并不顺利,也许是因为胡一山的歧义,也许是柳丹的神秘。总之,柳丹多余的话没有,只是对胡一山今天的安排表示了歉意,同时对胡一山的个人生活表现出了特别的关注。而胡一山则不然,他更加深沉,甚至深沉的有些沉闷。这样的格调注定了谈话的气氛。

  “你好像不喜欢我的造访。”柳丹有些尴尬地说。

  “我不知道和你说些什么,”胡一山点燃一支烟,长长的烟雾缭绕整个房间,“我在听你说。”

  柳丹将目光落在了客厅一套精致的茶桌上,古朴优雅的茶桌似乎和整个房间的格调有些不搭,更严重点说应该是和胡一山的个性不在一个频道上,另类而奇葩。

  “你喜欢喝茶。”柳丹肯定地说。

  “很奇怪吗?”胡一山笑了笑反问,随即掐灭半截烟,起身走向红木茶桌,“要不要试一下?”

  “一点诚意都没有,你早应该给我沏壶茶的。”柳丹毫不客气,起身做到了茶桌位置上。

  茶桌上是一套很上档次的原矿紫泥茶具,擦拭很干净,在整个房间内显得极其不和谐。高雅幽静和混沌邋遢的分水岭般的对比。

  “我很难想象,香烟和品茶是如何融合的。”柳丹抛出一个可以持续探讨的话题。

  “碧螺春还是龙井?”胡一山举了举手中的茶桶,“也许……”

  “你决定好了。”柳丹没有等胡一山把话说完就回应道,“喝茶的人应该很懂得茶道吧,讨教一下如何?”

  “这些都是我前妻的钟爱,我不懂茶道,对不起。”胡一山勉强笑了笑,开始烧水沏茶。

  柳丹发现这个话题有些尴尬,抱歉地笑了笑说:“是我应该说对不起了,没想到……”

  “我不想提这个事。”胡一山打住了柳丹的话。

  “那么,好吧,”柳丹转移话题,“你好像没有准备我在这呆很久是吧?”

  “怎么说……你是不应该呆很久的。”胡一山直截了当。

  “呵!够直接。”柳丹来了兴趣,“我真的没想呆很久的。”

  “请喝茶。”胡一山娴熟地沏茶,倒茶。

  “真想不到,”柳丹品茶,“冰火两重天。”

  “这个问题不需要探讨。”胡一山依旧不冷不热。

  “其实……诸葛帅是个很不错的年轻人……”柳丹试探性地转移话题。

  “家中勿谈国事。”胡一山阻止了柳丹的话题。

  “难道你不想知道点什么?”柳丹故作隐喻。

  “不想。”胡一山说,“你一直在找话说,我觉得这样下去不如多休息一下。”

  “你真的很伤人。”柳丹笑了,笑得灿烂,“还好我足够强大。”

  “对不起,我真的很累,需要休息。”胡一山下了逐客令。

  “好吧,”柳丹喝掉杯中的热茶,“谢谢你的茶,还有……”

  “不用再谢了,”胡一山说,“我没有帮你什么。”

  柳丹走到门口时,不由得回身指点点的说:“你呀!这个家搞得……”

  “要不……你来试试?”胡一山冷面调侃柳丹。

  “(⊙o⊙)哦!”柳丹被胡一山的话惊住了,“我很容易当真的呦!”

  诸葛帅一直以为何丹頔的回归是为实现自己的梦想,但是以后的所有作为完全印证了诸葛帅的错误。何丹頔一直保持着和诸葛帅的若即若离,就像一个风火神一样,来无影去无踪,却时刻调动着他的神经。诸葛帅一直被有节奏地驱使在平复和纠结之间,即时在何丹頔远在多伦多的日子,还是在突然回归的时差中,诸葛帅都无法忘记这个精灵般的桀骜女生----削得桀鳞彼此的短发衬着有棱角的脸颊,大眼睛神气十足,犀利而通透。诸葛帅索性就顺其自然地生活在这样的境地,不想摆脱了,也许这样的心境也是一种幸福。诸葛帅会这样想。

  诸葛帅依旧能够想起郊区帮助自己抓捕瘦猴的情景,何丹頔自始至终都是那么的不可逾越的自信和随性。自从到了乌木镇派出所,诸葛帅依旧没能摆脱这样的状态。所以,诸葛帅一直在希望何丹頔是为了自己的理想才回到穆尔目的,但是接下来一系列作弄再次勾起了之前胡一山对诸葛帅说过的一句话:被何丹頔爱上,你的麻烦就快了。

  胡一山的话已经开始印证,这次侦查穆建东偶遇小匪是不是正因为有了何丹頔的参与结果不得而知,但是,随之而来的诸葛帅被下放乌木镇派出所却是不争的现实。姐夫洪涛已经停职半年有余,没有一丁点重新上岗的迹象。这些事多多少少也影响到诸葛帅的判断,甚至说是寄往。

  诸葛帅没有和姐姐多说什么,只是交代要去乌木镇蹲点一段时间,为破案而执行任务。

  诸葛帅离开穆尔目市之前,去了一趟精神病院,看望了齐琪。齐琪自从钱弘死亡到自己流产受到刺激一直在坚持治疗,期间有诸葛帅的默默支持和安抚,整装好转很快。这天,诸葛帅到来看到齐琪的状态很好,这样多少给诸葛帅一些心理安慰。诸葛帅答应很快就会回来,还会来迎接齐琪出院。齐琪很开心,告诉诸葛帅自己的父母都来穆尔目了,就住在装修好的新房子里等待齐琪回家。诸葛帅庆幸齐琪的好转同时,心里还是不免酸酸的感觉。

  “别纠结了,”何丹頔这次的话语有些柔弱,“齐琪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因为有你。”

  “不知道。”诸葛帅走出精神病院大门,听着何丹頔的话很是受用,但是,回头一想这句话里有何深意?诸葛帅懒得再想,回头看一眼何丹頔,“你回吧,局里派车送我过去。”

  “那……好吧,”何丹頔依旧随性的样子,“我会找你去玩的。”

  诸葛帅没有回答,转身踏上了郭小亮开过来的警车直奔乌木镇而去。

  (第八章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