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紫参老头
小小洣2018-11-24 22:083,250

  乔小树从蛋糕屋出来的时候,星星早已点亮了夜空。在这个城市中,还能见到如此漂亮的星星真不容易!每天,她从蛋糕屋回家的路上,都只有星星陪伴,星星在某种意义上是她的好朋友和指路灯!

  仰望着点点星星,忙碌了一天的心就会宁静了下来,好像看到了爸妈亲切的样子。

  乔小树对着夜幕露了纯净的笑脸,爸妈此刻正在天上守望着她呢!

  “爸爸,妈妈!谢谢你们每天的陪伴!”乔小树对着天际最亮的两颗星星道谢,整了整背包和蛋糕盒,开始过马路,每天回家的路上,都要经过一条寂静的长街,这儿的紫微、相术、占星都很繁荣。

  站在长街的路口,乔小树停住了脚步,今天的长街有些不一样,正如她今天的心情一样。

  因为在快到尽头的地方多了一盏紫色的宫灯!平时这个时候的长街,是不会这么安静的!

  小树心底暗暗叹气,今夜过后,怕是不会再有平静的日子了!

  除了课堂上的那个梦之外,在青藤店碰到那个被唤做“藤”的少年让她深感不安!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忐忑不安的感觉很煎熬人,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可直觉告诉她,一定会有事情发生!平静的生活很可能会就此结束!

  夏日的夜风吹过,让浑噩的乔小树清醒了些,她多瞧了一眼那盏紫色的宫灯。

  那个位置正正襟危坐着个老头――一个十天前不知从何处冒出、对她很感兴趣且自称姓紫的怪老头!

  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了!不是吗?

  乔小树停住的脚步又勇敢地继续前进了。

  “怪――”小树站在怪老头的摊子前,把手中的蛋糕从桌上一放。

  “紫老头!是紫老头!少年人记忆怎么那么差!”

  鹤发童颜的紫老头笑呵呵地抱怨,谁让小树老是喜欢跟他唱反调,老是称他为“怪老头”。

  “小树呀,你今天比平时晚了十分钟哦!”

  “这种蛋糕的口味还符合你的要求吗?”

  乔小树答非所问,因为今天思绪混乱。

  她和怪老头之间的友谊很怪,按理,她应该尊老敬贤的,可是怪老头却硬要当她是平辈。

  “你今天心神不宁,是不是碰到了一些特殊的人和事?”紫老头的脸上是一副明了的表情。

  “紫老头早就说过了,有些事不是躲就能躲过的,有些人不是你想不见就能不见的!这一切都是注定的,人力是抗拒不了天意的!本来就不是平凡的人如何能过着平凡的日子呢?”

  紫老头千篇一律地叨念着每天见到小树必说的话。

  乔小树偏头怔怔地看着紫老头解蛋糕带子的动作,眉头紧皱着。

  紫老头句句说的都是她吗?为什么她越来越觉得紫老头就是在说她的事情呢?

  “小树,你本来就……”

  “怪老头!今天我心情不好,不想跟你抬杠。我明天还给你带这种口味的蛋糕!”小树凶巴巴地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要离开。

  为什么紫老头每次一见到她就要提这些事情呢?

  他明明就知道她已经很努力地把自己伪装成平凡的不能再平凡、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了,为什么“怪老头”就喜欢跟她唱反调呢?而她淡漠地性格却在紫老头出现后渐渐恢复了“人性”,不再是一潭死水般。

  为什么有的人想轰轰烈烈的生活却终其一生都平平淡淡;而有些人想平平淡淡的过一生却终究不能如愿以偿?!

  “等等!”紫老头喝住急于离开的小树。

  小树转头、挑眉、疑惑的看着紫老头。“今天的蛋糕不合你的口味?”

  “不是!小树,紫老头喜欢吃你亲自做的任何口味的蛋糕!但是,终究相识还是要讲缘分的!缘起缘灭,人聚人散。唉――”

  紫老头从贴身的口袋中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枚碧绿色的戒指。

  精致的戒身雕着一些似藤似树的植物,中间的那一小块玉石翡中带翠,在紫色的宫灯下正泛着神秘的绿光。

  到底是深绿还是墨绿却又说不上来,总之,非常吸引魅人!

  “你要走了?”乔小树诧异地脱口而出。

  今天是个好日子吗?为什么每个人都要让她“惊奇”呢?

  “你不是在这好好的吗?为什么要走?”

  一种不舍油然而生,真的很想抱住紫老头。自父母离开后,好久好久没人对她这么爱怜了。小树最终还是往前踏出一步,双手抱住紫老头,鼻子酸涩,强忍着泪,努力控制内心情绪波动。

  紫老头慈爱地拍拍小树单薄的肩膀。

  “时间到了,自然是要走的!小树,听老头一句,不要去抗拒你心底的感觉,该来的总会来的!你的使命和责任总要你自己去完成!就算你当初把一切都封住了也没用!紫老头和你相识一场,也没什么好送的,就这个戒指还拿的出手!”

  紫老头把戒指给她。

  小树知道,紫老头是不可能收回去的。

  所以干脆就收下了,顺着他期盼的目光带到自己左手的食指上。

  “这就对了!物归原主也总算完成了老头的使命和责任。”

  紫老头如释重负,拍拍怀中的小树。

  感觉到了,不是吗?

  否则往日佯装出来的淡漠和无虑怎么会在今日消失得无影无踪呢?

  是时候了,小树!

  乔小树不可置信的揉眼睛,为什么她会觉得眼前紫老头的脸开始慢慢模糊?!

  “紫老头――!”

  “不用诧异也不要担心!小树。记住,长情的人无论再什么掩饰装无情,还是改变不了她长情的本质!你本就不是无情的人何苦要压抑着自己?你这样的话,千年来的祈求不都全白费了吗?还有,不要轻易把戒指取下。紫老头去也――”

  一阵烟似的,紫老头和他的紫色宫灯生生地在她面前消失了……

  泪,无声无息的滚出眼眶,顺着脸颊慢慢流淌。

  你本不是无情的人,何苦要压抑着自己的情感呢?

  何苦呢……

  紫老头,你不会明白的……

  正如你永远不会明白,当我眼睁睁看着你消失却无能为力的感觉,还有你带走一切留下我孤立街头内心空荡荡的感受,一如当初爸妈离开我时的那种窒息感……

  你永远不会明白我在害怕什么……

  永远不会明白的……

  莹洁的泪珠映着清冷的月光,泛出异样的孤寂和哀伤……

  为什么她亲近的每个人都要离开她呢?为什么……

  她已经装得很冷漠很无情了,为什么大家还是要一个个相继离开她呢?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打破那个被预言了的宿命?

  到底要她怎么做呢?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回到以前,让大家都好呢……

  孤寂的长街,一个哀伤的身影幽灵般地飘荡着……

  浩瀚无垠的雪山。

  她立在山头,一袭绿衣随着雪花飘舞着,出尘脱俗似要随风而去。

  她眺望着远处,期盼着他归来……

  每天,天灰蒙蒙的时候,她已经立在雪山巅峰了,身后是留在雪地里两行深深的脚印。

  阳光照射在雪山上晶莹剔透,却温暖不了她等待的心。

  夜幕降临,月亮挂在正中的时候,她已寻不到来时的脚印了,只好又留下两行脚印就着月光回到他们共同的地方……

  一天一天,一夜一夜。

  天天如此,夜夜如此。

  雪山的飘雪从不停止也从不融化,白雪越积越厚,脚印越来越深。

  那日,阳光很灿烂很耀眼,她依旧立在雪山上,眺望远处。

  当太阳越过雪山的时候,她终于看到一身青衣的他了,他也看到峰顶一袭绿衣的她……

  她飞奔着下了雪山,奔向他。

  而他亦张开双臂迎接她……

  跟以往不同的是,他的脸色比雪山巅峰的白雪还要白还要透明,青衣上点缀着好多密密麻麻的“妖艳桃花”,他唇边的笑容惨淡而满足……

  她,心惊胆颤,摇摇晃晃地在厚厚的雪地里奔跑着……

  他手中那支通体红透的血灵芝定格在风雪中……

  呼呼……

  晕染朦胧的灯光中,乔小树“霍”地从睡梦中坐了起来。

  她浑身微微颤抖,冷汗从她莹洁的额头滚落。

  太可怕了!为什么会有这种可怕的梦境?!

  为什么又是那个绿意女子?为什么现在又多了一个从来都没出现过的人?!

  是藤吗?是梦中绿意女子念念不忘的“藤”吗?

  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会有如此惨淡的一幕?!

  这跟她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揪着她不放?

  她只不过想当个再平凡不过的人,正常的生活,正常的感受这世界,静静地过完这一生。

  如此普通的心愿,难道真的有那么困难吗?

  小树扯了汗巾抹了抹冷汗,一夜就这么坐着,直到天空渐现鱼肚白……

  到底要不要接受?

  到底有没有勇气去接受?

  到底有没有能力去承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树缠藤之缘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树缠藤之缘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