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天火焚树
小小洣2018-11-25 21:073,832

  晚霞如锦,镶满天空,晚风徐徐,甚暖人心。

  小树拧着眉头,平躺在紫檀大树的枝丫上,片片树叶为她遮住了夕阳的余辉。

  黑爷爷口中的责任和命运让她害怕,她连自身的宿命都无法破解,如何去承担藤的命运?可是,她已经被推着被动地接受了命运的挑战。

  如果——,如果牺牲她那不被看好的小命就能解救藤和整个黑氏家族的话,她愿意,反正她也无法打破自己的宿命!

  “树,我就知道你会躲在这。”黑傲藤窜到了紫檀树上,也平躺在树枝上。

  “为什么你连闭眼的时候,眉头还是拧着?树,爷爷给你的压力过大了?”

  “黑爷爷并没有告诉我什么。”

  风一样地扶过树叶的时候,乔小树已经翻好身面对着藤。

  “只是,我不明白,黑爷爷为什么会让毫无能力的我来保护你?”

  她看的出,黑爷爷非常非常地爱护藤,对藤重视的程度甚至超过了自己的生命。

  “你不相信爷爷吗?还是你不相信你自己?”藤望着小树的双眼里是绝对的信任和心甘情愿地的坦然。

  心里一阵感动,小树脱口而出:“藤,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除了花花和薇薇,再也没有人这么纯粹地信任她了。

  藤他是把自己宝贵的性命交到了她手上呀!

  藤轻摇头,笑容如晚风般醉人、温柔。

  “我更不会让你有事,不管是以前的你,还是现在的你或是以后的你。”

  就算无法找到释放能量和解除封印,他发誓都要护小树安全,这是他前世最大的遗憾,更是他生生世世的愿望!

  夕阳最后一抹光辉隐没在天际,渲染了清远的山峰……

  黑家简雅古朴的餐厅。

  愉快的晚餐后, 小树愁云惨雾地瞪着眼前两大碗黑乎乎的药汁。

  有没有搞错?!

  她的伤早痊愈了,最近又没灾没病的,为什么还要喝这些恶心的药汁?!

  小树捏着鼻子,嫌恶地撇开脸,瞪着一旁的“罪魁祸首”——黑傲藤!!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啦?难不成真把吃药当吃补呀?被逼喝那药汁的人又不是他,他大少爷当然无所谓了!

  “我说过,我不会喝这些恶心的……”

  “那是藤亲自挑选用最适合你的珍贵药材精心煲给你喝的,上次,潼长老的女儿重病,藤都没舍得……”

  幽在藤泠洌的眼神中慢慢地消声了,但他依旧一脸的疼惜盯着那两大碗黑乎乎的药汁。

  “黑——灵——幽——!你是不是一天不跟我吵就觉得浑身不舒服?你看我不顺眼直说就是了,我可以立马消失,有你的地方我绝不出现,有必要天天这么联合藤让我‘浪费’你所谓的名贵药材吗?”

  可恶!真以为她稀罕这些名贵的药材呀?

  再名贵的药材,她小时候也都吃过!

  可是,自从……一种莫名酸涩的感觉涌上了鼻头。

  “我……”他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树,幽不是那个意思!”藤慢慢地靠近,想安抚情绪突然变得激动的小树。

  “这些药材对你的身体大有益处。”

  藤的双手搭在小树肩上时,明显地感觉到她瑟缩了下。

  疑惑闪过藤清澈的双眸。

  为什么,为什么要逼她做她最讨厌的事情?

  为什么连藤也要这么对她?为什么?

  小树倔强地紧咬着双唇,她仰头望着藤,眼里满是恐惧,血丝染红了她洁白的牙齿,映在藤的眼里无比凄惨。

  “你也希望我喝了它,是不是?”

  “树,你——”

  在藤震惊的目光中,小树端起一碗药汁,仰头就往口中倒,她这样决绝的态度让黑爷爷和幽有种“惊心动魄”的担忧。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拼命压住恶心感,小树跑出了餐厅。

  心,真的好痛。

  眼,却无泪光。

  看着小树踉踉跄跄地狂奔的背影,藤突然觉得自己很残忍,是他亲手揭开了小树心灵上的伤疤,鲜血此刻正从伤口汩汩涌出,小树她一定很疼很疼。

  “藤,快追!”黑爷爷也觉察了小树的情绪不太对劲。

  此刻,幽却惊叫了起来,阻止了藤追出的脚步。

  “藤,快看!水晶球的预警。”

  幽的水晶球飘浮在半空中,散发出灼人的白光。

  水晶球震动着、旋转着,渐渐地浮现出藤嘴角淌血,白奇雍狰狞的狂笑、烈火炙烤小树的残忍画面……

  “幽,水晶球……”藤疑惑的声音还未落地,他就额头冒冷汗地紧捂着胸口。

  突然,胸口好痛好痛,像万根银针同时刺中心脏。

  “白家居然用这种卑劣恶毒的手段来试探小树的身份!”黑爷爷的口气极为愤,

  “居然使出了“天火焚烧”这种狠毒无比的阴功! ”

  “卑鄙无耻!‘天火焚烧’连水晶球也无法化解,那小树不是……黑爷爷,难道我们就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幽捧着水晶球忧心如焚,水晶球不是好称“万能”的吗?!

  “爷爷,树……”藤的额头已经冷汗涔涔,他快坚持不住了。

  “幽,马上扶到紫藤阁!千年寒玉冰床会减少藤的痛苦。”黑爷爷一脸的沉重,白家好阴毒的心机,一石二鸟!

  看来得加快进程了,否则藤和小树的性命堪忧。

  “小树……送她到……”藤的嘴角布满了暗红的血,更多的血从他的嘴角淌下,看得幽和黑爷爷心惊胆颤。

  幽健步如飞,最后都凌空腾飞了,顷刻间就赶到了紫藤阁。

  寒玉冰床上,藤盘膝的刹那,一大口鲜血如血箭般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下一刻,他的脸色苍白的几近透明。

  “幽,小树,保护好她……”藤期待地望着幽,他的水晶球不是拥有最大最神秘的力量吗?

  幽抿紧双唇,不敢看藤祈求的双眼,两行清泪终于滑落眼眶,顺着藤血迹斑斑的嘴角滚落。

  天火焚烧!

  天火焚烧!!

  难道小树真的就此要香消玉损了吗……

  小树……对不起……

  如果我没有找到你,你现在应该还是好好地过着你梦想中普通人的生活吧……

  是我!

  是我让你陷入险境,是我让你有性命之忧……

  鲜血再次毫无预警地喷薄而出,藤直直地倒在了寒玉冰床上,了无生气!

  “藤!”

  水晶球从幽的袖子中腾飞出,悬浮在藤的上空,瞬间迸出七彩的光芒罩住了毫无血色、毫无生机的藤……

  白家,全封闭的石室。

  白奇雍姿势诡异地摆弄着手势,嘴唇一张一合,口中念念有词。

  “爷爷,黑傲藤的伤势果然痊愈了。不过,他现在的伤势更严重了,没有一年半载只怕是好不了,至于那个始作俑者,我一定要把她给我的加倍奉还给她!”

  “好!不愧是我白奇怪的好孙子!爷爷再助你一臂之力!” 白奇怪就在白奇雍的身后灌输功力给他,

  祖孙两人对视的目光中有着无以伦比的阴狠毒辣。

  果然是天生的一对祖孙!

  阴、绝、狠、辣!!!

  白奇雍的双掌突然奇红,似乎隐藏着两团烈火,他阴森森地咧嘴对着天空打出了两团暗红的大火。

  焚烧吧,焚烧吧!

  最好把那个疯女人立马焚烧致死!

  天火,天火!发挥出你最狠的部分,给那个“胆敢戏弄他的疯子”最厉害的颜色瞧瞧!!

  看着腾空而出的猛烈天火,白奇怪的脸部表情可是相当愉悦,他心里的算盘正拨得哐哐大响呢。

  哈哈,只要雍儿的功力够强大,这次的发功足够要了黑傲藤那小子半条小命,至于那个女子,不管她是不是黑家至关重要的人,此刻怕是小命休已!

  要怪只能怪她自己倒霉,没事被黑家的人挑上,思绪转动间,白奇怪输送给白奇雍的功力更大更猛了……

  一朵乌云悄悄地遮住了皎洁的月亮。

  没有了柔和的月光,紫藤阁所在的院落突然暗了下来。

  小树紧咬着牙齿,双手攥得死紧死紧,就连指甲陷入掌心都毫无知觉,下唇干涸的血迹使她整个人看起来特凄惨!

  不!

  她——乔小树一点都不凄惨,也不可怜!

  乔小树是爸妈的宝贝,最珍贵的宝贝,她一点都不可怜!

  她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她有一对用自己性命保护她的父母,为了她,他们不惜脱离家族,只为了能让她像平常人一样的生活!

  黑暗中,小树的背脊挺得笔直笔直。

  可是,现在……

  爸爸,妈妈,你们告诉小树,现在要怎么办呢?小树,真的无法忘记那段记忆,看到他们逼我喝药汁,就会想起那可怕的一幕……

  紫檀树下,小树瘦小的身体顺着树干慢慢滑落……

  好热!

  好难受!

  突如其来的灼热感让小树疼得弯下了腰,她搓着双臂想减轻这种灼热感,却反而越搓越热,越搓越疼,慢慢地这种灼热感扩散到了全身。

  小树面目赤红,就像有把不可思议的大火在她体内焚烧着,焚烧着她的五脏六腑,似乎要把她烧成灰烬才会罢休。

  为什么夜色突然暗了下来?

  为什么连此刻风都没有了?!

  刚刚明明还有月光的,还有微风的,都跑哪里去了……

  是她不够好,被所有的人遗忘了吗?

  还是……

  双眸盈满泪水,就是强忍着不让泪水滑落眼眶。

  现在,就连无名之火也来欺负她了,不想她生存在这个世间!

  “热……痛……好热……好痛……受不了……真的受不了了……”小树的双手在紫檀树干上抓出了好多道血痕,可现在连指尖的钻心疼痛也无法转移这种灼热感了。

  大小血管慢慢地浮现上来,血液流动的速度比平时不知道快了多少倍,肤色渐渐红地剔透,小树全身流动的血液和毛细血管此时此刻竟然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再不降温的话,血管恐怕真的会爆破……

  小树难受、痛苦地只能在地上打滚了。

  她浑身轻颤着,想开口求救却发不出声音,血丝渐渐地布满皮肤,喉咙不断地充斥着血腥味,嘴角也开始涌出稠稠的血,接着是鼻子,她匍匐在地,又难受地蜷缩起……

  藤,你在哪里?

  藤,就算全世界都遗忘了我,也请你不要遗忘我,救我……

  藤,我是不是要死了,难道连老天也不想让我活在这个世界吗……

  藤,我不是怕死,只是,我答应你的事还没有做到……

  血液模糊了小树的双眸,和着泪水顺着眼角在她的脸上流淌成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树缠藤之缘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树缠藤之缘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