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梦境
小小洣2018-11-24 15:002,547

  绿衣女子的双袖朝金龙舞起,一层淡淡的绿色笼罩着它,渐渐地越来越绿,到最后似乎可以绿得滴出来……

  当笼罩金龙的绿色越来越绿的时候,紫藤亭的保护力就降低了,闪电响雷逐渐击进紫藤亭,起初绿龙还勉强可以抵挡几下,可是他的功力有一半拿去保护绿衣女子和金龙了,而闪电和响雷的力量又是如此的强大,绿龙已经阻挡不住白衣人的攻击了……

  “膨!”一记响雷在亭前落地,紫藤亭的四角被击落了。

  同时,绿衣女子的身子轻微的晃了晃,但她依然把最多的绿意笼罩着金龙……

  “哈哈哈……我看你还能不能挡得住我的进攻……我要你血债血还,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了……”

  白衣人在半空中狂狞的笑着,他的笑声越大,响雷和闪电的威力也就越猛烈,似是非把紫藤亭和所有的生命都毁灭掉才甘心……

  “小心!”幸亏绿龙眼疾手快的抢先一步,否则刚刚的闪电非把运功中的绿意女子击中不可。

  “哈哈哈……我看你还能抵挡到何时!今天我要你们全都给我飞灰湮灭,从此在天地间再也无气息可寻……哈哈……”

  天空中又是一阵狂笑。

  好恶毒的心机!

  好可怕的仇恨!!

  闷雷和闪电不断的击中紫藤亭,瓦片和木屑纷纷坠落,亭外的绿意已经越来越淡了,而亭内的情况已危险至极!

  “哈哈哈……此刻我又何惧你绿龙神功?只要你心里挂念着金龙,绿龙就不是我的敌手……哈哈……中!”随着狂妄的语调,一记惊雷和闪电全力击中亭中央,而此刻,绿衣女子身上的绿意所剩无几……

  “走!”在紫藤亭中央炸开的同时,绿衣女子急喝了声,可是由于她刚才运功疗伤耗力太多,动作稍慢了半拍,她的绿衣还是被闪电扫到了……

  “噗……”从她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在半空中化了成血雨,伴着白雪飘落,一红一白煞是触目惊心……

  “小姐!”

  “主母!!”

  “走!”绿衣女子只是擦拭下嘴角,喝着要伤已好的金龙和绿龙尽快离开!可是,忠诚的金龙和绿龙又怎么肯舍弃她而独自逃走呢?

  “哈哈……你以为你们逃的了吗?”这个狂狞愤怒的声音老是笼罩着他们,原本他们是可以逃出这场劫难的。

  可是,为了救金龙,她耗了一半的内力,绿龙也对抗了许久,现在她发挥不了绿龙神功的最高功力……

  更多更猛的闪电在他们身后划落,每次都只差那么一点点……

  最后,那个白衣人恼怒了,多个猛烈的惊雷击向紫藤亭,这几记下去,紫藤亭必毁无疑……

  “轰隆隆……”

  “哈哈哈……”

  凶猛的雷声和狰狞的狂笑声充斥着整个天空……

  绿晶学院考古系。

  一年级A班的教室。

  炎炎夏日,太阳正毒辣地炙烤着大地。

  午后闷热的天气让A班的同学们都无精打采的耷拉着脑袋打瞌睡。

  教室奇异地静。

  “不要呀……!”

  突然,一声急促的尖叫声划破长空。

  右窗位置上的一个戴着厚重又老土眼镜的同学猛抬头,脸色苍白,额头布满冷汗,双眼正恐惧地打量四周。

  “乔小树——!你每次都要这样尖叫毁人好梦吗???”一连串恶狠狠的质问从教室的各个角落传向右窗边。

  “嘿嘿……”乔小树惨白着脸不好意思地干笑。

  这……好像是这个礼拜第四次了吧?

  “逃啦!你个怪物!难道你还等着又被大家的书本砸?”

  在小树愣愣的时候,在大家还为被她的话气地朝她丢课本的时候,花花拉了傻愣的小树旋风般地逃离了教室……

  校内林荫小路。

  乔小树和花花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

  “还好,这次他们没有追出来……”花花大口喘气着。

  花花是小树仅有的两个好朋友中最像“保姆”的一个!

  其实,很多同学一直都很好奇性格直率、活泼开朗、爱好八卦的花花是怎么会跟一个莫不起眼、心事重重、内敛木讷的乔小树成为好朋友!?

  而且,还是那么地“爱护”小树?

  那种“爱护”的程度,会让人错以为她简直是小树的私人“保姆”呢!

  也曾有人问过花花这个问题。

  而花花的回答是:

  “你们没有看到我平时都超‘关爱’校内的小树吗?没看到我给‘它们’施肥之类的吗?”

  “切,我们看到更多是,你――经――常――爬――树――纳――凉――!!”

  “嘻嘻……这就不懂了吧?那也是我‘关爱’小树的一种方式――!!”

  看着小树凝重的表情,花花很肯定地问:“小树,你是不是又做那个梦了?”

  小树高一的时候跟她提过,说她老做一些古怪的梦,梦里有金色和绿色的龙用痛惜的眼睛深深地凝望着她。

  “嗯!”乔小树环抱双臂。“不知道为什么,最近那个梦出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让我很恐惧……”

  “什么不一样的东西?除了龙之外你还梦到什么?”

  花花极为好奇,一个人的梦境会随着年纪的增长而复杂化,她至今还未听说过!

  一年多的时间,小树的梦境由最初的一只绿龙变成了金、绿两只龙了。

  “还有一个很讨厌的人……”小树拧眉偏头,思绪又回到了刚才那个可怕的噩梦中。

  “什么人?长的帅不……”花花好奇兴奋的神情在小树皱眉看她时,自动消声。

  嘿嘿,习惯就是这样,改不了。

  “一个狂妄、狠毒的白衣人……算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

  小树烦躁地揪着头发,幽幽叹气。

  那个梦越来越古怪也越来越清晰了,而且她本能地在担心些什么。

  可她却又说不出她在担心害怕什么,心里闷得慌。

  花花此刻才认真地盯着小树看,最近小树老是心事重重,快变得不像她认识的那个小树了。

  “怎么会不知道?小树,难道你就不觉得一个人从懂事开始就一直做一个相同的梦很古怪吗?我看你还是找个占星馆也许他们可以给你一些帮助……”

  最近星座占扑不是很流行吗?

  那样也许真的能找出什么也说不定。

  “我……其实……我……”小树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放弃了。“还是算了!”

  “什么?小树,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等我整理出头绪的时候再跟你说,帮我把这些行头带回教室。”小树飞快地摘下老土的大眼镜和难看的假发,统统往花花的怀里塞。

  “我先去蛋糕屋了,拜拜……”是的,她的生活费需要自己赚取。

  “喂,你就这样……”花花无奈地看着怀中的眼镜和假发,真不知道小树为什么要用这些土到掉渣的行头把自己装扮成巨丑的样子?她虽算不上让人眼前一亮的大美女,可长相也挺清秀的。

  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到底是要防谁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树缠藤之缘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树缠藤之缘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