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在太阳下是透明的琥珀色。”
丁丫2018-11-26 12:003,647

  司马峰在离A市3个小时车程的监狱。去年高铁通了,交通时间缩短为一个多小时。司马秋云一早出发,除了两件新买的毛衣,她还给父亲带了一本机械的专业书。监狱的探望时间只有半个小时,起初秋云见了父亲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哭,后来就好了,还能和父亲开心地聊几句。她欣慰地想,一年中比起外地的同学见父亲的次数还多呢。

  父女俩说了会儿话,司马峰告诉秋云,因为他在狱中表现良好,长期担任机械课的老师,获得了减刑两年的奖励。

  秋云开心极了,她可以早两年见到父亲了,她迫不及待地给陈丽萍打了个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兴许是还在呼呼大睡吧。通宵打牌,白天睡觉,她已经习以为常。

  办完事情,秋云乘高铁返回。早上起的早,她上了车就闭目养神。中途停靠,她感觉到身边有人下了,又听见衣服摩擦有人落座。她动了动,听见身边有人叫她:“司马秋云?”

  秋云一下醒了。

  梁禾还带着火车外深秋的气息,正微笑地瞧着她。

  “梁……梁老师……?”秋云意外,“是您?”

  “是的。好巧。”梁禾把便携的surface放在小桌板上,“上午去开了一个研究会,这会儿坐高铁回A市。”

  “哦,我……”秋云不好意思说自己去看了狱中的父亲,“我上午,我是去办了点事。”

  梁禾礼节性地笑了一下。秋云发现今天的梁禾和追悼会的梁禾不一样了,头发剪短了利索了,眼中的疲倦哀伤没有,人也精神了。看样子是慢慢走出丧妻的阴影了。也是,人生总要前进。

  俩人随便寒暄了几句,梁禾对着笔记本工作起来,秋云瞧着那屏幕上都是佛教的石窟照片,猜想上午梁禾参加的会议大概也和这个有关。她不好打搅别人工作,靠着窗户,看着窗外金黄的麦田飞快地远逝,不久就又昏昏欲睡。

  就在她快要睡着的时候,她听见身边有人问:“吴柳……也是你们这一级的吧?”

  她转过身去,看见梁禾刚看完手机,然后锁屏把手机放到桌上。

  “是的,”秋云点头,“她是我同班同学,还是一个宿舍的。”

  “哦。”梁禾简短地应了声,表示知道了。

  秋云有些疑惑,不知为何梁禾忽然跟她提起吴柳,再想到前几日吴柳对梁禾的异常关注,心里有些不安。

  但是梁禾并没有再问什么。

  倒是秋云沉不住气,追问道:“梁老师怎么说起她来?”

  梁禾笑了笑,却只问:“她现在在哪儿,你们还有联系吗?”

  “有啊,”秋云莫名,只能如是答道,“她现在在a市一家私人画廊工作,前两天我们还见面的。”

  “那正好,”梁禾从包里拿出一本书,封面上写着“走进大唐——从一个王朝到另外一个王朝”,“吴柳想找我要本签名书,我正愁怎么给她呢,你要不方便帮我给她一下?”

  秋云有些发愣,看到那本书的封面写着“梁禾 著”。

  “这个……”秋云犹豫着,脑子里慢慢反应过来,这肯定是吴柳有意在接近梁禾,但是她又摸不准梁禾这边什么情况,毕竟大二时候吴柳是跟他表白过的啊,他是记得 ,还是忘了?还是本来记得,假装忘了?

  “她说她工作有需要查阅一下佛教的内容,正好我这本书写到了北魏与隋唐在文化血缘上的关系,”梁禾解释着,“我最近不太有空,给晚了怕耽搁她工作。”

  “这样啊……”秋云哭笑不得,吴柳这个借口本来是很好的,但没想到自己碰到了梁禾,而且梁禾都把书放到她跟前了。她勉力推脱道,“可是吴柳想要一本您的签名的……”

  “哦,是的……”秋云话还没说完,梁禾打断她,作忽然想起装状,从包里掏出一支笔来,转头看着秋云,笑说,“差点忘了。”然后认认真真、又公事公办地在扉页上写道:惠存,梁禾赠。写完了将书合上,递给秋云,还是笑着说:“谢谢你了。”

  司马秋云瞧着梁禾的样子,笑笑眯眯,和和蔼蔼,一双眼睛深邃澄澈,又好像藏着一点犀利,让秋云确实摸不着什么意思。但是以她多年来被男孩子追的经验来看,这个动作,透露出80%的信息是:婉拒。

  秋云只好假笑着将书接过来,说道:“没事。”

  这时梁禾的手机显示有微信信息,他拿起来看了,然后直接锁屏放在了桌上。

  秋云大致翻了翻这本书,书里以山西大同的云冈石窟为主要线索,分析了北魏拓跋一族在汉化历程中的演变历史,涉及了历史、佛教、美术等多个学科,图文并茂,不是一般的科普读物。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偷偷笑,什么工作需要啊,吴柳画廊的画都是支离破碎的抽象画,专门卖给看不懂的装x土豪,和这国家瑰宝佛教石窟一点毛关系都没有。

  ”你笑什么?”梁禾瞥到秋云扬起的笑。

  “啊,没什么,”秋云回神,慌忙指了正打开的一页,“我觉得这个佛像特别和蔼可亲,看到就忍不住想微笑。”

  梁禾凑过来看了看,说道:“这个是云冈的第20窟,也是它比较有代表性的露天大佛,象征北魏王朝的开国皇帝拓跋珪。在这个皇帝之前,北魏对佛教进行了一场屠杀 ,是这个皇帝恢复佛法,开凿云冈石窟,所以佛祖对他以微笑表示感恩。”

  “怪不得他这样慈眉善目,对着照片都能感觉到他的佛性光环。”

  “有空去读读北魏到隋唐的历史,很有意思的。”

  “比如这本书吗?”秋云扬了扬手里的书。

  梁禾抿嘴一笑,点头,“算是吧。”

  “其实我去过大同的云冈石窟, 不过那个时候还在上高中,看了也没用什么感触。基本上就走马观花。”秋云又随便翻了几页彩图。现在看来,对上面的佛像毫无印象。那是高一的暑假,司马峰带着她和陈丽萍去山西玩,当时她对这个景点的印象就是佛像好多,好大,还有太阳好晒,好热,门票好贵。

  “还可以再去一次。“梁禾说,“去这种景点,最好是之前做点功课,看起来才会有意思。”

  秋云笑了笑:“上班了很难了。”

  梁禾也笑了,眼角的鱼尾纹清晰可见,可是他的眉眼距离很近,这岁月的痕迹倒给他增添了些性感。正好轨道转弯,窗外的阳光从小桌板慢慢移到他的下巴,再到鼻子,再到眼睛,掉进他的瞳孔,秋云忽然就想起他曾经在他们的油画课上讲过的:

  ”人的眼睛是在太阳下是透明的琥珀色,非常漂亮。”

  她有一瞬间的失神。

  当司马秋云把签名书交到吴柳手上时候,她脸上的失望溢于言表。

  “我明明亲自跟他要的签名书,他怎么就这样随便地转手他人给我了呢?”吴柳说。

  “我那时刚好在动车上碰见了。”秋云解释。

  “看看签名,”吴柳翻开扉页,认真的摸索那几个刚劲有力地钢笔字,嘴一憋,“也不说赠给我吴柳,这书送你也行。”

  秋云本来还想说梁禾还是问你是不是在A市,明显一幅和你不熟的样子,但话到嘴边,又变成了:“别呀,给我干嘛,他送你的。”

  吴柳翻来覆去把书翻了好几遍,然后吧嗒往桌上一推:“得了吧,你拿走,我不要。我这画廊跟这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也看不懂;你博物馆工作,说不定还能用上。”

  “……“秋云哭笑不得。

  吴柳别扭了一会儿,把书又拿了过去,一边看,一边问:“那梁老师还说了什么吗?”

  “……就问了问我们是不是很熟。”

  “你怎么说的?”

  “就如是说了,我们是一个寝室。”

  “然后呢?”

  “没有然后了。”

  “怎么可能呢……”吴柳差点直接捶自己胸口了,“这么好的独处机会,动车上那么久,你们都没有聊点别的,他就没有提起我一点点?”

  “……”秋云扶额,“他半路上来的,很快就到站了,前后也不过半个小时。”

  “那他……”吴柳眼里闪着星星,想了半天,“有没有说对我啥印象?”

  “……没有。”

  “一点都没有?”

  “……没有。”

  吴柳提着一口气盯着司马秋云,半天,僵硬的肩膀才卸下来,打量着秋云,话锋一转:“下次去看你父亲,能带上我吗?”

  “噗……”秋云一口茶差点喷出来,她想也不想地拒绝,“不行。”

  她一向忌讳与人分享她的家事,她从来都是跟同学说父亲在外地打工,很忙 ,没空回家。

  “我那是和梁老师在动车上巧遇,”秋云解释,“他是去开会回来。你醒醒吧。”

  吴柳想了半天,又皱眉看着她:“怎么就你跟他能有巧遇呢?”

  “……”秋云深吸一口气,哭笑不得,“天知道。”

  吴柳仍是狐疑地看着她,“上次追悼会,他也主动问起你工作如何。他好像还挺关心你的。”

  “我的老天,”秋云觉得和她说下去是在浪费时间,伸手戳了戳她脑袋,“吴大小姐,你能不能清醒点,没事别扯到我的身上来。而且,我实话告诉你吧,我觉得梁老师对你没有什么印象,让我把书给你,已经是在婉拒你了。”

  “怎么可能,”吴柳一把打掉她的手,不气反笑,“我跟他微信上说的时候,一切都好好的,难道你跟他说了什么?”

  这一下动作很大,把桌上的书也划到了地下。

  司马秋云真的无语了,她觉得吴柳有点陷进去了,而且是不正常的陷入,再往前走就要入魔了。她有些生气,想跟她讲清楚,但又想可能自己说什么吴柳这会儿都听不进去。于是她捡起地上的书,神情冷淡地丢下一句话:“随你怎么想。”

  “哎哎……”吴柳忙在身后唤她。

  秋云头也没回。

  ————————————————————————————————————

  入V之前,工作日 日更。

  周六日休息一下~

  :)

继续阅读:05-“我怀孕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