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他们——是——行!婚!”
丁丫2019-11-11 19:373,743

  有时候司马秋云对着电脑屏幕,眼睛却看着窗外发呆。刚刚来省博物馆的时候,她极为不适应。每天做的都是文员的工作,诸如登记“青花瓷-清乾陵年间,高20.3cm,瓶口直径……”的EXCEL表,或者又是省某某领导来视察工作,她年轻漂亮,因此老是被安排为礼仪领队。正儿八经地和自己美术专业有关的,一个月顶多一次,不过也是“哎,小云,你来帮我看看这个是枣红色还是紫红色……”或者“哎,小云,梵高的梵到底是二声还是四声……”。翻手机刷刷朋友圈,看到昔日的同窗好友不是参观画展,就是自己开画展,或者又是卖了一副好画,心痒又无奈。后来索性屏蔽了几个爱晒的朋友,完了又觉得自己可笑,如同一个将脑袋埋进傻子的鸵鸟。

  这个时候,她就会点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看看如今是哪年哪月哪日,告别曾经的司马秋云又过了几年几天几分。

  她有一种错觉,觉得现在的自己好似灵魂出窍,在以一种旁观者的心态和眼神,冷静无波澜地看着自己、审视着自己,看她上着枯燥无味的班,看她心不在焉地和林少华约会,看着她回来家里黑乎乎的窗户。十八岁以前的那个司马秋云,那个声色高昂、生活高调、自以为是、不可一世、鼻子朝天的司马秋云,就如同头顶上的秋云,无声地消散在天空中了。

  十八岁,时光在这里转角了九十度。

  那年夏天,司马秋云毕业酒会散场,回家途中被几个觊觎她很久的小混混差点玷污,她的父亲司马峰及时发现,呵斥几句。没想到那几个小混混喝了酒,不依不饶,纷争之间,有个小混混被头被尖锐的水泥撞破,不治身亡。

  司马峰锒铛入狱,判刑十年。

  从那个夏天开始,秋云觉得自己的日子总是蒙着一层灰。

  她一度认为自己的外貌是罪魁祸首,甚至在自己的手臂上用刀刻上“红颜祸水”四个字。上了大学,她只和同班的女同学来往,对男生都不理不采。陈丽萍带她去看过几次心理医生,慢慢有所好转,不排斥异性,但是也没有谈过恋爱。

  那段时间,司马秋云觉得自己好似裹着一个壳,外面看似还很青涩,但是果仁里却以不可思议地速度飞速成熟着,她并不是不懂,只是忽然觉得什么都没有意思。

  “——那什么是有意思?”她在日记中写到。

  她也不知道,也许,还有几年父亲出狱了,就会好起来吧。

  日子就这样平静无波地过了两周,直到被吴柳的一通电话打破。

  “秋云!我猜想是真的!”吴柳在电话那头尖叫。

  “怎么了?”秋云把电话移开耳朵一点。

  “你在哪里,我要来找你!”

  “我在上班啊。“

  “好!“

  “……“

  吴柳跑到A市博物馆的时候,秋云还有半个小时才下班。

  “我还不能走呢。”秋云只能把她安顿在会议室。

  “那我在就在这里跟你说了,”吴柳一脸兴奋,“你不要太惊讶啊。“

  “什么啊,”秋云转身把门关上,“你中了彩票吗?”

  “比中了彩票还开心!”吴柳根本坐不住,“你还记得上次梁禾老婆的追悼会吗?还记得我说的话吗?”

  “你说那么多,我哪记得住。”

  “梁禾为什么没有要孩子,是不是和他老婆关系不好?”

  秋云一听脑子就有点大了,她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呢,结果又是梁禾。

  吴柳压根没注意秋云的表情,她眼睛瞪得跟豌豆一样圆,语速也跟倒豆子一样往外蹦:“她老婆是个拉拉!他们——是——行!婚!”

  秋云愣住了。

  “是不是?”吴柳越发兴奋,“是不是很劲爆,是不是没想到?!”

  确实没想到。

  秋云也根本不相信。

  “怪不得梁老师那么年轻,他老婆也那么年轻,因为他们是行婚啊!形婚基本都是禁欲的,禁欲的人都会比同龄人年轻!你看那个谁……对,那个唱歌的费玉清,就是最好的例子……”

  “等等……”秋云慢慢回神过来,“你怎么知道这些的……梁老师的爱人都去世了,你这样说很不礼貌的……”

  “我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绝对!”吴柳的眼睛都在发亮。

  “……你在调查梁禾?”秋云第一反应。

  “这你别管了,反正就是了。”吴柳一把抱住秋云,“我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兴奋得不得了,我可是第一个跟你分享的,在我没有成功得到梁老师之前,你可得帮我保密哦!”

  “等一下……”秋云推开吴柳,“什么得到梁老师。你的何庆勇呢?“

  “分手了,十分钟前!”吴柳大手一挥。

  司马秋云看着眼前的吴柳,觉得她有些魔怔了。

  “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梁老师也是一个gay。”她忍不住打击吴柳。

  “哈哈!”吴柳大笑,“这才是我决定放弃何庆勇、重新追求梁老师的原因。你知道吗,我都不敢相信梁老师是这么专情的人!”

  司马秋云不知如何接话,递给她一杯水,希望她能冷静一点。

  “你知道吗,梁老师就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他毕业后就留校了。在年轻的时候,他和我们学校人文学院的院长的女儿恋爱过。那时喜欢梁老师的一把一把的,院长的女儿也是主动追求的梁老师。当时两人好了之后,大家都觉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是不知道怎么着,院长女儿忽然劈腿了,跟着新男友出国了,出国之后不知道又怎么得了一个不治之症,年纪轻轻就去世了,走之前给梁老师写了一封长长的信。梁老师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从此就一蹶不振,封锁了自己的心。但是家里人催啊,那个年代,又不像现在这样开化自由。直到遇到他的老婆,两人一拍即合,于是就一直相伴到现在。”

  说完这长长一段话,吴柳狠狠地喝了一口水。

  秋云呆呆地看着吴柳,然后慢慢伸了一只手按上了吴柳的额头。

  不烫啊。

  “你干嘛呢,”吴柳一把拍掉她的手,“我说的都是真的!”

  “吴柳,”秋云握住她的手,“你都是哪里来的消息……是不是这几天都没有好好睡觉……”

  “是没好好睡觉,”吴柳大方承认,神情亢奋,“但是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正常着呢……我只是有点被即将到来的爱情冲昏头脑……”

  “……”秋云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理直气壮地胡说八道”,“你这些消息究竟哪里来的?搁谁谁信?”

  “开始我也不信,相敬如宾的夫妻,没想到是睡在上铺的兄弟。”吴柳笑出声来。

  “……过分了啊。”秋云打断她,“他是我们老师,他爱人刚刚才过世。”

  “可这是真事。”

  “你亲眼所见?”

  “我……”吴柳索性说明,“我找了私家侦探。”

  秋云愣住了。

  她推开椅子,一下站了起来。

  “干嘛啊…”吴柳不屑。

  秋云很反感她这样的做法,甚至有点厌恶,她不自觉地站起来,想理她远点。

  “你怎么能这样?”

  “怎么不对了,我又没侵犯谁的利益。”吴柳一脸无所谓,“好啦,别跟我上什么思想品德的课装什么卫道士,快去打卡下班吧,咱们晚上搓一顿好好庆祝下。”

  司马秋云当然没有和吴柳一起共进晚餐,这个下午让她觉得十分不舒服。她宁愿选择用微信悄悄约了林少华吃完饭。这个时候,她也违心地觉得,林少华是一个不错的存在。

  晚上回家的时候,意外看到陈丽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诺,桌上有鸡汤。”她对秋云说,眼睛却盯着电视。

  秋云意外,不出去打牌就够意外了,没想到还给她炖了鸡汤。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明天你去看你爸爸,记得给他多待两件衣服,换季时候,他老会感冒。”陈丽萍起身帮她把鸡汤热了,“早点休息,我先睡了。”

  电视关了,室内一片安静。

  是的,日子真快,明天又可以去看爸爸了。

  司马峰入狱后,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来探望。秋云是一头竖起了满身刺的刺猬,自己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而且她刚刚上大学,陈丽萍也怕影响不好 ,也不让秋云来探望。

  但陈丽萍自己也不来探望,她曾经有一次说漏嘴,说是秋云毁了这个家。

  外人一定觉得意外极了,母亲怎么能这样说自己的女儿呢。

  只有秋云知道,她没有资格去责怪陈丽萍。

  ——因为她并不是她的亲生母亲。

  秋云的亲生母亲在她一岁多时候就去世了,陈丽萍是秋云的继母。陈丽萍不能生育,前夫喝了酒就对她乱骂乱打,她逃到从B市逃到A市,在秋云的校门外凭着自己手艺支了一个酸辣粉的摊。那个时候,司马峰还是厂里的技术一把手,放学后秋云爱吃陈丽萍做的酸辣粉,次数多了,便和司马峰和司马秋云都熟悉了。四个月后,陈丽萍的前夫从B市找到A市,掀了她的酸辣粉摊,大庭广众下对她大打出手,被司马峰撞见,好心解救了她。再后来,司马峰帮她打赢了离婚官司,她成了秋云的继母。

  陈丽萍确实也是一个贤妻良母,将秋云视为己出。嫁给司马峰后,她的酸辣粉摊子有了一个小门面,生意兴隆。在秋云高二时候,陈丽萍说要不再试试,现在医学发达了,说不定还能怀一个孩子。一来是秋云去了大学,家里就冷清了;二来是陈丽萍确实也有点不死心,毕竟她比司马峰年轻八岁。司马峰来问秋云的意见,秋云虽然觉得有些意外,但想了想,也挺能理解,家里添个弟弟或者妹妹,陪陪他们也挺好。

  一切都安排好了,陈丽萍非常积极地调养身子。可忽然间司马峰锒铛入狱,陈丽萍的天空响起了晴天霹雳。

  她消沉了好久,秋云看着她眼里的光明一点点地散去,再没有亮起来。直到两年前,她跟一帮小姐妹学会了打麻将, 整个人都变了,眼里有笑了,爱收拾打扮了,但也没那么顾家了。

  她和陈丽萍的关系,也悄无声息地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秋云心里如同明-镜一般,其实陈丽萍没有离开,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也许再把秋云嫁出去,对这家就再没有半点亏欠了。

继续阅读:04-”在太阳下是透明的琥珀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