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秋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疯了。
丁丫2018-11-28 12:003,327

  北魏的画展是九点开幕,届时馆长和主办单位会一起举行一个简单的开幕仪式。工作人员八点前要准时到位,但秋云但单位时已经八点一刻,主任稍微说了一下她,她心不在焉地应了句“不好意思”,便去整理嘉宾名单,中途几次还把名单掉到了地上。九点画展正式开幕,她心慌意乱地现在人群中,等到身边被人揪了两把,才回过神来。

  “叫你几次了,怎么,这辈子都打算理我了?”吴柳说。

  “吴柳,”司马秋云意外,“你今天怎么来了?”

  “我当然要来了,你看,台上是谁?”

  秋云定睛看去,一人在台上侃侃而谈,不是梁禾又是谁。

  吴柳又捏了一下她:“你这小妮子,今天知道梁老师要来,还不告诉我,你是故意的是吧?”

  “我不知道,”秋云解释,“嘉宾这块不是我负责,我主要负责的是仓库货物那块。”

  “好吧,算我错怪你了,”吴柳回头过去,眼睛盯着梁禾发亮,“我觉得梁老师越来越帅了,你看,这穿着打扮,这气质风度……”

  梁禾今天确实很帅,他本来就有型有颜,今天穿了一身正式的深蓝西装三件套,把头发向后梳起,露出饱满的额头,显得绅士又儒雅。他今天是作为特邀嘉宾上台致辞,大致内容是介绍这次展览的内容及其意义。

  可秋云一点也没听进去,她的心思完全不在这里。一个小时前的巨大惊讶,哦不是,是惊悚,让她根本无法思考别的事情。她没法接受早上陈丽萍跟她说的话,她的认知还停留在她们一家等着司马峰出狱的希望中。虽然她知道这一两年来陈丽萍的变化,但她仅仅认为只是陈丽萍受不了寂寞,打发时间而已。只要司马峰出狱回来,一切又会回到从前。她甚至潜意识认为她们家对陈丽萍是有恩的,谁想到陈丽萍居然做出了这样的事。

  这时梁禾已经发言完毕,回到了嘉宾席上。秋云收到一条短信,陈丽萍写道:“我净身出户 ,桌上留了一封信,请你转交给他。”

  秋云看完短信便匆忙走到会议厅的走廊外,直接打给陈丽萍,但是对方一下按掉了。

  她再打,被按掉。

  再打,被按掉。

  再打,关机了。

  她看着手里的手机,想到还在狱里的司马峰,心里又气又急,又万般无助茫然。

  转交给他?

  秋云如何转交给他?

  想到父亲,秋云忽然很想哭。

  “你没事吧?”

  秋云回头,梁禾不知怎么出现在她身后。

  “梁老师,”秋云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您出来了?”

  “嗯,发言完毕,出来找卫生间,”梁禾瞧着她的脸色,“发生什么事了吗?”

  “哦,没事,”秋云又挤了挤笑,做了个请的姿势,“梁老师,卫生间在这边,您跟我来。”

  博物馆的卫生间在走廊的端头。司马秋云领着梁禾走在空荡荡的走廊,深秋的朝阳洒进来,窗外是逐渐变黄的银杏树,只要秋云抬起头看 ,就会发现这个长长走廊的窗外简直如同一幅水彩画。但她毫无察觉,一直低着头,彷佛周遭的世界都与她无关。

  梁禾沉默地看着前面这个小姑娘,埋头直走,一言不发,呆板的灰色制服和脸上的愁云,一起写出她这个年纪的不应该。她应该是遇到什么难以解决的事了,梁禾想。她的高跟鞋在走廊的瓷砖上发出“登登登”的声音,透露出她心里的焦躁和不安。

  “司马秋云。”梁禾叫她,“秋云。”

  等秋云回身,发现自己的袖子正被梁禾拽住。

  “这是男厕所,”梁禾说,“我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秋云抬眼一看,果然前面“男厕所”三个大红字赫然在目。

  而梁禾,正笑瞧着她。

  看到梁禾的脸,以及照在他脸上的阳光,司马秋云才意识到今天是个特别好的晴天。

  她脸色一红,赶紧退了出来,“不好意思。”

  梁禾刚刚走了进去,一阵急急的高跟鞋声就传来。

  “秋云,你在这里?”吴柳跑过来。

  “吴柳?”

  “你在这里干嘛?”

  “我在走廊外碰到梁老师,给他指了厕所的方向。”

  一提到“梁老师”,吴柳立马就敏感了:“怪不得会场里找不到他了。”说罢,上下打量秋云,有些狐疑地说道:“指厕所方向,需要指到厕所门口吗?”

  “走道长,我是博物馆工作人员领他过来,有什么问题?”秋云压着脾气。

  吴柳瞧了瞧身后那段长长的走廊,仍不罢休地问:“怎么你俩总能单独碰到一块儿?”

  秋云本来心情就不好,一听火气就有点上来了:“吴柳,最为你的好朋友,我非常真心地建议你许看下心理医生。”

  谁知吴柳不怒反笑,不阴不阳地问了句:“你刚刚做什么?是不是拉了他的手?”

  秋云再忍不住了,正要发作,刚好梁禾出来,秋云瞧他一眼,扔给吴柳一句:“那你直接问他吧。”

  秋云说完便走,她掏出手机给陈丽萍打电话,仍是关机。耳后传来吴柳和梁禾的对话声,但具体什么她也无心去听。秋云和院长请假回家,可在路边等了半天,也不到车。秋云正发愁,一辆黑色的奔驰在路边停下来。

  “司马秋云?”这是今天早上,梁禾第二次为她驻足,他想这个小姑娘也许需要帮助,“等车吗?”

  “嗯。”

  “去哪儿。”

  “回家。”

  “哪条路?”

  “浣纱路。”

  “顺路 ,上车,我送你。”

  “您结束了?”

  “嗯,上车吧。”

  秋云着急回家 ,也不加推辞,正拉开车门准备上去,后面忽然一股大力将她扯开。

  “不许去!你不许坐梁老师的车!”吴柳飞奔出来,大声叫道。

  秋云吓了一大跳。

  “秋云,你要是还当我是你的朋友,就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吴柳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气鼓鼓地朝秋云喊道,“你是不是也喜欢梁老师,你是不是背地里对梁老师说了什么,是不是和梁老师好上了?”

  “吴柳,你在说些什么啊?”司马秋云瞪大了眼睛,“你是不是疯了?”

  “是,我是疯了,”吴柳泫然欲泣,“我当作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把自己的心事全部都告诉你了,你却背着我,撬走了我的男人,你……你不要脸!你是小三!”

  “你在说什么?!”秋云火冒三丈,大声喝止她。

  “你说,你的朋友圈为什么会有梁老师,为什么每次都给他点赞,为什么他也经常给你点赞,为什么你的留言他都会回复,为什么坐个动车也能碰到,为什么刚刚在厕所门口你要拉着他的手,”吴柳的“为什么”跟连珠炮一样打出来,“为什么……为什么你的工作也是他帮忙找的……你为什么一方面打击着我一方面却自己占有了他……为什么他刚刚又拒绝了我……是因为你对吧?是因为你!”

  疯了,秋云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疯了。

  今天早上,一个人,两个人,陈丽萍,吴柳,她们都疯了。

  秋云扭头就走,她还有要紧事要做,可下一秒又被吴柳拉了回来。

  “你别走,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就别想走!”

  “够了!”

  秋云忍无可忍,抬手就给了她响亮的一巴掌。

  世界安静了两秒。

  “杀人啦!”吴柳尖叫起来。

  梁禾相当意外,他急忙停好车从驾驶室出来,一把握住了吴柳要还的手。

  他厉声喝道:“吴柳,你在干什么?”

  “梁老师……”吴柳立马变得泪光盈盈,泫然欲泣:“梁老师,我是真心爱你的……那个贱人……就是因为那个贱人,所以你刚刚才拒绝我的吗……”

  “吴柳,你冷静一点,这和秋云没有关系。”梁禾诗图让她冷静一点。

  “梁老师,您爱我吗?”吴柳期期艾艾地问。

  “……”梁禾无语。

  “爱我吗?”

  “……”

  “爱吗?”

  “我回答过你了。”

  绝望地眼泪从吴柳眼里流下来。她看了看司马秋云,又看了看梁禾。

  “梁老师,”吴柳低低地说道:“我能提最后一个要求吗?刚刚司马秋雨要坐您的车,我能不能也坐一下?”

  “吴柳……”梁禾皱起眉头,很反感这样的无理要求。

  “梁老师……”吴柳用低微地不能再低微的声音哀求道:“那我只摸一下您的方向盘,可以吗?求您了……”

  吴柳的表情实在太卑微了,秋云都看不下去了,她看了眼梁禾,正好与他四目相对。过了两秒,梁禾默许了。

  这一幕,一点不落地落在了吴柳的眼里。

  她嘴边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默默地走到车旁,伸出手,一点一点地抚摸方向盘,好像在回味梁禾还残留在上面的体温。忽然,她毫无征兆地拉开车门,入座、转弯、猛踩油门,一气呵成,直直地向秋云冲过来。

  “小心!”

  秋云只听见梁禾的一声大喊,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

  哈哈,是不是有些狗血。

  恩,是的,穿越了。

继续阅读:07-欢迎来到198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