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欢迎来到1987
丁丫2019-11-11 19:374,283

  “小云,小云!”有人在叽叽喳喳地说话,“小云,你醒了吗?”

  司马秋云睁开眼睛,看到头顶一双、两双、三双眼睛……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感觉怎么样?头还痛吗?”

  “还认识我吗?”

  “这是几,一还是二?看得清吗?”

  秋云慢慢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身边是陌生的年轻面孔。

  “这是哪里……”秋云觉得头有些痛,正要摸,手一下被一个大眼睛的女孩子握住。

  “你别碰,那里缠好了绷带,适应了就好了。”她说。

  “你……”秋云打量着她,大眼睛,黑辫子,二十来岁,“你是谁……这是哪儿……”

  刚刚一说完,周围的人脸色都变了。

  她们面面而觑,然后那个大眼睛看着她,有些心痛地说:“我是王晨,睡你的下铺,你不记得了吗?”

  司马秋云一脸懵b。

  “这是刘玉棉,这是常欢,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

  司马秋云慢慢睁大的眼睛,然后摇了摇头。

  “……那你叫邱晓云,你知道吗?”

  “……邱小云?”司马秋云头一次听见有人这样叫自己名字的,“邱少云的妹妹吗?”

  周围的人再次面面而觑,脸色更加难看了。

  司马秋云足足三天的时间,才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那就是——她穿越了。

  穿越了?

  是啊,她穿越了。

  听起来不可思议吧。她也这么觉得,这是21世纪,作为一名长在新中国生在红旗下的标准90后,她当然是看过不少穿越的小说,但是从来没想过这样的事情,就这样发生在她身上了。

  更让她哭笑不得是,人家穿越都是古代当公主,或者架空皇后,再不济也是个厉害的民国女特工。但她不是,她没那么大的时间跨度,她就穿越了30多年:回到了上个世纪,回到了1987年,身份:女大学生。

  是的,邱晓云,年芳十八,A市美术学院1987届油画系新来大学生一枚。父亲去世,母亲远嫁英国。从小和爷爷一同长大。在秋云醒来之前,这位邱晓云同学刚刚入学第三天,在操场被一脚足球踢倒撞在台阶上,然后昏睡了两天,醒来便失忆状。

  周围的同学都对她报以同情关心之情。黑辫子大眼睛的王晨,年纪二十二,年纪最大,是她们宿舍长。刘玉棉和常欢年纪差不多,都二十岁。只有秋云,哦不,邱晓云最小,刚刚满十八岁——哦不,想到这个事情秋云都觉得无法接受——虽然正好十八岁,但是一算,自己莫名其妙就成了1969年的人!直接从90后变成了60后!

  60后……岂不是她妈妈辈的了?

  天哪!

  秋云情不自禁地拿起手机想确认自己是不是眼花,摸了半天才想起这个年代哪里有手机?!宿舍门背后挂了一幅挂历,她看一眼便觉得沧桑的年代感扑面而来——保守的泳装,蓬松的卷发,浓艳的妆容,尴尬的微笑。

  眼睛好辣,她忍不住做了节眼保健操。

  这三天里,秋云还认真思索了如何穿越回去这件事。她依稀记得是最后那场与吴柳的争执。吴柳开了梁禾的车冲向她,梁禾试图阻止,但失败了,她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这个时代。她来了这里,那2018年那边又是怎样的呢?是不是这的邱小云穿越到那里去了?还是那边的司马秋云已经死去了?

  她越想越不安,2018年的那边,陈丽萍想着要离婚,司马峰还在狱中一无所知,家里一团乱。正想着,王晨推门进来。

  “小云,你今天好点了吗?”王晨笑着说着,“辅导员今天来看你,在楼下的会议室等你,还给你带了点慰问品。”

  秋云正想找个借口躲开,听到后面一句,立马说道:“好,我下去。”

  不是秋云好收买,是这三天,真的让秋云馋坏了。

  1987年的中国,虽说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刮起,但学校还是粮票制。每天食堂吃的东西又少又寡淡,除了馒头就是豆角,没有油水,更没有方便面、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小卖部除了日用品也只有挂面卖。秋云可真是馋坏了。所以一听到王晨最后一句话,便急冲冲地跑下去,就像奔赴一场期待已久的盛筵,谁知刚刚跑到门口,她一脚刹车,差点摔倒。

  完完全全愣住了。

  有个人逆光而立,正等她的到来。

  这……这是……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他?

  是的,是他,可是……怎么是他?

  秋云揉了揉眼睛,再次确认,时光倒流,抹平岁月印记,完完全全是他啊!

  “梁……梁禾?”

  对方也有些愣,轻咳一声,才说道:“还没自我介绍,邱同学就已经认识我了。对,我叫梁禾,但大部分同学叫我梁老师。”

  真的是他。

  年轻时候的梁禾。

  秋云的下巴咯噔一声,差点脱臼。

  她足足愣了三秒钟,忽然快步走上前去,一把拉住梁禾的手,盯着他一顿猛看。

  太意外了,没想到穿越回来,在这个世界终于有一个认识的人了。

  “真的是你吗?”秋云喃喃道,鼻子忽然有点酸酸的。

  “是我。”梁禾挣开她的手,有些尴尬,“有什么问题吗,邱同学?”

  “你叫梁禾?”

  “是。”

  秋云上下看一遍:“你专业是油画吗?”

  “是。”梁禾不自在地轻咳一声。

  “你对北魏的壁画很有研究?”

  “这个……确实是我研究生的研究方向……”

  “啊……”秋云难以置信又不得不信,“啊……啊哈!哈哈哈哈!”

  梁禾一头雾水,略有尴尬:“那个……”

  话未说完,秋云又一把抓住他,紧紧握住他的手,直接问道:“你今年多大?”

  梁禾的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二、二十二。”

  “身份证呢?你身份证给我看!”

  梁禾一时懵住,一秒后居然老老实实回答:“身份证还没有,户口本行吗?”

  秋云愣了下,退后一步,忽然看着他放声大笑起来。

  2018年的梁老师,成熟稳重,有气质有气场,再大的场合、再多的聚焦,依旧镇定自若。但是倒退回31年,在1987年,22岁的梁禾,比她现实中还小两岁的梁老师,有些害羞还不那么老练的梁老师,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岁月啊,对有的人是猪饲料,对有的人就是把雕刻刀啊。

  “邱同学,”梁禾被笑得不自在,板起脸,“你笑什么?”

  “啊,不好意思,”秋云忙收了笑,“没什么没什么。”

  她想上前拍拍他的肩,安慰一下小梁。可梁禾早一步退后,坐到椅子上,一脸不悦:“坐下说。”

  “嗯嗯。”秋云偷窥他,憋住笑。

  “你这两天身体怎么样?”梁禾坐在她对面,双手放膝,正襟危坐。

  “还行吧。慢慢在恢复。”秋云随口敷衍道,眼睛开始打量他。22岁的梁禾,简短的寸头,高挺的鼻梁,星眉剑目,年轻阳光。

  这是她从未见过的梁禾。

  “头还痛吗?”

  “不痛了。”秋云继续打量他,梁禾穿着80年代特有的中山装,深蓝色、立领,扣子一丝不苟地扣到最顶上,顶着他因说话而变动的喉结。

  秋云莫名想到一个词:“禁欲的性感”。

  她忍不住吞了一下唾沫。

  “那天你看到是谁踢球了吗?”

  “啊?……哦,没有。”秋云心不在焉。其实也不重要。

  “对不起……”梁禾忽然往前坐了一点,面容庄重,“是我。”

  “……啊?”

  “是我踢的那一脚,我不是故意对着人踢的,”梁禾神色凝重,态度异常诚恳,“我也没想到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我希望你能尽快好起来。当然,”他深吸一口气 ,看着秋云的眼睛说道:“你的伤势,我也会负责到底的。”

  听到最后一句,秋云又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但是看到梁禾的眼睛,她又忘了笑了。

  她想起那天在动车上看到的他的眼睛,还有当时以及现在,脑海里都响起的那句话:

  “人的眼睛是在太阳下是透明的琥珀色,非常漂亮。”

  “邱同学,我住5舍301房间,目前是在校研究生,我的导师是陈静韬,需要找我的,请尽管开口。”见秋云不说话,梁禾又补充了一句。

  整整一天,司马秋云都有些不在状态。

  宿舍的同学都以为是她身体没有回复,脑子还有些混沌。只有秋云自己知道,她是被梁禾的出现给震惊了。不,除了震惊,还有意外、吃惊、没想到,还有……一丝窃喜。

  是的,1987年的梁禾,22岁的梁禾。

  在这个陌生的时代、陌生的世界,她见到了后来叱咤学校、纵横专业的大牛梁禾,谁知道梁禾年轻时候的梁禾是这样的呢?

  这样的……年轻、阳光、充满朝气。

  怎么说呢,绝对不是金城武年轻了30岁那么简单,秋云躺在床上,盯着简陋的天花板想了半天,

  对,那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不等式,写着梁禾>刘昊然+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

  对!就是这样!

  秋云简直要仰天长笑,击鼓拍掌!

  这样的梁禾,其他人都没有见到。

  她见到了。

  晚上依旧是王晨给秋云带了馒头回来。这几天,她就像一个细心的大姐姐一样照顾着秋云。秋云第一次知道王晨年纪的时候,吓了一大跳——22岁才上大一,在2018年,22岁都本科毕业了。后来了解才知道,因为历史原因,中国1978年恢复高考,大学并非和后来一样,同学都差不多18、19岁——刚刚恢复,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一年考上的不多,几年考上的很常见,甚至拖家带口的来上学的也不稀罕。秋云班上就有两个男同学,说是同学,其实已经28、9岁,都有了家庭和孩子。相比之下,秋云,哦不,是邱晓云,18岁能上大学,已经是学习中的佼佼者了。

  相比之下,现实中的秋云可没那么厉害。整个大学过得浑浑噩噩,成绩基本都是低空飞过。想到现实,秋云又愁起来,她想回去。

  回去。

  是啊,怎么才能回去呢?

  司马秋云做了一个梦。

  她梦到自己在去看父亲的动车上,忽然动车在一座高架的桥上出轨了,整节车厢都往往下掉。周围黑漆漆的,没有任何感觉,也没有一点声音,就这样下坠,在一个无底的黑洞下坠。秋云害怕极了,她想抓住什么,可手在半空中捞了半天,什么都没有。忽然间,一只有力的手拽住了她,秋云抬头一看——

  “小云,你舞什么呢?”

  秋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手被宿舍的常欢握住,她笑眯眯的看着秋云:“做梦啦?”

  秋云缩回手,撑起半个身子,又发现整个宿舍的人都起来了。

  王晨蹲在门口系鞋带:“小云,要不起来和我们一起去晨读?”

  “晨读?”秋云意外。

  “是啊,去小树林。”

  堂堂大学生晨读?

  这么怀念小、初、高中生活吗?

  “走嘛走嘛,你身体恢复也差不多了,和我们一起吧。”常欢热情地鼓动她。

  “不不不……”秋云连忙躺下去,用被子捂住自己的眼睛。

  “小云,”王晨过来二话不说被子一掀,“不要这么懒。我看你身体也恢复差不多了,赶紧起来,不然期末英语过不了的。”

  ————————————————————————————

  欢迎来到1987年的世界。

  那个世界很美好,很纯洁,

  我要写出来,和你们分享。

  每天中午12点更新哈~工作日日更

  周六日休(疯狂)息(码文)哦~

继续阅读:08-西边出太阳有什么奇怪,她都穿越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