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于众人喧嚣中,也看着她。
丁丫2018-12-19 12:003,046

  “梁老师要来吃火锅?”

  “对啊,我也很意外。我以为他帮我们找了地方是出于好心,没想到是有所图谋。”秋云把蜂窝煤都卸下来,灰头土脸地抹了下脸上的汗。

  “别这么说啊,我觉得也挺好的,”王晨帮她擦掉脸上的煤渍,“梁老师给我们提供了蜂窝煤,还有地方,我们请他吃饭也是应该的。而且其实我觉得吧,梁老师真的挺好的。”

  “可是你不觉得有点……突兀吗?”

  “这有什么突兀的?他也才刚刚大学毕业,我们念大学,他念研究生,也是我们的学长而已。论年龄,还比我小十天呢,认真讲还得叫我声姐呢。”

  “ 对啊,同学吃饭嘛,”常欢插一句,“哦对了,一会儿高志飞也来。”

  “高志飞?”

  “我买菜回来碰到了,他也想来,我就答应了。”

  秋云:“……”

  计划赶不上变化。本来是秋云宿舍四人改善伙食,临门加了一个高志飞、一个梁禾,变成了六人,但是实际上最后吃饭的有七人,因为梁禾后面还跟了一个文弱的身影——陆夏兰。

  想想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陆夏兰今天是来找梁禾有事,梁禾没道理把人家撇下自己来开小灶;二来陆夏兰大姨是这里的管理人员,这个房间虽说是梁禾提供的,但是没陆夏兰这个关系,梁禾也没这么方便。只是陆夏兰的到来,让宿舍另外三人的眼睛都不约而同地兴奋一亮。

  好在都是同龄人,虽说头一次见面,但你一言我一语,话题很快都扯开来。秋云话不多,大多时候是默默地听着,听他们讲这个时代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秋云越来越发现,他们的言语和举动,无一不透露出八十年代特有的特征:淳朴而正气,好学又勤奋,阳光又单纯,干净又朝气。比如夏天去哪里可以粘到最多的知了,哪里的河水最适合游泳,哪里的书店在卖某本最难买的书,哪里的地摊可以买到港台的磁带,哪里即将举办一个展览,哪位教授又引领了新的动态……就算是梁禾和陆夏兰关系亲密,也没有什么单独的亲密举动,大家自然而放松,处在一种……怎么说说呢,秋云忽然想到了“健康”二字。是的,就是健康,空气健康、食品健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健康。

  这是一种最健康的状态。

  “所以夏兰同学,哦不,陆老师,”高志飞是场上最活跃的人,“你现在是和梁老师一样,都留校了吗?”

  “嗯,是的,”陆夏兰抿齿一笑,“不过我还不是研究生,正在申请外派的学习。”

  “文学院?”

  “对,我方向是古典文学,通识课程,今年正好教授大一。”

  “B大的文学系很厉害的,我隔壁有个哥们考了两年,每天听他念诗,但后来也没考上,倒是情书写得不错。”

  大家笑。

  高志飞兴冲冲地接着说:“我特别羡慕文学厉害的人,出口成章,讲话好听,令人羡慕。有空我来学习学习。”

  “学习不敢当,就算是交流吧,”陆夏兰笑,“术业有专攻,美术方面我也算文盲一个。”

  “谦虚,您是周几的课?上您的课需要准备啥吗?”转眼间,“你”已变成了敬语“您”。

  “周三下午第一节。”陆夏兰说,“我也不是你们学校的老师,叫我名字就可以。说来不怕你们笑,我今年也才二十。”

  “才二十?我今年也二十啊。这差距……真是望尘莫及,甘拜下风啊。”高志飞一下用了两个成语。

  “啊,我也二十。”常欢和刘玉锦几乎异口同声。

  “我二十二了。”王晨有些不好意思。

  秋云也意外,这样算来,这一圈里面就她——邱晓云,十八岁——是最小的了。 她以为陆夏兰也只是学生,没想到这么年轻就当了老师。再看过去,陆夏兰端庄高雅,虽然面容年轻,但是言谈举止间,还是比单纯的学生多一份成熟。

  陆夏兰不知道说什么好,瞥了眼梁禾,抿嘴笑笑,“我念书早。”

  “咳咳……”秋云也瞅了眼旁边一言不发的梁禾,脚下轻轻碰了碰高志飞,示意他换个换题。

  谁知高志飞完全没懂,转过头一脸歉意地问秋云:“不好意思,我脚伸太长了吗?”

  秋云一顿,梁禾却忽然不明所以地一笑。秋云想高志飞真是个傻大愣,忙说:“没有没有。对了,你刚刚家里带的咸菜挺好吃的。”

  “谢谢,我奶奶做的,家传咸菜,下饭必备。”高志飞一听有人夸,忙做宣传,“梁老师,你多吃点,邱晓云你们也多吃点。如果喜欢,我下次让我奶奶多做点带过来。“又转头问,”陆老师,你觉得如何,有点辣,吃的惯吗?”

  这区别对待,人家男朋友还在这里呢。秋云想,完了完了,这孩子情商怕是负数了。

  陆夏兰有些腼腆道:“我吃辣的少,能吃一点点。”

  高志飞十分热情:“我奶奶也做不辣的,也好吃的,我下次上课给你送点过去。”

  秋云默默吃着豆芽,想,完了完了,期末要是梁禾判卷,怕是分数也要成负数了。

  “这豆腐好了吗,高志飞?”秋云决定救救这孩子,也不管突兀不突兀,“你刚刚下的。”

  “豆腐煮一煮就好,浮起来应该就行了。”

  “这青菜呢?”

  “这肉呢?”

  “这白菜呢?”

  “这豆芽呢?”

  ……

  秋云就像个十万个为什么,强行把高志飞的注意力从文学引导了本行美术上。梁禾不声不响听了一会儿秋云这欲盖弥彰的问题,心里觉得好笑。他放下筷子:“忘了件东西给你们。”

  “什么?”

  梁禾走到门口,从包里取出来一本杂志:《野风》。

  除了陆夏兰,其余人眼睛一亮:成刊了?

  梁禾很满意大家的表情,面露微笑,“第一期《野风》发行了。当中有你们的作品,可以猜猜谁的在上面。”

  “我和常欢没去写生,也没有投稿,肯定没我们的。”刘玉锦说。

  “我觉得我画的很一般吧,”王晨想了想,摇头,“水彩一直不是我的强项,虽然我画的那副画整体效果不错,但是细节有点毛躁,不太可能。倒是小云的我见过,很有想法。”

  “我?”秋云想起了墨镜事件,想起了那次给梁禾递交检讨信,有些心虚,“我都乱画的,这次得辜负梁老师的栽培了。那这么说来……高志飞的肯定上了。”

  “我的画上了吗?”高志飞给点阳光就灿烂,满脸期许。

  梁禾买了个关子,把杂志放在桌上:“你们自己看。”

  王晨迫不及待地拿过来,翻到目录,从上往下,在作品目录一栏,用手指比划着,念到:

  87级1班,王晨,佛的微笑;

  87级1班,高志飞,归云寺速写;

  87级1班,邱晓云,视界—世界。

  “啊……”王晨太起头,欣喜道:“我们三人都上刊了?”

  梁禾点点头。

  “太好了,”王晨翻到后面的内容,果然,他们三人的画都上了,还排在一起,每一副下面,还有专家的点评。

  “小云,高志飞,你们看,”虽然大家的目光都黏在杂志上,但是王晨还是情不自禁地招呼大家,生怕他们看漏了,“我们的画还在一起呢。你看这是我的评语,这是高志飞的评语,这是小云的评语——哇,小云,对你的评价很高啊。”

  秋云也看着自己的画。她没想到自己的画能上刊。本来是冲着写生的车去的,没想无心插柳,最后画出来的画效果确实不错。她本对这件事不在意,但看到自己的作品上了美院第一期的铅印刊物,嘴角不自觉慢慢轻扬——要知道,这本杂志日后在业界可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她这个在21世纪的平庸生也能登上权威学刊的首刊,确实是意外的惊喜。无声地,有个地方裂了个缝,有股甘甜的清泉慢慢溢了出来。

  下面有段的评语,常规地写了画幅的内容、构图和绘图手法,最后一句,点睛一般,秋云只看了一遍,便如复印版印到了脑海里:

  “视界,世界。你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实的,错觉和真相,也许只在于自己的选择。”

  她心中莫名一动,抬头看向梁禾,那人似乎早已料到,于众人喧嚣中,也看着她。

  ----------------------

  强行蹭饭哪家强……

继续阅读:19-他还好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