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浑身上下就写满了一个字:“尬”。
丁丫2018-12-18 12:353,564

  说干就干,上午下了课秋云回到宿舍,其他人都已经分头行动了。王晨给秋云留了一张纸条:

  我回家拿锅, 常欢和玉锦去买菜。小云,你负责蜂窝煤。

  蜂窝煤?

  秋云觉得这三个字好耳熟,曾经在哪里听过,想了半天,一拍大腿,蛋糕啊!

  大二时候,吴柳生日买过两个黑不拉几的蛋糕,其貌不扬,一个是黑芝麻的,一个是巧克力的,但是味道还挺好吃的。

  吴柳……秋云思维停顿了一下,意识到这两个字离她好遥远了。

  她看向远处的天空,出神了半天,然后使劲摇了摇头,向校外走去。

  美院旁边只有一家杂货店,面积挺大,副食、零食、糕点、文具都在这家。店里有一个可以放磁带的立式收音机,有时候是电台,但大多数时候是流行歌曲——邓丽君、李谷一是常客,崔健的《一无所有》每天也不知道要放多少遍——有了这个利器,每天都会聚集很多并不买东西的大学生,但店主并不介意。

  秋云在店里逛了一圈,只有一些奶油糕点和糖酥,并没有蜂窝煤。

  有人碰了碰她:“同学,你是在找东西吗?”

  秋云侧头一看,一位和她年纪相仿的女生,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齐耳短发,长相文静,正微笑着问她。

  “哦……”秋云扫了一下柜台,“我想买个蜂窝煤。”

  大眼睛微微楞了一下,又看了下秋云所在的糕点柜台:“蜂窝煤?”

  “对。”

  “这里应该没有吧。”大眼睛想了想,“我知道长沙路那边有个煤场,都是从那里买的。”

  “那么远?”秋云知道长沙路,离学校大概5/6公里。这个距离在2018也就一脚油门的距离,但是对现在只拥有“11路”的秋云来说,也太远了点。王晨怎么会让她去那么远买东西?

  大眼睛略有好奇:“你买蜂窝煤做什么?学校不让用的吧。”

  秋云说:“这……有什么不能的?吃的还有禁令?”

  “吃?”大眼睛面露吃惊。

  “对啊……”这次轮到秋云楞了楞——瞧着眼前这位女生的神情,好像有些不对劲,“这个,不能吃吗?”

  闻言,大眼睛的眼睛更大了 ,她瞧着秋云,眼里透露着不可思议,正要说话,背后有人叫她:“夏兰。”

  大眼睛转身,嘴角微微扬起,冲一人扬声:“梁禾,你来了。”

  秋云顺势看去,一个高高的个子从门口走进来,正朝她们这边,不是梁禾又是谁。

  梁禾瞧见两人有点意外,秋云也没想到这两人认识,见着梁禾,半边脸笑了笑:“梁老师。”

  梁禾:“你也在这?”

  夏兰:“你们认识?”

  梁禾解释:“这是邱晓云,87级1班的,我刚好带她们班。”

  “哦,”女生笑着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梁禾朋友,我们从小一个大院长大的,我叫陆夏兰。”

  “哦哦,你好,陆……”秋云顿了一下,“陆夏兰?”

  “对。”陆夏兰笑语盈盈地看着秋云。

  陆!夏!兰!

  就是那个把梁禾虐的死去活来的陆夏兰?!

  秋云不禁再次大量眼前这位大眼美女,身高1米6左右,身材匀称,齐刘海、短头发,气质如兰——原来她就是传说中的陆夏兰啊。她又看向站在她旁边的梁禾,青梅竹马,男才女貌,确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可是又想到后来俩人的结局,以及这段关系后面对梁禾整个人生的影响,她的脑海里洋洋洒洒一下涌现出本50多万字的都市爱情悲剧。

  她看着梁禾的眼神,不自觉一下多了十层意思。

  “你们这是……”梁禾打断秋云的思路。

  秋云还未开口,陆夏兰先说道:“她想买蜂窝煤,我跟她说长沙路的煤场才有。”

  “蜂窝煤?”梁禾面露意外,转头问秋云:“你买蜂窝煤干嘛?”

  “随便问问,”秋云笑呵呵地回答,到这里她已经非常确定她想的“蜂窝煤”和王晨、陆夏兰他们认识的“蜂窝煤”肯定不是同一个东西,至少,它是不能吃的。

  “你们要生火做饭?”梁禾瞧着秋云的表情,一下猜到了意图。

  “生火做饭?”轮到秋云吃惊了,“蜂窝煤……是生火做饭的?”

  “她问是不是能吃的。”陆夏兰用开玩笑的语气说。

  梁禾也接着吃惊了,看着秋云的神色颇有探究。他的目光在秋云脸上停留了几秒,然后带了三分试探、七分戏谑:“你是不是,没见过蜂窝煤?”

  是的,梁禾说得没错,生于1994年的司马秋云确实没有见过用于做饭的蜂窝煤。她出生时候,司马风已经评上了中级职称,赶上最后一波福利分房,住到了板房的6层,通自来水和天然气,自然是没见过用蜂窝煤生火做饭的场景。直到大二吃到“蜂窝煤”一样的蛋糕,她才第一次接触这个词,还以为这就是这个蛋糕的名字。包括今天说要大家一起聚餐,她也以为这是饭后甜点,完全没有往别的方向想。谁知道王晨让她负责“蜂窝煤”,原来是用于做饭的煤炭!

  是啊,蜂窝“煤”、蜂窝“煤”,煤炭才是原单,蛋糕只是高仿啊!

  她怎么一点都没有想到呢?

  所以,当梁禾带着她站在一堆黑魆魆的货真价实的蜂窝煤前,她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就写满了一个字:“尬”。

  “你是要吃这个吗?”梁禾半笑不笑地瞧着她。

  “……”

  “你是真的没见过蜂窝煤?”

  “也不是……”

  “那是什么?”

  “我们理解不太一样……”

  “你不会真的被我踢坏脑子了吧?”梁禾冷不丁问了句,目光有些同情。

  “……陆夏兰知道你登记她名字的事吗?”秋云反将一军。

  “青年公寓宿舍的管理人员是她的大姨,你想什么?”梁禾面色坦荡。

  原来这样,怪不得可以写她的名字。秋云愣了一下,但是脸上立马浮现一副贼贼的表情,目光中说着:“啧啧……你俩……我可知道呢。”

  “好了,你也没事了吧,小夏还在等你呢,不耽搁你们了。”秋云大手一挥,卷起袖子。

  “她比你大两岁,你叫她小夏?”梁禾并没有走得意思,“我还没问你呢,找蜂窝煤做什么?”

  “那叫什么,兰兰?”秋云叫了两声嗲嗲的声音,肉麻死了,梁禾一听就皱起了眉头。就算陆夏兰和梁禾同岁,也比实际的秋云小两岁,叫小夏也是合理的。不过,这个邱晓云才18,叫小夏确实有点不合适。

  “你们要做饭?”梁禾问。

  “谁说的。”秋云瞪眼,“我说,梁老师,您管得也太宽了吧,我们的课余生活你也要知道的事无巨细?”

  “当然,事关安全。”梁禾一本正经地说道,“如果引起了火灾怎么办,如果引起了一氧化碳中毒了怎么办。我这个辅导员还脱不了干系。”

  “吃可以了吧。”秋云觉得今天梁禾好啰嗦。

  “那也不行,中毒了怎么办?”

  “梁老师,”秋云不得不正眼瞧着他,“你今天很闲吗?你的女……性朋友还在办公室等你呢。”

  梁禾毫不介意地笑了,甚至有点调皮:“我也在等你。”

  “等我?”

  他操起手,瞧着秋云卷到一半的袖子,慢条斯理地说道:“等你搬蜂窝煤。”

  秋云觉得今日的梁禾和以前不太一样,不像之前一板一眼,他很放松,甚至有些皮。她想到若干年后的梁禾,似乎从今天可以找到点影子,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人和事的改变都不会是一蹴而就,就算是有翻天覆地的突变,也总能从长久以前找出蛛丝马迹。可这种奇妙的感觉没维持2秒,秋云瞧着他那副笃定看好戏的样子,很快就被想打他的冲动取代了。

  “你当我傻,要让你人赃俱获吗?”秋云斜着眼睛睨他。

  “你当我没上过大学?”梁禾操起手,脸上写着“你们这都是我玩儿剩下的”,“你们宿舍,王晨、常欢还有刘玉锦?”

  “不在宿舍,怕抓。”秋云索性摊牌。

  “还不算傻。 ”梁禾笑了笑,“但画室也不行。”

  秋云瞪他。

  “我说了不行。”梁禾撂下一句话,返身就走。

  “哎……我说……”

  秋云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梁禾又回来了,手里推乐一个小推车过来——原来是帮她借了一个运输工具。

  秋云嘴边泛起了笑意,“梁老师,你真的是有些‘腹黑’。”

  “腹黑?”

  “就是‘面带猪像心头嘹亮’。”

  梁禾脸色一黑:“你脑子回路是不是和别人不一样,总说些乱七八糟没听过的。”

  秋云逗他:“说你“猪像”你还真扮上了。”

  “……”梁禾脸色更黑了,把车一放,惜字如金:“搬。”

  秋云占了嘴上便宜,心里高兴,卷起袖子:“梁老师,那你说在哪里搭小灶?”

  “什么叫我说?”

  秋云用一副“这不明摆着吗,老司机别谦虚”的眼神瞅着他。

  “上次你洗澡那边,有个空房,门没锁。”

  “哈哈,”秋云乐了,“兰兰那次?”

  “瞎说些什么。”

  “好好好,我保密,梁老师,您干站着干嘛,不帮我下?”

  “我帮你借了车。”梁禾挑起一根眉毛,又退了一步。言下之意,他是不会去碰那么脏兮兮的煤炭的。

  “……”秋云见他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也不再多言。算了,他默认允许已她有些意外,还帮她找了地方,以他的习性已经是很不错了,就不再指望他龙体亲耕了。

  “我去打篮球,一会儿来找你们。”

  “找我们?”秋云正拾起第一个蜂窝煤。

  “大概5点,我来吃饭。”

  ------------

  你们见过真正的蜂窝煤吗?

继续阅读:18-于众人喧嚣中,也看着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