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四目相接,皆有一瞬间的愣神。
丁丫2018-12-14 12:002,826

  “你想买什么书?”梁禾见她两手空空,又问道。

  “我不知道,”秋云说,“我和王晨她们一起来的,她们进去抢了,我在这里排队。”

  秋云见梁禾手里抱着两本书,但衣着整洁,并不像书堆里挤出来的,便问:“你一个人?”

  “嗯。”

  “这两本都很俏啊。”当下的流行书秋云还是知道一二的。

  “我也提前定了的。”

  “哦……怪不得。”

  “但也怕别人抢走,早上6点就来排队了。”

  秋云面露讶异。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他说的稀松平常,又好像意有所指。

  秋云没接话。

  “没有想看的?”梁禾问。

  秋云想了下,她穿越回来之前,看刘欣慈的《三体》正看到一半,可是转念一想,这书现在怎么会有,于是摇头,“没有。”

  梁禾轻轻笑了笑,带了点嗤笑的神情,仿佛秋云的答案刚刚符合他心中的预定设想。

  秋云瞧见梁禾的表情,立马就知道他肯定心里又在贬低自己。大概她现在在梁禾心中,已经被划分到好耍小聪明、偷懒、不刻苦的后进生一档。她也懒得辩解,转过身,翻了个大白眼。

  不知为何,忽然人群朝他们这边涌动过来,前面的人像人墙一般倒过来。

  “哎哎哎,别挤啊……”秋云连连后退,“哎呀,谁踩我脚了……”

  话还没说完,秋云一个趔趄没站稳,瞬间就往后倒去,她想到了2018年在地铁里的场景,她想完了完了,要是这倒下去,是不是得被踩成纸片人了,诶,是不是还能因祸得福穿越回去了呢?她正瞎想,忽然被一只有力的手扶住,使劲一拉,她顿时觉得呼吸畅快一点,她用力扒开人群,迈到相对人少的地方,有风轻轻拂过她额头上的碎发,抬眼一看,又是一双眼睛。

  梁禾也瞧着她,还微微喘着气。

  本来梁禾是站在她后面,刚刚人群涌来,他也被挤得不轻,瞥见旁边人少,混乱中一把拉住秋云的手就往边上拽。也是因为拉了她,俩人变成了面对面。

  人群拥挤,四目相接,皆有一瞬间的愣神。

  秋云发现,她和梁禾如此之近,额头上的风不是风,是他的呼吸。她看到他的鼻子那么挺拔,皮肤那么光洁细腻,简直让女生都嫉妒。

  梁禾先一步反应过来,放开了她的手。

  “你没事吧?”

  “哦,没事。”秋云稍微侧了身,“刚刚谢谢你。”

  “不用谢。”梁禾扬起下巴往前瞧了瞧,又往后退了一小步——确实是一小步,人多,也没有什么空间——“那边打起来了,不过工作人员已经劝开了,你再往里面来一点。”

  秋云高度不够,也看不到前面的情形,依言往前挪了挪,梁禾又往边上靠了靠,秋云挤到里面——这个位置好是梁禾在外、她在里,如果再次有人推过来,梁禾挡在她前面。

  她不禁再次看向梁禾。

  “怎么了?”梁禾觉得距离有点近,但又没办法。

  秋云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梁禾觉得尴尬,别过脸去。

  秋云也转过脸,不知为何,又偷偷笑了一下。

  打架风波没过去多久,王晨她们满头大汗地找到了秋云,这时前面大概还有五六个人排队。她们见到梁禾,也颇为意外,热情地和梁禾打招呼。秋云好奇这么半天王晨究竟抢到了那几本书,一看,才三本,再一看,晕倒:第一本:《毛泽东选集(三)》,第二本:《苏联小说选集》,第三本超级厚,上面写着《经典力学》!

  “秋云,”王晨兴致勃勃地问她,“你想看哪本,这次你先挑?”

  秋云哭笑不得,这都不是她的菜,前两本就算了,毕竟是这个时代的特点,也能接受,可这后面一本算什么,是太想念高中物理老师了吗?

  “我说,”秋云一脸无奈,“你们进去了半天,就这三本?”

  “你是没瞧见里面多少人。”常欢摸了一把脸上的汗,“你都看不见书名,有啥是啥。”

  秋云叹一口气:“前两本咱留下吧,最后一本这么厚,你们看吗?”

  “力学挺神秘的,也是知识呢,”王晨头上环绕着三好学生的光环,“虽然我们是文科生,但是多掌握一点知识肯定是不错的。”

  “嗯,虽然我也没有学过,但是应该万事开头难,”刘玉锦点头,“我们可以互相帮助。”

  秋云直接翻了下书的背面:“三块五毛七分。”

  常欢刚刚开口,嘴张到一半,变成:“要不退了吧。”

  秋云噗嗤一笑。

  这个年代,大学基本还是粮票制。食堂打饭时,用细粮票购买大米饭是2分钱/两,如果没有票则是4分钱/两。土豆丝1毛5/份,肉片5毛/份,一双皮鞋7块钱,三块五毛七分,相当于半只皮鞋,若干顿好吃的肉菜。

  大家的眼神立马达成了默契:退!

  “别退。”这时,有人出声。

  四人循声望去。

  “给我吧,”梁禾说,“我买。”

  四人面面而觑。

  “有问题?”

  “这个……”王晨第一个反应过来,“我们……我们还没商量好呢。”

  “对对对, ”常欢立马就接,“梁老师,您别误会,其实我们挺爱学习的。”

  “是的是的是的,”刘云锦紧紧地抱紧那本书,生怕梁禾抢走,“我们宿舍其实已经成立了互帮互助小组,打算在学习美术的同时,也扩展别的知识。毛主席说,技多不压身,我们要充分贯彻落实。”

  “……”三人变脸比翻书还快,秋云看傻了眼。

  梁禾愣了愣,还未开口,常欢又狗腿地说:“梁老师,您放心,我们会好好学习的。哦,如果您也想看,我们可以买了,然后借给你。”

  秋云不知道梁禾看《经典力学》做什么,她只知道自己若干顿美食没有了。

  她想到一句话:煮熟的鸭子飞走了。对,就是,一只美味的全聚德烤鸭,哦不,好几只,都没有了。

  梁禾也真是的,她们宿舍买书,他来掺和什么?宿舍那三个人也是的,干嘛也要打肿脸充胖子,讨好老师也不用这么用力吧?不知道她正在长身体,需要吃好吃的吗?

  她兴致缺缺地走着,王晨上来一把搂住她的肩,笑嘻嘻地安慰道:“小云小云,我的乖小云,不要这样嘛。知识也是精神粮食啊。”

  秋云眼巴巴地看着她,气不打一处来:“我仿佛看到一只烤的黄澄澄流着油的烤鸭,刚刚出炉,还冒着热气,从我的嘴边飞到了天际,消失不见了……”

  秋云说得声情并茂,另外三人瞬间觉得嘴里唾沫疯狂分泌。

  “这样,这样好了,”王晨咽了一下口水,“明天下午没课,我回家一趟,带个装备,再买点菜,我们在宿舍——吃大餐!”

  秋云上大学的时候,没有自己在学校DIY吃饭过。一是因为她本来就A市人,可以回家改善伙食;二是她生活的年代物质生活已经很丰富了,学校外面直接就有小吃一条街,一个月吃下来可以不带重样的。当然也有同学在寝室用饮水机煮过麻辣烫,味道不怎么样,但是新鲜好玩儿。当王晨提出这个建议的时候,她有些愣神,三秒后想笑:原来每个时代的大学生,都会做这样的事儿啊!

  秋云想到一件事儿,立马举手说道:“等等。”

  常欢瞪她:“干嘛?”

  秋云一脸严肃:“怎么能在宿舍做吃的呢?被抓到怎么办?”

  三人陷入沉思。

  “所以,我们要换个地方,”秋云正儿八经地说道:“换到画室去。”

  三人点头,目光中写着“赞,老司机”。

  ---------------------------------

  求留言求收藏求留言求收藏!

继续阅读:17-浑身上下就写满了一个字:“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