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那双眼睛也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丁丫2018-12-13 12:003,467

  秋云第二天起来,还是发现自己的膝盖处出现了一点淤青,但是问题不大。过了两天,她白天路过那晚的小路,果然发现井盖已经盖好了。倒是高志飞不知道怎么知道了秋云掉井盖的事情,满怀歉意过来道歉,说自己应该把秋云送到寝室门口,都怪他。秋云宽慰了他一会儿,他从书包里掏出来两本书,神情如同跟党组织交入党申请书一般慎重,慎重中还带着一丝羞涩:“这两本书是我从新华书店抢的,本来是给我妹妹的,但是我想……希望你也喜欢看。”

  秋云低头一看,晕倒:琼瑶的《在水一方》《一帘幽梦》。

  秋云对琼瑶奶奶不感兴趣,这都多少代沟去了,唯一印象深刻的大概也就马景涛的表情包和周杰的鼻孔了。在2018,她也不太爱看小说,因为她觉得小说里面的事情太假了,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人生的高中生写的。但是在高志飞的殷切眼神下,她不好意思推脱,只好收下,说等过两个礼拜就还他。在回宿舍的途中,她大概翻了翻里面的情节,发现这简直就是“玛丽苏”、“绿茶婊”“白莲花”和“圣母光”的鼻祖嘛,拎出来一两句,都让她起一身鸡皮疙瘩。可让她意外的是,这两本书在宿舍居然引起了轩然大波。

  “啊……!”常欢一声长“啊”,异常欣喜地一把抓过去,尖叫:“在!水!一!方!”

  “啊……!”王晨也跑过来,“一!帘!幽!梦!”

  秋云吓一大跳:“干嘛你们。”

  “小云你哪里来的书啊?”王晨一副中了彩票的表情。

  “高志飞借给我的。”

  “高志飞?”刘玉锦瞪大眼睛,“他看这书?”

  “他给他妹妹买的,先借我看看。”

  “借多久啊?我也好想看,你看完了借我看好不好?”王晨搂着秋云的左边胳膊问。

  “你看先哪本?你不看的那本先借我看看,好不好?”常欢搂着秋云的右边胳膊问。

  秋云哭笑不得,没想到琼瑶奶奶在80年代的行情如此之好,也没想到宿舍三人居然喜欢看这样酸的不行地台湾软文,于是她说:“都给你们看,都给你们看,好不好?”

  “你不看?”二人异口同声地问。

  “我不看。”秋云摇头,见她俩的表情难以置信,顺水推舟地给自己树立了光辉高大的人物形象,“孔融让梨,我秋云让书。你们先看,看了我再看。”

  “那我呢,那我呢?”刘玉锦挤掉王晨,也搂着秋云的左边胳膊,“还有吗?就只借了2本吗?”

  形象已经树立起来了,秋云干脆再让它高大一点,顺口就说道:“就2本。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再去买一本给你吧。想要哪本?”

  此话一说,三人的表情都看了过来,神情…有些微妙。

  等秋云真的到了新华书店门口,就明白为啥这微妙的神情从何而来了。

  这哪里是新华书店啊,这简直是春运火车票抢票现场啊!

  这里是人,那里也是人,门口排着长长的队,里面挤得人山人海。大家的脸上都洋溢着难以描述的兴奋,唾沫星子、汗水、青春的荷尔蒙充斥着整个书店。每个人都像磕了药一样,那神情仿佛天上掉下了百万现金,大家抢的不是书,还是钱!

  书?是什么书?

  不重要!管他什么书!只要是书就可以!

  秋云当场吓呆。

  王晨猛力拍了一把她:“别发呆,你直接去收银处排队。”

  “那你们呢?”秋云完全不在状态。

  王晨看了一眼常欢,又看了一眼刘玉锦,三人的眼神如革命就义般坚定:“我们去抢书,完了直接给你!”

  “对了,”常欢刚刚做好冲刺的准备,回头问了句秋云,“你有没有特别想看的?”

  “由不得我们选了,”王晨一副老江湖的样子,拍拍她的肩膀,“是什么书就看什么书!知识永远不会嫌多!”

  “好!”

  说完,三人就冲进了人群,消失在人海中。

  秋云真的被震撼到了。

  她站在原地,看着拥挤的新华书店,三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她从来没有想到,在这个时代,人们对知识的渴望、对书籍的热情,会如此之高。在2018年,书籍是唾手可得的东西,书店可以买、网上也可以买;而且,人们对书貌似也没有太高的热情。她有个朋友在出版社工作,三年前因为出版行业不景气跳槽去卖房,曾经无意说道“年薪变月薪”,让她羡慕不已。存活下来的书店,往往最后都成为了网红的拍照打卡圣地。谁还看书呢?大部分人已经不再看纸质的书籍了,他们喜欢捧着手机,看着各种“修仙”“穿越”“霸道总裁”,谁还会捧着一本书慢慢去体会黑色铅字中的魅力,谁还会为了一本书奋不顾身地挤破头去抢?

  也许只有在这个时代,在这个天蓝水绿人心淳朴的时代,才会看到这样的场景吧。

  就在秋云感慨的时候,她已经被来来往往的人碰了好几下。她想起王晨的话,看到收银处的标志,往那边排队去。

  收银的只有一个窗口,估计是害怕被踊跃的人群挤出工伤,用了铁艺的镂空栏杆,里面坐了一个40来岁的大妈。排队的人很多,一条龙堵到了大门口。除了她,每人手里都捧着少则一两本、多则好几本的书, 她有点被感染了,也想找本书来看看。

  前面是个比她还小的小姑娘,她凑过去看了看,竟然都是英文的。她瘪了瘪嘴,收回想借书的念头,转头往后,头一抬,竟然意外看到一双熟悉的眼睛。

  那双眼睛也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梁……梁老师?”秋云倒有些意外。

  “你好。”梁禾神色沉静,看样子是早就排在了她后面,但没有叫她。

  “你也在这里?”

  “是的。”

  “买书?”

  “嗯。”

  这不废话吗,来这里不买书还能买啥。秋云也觉得自己问得没意思,看着梁禾高冷不愿多说的脸,她也没再问。

  她无聊地张望,人群里也没有发现王晨她们的踪影。

  就在此时,旁边有一阵骚动。

  “不好意思,同志,”一个穿蓝色衣服的年轻人说道,“这本书是我之前就定好了的。”

  “我拿这书的时候,这上面并没有任何显示被人占有的标志。”另外一个穿白色短袖的年轻人,胸前抱着一本厚厚的词典。

  “我三个星期之前就已经和这里的店员说好,”蓝色衣服并不妥协,“有书一定帮我留着,这可能是他们的疏忽,但你可以叫工作人员出来对质。”

  “同志,”白色短袖死抱着书,“不需要对质,书放在书架上,就默认是可以销售的。如果不是最后一本,我也不会和你争,这本书我确实渴望很久了,再过两周我的考试非常需要它,还请你让路一下,我去排队结账。”

  蓝色衣服并不领情:“谁不是非常需要它?我三个星期前就来预定,已经付过一部分定金,你怎么能直接就拿走呢?请你把书放下。”

  白色衣服一副懒得搭理的样子,直接抱着书就往收银处走,蓝色衣服一把抓住他,准确地说,是抓住了他手里的书。两边都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一时场面竟有点控制不住。

  秋云又一次开了眼界,俩人为了一本书居然也可以发生争执——就这么一本书,放在2018年,起了灰也许连阿姨都会忘记去打扫,更别说会有人“冲冠一怒为本书”。当然,也许发生争执不光是为了知识,也许也有面子的成分,但是秋云联想到自己,莫名觉得有些羞愧。

  梁禾比秋云高,自然比她早要注意到旁边的动静。不知为何,看到这样的场景,他下意识地低头瞥了眼秋云的反应,他以为秋云会一脸兴奋的看热闹,但是实际上,她的眉头微微皱着,神情严肃。

  他倒有些意外。

  “你不去看热闹?”梁禾碰了碰她,口气揶揄。

  “热闹有什么好看的,”秋云回神,颇为不屑,“又不是小孩子。”

  “我还以为你会对这些感兴趣。”

  秋云做了个“呵呵”的表情。

  那边声音大起来,有人在劝架。

  “不过我倒是好奇,”秋云又问,“他们居然为了一本书争论起来。”

  梁禾颇有意味地看着她:“为了知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你很意外吗?”

  秋云想说是的,但是停了一秒,摇了摇头。

  “俩人如果实在都很想要,可以问问别的书店,或者,合买一本,去复印一份。”秋云说得很平常。大学时候,她们班都是统一只买一份教材,然后学校的小复印店每人复印一份,算下来可便宜了。

  “复印?”

  “对啊。”

  “复印是什么东西?”

  秋云转头看看到梁禾眼里的疑问,才意识到可能这时还没有普及复印机,于是她敷衍而过:“就是一种机器,像印刷一样,激光一过,就会出来一模一样的。但是比印刷快。”

  “激光?”

  “对啊。”

  “你懂还挺多的嘛。”梁禾眼神转过来,略微诧异。

  “以前见过。”秋云随便答了一句。

  “哪里有?”

  “这个……我也忘了。”秋云抱歉地一笑。

  梁禾没问了,他忽然想起秋云之前听他的随声听,貌似英语不差。她不是那种勤奋好学的好学生,成长背景也相当普通,可有时候突然冒出来的能力和素养又让人刮目相看。他又想起“酱油”消肿止血的说法,除了“刮目相看”,有时也“大跌眼镜”。总之,秋云给他的感觉,总有点怪。

继续阅读:16-四目相接,皆有一瞬间的愣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