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你知道陆夏兰吗
丁丫2018-12-07 12:003,337

  梁禾中午给司机师傅送水的时候,意外看到还有个身影在旁边。

  她前倾着身子,像是极力在询问或者探讨着什么。师傅笑呵呵回应着,偶尔微微皱了下眉头。

  梁禾快步走过去,大声说:“陈师傅,辛苦了,喝点水吧。”

  那个娇俏的身影果然一惊,猛然转身,像是被识破了什么,眼里颇为意外。

  “梁……梁老师。”秋云正在和师傅聊车的事儿。

  “你也在?”

  “我这不怕师傅无聊嘛,来陪他聊聊天。”

  “聊天?”梁禾压根都不信。

  “这小妮子可好学了,要跟我学车呢。”车师傅笑呵呵地说。

  “学车?”梁禾瞧了瞧俩人,又看向后面那个破破的公交车,也呵呵笑了声。

  “哦对了,”秋云站起来,从树枝上取下一张白色的帕子,“谢谢你。我用井水洗干净了,中午太阳大,差不多也干了。”

  “不用谢。”梁禾接过来,淡淡说道,“上午没怎么见到你,在哪儿画呢?”

  “喏,”秋云用手一指,“就这儿,画钟楼和鼓楼,下午打算再画画东西禅房。”

  梁禾瞧了瞧,不经意地皱了皱眉——钟楼和鼓楼算是这个禅寺中第二简单的建筑类型了,而第一简单的,就是秋云下午即将画的东西禅房。别的同学都跃跃欲试地挑战形态更丰富、光影更强烈的主体建筑或者后院佛像,只有这位秋云同学,独辟蹊径选择了难度系数最低的前院建筑。

  他把手帕叠了两次,放进口袋,不动声色地问道:“怎么不选择后面的建筑?”

  “那里我太熟悉了,没意思。”秋云说道。

  “前面的有意思?”

  “也不算……”秋云仰着脑袋,眯起眼睛,像是在享受这一刻,梁禾以为她又会说出什么偷懒的话,但是秋云却说道,“其实我就是很想把它们都画下来,记录下来。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它们会在你来不及准备的时候,就通通消失?”

  秋云头一歪,左侧辫子从她肩膀上滑落下来。

  十八岁的女孩子,清凌凌地年纪,干干净净的面容,眼神却有些俏皮。绿树的光斑落在她的身上,深深浅浅,大大小小,重重叠叠,好像在隐藏一个精灵。

  梁禾一时走神。

  秋云冲他咧嘴一笑,“梁老师,我请你吃个梨,你借我个东西吧。”

  “什么东西?”

  秋云伸手一摘,直接从梁禾衬衣前面的衣兜里取出个墨镜,“这个借我吧,回去时候还你。”

  梁禾吓一跳,他没想到秋云这么直接,甚至有些轻佻。他的眉头又皱起来,伸手把衬衣扯平,一脸不悦,问:“你用来干嘛?”

  秋云把墨镜往脸上一戴,说:“下午画画用。”

  “画画怎么用?”

  秋云瞧着梁禾那张臭脸,忍着笑,故意卖关子:“当然有用,不信下午老师来视察看看?”

  梁禾板着脸:“别弄坏了,一会儿回去是迎着太阳,我给陈师傅准备的。”

  “知道了。保证完璧归赵。”

  梁禾转身就走。

  “梁老师!您的梨!”

  “不要。”

  对于梁禾的小傲娇,秋云也不会放心上。自从她上午顿悟了1987年梁禾的脾气后,她觉得一切都好理解了。但唯一还有一点让她暂时想不通的,就是一个人的性情为什么会如此不同。时间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容貌、爱好、口音、衣着打扮……但是性情是难以改变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就是这个道理。难道梁禾在这三十年里,遭遇了很大的挫折或者变故,让他性情突变?

  秋云在树下翘着二郎腿,带着墨镜,啃着水滋滋的梨,忽然想起了吴柳跟她说的八卦。

  “梁老师年轻时候和隔壁大学文学院院长的女儿恋爱过,但后来遭遇了劈腿……”

  “再后来院长女儿因病去世、他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从此就一蹶不振……”

  “他和她老婆是迫于家庭和社会的压力,各取所需,是形婚……”

  “所以他一生丁克,没有孩子……”

  秋云掰下墨镜,眯着眼,梁禾的背景远处的在树荫下若隐若现。

  如果……这是真的。

  好像……有点道理。

  照这几天秋云和梁禾的接触,这个时候的梁禾,是一个思想上进、勤奋刻苦、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目测他的衣食穿着和言谈举止,秋云断定他肯定家境良好,颇有修养;综合她上学时候听见的传闻,梁禾天资聪颖,从小上学都是一路绿灯,被各种老师捧着夸着,毕业后顺利留校,被学校重点栽培;再加上他本身长相英俊,身边从来不乏女性的青睐,这样的人生,简直是占全了天时地利人和。但是,一旦如此顺风顺水的人生,遭遇了意想不到的挫折——特别是感情上的变故——其毁灭性一定不会亚于天崩地裂。于是,天黑了、颓唐了、沉沦了,他对爱情彻底失去了信心,所以后来他连婚姻都选择了一个女性同性恋者,俩人搭伴过日子,更别说生孩子……

  这么一想,性格的变化已经是非常微不足道的事情了。

  思路理到这里,秋云觉得梁禾有点可怜。

  同时,这个“文学院院长的女儿”,也成功引起了秋云的注意。

  下午四点集合,秋云三点半就收拾好了东西,放到了车上。陈师傅开了车窗脱了鞋,把脚搭在方向盘上,呼呼酣睡,圆滚滚的肚皮随着鼾声一起一伏。秋云四下瞅了瞅,没有地方放墨镜,忽然兴起,悄悄把墨镜搁到了他肚子上。陈师傅仍未醒,她笑了笑,返身去找王晨她们。

  大部分同学都集中在后院画画。秋云到时,王晨基本上已经完工,她画了中间最具有代表性的佛像,一尊三米的高的大佛,盘腿坐在莲花上,双眼微闭,嘴角微翘,一半隐藏在树荫里,一半暴露在阳光下,整幅画面的光影感非常好,但是细节部分还差一些修饰。她夸了王晨好几句,帮她去洗了几支笔,回来碰到梁禾,梁禾瞧了眼她,看了下表,四点还差十分钟,便没说什么,径直走了。

  秋云和王晨收拾好东西往车上走,刚刚走到车门口,就听见陈师傅忙不迭地在道歉:“哎哟老师,真是不好意思,我在这儿睡觉,不知道谁把您的墨镜搁在我的肚皮上。我醒来一翻身,墨镜就‘biaji’一声掉到了地上,我还没反应过来,又听见脚下‘biaji’一声,低头一看,这墨镜就成这样了……我知道您这个是好心给我戴着防太……”

  秋云听完这两声形象生动的“biaji”就预感到大事不好,往前一凑,果然看到陈师傅手里摊着一个被踩成三节的塑料墨镜,一脸抱歉,而梁禾站在旁边,本背对着她不知如何表情,听到后面有人吸了一口气,转过身来,操起手,看着她,神情莫测,不置一词。

  这赖谁呢?照理说是秋云找梁禾借的,说好了“完璧归赵”,但是现在却断成了三截,是秋云的错;但墨镜具体又是陈师傅踩的,而且梁禾本就是为陈师傅准备的,秋云只是提前帮梁禾给了他;但陈师傅根本又不知情,谁知道秋云在他睡觉时候放了个墨镜在他肚皮上。秋云想了想,觉得主要还在自己的责任。

  正要开口,听见梁禾冷冷地说:“这就是你的‘完璧归赵’?”

  秋云有点讪讪的,忙解释道:“不好意思梁老师……我想你是要给陈师傅,就提前给他了……没想到这……”

  梁禾摆摆手,一脸“我就知道不会有好结果”的表情,从陈师傅手里接过墨镜,冷冷地打量了两秒秋云,方才开口,“算了,找位子吧,挡着后面同学上车了。”

  秋云还想弥补,可看到梁禾冰冷的态度和神情,一下也噎住,瘪了瘪嘴,和王晨乖乖找位子去了。

  一坐下来,王晨就问道:“小云,刚刚是怎么回事,你把梁老师的墨镜弄坏了?”

  秋云叹口气,跟王晨解释了来龙去脉。

  “墨镜对画画有什么用?”王晨说问道,“你找梁老师借,他就借啦?”

  “对啊,”秋云点头,但忽略了她直接动手取这个细节,“当然有用,你知道有色眼镜吗?我用有色眼镜画画,画出不一样的世界,就好像有的人喜欢用有色眼镜看人一样。”

  “你这么说还挺有哲理,”王晨赞道,“你总是有好多又新又厉害的想法。不过现在你把梁老师的墨镜弄坏了,打算怎么办?”

  “大不了赔他一个呗。”秋云大大咧咧地回道。

  “赔他一个?”王晨忍不住提高了嗓子,“你知道这墨镜哪里买的吗?多少钱吗?”

  “不知道。”秋云想了想,塑料的蛤蟆镜,看上去就像淘宝上的高仿,在2018年也就二三十的样子吧,“多少钱啊?”

  “我也不知道……”王晨耸了耸肩,“墨镜应该很难买吧,我只知道全A市也只有西门街上的百货商场有卖的,而且……”

  王晨拖曳了两秒,秋云轻松的神色不禁随着王晨的停顿紧张起来。

  “……你知道B大人文学院院长的女儿陆夏兰吗,这个墨镜,是她送给梁老师的。”

  --------------------

  珰珰珰珰~

  女二出场!

继续阅读:12-云,198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