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她脑海里瞬间涌现出一个词:套路。
丁丫2018-12-11 12:003,345

  原来梁禾的父亲是物理学界大名鼎鼎的教授,怪不得看他的谈吐很像出自书香门第。不过这段时间秋云也略有耳闻,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前些年中国的知识分子过得挺惨的,不知道梁禾的父亲怎么样。不过,这些也不关秋云的事儿,她说想看物理的书不过是胡诌的,她一个文科生,早就把仅有的一点物理知识还给老师了。

  秋云在路口和高志飞分别,还未到宿舍,远远有吉他的声音传来。

  这个年代的大学生……也可以这么浪漫。秋云莞尔一笑,听见那歌声唱道:

  “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暮归的老牛是我同伴,

  蓝天配朵夕阳在胸膛,

  缤纷的云彩是晚霞的衣裳……”

  简简单单的曲调,朗朗上口的歌词,悠扬的吉他和清亮的嗓音在安静的夜空中弥漫开来,秋云迷住了。

  ——原来这个年代,也有这么动听的歌曲,秋云心里的愁绪一扫而空。她抬头看向天空,一首诗无来由地涌上心头:“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她是1994年生的,那她的父亲和母亲,正好也就是这个年代的人。他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吗?年轻时候的妈妈,有没有在窗前静静地为某首歌驻足?年轻时候的爸爸,有没有在女生寝室的窗下弹过一首吉他?

  甚至——她想,这里有没有可能遇到,年轻时候的父亲母亲?

  秋云正在神游,忽然一束强光扫到她脸上:

  “谁在哪里,在干什么?”

  秋云吓一跳,下意识地退后一步,抬起的手还没有来得及挡住眼睛,她感觉自己直直地做了小段自由落体运动,落地平稳果断,举起的手,好像就是在和奥委会评委致谢示意!

  “哈哈哈哈哈!所以你真的是掉进井盖里了?”王晨瞪大眼睛,强力憋着笑。

  秋云左边眼睛白她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衰啊!”常欢笑得拍桌子。

  秋云右边眼睛白她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用手电照你的人是谁?掉了然后呢?”刘玉锦跟接力一样,在王晨和常欢笑完后接着问。

  “后来啊……”秋云看着这帮损友,长叹一口气。

  后来是这样的。

  秋云晚上走的那条路是条人烟稀少的近路,最近有个管道在修理,井盖没盖上,本来是有护栏的,但是不知道怎么护栏被人移走了。晚上黑漆漆的,她也没看见,当那束强光照来时候,她一个没站稳,就掉了下去。

  不过庆幸的是,井道并不深,下面还有很多淤泥,秋云掉下去上身还矗在外面。她惊魂未定,瞧见前面黑黢黢走过来一人,光束晃动,看不清是谁,心生害怕,大喝一声:“你……你谁啊!”

  “是我。”来人说道。

  “谁……谁呀?报上名来。”秋云听着声音有点耳熟,但没想起来是谁。

  来人将手电直接往自己脸上一照,漆黑的夜里出现了一张白到渗人的脸,秋云发出一声划破长空的尖叫:“鬼啊——!救命啊——!”

  “喂喂喂,是我,”来人快步走上来,刚刚蹲下想秋云看清面孔,“我是梁——”

  “啪!”秋云一个反手,一个响亮的耳光扇了过去。

  “……我是梁禾。”

  电筒落地,一张年轻俊美、但毫无情绪的脸出现在眼前。

  “什么?!你真的扇了梁老师一巴掌?”宿舍三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是啊。”

  “哇……小云……你真是……”三个人的表情异彩纷呈,溢于言表。

  “你们是不知道,用手电照人的脸有多恐怖,不管你是黄景瑜还是蔡徐坤,通通都是鬼,”秋云解释,“如果手里有个板砖,我肯定直接扔过去了。”

  王晨哑口无言。

  常欢竖了一个大拇指。

  “黄景瑜是谁?蔡徐坤又是谁?”刘玉锦忽然问。

  秋云愣了一下,道:“这个……我小学同学。不过不重要了,反正就是很吓人。”

  “好吧,那然后呢?”常欢继续吃瓜。

  “然后……”

  梁禾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秋云拉上来。

  “你说你一个女同学,半夜三更走这么偏僻的小路干什么?”梁禾皱着眉。

  “梁老师,首先,现在是晚上十点,不是半夜三更;另外,我走这条路犯法了么?”秋云没好气地回道,“倒是你,装什么不好,非要装鬼。建国后不允许成精不知道啊?”

  “今天我值班,晚上例行巡逻校园。”梁禾指了指左臂,上面果然有个红袖章。

  秋云哭笑不得,都什么年代了,还红袖章,她甚至可以想象,刚刚梁禾说那句话时,臂上的红袖章肯定更红了。

  “你总是有道理,”秋云才不怕什么红袖章呢,心中余悸还在,抱怨道,“你刚才直接把我吓到了井里,人吓人,吓死人,知道吗?我要是出了什么事,你跑得掉吗……不过我刚刚误打误撞……“打了”……你一下,咱俩扯平了,谁也不欠谁……”

  梁禾脸色更黑了,他这辈子长这么大,还没被人扇过耳光呢,今天晚上算是平生第一次了。但他只是嘴唇动了下,没说出口。

  “疼不疼?还好吧。”秋云瞧着梁禾的神色,毕竟一耳光扇过去,声音还挺响,“我下手也不重的,没有留下五指印。”

  梁禾冷脸没理她,听见秋云又说:“要是肿了,抹点酱油就好了。”

  他瞧着她,目光有变。

  “看我干嘛?”

  梁禾慢慢问道:“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没有啊,”秋云一本正经地说,“我爷爷跟我说的,这是偏方,我小时候摔了,他就给我抹酱油的。止血消肿。”

  秋云说的是实话。她小时候好动,磕了碰了,她爷爷就用酱油拌点水给她抹上。她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偏方,也不知道究竟有没有用,反正爷爷说这是祖上的偏方。

  冷了一秒,梁禾问:“要撒盐吗?”

  “不用……”秋云刚说完,忽瞬间明白过来梁禾以为她在胡说,“不信?爱用不用。”

  “你一会儿回去如果有伤,也抹吗?”梁禾眼梢微挑。

  “有伤就抹。”

  “秋云同学,你也是大学生了,”梁禾本还有点生气,但是听她这么一说差点没绷住笑出来,“照你这么说,医院手术台上,病人血崩了,医生一个劲儿地给他抹酱油?”

  “血崩这个可治不了。”

  梁禾终于笑了,但没出声,黑暗中秋云也没发现。

  秋云拉着脸:“没事我就先回了。”

  “等会儿,你跟我回去做个记录。”梁禾说。

  “记录?”秋云怀疑自己听错了,“什么记录?”

  “女生宿舍十点就关闭了。你这……”

  秋云还未听完,就感觉一股无名之火哗哗往头顶冲,她顾不得自己浑身是泥,站起来就走:“我回去晚了还不是因为被你吓到井里去了?瞧我这一身跟裹了屎一样,还不是拜你所赐?要记你自己记去吧,老娘不奉陪了。”

  未等梁禾说话,她又返身过来,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电筒,恶狠狠地说:“明天还你。”

  然后一瘸一拐地走了。

  宿舍三人都以一种崇敬英雄的眼神看着秋云,仿佛在说:“我敬你是条汉子。”秋云再讲一句,估计她们就会双手慢慢地鼓掌了。

  “我那是……被气疯了……”秋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你们想啊,自己吓了一跳,一身脏,还要回去被记过……”

  三人缓了缓,在努力消化这个思路。

  “可是……你回来时候都快十二点了啊……?”常欢问道,“你怎么回来这么迟?”

  “因为……”秋云气势不自觉弱了一点,“因为……宿舍不能洗澡啊……”

  是的,八十年代末的宿舍,都没有独立卫生间,一层楼只有一个公厕。洗澡是公共的澡堂,夏天热水还不稳定,时有时无,好在天气热,学生年轻,大家也无所谓。宿舍都是统一的上下铺,八人间,只是因为秋云这个宿舍房间朝北,特别小,只能放下两个上下铺,所以才住了四个人。不要以为住四个人就皆大欢喜,实际上,这个宿舍确实太小了,除了两张床,靠窗位置还勉强挤了一个单人桌,作为公共桌子,上面摆满了四个人的水杯、本子、笔、牙刷牙膏等物品。除此之外,整个宿舍再没有可以搁东西的地方了。不过这个年代,人们的衣服裤子都少,化妆品更是少得可怜,偶尔有个百雀羚都是稀罕物,久而久之,秋云也没觉得什么不好。

  但是,今天晚上,秋云是觉得整个人都快不好了。她打着手电筒走到宿舍门口,看到冰冷的铁门,想到宿舍不能洗澡,澡堂已经关掉,闻到自己身上一股混着泥土或者莫名奇妙别的馊了的味道;穿着凉鞋,脚趾之间还有湿润软糯的淤泥,里面不知道还夹杂着什么未知的生物,她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她原地深呼吸三次,转身走向来时的路。

  在手电转过去的一瞬间,她看到梁禾站在离她十米的地方,面无表情,不动声色。

  她脑海里瞬间涌现一个词:套路。

  ------------------------------

  啦啦啦,我走过最远的路,就是你的套路……

继续阅读:14-白,长,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等我三十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