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钟灵?云中鹤?
笔梦星辰2018-11-20 19:082,173

  少女顿时被吓愣住。

  张狂一见有效,指着满地的菜道:“你知不知道你扔的是什么?是粮食!你难道不知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吗?这可是劳动人民的血汗啊,多少大山里的孩子,到现在还吃不上一口饱饭,你就这么糟蹋粮食?不就是打吗?来,老子站在这,随你打!不准用菜!”心中却捉摸着,小丫头片子跟我斗,老子站在道义的制高点上,扔砖头拍死你!

  听着张狂义正言辞的声讨。

  少女缓缓低下了头,把手里的萝卜扔进框里,蹲在地上,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

  “哎呀我去,大小姐,你是我亲姐,你这又苦个鸟蛋啊?”张狂有些麻爪了,他最看不得女人哭。

  少女别过头去,道:“你混蛋!”

  “嗯,我混蛋。”张狂道。

  少女:“你流氓。”

  “嗯,我流氓。咦……不对啊,现在是我声讨你才对,怎么变成你声讨我了?不对,从来!”张狂跳起来叫道。

  少女被张狂这二货性格顿时逗笑了,白了张狂一眼道:“哪有从来的,你以为玩游戏啊?”

  说完,少女跳下马车。

  “你干嘛?我告诉你,君子动口不动手!”张狂装出一副我很怕的样子。

  少女彻底的笑了,又白了张狂一眼道:“你不是说粮食宝贵吗?当然不能浪费了,捡起来呗。”

  这回张狂有些懵了,他就是随口一诓,没想到这丫头竟然真上当了。没办法,人家小丫头都知道粮食来之不易了,张狂只好跟着拣菜。

  收拾完东西,张狂踹了一脚老马,老马立刻发力,拉着破车嘎吱嘎吱的走了起来。

  “喂!混蛋,我还没上车呢!”少女大家道。

  “我又不认识你,凭啥让你上我的车?”张狂反问。

  少女顿时语塞,大眼睛一转,笑道:“我叫钟灵,你呢?大流氓?”

  “噗……钟灵?我还段誉呢!”张狂大笑。

  “笑什么笑?段誉是谁?”钟灵好奇的问道。

  张狂回头,钟灵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又爬上车了,张狂也懒得管,腿长人家身上,他也管不了。再说了,一个美女倒贴上来,他欢迎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赶。

  张狂左右无事,开始调戏钟灵道:“你真的不认识段誉?那你认识甘宝宝不?”

  “咦?你认识我娘?”钟灵惊讶的问道。

  张狂闻言,差点从车上栽下去,稳住身子,大眼睛一瞪:“你没开玩笑?”

  钟灵白了张狂一眼道:“谁跟你开玩笑,甘宝宝就是我娘,怎么了?”

  “呃……没什么,对了你知道段正淳不?”张狂这回不是开玩笑了,而是试探。

  “大理镇南王段正淳?这谁不知道,咦?你那是什么眼神,你傻啦?”钟灵发现,张狂楞呵呵的看着他,不禁深处小手在张狂面前晃了晃。

  “傻个毛啊?”张狂一把打开钟灵的小手,回过身姿,第一次安静下来赶马车。

  我勒个去,钟灵、段正淳、甘宝宝,尼玛,老子不会是穿越到天龙八部的世界里来了吧?

  “叮!错误,本世界不是天龙八部世界,而是一个真正的武侠世界,这里拥有你所知道的一切武侠人物,他们就活在你身边。但是,世界地图并不是地球,这里很大……”系统声响起,回答了张狂的问题。

  信息量有点大,张狂一时半会有些接收不了。

  钟灵在后面如同好奇宝宝似的看着张狂,刚刚还活蹦乱跳的,突然之间变得这么消沉,钟灵还真有点不舒服。试探的问道:“喂,你不会真的傻了吧?”

  “傻你妹夫啊,别打扰老子,老子在思考人生。”张狂挥挥手。

  钟灵直接无语了:“就你这样张嘴跑粗的人,还思考人生?那样的话,母猪都能上树了。”

  “切,头发长见识短,母猪上树算什么?我刚刚还见到母猪诈尸了呢。”张狂反唇相讥。

  “臭流氓,我跟你拼了!”钟灵一手一个大萝卜,冲上去,对着张狂就是一顿敲。

  张狂赶紧投降:“停!开车呢,你还想再来次马路狂奔啊?”

  钟灵闻言,立刻想到了刚刚那一幕,俏脸通红,气哼哼的白了张狂一眼,坐了回去。

  张狂见此,嘿嘿一笑道:“其实,你要真想到我怀里来,不用打,我这随时为你打开。”

  “臭流氓!”钟灵骂了一句,扭过头去,她决定不理这混蛋了!

  张狂见此,也不生气,问道:“钟灵,你那猥琐老公呢?”

  “呸!他才不是我老公!他就是个淫贼!淫贼云中鹤你知道不?”钟灵唾了一口,叫道。

  “啥?那货是云中鹤?四大恶人里面那个云中鹤?”张狂一听毛了!他丫的就会一手沾衣十八跌,还是不需要内功的那种,欺负两个乡间汉子还行,对上四大恶人之一的云中鹤,十个他都不够人家一巴掌拍的!

  同时,张狂在心中大骂:狗屁的桃花运香囊,分明就是扫把星香囊嘛!果然自古红颜多祸水,古人诚不欺我啊!

  “对啊?难道还有别人叫云中鹤吗?”钟灵问。

  “下车!”张狂一声大喝,吓了钟灵一跳。

  “干嘛?”钟灵问。

  张狂抓了两把头发:“干嘛?咱两又不熟,你也不是我老婆,也不是我亲戚,你说干嘛?您老人家,自己看哪里好,去哪吧,不送!”

  张狂可不是见到美女走不动道的主,相反,因为从小是孤儿,还经常被人歧视、欺负,骨子里对外人始终保持着冷漠。甚至可以说有些自私!云中鹤是什么人,四大恶人里面的淫贼!这货无女不欢,最喜欢的口头禅就是:“妙极,妙极!我早就想杀其夫而占其妻,谋其财而居其谷”。

  最要命的是,这货轻功卓绝,撒开四条腿,呃……是三条腿,跑的绝对比这匹老马快!而且鼻子灵的跟狗似的,估计几里地外就能顺着钟灵的体香找来。

  穷凶极恶云中鹤,这货凶残起来简直就不是人!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子是强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子是强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