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错过了大盗
笔梦星辰2018-11-21 10:534,191

  “妹子,你要干啥?”张狂站在楼顶上,看着那个努力爬上护墙的少女问。

  “关你屁事!没见过跳楼自杀啊?”少女回头大骂!

  “自杀啊?哦,那你随意。”张狂说完,转身就走。

  “你这人还有没有点同情心!”少女气的回头大骂。

  “哦,那你别跳了。”张狂道。

  少女顿时无语了,一瞪眼睛:“你这也太没诚意了吧!”

  “那你到底是跳还是不跳啊?跳趁早,不跳我回家吃饭了。”张狂道。

  “你……混蛋……我跳!”少女转身继续爬。

  “那个啥,咱商量个事行不?”张狂开口了。

  少女转身,叉腰道:“反正我要死了,你说吧!”

  “就是啊,反正你要死了,你看我光棍一条,满足了我的愿望,你再死行不?”张狂挠挠头,一脸认真的问道。

  少女眼睛一瞪,仿佛看怪物是的望着张狂:“你就是个混蛋!滚!”

  “哎,你这人咋这样呢。反正都要死了……”张狂说到这,少女回头,杏目圆瞪。

  张狂赶紧闭嘴。

  少女回身爬墙。

  “没事,你跳吧,我去楼下等着,反正死了也一样可以的……”张狂说完,就走。

  少女闻言,火气噌的窜了起来,大吼一声:“老娘不死了!你给我去死!”转身冲向张狂,抡起板砖,啪!

  “妈了个巴子,救人还被拍板砖,这TM什么世道!”张狂捂着脑袋,张嘴就骂。

  不过等他张开眼睛的时候,傻眼了!

  “尼玛,这是什么鬼地方?”入眼的是一个破败的破木头房子,一张烂床上躺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男子胸口插着一把短刀,不用过去看,远远地看着他脑袋上飞的那些苍蝇和那股恶臭,就知道这货已经死透了。

  张狂不是没见过死人,而且天生胆大心细,捂着鼻子凑过去一看,的确是个死人。

  趴着窗户往外看了看,荒山野岭,丛林密布,也看不到个人影。

  “这绿化、这环境,还有那死人穿的衣服,怎么看都不像地球啊。难道老子穿越了?”张狂挠挠头,一脸的不解。

  一脚踹开房门,哐当一声,引起几只飞鸟飞上天空。

  “我去,这天,真TM蓝啊……”张狂望着蔚蓝的天空,脑海里蹦出了这么一句话。随后脑袋一阵刺痛,一段记忆凭空出现,是关于他现在鬼上身的倒霉鬼的。这下,他终于确定,真穿越了。

  这个倒霉鬼没名字,就是床上那死鬼从小收养的要饭花子,硬要说名字,二狗算是一个。

  张狂自然毫不客气的,用了原来的名字。

  二狗从小就跟那死鬼在一起,这死鬼人称铁算盘,打的一手好算盘,占山为王,招募了五六个流浪汉,靠打家劫舍为生。结果就在今天提到了铁板,被路过的一个大侠,英雄救美给干掉了。

  大当家的一死,树倒猢狲散,那些小弟全跑了。还是二狗跑出去,抢的尸体。

  也算这小子命大,那大侠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自然不能杀了这有情有义的强盗。不过这大侠也不是什么好鸟,背后施展暗劲,伤了二狗的肺腑,背着那死鬼回来后,自己也一命呜呼了。反而便宜了张狂。

  张狂是个孤儿,上无老,下无小,中间也没个婆娘,就是光棍一条。以前在地球的时候,也是个光混汉子,整天吹牛逼喝酒,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不过张狂也不是个纯粹的混蛋,至少他觉得他是个有原则的混蛋!

  他不打老,不抢小,但是看谁不顺眼,绝对当场一棒子撂倒!

  就因为这脾气,张狂在道上还真混出了个名,人称:人头狗!谁惹咬谁!

  “麻痹的,人家穿越了,不是王侯将相也是王侯将相的儿子,最差也是偏房,惨一点的也能混个温饱,拣个便宜老娘或者老爹,再有个传承什么的。怎么到了老子这,就TM是个小强盗!还毛都没有,同样是穿越,不用这么搞歧视吧?”张狂骂骂咧咧的骂着。

  就在这时。

  “叮!强盗系统开启!”

  “什么玩意?”张狂被脑海中的声音吓了一跳!

  “叮!宿主身体扫描完成,宿主现在有以下两个进化方向可供选择。”

  “一、单枪匹马闯天涯。

  二、招兵买马争天下。”

  “我勒个去!这就是传说中的无敌系统?”张狂小说没少看,心也比较大,立刻就明白过来,自己中奖了!

  张狂看着那两条路,哈哈大笑道:“老子又不是SB,老子就喜欢跟别人叫阵的时候,牛B霸气的来一嗓子:‘单挑、群殴随你选!单挑,你一个单挑我们一群!群殴,我们一群围殴你一个!’看看,这才叫霸气!老子选第二条!”

  “叮!宿主进化路线选定结束!主动放弃单枪匹马闯天涯中的采花大盗、市井恶匪、政治强盗等进化职业。”

  “等等?采花大盗?老子要这个!”张狂一拍脑袋,大叫道。

  “已经选定,无法修改。宿主进化方向已经选定,您有新手大礼包,请查收。”

  张狂一听有大礼包,顿时忘记了刚刚错过采花大盗的遗憾,立刻接收!

  一道只有张狂自己能看到的金光落下,一个大大的大礼包出现在手中。

  拆开一看,一共五样物品,这一看,张狂顿时乐了!

  “撒豆成兵【伪】符箓一张:一经施展,可召唤出虚假的千军万马,有气势,有形体,没有攻击力。”张狂一看,顿时爱不释手,这尼玛简直就是装B,嘚瑟必备神器啊!

  “我是高手【伪】符箓一张:一经施展,被加持者将拥有绝世高手的气势,持续时间1小时。”又一件装B神器!

  “强盗大厅建造图纸一张:在任何选定地点,凭空建造一座强盗大厅,强盗大厅,是一座强盗山寨的核心。”张狂心中一动,难道说,老子可以利用系统创造一个强盗山寨?如果真是这样,那老子还真有争霸天下的资本了!死命的将图纸攥在手中,张狂很清楚,这张图纸的重要性!这将是他发家的资本!

  张狂从来都不是一个小富即安的人,相反,他很有野心!但是他的野心和野心家比起来又不一样,他只是想要满足自己的欲望而已。他的野心就是,我想要的,都能得到!如今有了强盗系统,他忽然看到了这个希望,心中狂吼:老子是强盗!老子要上抢天,下抢地,中间抢空气!抢钱、抢地、抢人、抢女人!

  “良田符【低级】:良田一亩,亩产千斤,月收!”我勒个去,兵马不动,粮草先行!有了这亩产千斤,一月一收的良田,老子何愁招不到人手?

  “《沾衣十八跌》:武功秘籍,点击可学。”张狂毫不犹豫的抓起来,选择学习!

  下一刻,一道金光从《沾衣十八跌》上升起,融入张狂体内。顿时张狂感觉全身的肌肉,甚至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疯狂的增长,变强!

  本就强健的体魄顿时变得更加强壮,同时,脑海中出现一排排文字:沾衣十八跌是源于少林睡罗汉拳法的一套沾衣功。四两拔千斤是其精髓所在。沾衣跌的总诀是:抽身换影,乘势借力,脱化移形,引进落空,避锋藏锐,闪转走化,以斜击正,以横破正,以巧制拙。在实战搏杀中,必须抓住稍纵即逝的空当、破绽,牵逼锁靠。消打并举,发劲跌敌。

  下一刻,这一篇总纲融入张狂脑海当中,一瞬间,张狂仿佛修炼了沾衣十八跌几十年一般,融会贯通!

  “哈哈……老子这回也算是高手了!”张狂哈哈大笑。

  “咕噜噜……”张狂顿时老脸通红,麻痹,饿了!

  张狂翻遍了屋子,最终从床底下一个暗格中找出了一小包银子,在手中颠了巅,足足有十两。

  “够了!”张狂通过二狗的记忆,知道这个世界的物价非常低。

  十两银子已经够一家三口过上大半年了。

  张狂没急着将强盗大厅建造起来,这玩意现在造了,他也没时间打理。再说,也不知道这大厅怎么样,玩意来个金碧辉煌的如同皇宫似的建筑,恐怕第二天就会被其他的强盗、山匪抢了去。

  张狂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招兵买马,然后开山立寨!接着就是干两票大的买卖,赚上第一桶金,打出自己的名号。

  不过现在,张狂有更要紧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吃饭!

  按照二狗的记忆,张狂下了山,沿着管道向北走,走了两个时辰,饿的跟死狗差不多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古老的城墙,和两个二流子似的看门士兵。

  和想象中的严格盘查不同,这蕴宽府只是一个小小的的县城,天高皇帝远,管理松松垮垮的。进门也没收费用,张狂就这么晃晃荡荡的进了城。

  “啧啧,这士兵,这防御工事,简直就是逗比在开玩笑嘛!等老子有了人手,就像阿里巴巴四十大盗那样,来一次抢城!横扫而过,哼哼……”张狂一路走,一路看,凡是看到好的东西,就记在心里,寻思着以后有了人,有了武器,有了实力,统统抢回去!

  钱是男人的胆,怀揣十两银子的张狂,望着眼前的祥福酒楼,抖抖手,大步流星的走了进去。

  “这位客官,小店人满,请另寻他店。”门口的小二一把拦住张狂,笑眯眯的嚷嚷道。

  顿时吸引来不少人的目光,这些人看了一眼情形,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张狂也不是傻子,偌大个酒楼,一楼都空了不少作为,这不长眼的小二却睁眼睛说瞎话,里面满员了,分明就是瞧不起他,不让进么!

  张狂的火噌的窜了起来!抬手就是一巴掌!

  啪!

  店小二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直接被抽的原地打转,脑门冒金星!

  要知道,张狂在地球上就属于那种手掰钢筋的狠人,如今又有系统强化,会了武学,力量更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这一巴掌下去,店小二直接转了两圈,才跌坐在地。半晌才回过神来,张嘴就要大喊:“打人啦!报官啊!”

  就在这时,眼前银光一闪,店小二变脸似的,大嘴瞬间闭上,结果眼前的银子,忍着疼,点头哈腰道:“大爷打的好!不打,小的没进步,大爷里面请!”

  张狂见此,嘿嘿一笑,拍拍店小二的肩膀道:“不错,小子,这份变脸的功夫都可以演川剧了!”

  也不管店小二知不知道川剧变脸的来历,张狂一抖身上的灰,呛的几个要进店的客人,捂着鼻子连连后退,大骂有辱斯文。

  张狂回头,眼珠一瞪,三个文人打扮的男子,顿时静若寒蝉,眼观鼻、鼻观心、闭嘴!

  张狂满意的点点头,进了店子,寻了一处靠窗的作为坐下。

  店小二立刻凑上来:“大爷,吃点什么?”

  “有什么?”张狂反问。

  “那可多了,我们祥福酒楼,最出名的就是酱牛肉!精选牛肉配合秘制酱汁,在喝上一口我们的黄清酒,堪称本地一绝!”银子的威力果然巨大,店小二一边揉着红肿的脸,一边赔笑道。

  张狂一抬手:“那还看着干什么?牛肉三盘,黄清酒一坛!”

  “好叻!酱牛肉三盘,黄清酒一滩!”店小二一声吆喝。

  后厨方向,同样传来一句:“酱牛肉三盘,黄清酒一坛!”

  店小二跟着一嗓子:“准咯!”

  后厨没动静了,张狂估计,这是两边对菜名呢……

  没一会,三盘牛肉,一坛子黄清酒端了上来。

  “大爷,您慢用。”店小二说完,退了。

  张狂的眉头则皱了起来,黑乎乎的酱牛肉,闻着有点酸的黄清酒,这玩意真的能吃?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子是强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子是强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