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枝剑
徐某某2018-11-20 13:133,993

  剑就这样落下了,看不出一丝痕迹,胡大还在张牙舞爪的讲着那个姑娘的手有多软,肉有多酥,一口涎液滴滴答答的敲击着桌面,听的人也哈哈笑着,像极了癞蛤蟆的叫声。也就是在这时,众人突然发现不对了。胡大的口水里混了血,淌下来,也是滴答滴答的,胡大的头也不知什么时候滚到了桌子上,然后滚到地上,然后滚到泥里。

  众人惊诧,四下张望,猜不出是谁动的手,再看胡大,脸上的表情更狰狞了,牙齿动着,吃进了黄土,眼睛微张,翕翕忽忽,又动了许久,才正经断了这口气。

  之前,只有一位少年骑马走过,手里像是拿着枝竹枝,左右晃了一下,像是在玩耍。在那时,胡大的头已经离开身体了,但由于剑太锋利,划过的速度也太快,胡大刚开始并没有什么痛苦,甚至连蚊子叮的感觉都没有,但是到后来由于胡大的气管,血管,肉被细细的分开,脖子开始滑向地面的时候,痛苦就来了。耳旁由于神经错位响起巨大轰鸣声,眼睛逐渐失明,舌头缠绕卷曲。还有意识到自己头将离开身体造成的巨大悔恨悲凉和无助,就像在临死前体验了一次完整的人生,的痛苦。

  这把剑,就叫做竹枝剑。用它的人叫小哥。

  小哥好像若无其事地走着,好像没有在意身后的小妹,又好像很自然的回头看了一眼,小妹已经哭得梨花带雨了。

  “我学成之后就回来找你。”小哥喊到。

  “你什么时候回来?”小妹几乎要泣不成声了。

  “三年”!

  “我等你啊”!

  小哥不敢回头,他怕自己再回头就走不了了,脚步比练功的时候还沉重,像加了几十斤的沙袋。在夕阳正要落山的地方,是小哥踽踽独行的背影。

  要去学剑,一直是小哥的梦想,直到他十六岁遇到谢师父。那是一个夜晚,小哥也是一个人在街上走着,眼角有些青肿,有点落寞和凄凉。走到城东土墙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个人影在墙上闪动,小哥便躲在不远的一棵槐树后观看。那人原来是挥着一柄剑,自顾自的起舞,在那个人手里,那柄剑不时像一道白练,飘逸旋转,不时像一杆枪,长驱直入,又偶尔像片片星光,若隐若现。看的入迷,竟不知不觉走出来,越来越近。谢师父也好像刚刚发现他,停了下来。

  “能不能……跟你学两招?”磕磕巴巴地,小哥说。

  “哈哈”,谢师父笑了,又上下打量着他。

  “为什么想学剑啊?”

  “可以不被人欺负”

  “学剑的话可以,”谢师父说,“要每天坚持练啊!”

  “嗯”,小哥点了点头。

  “那每天寅时你都在这等我吧。”

  “好“

  第二天寅时,小哥准时到了土墙边,谢师父已经在那等他了。夏日的夜色还是要温柔许多,月光洒在地上,给槐树、给土墙都披上了一层磨砂的银亮,使人温馨而又清醒。踱着步,谢师父和小哥在土墙上转着。

  “咱们的功,一般人是不能传的,所以你学了呢,不能说是我教你的,也不许去教别人。”

  “嗯”,小哥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又踱了几步,谢师父说,“虽然你学了功夫,但是不能打架,只能自保,如果打架,我就不教你了。”

  “嗯”,虽然谢师父的话很多,小哥却听得认真。

  “还有,学了要天天练,一天不练,学的东西就没啦!”

  “好”。

  “来,你看,桩功是这样。”

  小哥见谢师父缓缓蹲下,两手相叠,然后又缓缓站起。

  “这个是桩功也是内功,抻筋拔骨全在一式,看懂了吗?”

  小哥一招一式的学着,摇摇头“好像没看懂”

  “哈哈哈,”谢师傅笑了,道:“无妨无妨,慢慢就好啦”。

  自从小哥离开,小妹就闷闷不乐,好不容易等到彩云来找她,才稍稍眉开眼笑,二人好像有数不清的话要和对方说。

  “你这个胭脂在哪买的,怎么这么好看?”

  “是吗,二姨去城里带的,我还剩了一点,下次给你带着吧。”

  “那敢情好,哈哈哈”

  两个姑娘相视一笑。

  “下个月城里有庙会,我们去逛庙会啊?”

  “好啊,小哥走了以后,我好久没有出去玩耍了。”

  这个村子,叫包山坳,四面环山,到城里最远,要走上整整一天,其中最大的一座山,叫太平山,但是山上,并不太平。几年前山上来了一群人,净干些打家劫舍的勾当,男男女女都不敢单独往上过。隔壁王二家的儿子,就是舍不得辛苦赚下的彩礼,腿脚才落下了毛病,到现在还打着光棍。

  也报过官,官兵也来过,摸了摸山上的树林,就又走了。只留下心惊胆颤的村民,苦苦的挨着。村民们想了个办法,村里精壮的男人分成两队,每十天护送大家出一次村,进一次城。中午上山中午下山。绝不耽搁。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也没遇到强盗,倒是听说隔壁的村子被抢了。所以农闲时候,大家都喜欢舞枪弄棒。但都是自己摸索,所以有个教拳的师傅成了小哥的奢求。

  小哥跟谢师傅学拳已经有一年了,自觉有模有样,但只是学拳,并没有接触什么兵器。所以小哥经常跟谢师傅说起,能不能学些器械。

  “哈哈哈”,谢师傅笑了,“学拳就是学兵器啊。”

  小哥不解,拳法和兵器会有什么联系吗。

  “自古拳械不分家,你看你现在的拳,手放的位置不就是用刀兵时手的位置吗?”

  小哥看了看,似懂非懂。

  “你想学兵器,可以去另一个城里找我的师兄”谢师傅说。

  这一去就是三年。

  再回来,小哥已经是一个健壮的小伙子了。腰上别着一枝竹枝,绿油油的,像刚从竹子上摘下来。包山坳会是什么样子呢,他们知道我学了本事回来了么。还有小妹,不知道我走以后,她有没有长个儿。远远的,就看见了村子里的炊烟,山路有些崎岖,毕竟已经有三年没有回家了。出去以前,都住在村西的破庙里,从小是被人家东一口西一口的喂大,也是被小孩们抓一下碰一下欺负大。小妹是唯一不欺负他的人。

  “站住,”这一声喊,横空响在旷野中,反而显得软弱无力。小哥似乎被吓了一跳,看着眼前的汉子。那人目似铜铃,牙似玉米,胡子粘成捋儿,头发滴着油,一说话,就闻见一股遥远的大蒜的味道。

  “这位是?”小哥说道。

  胡大看着这个小娃娃,眉清目秀,确实是傻。

  “剪径,打劫啊!”

  “噢噢,那再下先告辞了”。

  “嗯?”胡大心想,“这是遇见硬茬儿了?”从腰间抽出一柄斧子明晃晃地横在马前。小哥归心似箭,哪里有心情与他纠缠。单腿轻轻一点就拨开了胡大的斧子,那胡大吃了一惊,不过,他哪是善茬,另一把斧子早出现在小哥的后脖梗子上,一阵阴风袭来,小哥才意识到这人有后手,下意识地往前一缩,一下子削下去了几根头发。只见小哥一个跃身翻到马下,一脚蹬在胡大的胸口上,径自上马走了。他不愿意伤人性命,也知道这一脚分量多大,只要不纠缠他就可以,半天,眼前这个人是别想起来了。

  小哥快马加鞭,一路驰到村里,村口的庙更加破败了,门口的枣树也已经枯萎。那是他小时候最爱爬的树,还有小妹,爬了树,摘完枣,总要偷偷送去一些给她。红红的枣子也红不过小妹的害羞的表情。但是她父亲总是嫌他没爹没妈,只要看见他就把他赶出去。想着想着,马儿就跑到了小妹家门口,门上的门神已经模糊不清。小哥翻身下马,门正关的紧紧的,伫立良久才打算去扣门,刚抬起手,门吱呀一声就开了。小哥愣住,门里面站着的是小妹的佣人吴妈。背着包袱,吴妈也吓了一跳,两人认了半天才认出来对方是谁。

  “小妹在家吗,”还是小哥先开口的。

  “不在了,”吴妈叹了口气说。“你怎么还回来啊,你不知道山里闹土匪啊。”

  “我,回来的时候碰上一个,我踢了他一脚就回来了。”小哥道,“小妹去哪里了,我等她一会吧”

  “别等了,土匪来了两年多了,弄到现在村里都没人了,我打算和你三叔一起进城去。就不回来了。”吴妈又往前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来抓住小哥的手说,“你也赶紧走吧,别想着小妹了,她早嫁人了。”

  轰隆隆地雷声由远及近,小哥的脑袋也一阵晕眩,好像一万匹马在奔腾。闪着电光,豆大的雨点落了下来,远处轰隆隆地,不是雷声,而是一群骏马,马上坐着的土匪,正凶神恶煞地驶来。领头的就是山岗上被踢了一脚的胡大。

  二十几匹马嘶鸣着,围住了小哥,二十几把刀在雨里格外亮眼。那个胡大正像狼一样盯着他。即使是一只熊,被这群狼围住也跑不了了。圈子越围越小,小哥的马已经惊到不时地跳起,突然一个人伸手向小哥砍去,小哥扭了下腰,躲了过去,但这刀只是个幌子,另一刀已经跟来,没有听见一点嘶鸣,小哥的马头就被砍下来了,马血溅了小哥一身,然后在雨里渐渐变淡。

  小哥心里一堵。包围圈越缩越小,他们嚎叫着,叫嚣着,挥舞马刀,试图在精神上也击垮小哥,小哥也看起来有些恍惚。众人见状一起挥起了刀,如果这些人没有骑马,小哥是无法逃出生天的。可是这些人骑了,就在地上留下了很大的空档,小哥低头一钻,窜到马下,抽出剑来左右一点,这两个人的大腿瞬时爆血如注,跌下马去,再看小哥的手里多了一枝竹枝,通体碧玉,但寒气逼人。土匪们都吃了一惊,这是什么身法,这是什么剑,这又是什么人呢?胡大直了眼,吼道:“再来!”

  众匪徒又挥起了刀,小哥可没给他们机会,趁势横进,往下一劈,另外两个匪就断了两个手,包山坳里响起了少有的土匪的哀嚎。一只冷箭射来正中小哥左臂,鲜血一下涌出,小哥剑一横,砍掉箭柄,反手又挡了砍过来的两刀。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土匪们疯了似的往前冲,小哥手里的剑也像雪花飞舞起来。只见一刀从正面劈来,小哥上步一扫,拨开刀又回身挽了一个剑花,正中后面偷袭的脖颈,再一转身斜劈,地上滚下来两只人头。众匪徒是又惊又惧,再看胡大,已经不见人影了,第一次在打劫这样的小村庄的时候,土匪们落荒而逃。

  小哥也有些体力不支,坐到地上,雨还在下着,吴妈和三叔跑来,扶起小哥,安顿到自己家里。三叔会医,休养月余,小哥的伤就好了。

  “小妹嫁到哪里去了?”小哥问。

  “哎,”吴妈叹了口气,“哪里是嫁走,分明就是被那个满脸胡子的人掳走的。”吴妈停下了手里的针线,“听说掳走了两天,小妹就从山上跳下去,人都找不着了。

  胡大好赌,每月都偷偷去城外茶店赌上一天。那个茶店,小哥每次进城也会路过,剑就这样落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竹枝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竹枝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