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集 神乎其神
草草千里2018-12-01 07:003,547

  丁员外这里一听班头说,既能抓到姑娘,还不用自己花钱的事情,能不高兴吗,至于别的事情吗,还是看完了箱子里面有什么东西再说吧。

  “也没有什么呀。”

  “我找找,这个网就行,就是它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找网,我有的事,这个不就是比别的渔网细一点吗。”

  “这里面有秘法,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怎么这里还有药。”

  “秘药,拿来我吃。”

  听丁员外这样一说,气的班头的鼻子都差点没有歪了,要不是自己还得指着他吃饭,非得过去揍他几拳不行。

  这里能有什么秘药,有也是管跌打损伤的药,不管他,既然这里有两包,自己先吃一包再说。

  “你怎么给我吃了一包,这包给我。”

  丁员外看班头摸过来就给吃了一包,还能不急眼吗,于是,说完这句话,还没等班头给递呢,伸手就抢了过去。

  “我先吃就是怕你吃了不好,才先试吃的,你没看过去的皇帝也是这样吗。”

  这句马屁拍的真好,也拍得正是时候,就这样,叫丁员外借着这句话,打开药包,一仰头,这包药咕噜一下就顺利的进了肚里。

  丁员外进了肚子没觉得怎么地,可是班头吃进去不大一会儿就有了感觉。

  看来这个胡扫荡还真是有家传的秘方,要不也不可能这样,刚刚给吃了进去,自己的伤势就有好转。

  要是当时不给丁员外那包,很有可能效果更好。

  不过没事,既然胡扫荡有这样的东西,自己的伤势就有希望。

  等到这小子真的给自己治好了,在想办法撵他也不晚。

  当胡扫荡回来的时候,在查看自己箱子的时候,已经晚了。

  别的还没有什么,特别是那两包药,只要是到了班头的手里,自己不但没有了拿捏他的东西,还没有了后备的保障。

  因为这是那个老道士给自己的。

  再一看,网也没有了,这时的胡扫荡才想到,原来班头想用这样的办法抓那个姑娘去。

  这样的事情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有想起来呢。

  在看看,就班头这样的,别说他没好,就是真好了,单单用这个也抓不住姑娘呀,要是一回抓不住,第二回不但不但不能好使,还有可能叫姑娘给反制。

  反制他们倒没有什么,可是自己呢。

  这回要是班头失败了,丁员外在叫自己抓,自己却没有了好办法。

  这些还都在其次,可是这个姑娘长得具体怎么样呢,能不能比子瑜好看呢,就是跟子瑜一样也行。

  只要是好看,就得有我的一份,这就是胡扫荡现在想的。

  “胡兄,你买的药怎么样。”

  “班头不是已经吃了吗,按理说这药一包就行,那知道却叫他两包都给吃了,虽然能好,但却要留下暗伤。”

  “我就吃了一包,那一包叫丁员外给吃了,这回看看你怎么整吧。”

  阿弥陀佛,老天有眼,没叫班头都吃了。

  只吃一包,这样硬伤就好不利索,那自己对这小子,还有丁员外就有办法。

  并在心里说,对不起了,丁员外,本来我还想不出怎么对付你,叫你吃了我的药,我就的连你也带着一勺烩了。

  “既然这样,你们还得在吃我新抓来的药才行,当时我不拿出来,就是这个药的药力太霸道,而像这样的药吃了,还得用别的药进行平和才没有反作用。”

  听胡扫荡这样一说,丁员外也就释然了,想不到原来是这样呀。

  虽然班头还有所怀疑,可是他一看丁员外拿过来就吃,吃进肚里还没有什么不好的反应,就跟着吃了下去。

  他那知道,胡扫荡到了这里,就没有像班头一样打算跟丁员外常呆,同时又看丁员外花钱这样小气,就像抓几个钱就走。

  要不是听他们在这里说姑娘的事情,拿到了这钱以后,就没有了影。

  至于这个丁员外对于胡扫荡来说,又算什么。

  当他吃了胡扫荡给他搓的这丸药以后,当时并没有感觉出什么来。

  那知道,胡扫荡给他们吃的却是用大烟跟蜂蜜混合而成的蜜丸,当时是没有什么,但这个可是找后账的。

  叫他们两个吃了这个以后,又给他们算卦。

  等胡扫荡给他们云山雾罩的忽悠了一通以后,也基本上从丁员外的嘴里问出了他想抓的姑娘家的情况。

  “你要是想得了美人没事,还得在挪动一下,按我算的,只要是挪动一下,你的家业还能继续扩大,并有问鼎一方的可能。”

  “要是这样,不就能美女随便选了吗,可是我们家的老爷子不愿意怎么办。”

  “这就看你的了。”

  胡扫荡这样跟丁员外说的意思,就是叫他卖了这里的家业挪到别的地方。

  可是丁员外那里还有老爹,有些个事情却拿不定主意,毕竟卖产业的事情并不是小事,还是为了一个女人。

  再说了,自己的家里也不是没有老婆。

  可是,这年头就这样,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在旁边的班头一听胡扫荡说这话,分明就是叫丁员外把这里的东西卖了就跑呀,可是不管他怎么卖,只要是一有这样的交易,自己就能得到好处。

  不仅这样,等到家产变现金的时候,自己就又有了别的机会。

  “想不到胡扫荡看的还真远,我过来跟着丁员外就是想保自己一生富贵的,而胡扫荡竟然想叫丁员外称雄一方,佩服,佩服。”

  “这个到时候还得看班头的才行,我当时就觉得你是秦琼在世。”

  “我是秦琼,你就是徐茂公。”

  有了秦琼和徐茂公,那他们跟的丁员外又能是什么。

  真是两个超级的大忽悠,本来还是敌对的对手,一转身,都没用事先商量,竟然成了志同道合的同志,一起服保明主的名臣。

  而丁员外那里,有这样的人跟着自己为什么不干,不就是这些个家业吗,卖,这就叫千金散尽还复来,卖了小的,得来的就是自己的整个江山。

  卖了地,剩下的就是丁员外的祖屋,这个不卖就不卖吧,要是在一卖这个,叫老员外知道就不好了。

  这个给卖了,胡扫荡跟班头竟然真就把姑娘给抓住了。

  抓住姑娘的时候,胡扫荡就有点抑制不住了,“真美,跟子瑜都有一比。”

  “胡扫荡,你小子要干什么。”

  “没想干什么,想安慰安慰姑娘,你不想想,就是我们现在抓住了姑娘,等姑娘醒过来,知道了真想,能好的了吗。”

  “你怎么整我不管,我要的就是钱。”

  “要是这样,你就听我的,神药在给你一粒。”

  “但你先别动这姑娘。”

  “姑娘是我的,你还想什么好事。”

  “到时候,她看中了谁就是谁的。”

  想不到这个老天拔地的小老头还打姑娘的主意,看来还是给他吃的蜜丸少了,等下回在多给他几粒。

  当他们在这里做好了准备以后,就一起按计划开拔。

  这一天正好来到了大鹏和子瑜耍戏法的镇子里,还住在了一个店里。

  “子瑜,你看看我这个是什么,拉弓射箭,就这样一整,这个就到了那边。”

  “依我看,这个却是书里没有的,快试试好不好使,要是好使,我们又有了新的玩法,这个也是他们都没有的。”

  “行,这回试试能不能带人过江。”

  “我们两吗。”

  “要是一回两个人都能过去,我们不就一次性的成功了吗。”

  “本来是跟我学的,想不到却超过了我。”

  “我们谁跟谁呀,我的不就是你的吗,下回叫你练,我们走……还真过来了,这回你来,我们回去。”

  “不好,这是那里呀,这个姑娘是谁。”

  就在子瑜用法术回来的时候,虽然回来了,却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而是到了别人住的房间里去。

  到了这里一看,床上还绑着一个姑娘,嘴里还堵着东西。

  看到这样的情形,大鹏跟子瑜也没管那事,就由大鹏拿着弓箭看着房门,子瑜给姑娘解开了绳子。

  “姑娘,是谁把你绑起来的。”

  “谢谢恩人救了我,不知道恩人的尊姓大名,等小女子今生有机会再报。”

  说完这话,这个女的就要走。

  “姑娘先别走,既然得救了,就说说你的事情吧。”

  就在姑娘说自己的事情的时候,不但说了自己的名字叫袁飞,还说出了胡扫荡和班头的事情。

  听姑娘这样一说,子瑜就忍不住对袁飞姑娘说。

  “这个班头和胡扫荡跟我们也有过节,你别听胡扫荡的,班头还不太了解,那个胡扫荡那有什么好心眼呀,什么看你无辜想救你,就是糊弄你。”

  “我知道,那个班头也是这样跟我说的,其实我在这里也是跟他们须臾应付,就是想叫他们放开我,只要是他们放开我,我就有办法。”

  “看样子姑娘也有功夫,不过你还得小心胡扫荡和班头才行,据我们所知,胡扫荡虽然不会什么武艺,可是他却会特异的功法,那个班头可是会武艺的。”

  “我知道,现在我就是有点怕那个胡扫荡,要不也不能着了他的道,而那个班头却是我的手下败将。”

  听袁飞姑娘这样一说,连大鹏都愣住了,想不到姑娘还有这样的本事。

  接着又听姑娘说,那个丁员外现在已经卖了家产,要带着他们两个和她一起去省城,去了具体干什么还不知道,但却带了很多的现银。

  说着无心,可是听着有意,这样的消息叫子瑜听到了能不动心吗。

  不仅仅是子瑜,这回的大鹏也跟着动起了心。

  这可是钱,一箱子的黄金,要是我大鹏真是有了这些钱,师傅跟自己说的事情不就一下子够了吗,干了这个就积了一回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法通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法通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