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 灵通通灵
草草千里2018-12-02 02:003,374

  “什么人,敢闯到私人的地方来。”

  大鹏他们三个正在这里说话的时候,没想到丁员外他们三个却来到了这里。

  看他们到了门外,大鹏就叫她们两个赶紧从窗户里走,而他却给堵住了房门。

  “我看看里面是谁。”

  这时的班头一脚就拽开了房门。

  房门一开,却从里喷出来很多的石灰。

  石灰到了外面,扑的一下就叫他们三个什么也看不见了,还给呛的够呛。

  看他们这样,大鹏关门就对子瑜一点头,意思叫她们走,同时还拉开了自己手里的弓弦。

  而子瑜那里也跟大鹏有默契的配合,看弓弦拉开了,就把自己的裙子给解下来,往头上一蒙,还抱住了袁飞。

  看子瑜做好了这些,大鹏这里的弓弦就松了手。

  这里一松手,就见包子瑜和袁飞的裙子,曲流拐弯的就到了他们住的房间。

  而这时在外面的胡扫荡也感觉的有些不对劲了。

  “不好,好像是大鹏这小子在这里,你们赶紧回去看护钱箱,我在这里应付他们几个。”

  虽然他们几个都是对着姑娘来的,可是一听胡扫荡这样喊,还是钱财重要,要真是没有了这些钱,班头能跟他们来这里吗。

  而这个还是丁员外的命根子,可是他们就是没想到这个时候的胡扫荡为什么这样的大度。

  这里的班头虽然也想到了胡扫荡就是想占有里面绑着的姑娘,但对于班头来说,这个却是副产品,最主要的还是金钱。

  再说了,看样子里面还不是没有别人,要真是里面去了人,接下来的就是一场恶斗。

  而现在的班头也不是从前了,姑娘的武艺胡扫荡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还是叫胡扫荡这样的打头阵的好。

  他是这样想的,但丁员外却是直奔自己的钱箱,到了跟前就抱住了箱子不松手,嘴里还说,这个没事就好。

  留在那里的胡扫荡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给里面的人打去,而是在这里干起了别的事情。

  这时的胡扫荡却拿出了一个算盘,坐在那里算起了帐。

  房间里的大鹏看外面的胡扫荡并没有对这里攻击,于是就跟另一个房间里的子瑜进行神韵交流,同时还把这里的一切都传给了她。

  当子瑜看到这里的情况以后,就在那里问袁飞,丁员外大约有多少钱。

  虽然袁飞不知道丁员外究竟有多少,但却能估计到有多大的堆。

  而丁员外这样干,就是不放心自己的钱财,每当没事的时候就把胡扫荡和班头给支出去查的。

  听袁飞这样一说,子瑜的心里也就有了数。

  就这样,当胡扫荡在这里打算盘的时候,子瑜却在他们的房间里玩上了别的。

  而胡扫荡并不是白给的,打了一会儿算盘,就感觉自己这里有点不对劲,怎么自己在这里干这个,却有人给自己倒了二把。

  知道了,很有可能子瑜也在里面,要真是这样,自己就能利用子瑜修理大鹏一下,要真能一把就叫这小子彻底的玩完,子瑜和袁飞就有可能都是……真是这样,自己可美死了。

  他这里一这样,可是就被另一个房间里的子瑜给知道了。

  这倒不是胡扫荡的功力赶不上子瑜,而是胡扫荡对的方位不对。

  对着大鹏那里,在借本来一无所有的子瑜打大鹏,还怎么打。

  他这里还没有动手呢,那里的大鹏就在子瑜的指导下对胡扫荡先下了手。

  当大鹏回到了他们的房间里,确实看见了不少银子,但子瑜却有些不满足,因为这跟袁飞给她说的相比还是有点太少。

  “大鹏,你看我们还怎么办。”

  “我们去外面玩去。”

  “别人不怕,叫胡扫荡看见了怎么整。”

  “有我在这里,胡扫荡还能过来吗,我们这回出去,只要是不叫他们看见袁飞就行,你看这个是什么。”

  “箱子,这是谁的。”

  听子瑜和大鹏在这里这样说,袁飞也跟着说。

  “这箱子我认识,这个就是胡扫荡的,他可是一步不离的带着,难道你把胡扫荡给打死了。”

  “打死他干什么,弄昏过去还不行吗,袁姑娘,跟我们配合好了,这回出去也有你的一份。”

  “你们救了我就感激不尽了,我怎么能要你们的钱财呢。”

  他们就这样说着便到了外面。

  由于大鹏和子瑜在这里也不是玩了一天了,见到他们的人也认识他们,当他们在这里一玩,很快就有人围了过来。

  “各位乡亲,我们玩这一场就该去别的地方了,为了回馈大家,我就给大家玩个全新的戏法,叫现场变金银。”

  当大鹏这里跟这些人说完,子瑜就上了场。

  这个时候,就见子瑜用被单一扯,地上竟然出现了一摞摞的金子。

  “这是真的吗。”

  “怎么不是,不信你们看看。”

  “你过来试试,是不是真的。”

  说着,子瑜又把这堆金子给盖上了。

  他们在这里玩这个,旅店里的丁员外和班头听到这样的声音也想出来看看。

  可是,他们也不能出去呀。

  现在的他们,一个是怕这里的金子离开他们的眼丢了,另一个还不知道楼上的胡扫荡怎么样了。

  当丁员外听见外面的人说出子瑜手里拿的一根金簪的样子以后,真是有些急眼了,这不是自己的金簪吗,怎么跑到她的手里去了。

  这时的班头就出去了,等他回来就跟丁员外说。

  “坏了,胡扫荡这小子没有撒谎,还真是他的对头来了,那根金簪,看样子真是你这里的,在下面我还看见了让单子盖着的金子,你说,一个玩戏法的,要不是偷我们的,他们上那能弄来这些个金子呢。”

  “这还用问吗,就是我们的,赶紧跟我一起看看去。”

  看丁员外跟班头到了外面,子瑜和大鹏赶紧就收拾摊子。

  “两个妖人,那里跑,看看我是谁。”

  这回真是,看见仇人,分外眼红。

  没有大鹏对面的时候,班头还能控制的住,可看对了面就不行了,再想想,自己的工作就是因为他们给弄没的,还叫自己破了产。

  这回见了,不跟你们拼个你死我活能行吗。

  虽然班头想给他们拼命,可是现在的大鹏和子瑜却不想跟他兑命,自己活得好好的,跟你个小老头玩什么命呀。

  看他扑了过来,就躲到了别的地方。

  子瑜就这样一闪身躲了过去,可是大鹏却跟子瑜不一样,现在的大鹏还对班头有气没出呢。

  这个气不是别的,就是因为看子瑜的事情。

  都一个要老不老的老头了,干嘛还盯着一个姑娘看呢,虽然子瑜不是姑娘了,就是媳妇也不行。

  于是,就在躲闪的时候,借机一伸腿,便叫班头来了个狗吃屎。

  这一下,竟然叫他一头就撞到了那堆盖着的金子上。

  “真是我的金子,你们谁也别动,这是我的。”

  看丁员外这样,班头却在那里喊,“别动,赶紧报案。”

  听班头这样喊,丁员外更急了,心想,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报案,你还不知道衙门里的样子吗,这些银子到了他们的手里,不就是羊入虎口吗。

  看他们这样歇斯底里的喊叫,子瑜和大鹏也把东西给收拾了起来,再一看,屋里的袁飞也提着两个箱子跑了出来,就相对的一点头。

  “我们走。”

  就由大鹏拿着单子,往子瑜和袁飞的身上一蒙,拉弓射箭,叫这些人看着就没有了影。

  他们是没有了踪影,可是丁员外再一看这一堆金子的时候,那里还有了金子,分明就是一堆烂石头。

  赶紧进房间看去。

  “老天爷,我这是造了什么捏呀,竟然叫人把我的一箱子金子给偷走了,这可是我的命呀。”

  看到这样的情形,班头就到了二楼,而这里却人影皆无。

  在想下去,却听见有衙役到了这里。

  看来是叫人给报了案,都这样了,还下去干什么,还是走吧,看来自己这回也是叫胡扫荡给耍了。

  在班头看来,大鹏他们跟胡扫荡就是一伙的,要不也不能这样。

  但不管怎么样,自己也不能下去的,下去了还能有什么好处,还得想法找到胡扫荡才行。

  其实这时的胡扫荡并没有跑,而是在这里醒过来以后,就追大鹏和子瑜他们去了。

  本来胡扫荡是追不上他们的,可是,他的箱子却叫大鹏给提走了,毕竟都是玩这个的,谁都有自己的绝技。

  不同的地方,也就是学的样式不同罢了。

  说是追,并不胡扫荡追大鹏和子瑜他们,而是跟着自己的箱子走的,有了箱子,也就有了线路。

  不仅这样,丁员外那个装金子的箱子上还有他的记号,这样一来,很快就追到了这里。

  由于箱子是袁飞给拿来的,房间里装金子的箱子也是袁飞给偷出来的,到了他们的跟前并没看,就把一只箱子递给了大鹏,自己提着另一只。

  那知道,胡扫荡到了这里却就是认准了装金子的箱子,而这只箱子却在袁飞的手里提着。

  袁飞的武艺虽然高强,但跟着大鹏他们玩这个却是头一回,看胡扫荡过来就抢她手里的箱子,也是吃了一惊。

  就是这一惊,却叫胡扫荡给抓住了箱子的一半,又用力一拽,这只箱子就打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法通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法通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