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有了机会
草草千里2018-12-02 03:003,723

  箱子打开了还能有好吗,而这个时候又恰恰到了江面上,哗得一下,这些金子就进了江里。

  “我的金子,我的金子。”

  看到金子没有了,胡扫荡却是彻底的绝望了,跟着就一头扎了下去。

  虽然子瑜和袁飞也觉得金子进水可惜,但却没有像胡扫荡一样也跟着进江里捞金子去。

  而大鹏却用弓箭对着胡扫荡比量了比量,最终还是没有放出这一箭。

  “我们现在去那里。”

  看这些金子都叫胡扫荡给撒进了江里,大鹏在这里感叹完以后,就问两位女士,问她们的想法。

  袁飞看子瑜有点犹豫,就接话说,“你们还是跟我到我家去吧,再说了,我家离这里还近。”

  听袁飞这样说,他们也就得跟袁飞到她家去了,因为袁飞叫丁员外他们给绑了架,还不知道他们家里怎么着急呢。

  既然现在袁飞没事了,怎么的也得给爸爸妈妈报声平安才行。

  到了袁飞他们家,再一看,两个老人因为袁飞的事情,都病在了床上。

  不过当他们看到袁飞好好的回来了,竟然立时就站了起来,还忙着给子瑜和大鹏烧水做饭。

  “伯伯伯母你们别忙,我们跟袁飞都是朋友。”

  他们在这里真客气的时候,却有县里的衙役到了这里。

  “我们是县里的,你回来的正好,就跟我们到县里去对质吧。”

  “这位班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袁飞刚刚回到家里就拉她去县里对质。”

  看到这样的情形,大鹏觉得自己是一个男人,就冲了出来跟衙役说话。

  不过就在大鹏跟他们说话的时候,也知道衙役里面的规矩,还是外甥打灯笼照舅的抹起一块石头化得银子来,递给了这个班头。

  但这回给班头却跟那回不一样,那回就是班头一个人,因为当时旁边根本就没有别人;而这回却是明着给,还叫跟来的衙役都看见了。

  “不干我们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袁飞是叫丁员外给拐(绑)去的,可是现在他们家又来告袁飞拐走了他们的儿子,你说,我们能不过来问问吗。”

  班头在这里给大鹏他们大声说了这事,但扭头却又对大鹏小声说。

  “这回你叫袁飞小心点,丁员外他们家哪有钱了,就是丁员外他老婆出头告的,这样不就能找个理由离开他们家了吗。”

  说是小声说,在跟前的人谁还能听不见怎么吧,也就是瞒着外人罢了。

  这就叫掩耳盗铃的公事公办;不仅这样,就像绑架袁飞似的,到了班头这里却变成了拐,拐跟绑能是一个性质吗。

  袁飞那里一听这事,立时就炸了,“他老婆简直是胡说八道,我去找她去。”

  “对,我看也是,太不讲理了,那有这样的。”

  看到袁飞这样,那几个衙役不但没有阻拦,竟然这样说,不是明显的斗气吗。

  班头虽然这样说,但却是一看袁飞离开了家,还对着丁员外家的方向去的时候,才带着这几个小子才走的。

  看他们一走,大鹏就对子瑜说,“你在这里照顾好袁飞的爸爸妈妈,我过去把袁飞给追回来。”

  “还用你追了,一会儿就回来了,已经叫我给划进了圈子;不但这样,就是那几个衙役也叫我给盯上了,你就擎好吧。”

  看子瑜这样,大鹏还真是有些吃惊,“这事你是什么看出来的。”

  “这个还用看吗,你不想想,他们本来到这里要抓袁飞的,当你给了他银子,又不抓了,其实依我看,就是你不给他们银子也不会抓的,他们的目的就是叫袁飞去找丁员外的老婆算账去。”

  他们两个正在这里说着的时候,袁飞却又回到了家里。

  “我怎么回来了,不对呀,明明我已经到了他们家,怎么一开门却看见了你们,还有爸爸妈妈。”

  “这个就先不用问了,以后我在慢慢的跟你说,我们还是在这里赶紧商量商量怎么对付他们的事情吧。”

  “还有谁的事情。”

  听子瑜这样一说,竟然把袁飞给说蒙了,不但是袁飞,就是袁飞的爸爸妈妈也是一样。

  当大鹏给袁飞说了他们看到衙役办事前后矛盾的样子和这几个人看袁飞出去找丁员外老婆的时候才走,感到怀疑的事情。

  听大鹏说这事,却叫袁飞摸不着头脑。

  “我家跟衙役里的人也没有接触呀,跟丁员外也就是从强抢我们家的地开始,不仅这样,而他们家的大娘子还不认识我,她这样干也没有道理呀。”

  袁飞一听这个,就以为丁员外的老婆要引她去他们家闹事,好对她下手呢。

  “你先别管有没有道理,我们还是听听他们在背后说什么吧。”

  子瑜说着,就拿出他们玩戏法的道具,一只水碗,又给盛满了水。

  “想不到,你们变戏法的东西竟然还有这样的功法,子瑜姐,这回真是谢谢你们了,要不是你们,这回我又要叫……”

  说道这里,袁飞也是说不下去了。

  “没什么,毕竟我们是朋友,不能看着你叫人家欺负吧。”

  就在他们说这事的时候,水碗里露出了几个衙役的身影。

  “袁飞,那个女的是谁。”

  “这女人我认识,是县太爷的老婆,她跟这事怎么牵扯到了一起呢,不能呀。”

  “别管能不能,还是看看再说吧。”

  这时又从水碗里传出了声音。

  “你们还得盯着去,最好叫袁飞杀了那个贱人,同时我弟弟的人也到了那里,等袁飞杀了那个贱人以后,抓住袁飞交给我弟弟就不用你们管了,知道吗。”

  他们这里是完了,可是等班头从县官夫人这里出去了以后,一转头却到了县官那里。

  “老爷,一切都按您的吩咐完成的天衣无缝,这回你就放心吧,不过就是丁员外的老婆有些可惜,她可是您的心尖呀。”

  “没什么,要是不把她给舍弃了,那个黄脸婆也不能跟我有完呀,不过这回你们可要注意了,别像上回似的,到了那里就是看见了一个已经疯的丁员外,别的还什么也没有,这回虽然袁飞能到手,可金子却没有了,可惜。”

  “您觉得这事会不会是您夫人干的呢,她的叔叔可是千总,手里也有高来高去的人。”

  “不可能,要真是动用了千总那里的人,这回连丁员外的婆娘都跑不了,何况那天她还跟我在一起呢,不正好给抓了个现行吗。”

  看到这里,子瑜和大鹏虽然明白的大半,但还是有些事情不很明白。

  可是,当袁飞看到这里却什么都明白了。

  县官本来就跟丁员外老婆的有一腿,这也是全县人都知道的,到了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却叫县官的老婆知道了,而县官老婆的弟弟,早就对她不怀好心。

  别看县官在县里挺有能耐,可是却怕老婆,这倒不是他老婆的娘家有多厉害。

  就是在厉害,跟县官的后台相比也是势均力敌,可是他却有把柄叫老婆给赚到了手里。

  当官的别的都好说,就是怕自己的小辫子叫人家给抓住了,而这个还是他们的死穴,没解。

  听袁飞说这事,子瑜就知道了。

  “看来县官也见过你了,要不也不能这样。”

  “当然了,为了丁员外抢我家田产的事情,我可没少去了公堂,可是县官当时却明目张胆的就是向着丁员外他们家,而那时的县官夫人也在那里。”

  听袁飞这样一说,子瑜和大鹏就知道,袁飞跟衙役里的人打的交道还是少,多了就知道了,这个很可能就是他们来回做的秀。

  有老婆在跟前,县官就是再想对袁飞干那事,也不能流露出来吧,而袁飞他们家的地,对于县官来说,又算什么。

  而这个还很有可能就是县官和他的夫人为了自己的利益来回玩的连环套,当然了,袁飞以及丁员外包括那个跟县官有一腿的老婆,都是他们里面的道具。

  可人算不如天算,像这个事却就是因为胡扫荡到了这里,捅咕丁员外卖地出了岔子,到了现在,又遇见了他们。

  不过这事听了确实来气,要是县官当时好好的,就不能惹出这样的事件。

  明白了这样的事情,他们竟然也跟着参与了进来。

  等他们在这里看见衙役去了丁员外他们家以后,也到了那里。

  由于他们去的比衙役快,这样也就叫那几个衙役对袁飞为什么等他们到了才动手不怀疑,可是当他们跟随袁飞进去了以后,却并没有抓到袁飞,而是跟县官老婆弟弟派去的人遇到了一起。

  这两伙到了一起,还互相不认识,真是王八蛋打杂种,对上了就不松口。

  看他们在这里打了起来,大鹏就把丁员外的老婆给拽到了一间空房子里藏了起来,看她没事了,他们就撤了出去。

  回到了袁飞他们家,大鹏知道,袁飞他们一家也不能在这里了,就是以后别人不找他们的事了,还有县官呢。

  而县官要不是看上了袁飞,也不会玩这样的把戏的。

  看他们这样,大鹏跟子瑜一商量,就把子瑜从胡扫荡那里倒二把弄来的金子给了袁飞一半。

  “你们是不能在这里呆了,还是赶紧的投靠亲友去吧,到了那里,有这些个金子也就够了。”

  有了钱就好说,于是,袁飞就把大部分钱都给了自己的爸爸妈妈,叫他们连夜投奔舅舅那里去。

  现在的袁飞要找自己在常山学艺的情哥哥展堂去,她还要在那里继续学艺,等回来找衙役里的人报仇。

  送走了袁飞,他们也回到了山里的家里,因为这回的事情,他们暂时那里也不想去了。

  想想在山里住着,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虽然有些清苦,但却另一番情趣。

  “子瑜,我觉得师傅好像要回来了。”

  “怎么,你现在比我还通灵,我还没有感觉到呢,不会因为自己干的事情做贼心虚吧。”

  “那是以前,现在还虚什么,要说虚,也是身子骨有点虚。”

  “看你胡说八道,你说我们的事情该怎么办,不能总是这样不明不白的在一起过吧。”

  “就算不明不白又能怎么样,其实我也想叫你老婆了,这回等师傅回来我就给他说这事。”

  “要是爸爸不愿意呢。”

  听子瑜这样一说,大鹏立时就没词了,对于大鹏来说,就是这一点没有细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法通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法通灵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