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试镜
陈心昭2019-11-19 22:363,403

  夜深人静,江沉舟回到程家,但见家里一片静悄悄的,不像是闹翻天的样子。她悄悄问了董妈,知道程雨蝶已经被林采送回,早早在自己房间休息了,立刻安心了不少。

  她正要上楼梯,却被程先生叫住了。

  “今天我和雨蝶闹得有些不愉快,回头你安慰安慰她。”程先生轻咳一声,神情有些尴尬。

  “那你们……已经和解了?”江沉舟一时好奇,不由顺势问道。程先生果然还是宠爱女儿的,不忍她受苦。

  “有什么办法呢,只能是顺着她了。不过她想到要自食其力,倒确实是比那些败家子强一些。我就想着去找几个朋友拜托拜托,让雨蝶去哪个公司当个秘书,多少体面一点……哦对了,平时还要麻烦你监督她,不要把课本上的知识彻底扔到脑后去。这样到时候想上大学了,就能立刻考起来。”

  “我知道了。”江沉舟最后看一眼程先生释怀的笑容,便举步向楼上走去。

  她暗暗收了笑容,深深吸气,心中不知为何,竟然浮过一丝浅淡的负罪感。程先生还不知道程雨蝶和冯南之间的事,若要知道,还指不定会如何震怒呢。

  不过暂时她也管不了那么多,径直敲开魁尔的房门,将柳莺莺的话告诉他。柳莺莺创办的大柳电影公司在筹拍《宫闱重重》这一部电影,缺男主角,但不排斥用新人。柳莺莺听闻江沉舟有人选推荐,当即给了一段剧本,让她推荐的人到时来试镜便可。

  于是她毫不犹豫地把剧本给了魁尔。

  “要我去当演员?”魁尔当即毫不客气地把剧本甩回到江沉舟怀里,“我才不会做这种事!”他负着手,气哼哼地立在窗前,然而许久没有听闻江沉舟的动静。

  他心有疑虑,回过头来,却见江沉舟双手环胸,心思重重地倚靠在墙壁上。他见她不说话,便也憋着不说,但最后还是先绷不住了,冷声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是不是觉得演员就是戏子,就低人一等?”江沉舟无奈说话,“可你知不知道,我工作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宣传演员,好让他们的名声更大一点儿,有更多的钱赚。我可是比戏子还要低一等呢。”

  “你到底在说什么鬼话,我哪儿有那么想。我只是……完全不懂演戏。”魁尔顿了顿,又轻声一叹,“而且我哪里去过宫廷!我就知道我叔父和他众多兄弟见过慈禧,一同商议清廷的去留,但可没我什么事。”

  “演员重要的是演,没必要真的见识过剧中场景。很多试镜的演员对过往发生的事全然不了解,演戏只为混口饭吃,没那么讲究的。”江沉舟多看魁尔几眼,“你知道的远比大多数演员多,外形身份都合适,我觉得这机会不可错过。”

  魁尔不再说话,有些不情愿地接过江沉舟手里的剧本翻看。他第一次接触到电影剧本,一时间神情里充满了迷惘。

  “我听柳莺莺说这是个爱情悲剧,沉迷戏曲的王爷爱上了皇帝的妃子,最后两人也没能走到一块儿。”江沉舟一声叹息,“两个人都拥有超乎时代局限的思想,但却没有能力打破身上的枷锁……哎,世间最惨的,莫过于此了。”

  “看你一副对电影很有感触的样子,似乎是对柳莺莺之前的种种做法都不再计较了呢。”魁尔似笑非笑地看看江沉舟,继而又低头看看剧本,“不过戏曲我可是一窍不通的,从来没喜欢过这个。”

  “没关系,我认识一个茶馆里的茶房,对戏曲特别在行,到时让她教教你就好了。”

  魁尔又蹙眉打量江沉舟片刻,似是在迷惑为什么她会认识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人。“行吧,总是这么待在家里,程家也会说闲话。我就委屈自己,去试试好了。”魁尔淡淡瞥江沉舟一眼,“我也没做什么,不必一脸激动地看我。”

  江沉舟于是收起面上的欣喜之色,淡淡道:“我并不是怕别人说闲话,我是怕你久而久之,只知沉湎于过往的噩梦中,无法释怀。”

  魁尔怔怔地看她,正想说些什么,却见她已经走了出去。门在那抹清冽的窈窕身影之后,轻轻合上。

  在魁尔准备开启他的演员之路的这段时间里,江沉舟也得来了她的好消息,她和林采都顺利被圣约翰大学录取。林采去了幼儿教育专业,而江沉舟则去了播音专业。她特地登门拜访了裘宽高,感谢他亲自来劝说她去参加播音考试。她有理由相信,考出来的播音证书正是开启她大学之门的金钥匙之一。

  闲聊之时,江沉舟不免问起电台现状,得知与她一同前去考试的麻捷飞情况并不太好,他因为在电台里开某一位政要的玩笑而被人盯上,目前不得不停职休养。

  正巧江沉舟打算前往重庆尝试着寻找家人,于是无事可干的麻捷飞便也跟着去了,散心的同时,也可以尽到保护后辈的职责。

  坐在前往重庆的火车上,江沉舟是十分激动的。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向母亲炫耀自己的大学录取通知,然而等下了火车后,她却是一片茫然。

  她通过江父遗留下的物品陆续寻找了几处住宅,但却都没找到表舅抑或母亲的踪迹,大概能猜到,他们已经换了地方居住。她十分失落,却不得不再次踏上折返上海的列车,一路上与麻捷飞一起,对彼此加油鼓劲。

  下了火车刚好是男主角试镜当天,江沉舟急忙前往试镜地点,却见场内纷乱不已。本该已经进展到一半的试镜,竟然还未开始,一众男演员等在一边,脸上都带着一抹焦躁。

  柳莺莺见江沉舟来了,忙拉她见了导演周敬。周敬不仅是《宫闱重重》的导演,还是这次试镜的主要选角人。他以前留洋学过电影,然而后来回国,大多数时间都在给人拍杂志广告。听起来他不是这部新片最理想的导演,然而比起其他一些没碰过器械就敢上手导戏的新手,到底还是强多了。

  “到底是出什么事儿了?”江沉舟见众多工作人员面色慌乱,忍不住问道。

  “你还不知道?”柳莺莺悠悠地从口中吐出一个烟圈,“女主角死了。”

  “死了?”江沉舟瞪大眼睛反复审视柳莺莺满面从容的样子,怀疑自己听错了。

  “别那么意外,在我过去工作过的场所里这种事很正常。哪个姑娘若是平时大烟洋酒不离手,那一觉后忽然死亡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柳莺莺有些嫌弃地看江沉舟一眼,“不过我们的女主角肖长英死得却是离奇。是被人杀了的。”

  “被谁杀的?怎么杀的?”

  “这个还不清楚,报纸还没来及得报道呢。”

  江沉舟下意识地捂住胸口,不由自主地就想吃这碗饭可真不容易。望着眼前匆匆忙碌的工作人员,她的心中越发没了底。“那现在怎么办?”她轻声道。

  之前柳莺莺也跟她提起过肖长英,是个演技尚可,性格很好,很讨人喜欢的女子。本次试镜,她本要来与诸位男演员们当场搭戏,看看合不合拍,不想忽然就这么香消玉殒了。当真世事难料。

  “我们已经开始找其他女演员了,不过眼下必然赶不过来。本来嘛,肖长英在还能帮忙救个场,现在……哎,演员们就只靠自己啦。”柳莺莺说完轻轻拍了拍江沉舟的肩膀,不知是否是安慰的意思。

  江沉舟环视四周,不见魁尔的身影,不禁有些心急。

  不一会儿,试镜便开始了。试镜的表演内容是一段王妃与王爷闹别扭,王爷上门主动赔罪的戏。既然女主角缺席,导演周敬便临时顶替,配合演员完成试镜片段。

  在江沉舟看来,整个片段没有多少需要特殊技巧的地方,就是结尾王爷要靠着唱戏逗王妃开心有点儿难度,不知魁尔完成得如何。

  眼看着试镜的演员一个个在导演面前表演,唱戏,完成得都十分不错,江沉舟不禁又在心里为魁尔捏了一把冷汗。她时不时就冲门口瞧去,然而魁尔却还是没有到。

  终于轮到魁尔登场。

  江沉舟听闻工作人员叫魁尔的名字,心中更是焦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柳莺莺也频频向她瞥来,似有询问之意。

  一片寂静之中,潜藏着不耐,大家都在等着魁尔。江沉舟站起身来,正犹豫着如何道歉,却见门忽然开了。

  魁尔终于在万众期盼之下出现。只见他一身黑衣,负着手旁若无人地迈近,一步一步,带着不容忍进犯的架势。然而他的脸上却涂满了油彩,极为夸张。

  诸多工作人员见了,纷纷窃窃私语起来。某个来试镜的演员,看到魁尔如此装扮,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导演周敬起先十分诧异,等魁尔迈步到跟前,才收敛起面上神情,半演半真地问道:“王爷,你怎么把脸涂成这个样子?”

  听闻导演的话,周围嘲笑的声音越发的大了。

  “哪个朝代的王爷,会把脸涂成花脸猫一样?”有一个嘲笑的声音这样说道。

  江沉舟听闻这样的声音,忍不住愤怒地捏起了拳头。她相信魁尔,他一定是做了一些功课才打扮成这样的。但愿魁尔不会受外人影响。

  而魁尔也的确如她所愿,旁若无人,一脸冷漠地瞥着导演,从容不迫地道:“我这样又如何了。人活着,不就是靠一张面具么?”

  一瞬间,剧本中那个不在意俗世眼光,又清高无比的王爷立刻就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之前的那些嘲笑声,顷刻间就烟消云散了。

继续阅读:第六十九章 花落谁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尘说梦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