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叶父叶母
言寺言寺2019-10-09 11:172,446

  接下来的几天,江昱尘几乎每天都忙到深夜才会回家,叶一丝因为怀孕,嗜睡越来越严重,一天下来,两个人见面的时间屈指可数。

  婚礼的前一天,江昱尘早早的去机场迎接叶一丝的父母。虽然是第一见到二老,但江昱尘性格沉稳可靠,很快便得到了二老的信任,叶父爷母虽然惊讶于叶一丝突然结婚,但对于江昱尘却非常满意。

  听到开门的声音,叶一丝忙从卧室跑了出来。

  叶一丝见到面前的父母,多日来积压的委屈一下子都爆发了出来,卸掉了“懂事”的伪装,抱在叶母的肩膀上像个三岁的小女孩一样嚎啕大哭。

  叶母只觉得叶一丝可能是因为要结婚,舍不得爸妈所以才会这样情绪激动,还打趣的拍着叶一丝的肩膀说:“哭啥啊,让人都笑话死了,你看,江昱尘都在旁边笑你呢。”

  叶一丝吸了吸鼻涕,由嚎啕大哭变成小声啜泣。

  叶母擦了擦叶一丝的眼泪,就像帮三岁时候摔倒趴在地上嚎啕大哭的小叶一丝擦掉眼泪一样,一转眼见,那个小女孩也要为人母了,想到这里,叶母也不自觉的也红了眼眶。

  江昱尘揽过叶一丝的肩膀,温柔的对叶一丝说:“好了,我不笑你,你别哭了。让叔叔阿姨先休息下,等下带你们出去吃东西。”

  “出去吃干啥啊?我们这两大行李箱里面装的都是吃的。你们还没吃早饭呢吧?我去给你们整吃的去。老叶,过来帮忙!”叶母性格雷厉风行,说完马上打开行李箱往外拿着一包一包精心包好的东北特产和自己做的家乡菜。江昱尘也去厨房里给二老打下手。叶一丝看着厨房里三个人和谐的身影,心里暖了起来。

  “小江,你多吃点这个锅包肉,我们家一丝小时候就特爱吃这个,你别看这么小不点一个人儿,自己能吃一大盘子,谁跟她抢她都急。”叶母热情的往江昱尘的碗里夹着菜。

  江昱尘咬了口锅包肉,真情实感的称赞道:“好吃!北京这边也有卖锅包肉的,跟您这个比起来,天壤之别了!”

  “那必须的。”叶母得意道,说着又往江昱尘的碗里夹了两块:“多吃点儿,你多吃点儿。”

  叶一丝这顿饭也没少吃,经历过了妊娠反应,又吃到了爸爸妈妈做的菜的熟悉的味道,食欲变得格外的好。

  吃完饭,江昱尘去洗碗,叶母见什么家务活都是江昱尘在做,一点儿都没让叶一丝动手,对这个女婿是越看越满意。

  江昱尘洗完碗,坐到沙发上陪叶父叶母聊天。

  “你预产期是什么时候?”

  没等叶一丝回答,江昱尘就抢先回到道:“九月初。”

  “你说你,之前连个男朋友都没有,突然这一下子,我还没做好准备就要升级当姥姥了,真是没有一丝预兆也没有一丝防备啊。”

  江昱尘被这个内心年龄很年轻的岳母逗的轻笑,他问道:“小孩儿大学时候没交过男朋友吗?”

  “我问她,她说没有。”

  “我问他她也说没有。”江昱尘笑笑。

  “唉?那你和小江是怎么认识的啊?我看小江比你大不少啊。”江昱尘看着心直口快的叶母,突然就理解了为什么刚认识叶一丝的时候,她经常控制不住自己把脑内OS脱口而出。

  “之前他是我客户,后来……”叶一丝顿了一下,看了看江昱尘,继续说道:“后来,我到他的工作室去上班了。”

  江昱尘的笑容僵了一下,他看着叶一丝把那些不能说的不好的交易,轻松的用一句话带过,心里有点难受。

  叶母没看出两个人的异常,继续兴致勃勃的询问道:“那小江今年多大啊?什么工作啊?有工作室,自己当老板啊?挺厉害的吧?”

  江昱尘耐心的一一回答着叶母的问题:“我今年三十岁,是配音演员,有自己的工作室。算是老板吧。”

  “你看看,年轻有为!”叶母对叶父说道。叶父点头表示赞成。

  “我们一丝吧,从小就乖,但乖是乖,她犟啊。她要是认准的事儿,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认死理儿,一条路走到黑的。就说你们结婚生孩子这事儿吧,之前一点儿都没和我们说,但是她自己要是认准了你,任我们说什么也都没有用。”

  江昱尘看着垂下眼的叶一丝,轻轻的把她的手握在了手心里。

  “小江啊,以后一丝就交给你了,你要好好的对她。”叶母语重心长的对着江昱尘说。

  “阿姨,您放心,我一定好好的照顾她。”

  下午,江昱尘叫来了工作室的一大帮人和他的朋友来帮忙布置婚房。直到原本以黑白灰为主的现代装修风格的屋子,从头到脚的变成了喜庆的大红色,叶一丝才有了“明天就是我和大叔婚礼”的真实感。

  晚上,江昱尘把叶一丝接到了主卧来住。客房倒是还有一件,阿姨也已经把多余的客房收拾干净了。但是江昱尘不想让叶父叶母误会两个人的关系,所以在征求了叶一丝的意见之后,把她接了过来。

  叶一丝洗完澡走进卧室,见江昱尘正倚在床边看书。叶一丝有点害羞又紧张的走到了江昱尘身边躺下。虽然以前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但是这却是两个人第一次在都清醒的状态下同床共枕。

  见叶一丝躺了过来,江昱尘放下了手里的书,自然的把叶一丝揽到怀里。

  叶一丝红着脸把头埋在江昱尘的胸口。

  “早点休息吧,明天可能会很辛苦。”

  “嗯。”叶一丝闷闷的回答了一声。

  江昱尘像哄小宝宝入睡一样轻柔而有规律的拍着叶一丝的背,问她:“要听睡前故事吗?”

  江昱尘笑笑,抓过放在床头的手机,搜索着床边故事。

  “家里面没有童话故事书,看来改天得去书店多买几本了,将来小宝宝需要,大宝宝也需要。”

  叶一丝害羞的把脸更深的埋在了江昱尘的胸口,伸出胳膊抱住了他。

  江昱尘轻笑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用叶一丝熟悉的声音缓缓的为叶一丝读起了睡前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个名叫阿卜杜拉的打渔人,他很穷,有九个儿子。他以打渔为生,每天去打渔买得的钱,只够勉强糊口。只有运气好时,打到的鱼多些……”

  孕期嗜睡的叶一丝,在听了一小会儿之后便安然入睡了。江昱尘放下手机,轻轻的亲吻了叶一丝的头发。

  明天就可以向所有人宣告,这个女孩儿是他的人了。

  夜里,叶一丝翻身的时候,隐约看到窗前有一个人影,定睛细看才发现是江昱尘。叶一丝转了个身继续睡了。

  叶一丝这一夜睡的安稳,江昱尘失眠了一夜。

  江昱尘那天才深刻的体会到,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因为幸福和期待,激动到难以入眠。

继续阅读:第三十一章:难忘的婚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心上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