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同居
言寺言寺2019-10-05 19:592,413

  这是叶一丝第二次来到江昱尘家,却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明明地方也没变,人也还是他们两个,却和之前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当初就算困也要挺着和江昱尘坐在沙发上彻夜长谈的叶一丝,现在只想躲在卧室里面,不愿出来。

  江昱尘以为叶一丝是累了,便轻轻的走出了她的卧室,还在走之前贴心的帮她盖好了被子。

  网上说,孕妇在自己老公身边会变得安心,而她越靠近江昱尘,就越觉得没有安全感。

  江昱尘把室内温度调的很温暖,叶一丝却把自己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好像只有这样才是她觉得最安全的状态一样。

  江昱尘怕叶一丝住的不舒服,要她来住主卧,但是被叶一丝直接拒绝了。

  主卧有太多江昱尘的味道了,他不能再让自己更喜欢江昱尘……

  下午的时候,叶一丝收到了叶母邮来的户口本,江昱尘小心翼翼的把户口本放到了柜子里面,生怕弄丢了。

  第二天一大早,江昱尘就带着叶一丝去了民政局。

  没有鲜花和掌声,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甚至连一个正式的求婚都没有,两个人就这样领了证了。

  叶一丝本以为婚后的生活会像领结婚证这天一样,平淡到让人失望,但是后来她才知道,这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首先,打破这场平静的是江昱尘的妈妈。

  “江昱尘,你是不是疯了!结婚这么大的事都不和我们说一声就自己结了!你眼里还我这个当妈的吗?!”

  这是叶一丝第一次见江母,那个站在客厅中间身形肥硕的单眼皮女性,理论上就是她的婆婆。

  “我回家取户口本儿的时候不是和您说了么,我要结婚。”

  江母一时被怼的说不出话来,当时江昱尘是说要结婚来着,但她只当成了一句玩笑话。

  “你说的那叫人话吗?”江母虽然被怼,但气势不减。

  江昱尘叹了口气,道:“妈,您冷静冷静行不行?”

  “冷静?你让我怎么冷静?昂?你告诉告诉我怎么冷静?我养了三十多年的儿子一声不响的把婚都结了,连我都瞒着,你让我怎么冷静?”江母生性彪悍,讲到激动之时,握紧的拳头实打实的招呼在了江昱尘的身上。

  “还有你!”江母气势汹汹的走到了叶一丝面前,指着她的鼻子骂道:“你是个什么玩儿意?对我儿子下了什么蛊?当年他和小穆在一起了九年说分就分了,怎么到你这没几天就结婚了?看你年纪轻轻的,说,你到底图江昱尘什么?”

  叶一丝嗤笑。

  “妈!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许这样说她!”江昱尘挡在叶一丝面前,一改刚才的冷静,对江母吼道。

  江母被江昱尘吼的一怔,江昱尘对叶一丝的护犊行为无疑在江母的怒气上火上浇油,江母抬起手猛扇江昱尘的后脑勺。

  “你个没出息的!三十多岁的一个大老爷们儿被一个小姑娘迷惑的居然和自己的亲妈吼!我怎么生出了你这么个东西?哎哟,我的命好苦啊!”说着,江母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上演着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

  江昱尘无奈的扶额,叶一丝觉得这戏码在电视上看的次数过于频繁,已经没了什么新鲜感,于是起身,对江昱尘说了一句:“我累了,先去休息了。”便绕开江母,回到了卧室。

  江母见叶一丝态度跋扈,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一跃而起冲到了叶一丝卧室门口,猛砸门板。

  叶一丝躺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静静的听着门外的响动。好在江昱尘家够大,隔音也不错,零星的听到了江昱尘对江母说了几句“她怀孕了”“您就别掺和了”,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你说她怀孕了?”江母怒火渐息,冷静下来和江昱尘坐在沙发上谈话。

  “嗯。”

  “几个月了?”

  “十八周了。”

  江母抬起胳膊对着江昱尘扇了两下:“混小子!把人家姑娘肚子搞大被赖上了吧!没出息。”

  “妈,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我想象什么样?”江母打断江昱尘的话:“女孩子小小年纪不知廉耻,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妈!不管怎样,她现在都是您孙子的母亲,您这样说她合适吗?您骂我吧。”

  江母恨铁不成钢的骂道:“这个小狐狸精到底给你下什么药了?我倒要看看她到底什么来头!”

  “她没什么来头,就是一刚毕业的大学生。”

  “刚毕业?工作呢?”江母皱着眉头问道。

  “她没有正式工作,之前是做代购的。”

  “她是本地人吗?”

  江昱尘摇头“她是东北的。”

  “江昱尘!等这个孩子生出来之后,你们就给我马上离婚!”没等江昱尘说出反驳的话,江母怒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江昱尘无力的抓了抓头发,靠在沙发上狠狠的舒了一口气。

  天色渐暗,叶一丝从下午回到屋子里就再也没出来,江昱尘有点担心,轻轻的打开了叶一丝的房门。

  见叶一丝并没有在睡觉,而是一个人倚在床头发呆,他走过去坐到了床边。

  “醒了,饿不饿?”

  叶一丝摇摇头。

  江昱尘看出她情绪不好,上前抱住了她。叶一丝委屈的回抱住了江昱尘,闻到了江昱尘的味道,让她安心了很多。

  “您妈妈不喜欢我。”叶一丝趴在江昱尘肩膀喃喃的说。

  “这很重要吗?”江昱尘问叶一丝。

  叶一丝深深的吸了一口江昱尘身上的味道,没有回答。

  江昱尘轻轻的拍着叶一丝的背,安慰道:“你是嫁给了我,不是嫁给了我妈。我妈不喜欢你,那是因为她不了解你。或者说,即使换成任何一个人,她都不会满意,因为她会觉得自己的儿子被这个叫儿媳妇的女人抢走了。这也是婆媳关系一直尖锐的原因。我们和他们分开住,除了逢年过节之外要在一起,剩下的日子都是我们两个人过的,这样,你还觉得我妈喜不喜欢你有那么重要么?”

  “我听到了她让我们两个离婚。”

  江昱尘松开抱着叶一丝的胳膊,看着叶一丝的眼睛问道:“你觉得我是会因为我妈的一句话就和你离婚的人吗?”

  叶一丝注视着江昱尘坚定的眼神,烦躁了一天的心情也终于可以安定了下来。

  “好了,别想这些了,我煮了鸡肉粥,要不要吃一点?”

  “嗯。”叶一丝点了点头。

  “好。”江昱尘对着叶一丝笑了笑:“是要去餐厅吃还是我给你端过来?”

  “去餐厅吧。”

  “好嘞。”江昱尘一把抱起了叶一丝,带她去了餐厅。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逢场作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心上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