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动摇
言寺言寺2019-10-28 17:362,646

  那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一天,江昱尘早早就出门去了工作室,临走之前还不忘告诉江澈乖乖的听妈妈的话,爸爸下午回来给你带好吃的。江澈笑呵呵摆手的送江昱尘出门。

  江澈现在已经三岁了,很乖。虽然不能很连贯完整的说出整句的话,但是基本的意思都能表达清楚。叶一丝看小区里其他的同龄的小朋友都去了幼儿园,所以最近也在考虑要不要送江澈去。

  江澈总是乖的让人心疼。给他一个玩具他就能安安静静的在一边玩上大半天,渴了饿了也只是过来拉拉叶一丝的衣角,很少会哭闹。就好像叶一丝怀孕时候对他说的那些话,他都听懂了,生怕他惹大人不高兴就会被抛弃掉一样。

  叶一丝对江澈的愧疚越积越深,她深知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妈妈,她只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给江澈更多的爱。

  可她的爱就只有这么多,大部分都已经给了江昱尘了,即使江昱尘不稀罕……

  江澈趴在沙发上玩江昱尘给他新买的玩具,叶一丝坐在旁边追新番。突然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叶一丝以为是快递或者推销什么的,也没多想就接通了。

  “喂。”

  “呵,这么久不见,还记得我的声音吗?”听到了对方的声音,叶一丝的心脏狠狠的揪了一下,冷汗顺着她的背流了下来,那些压抑的记忆一瞬间都涌入脑海里。

  她又回来了!

  叶一丝把江澈送到了江母家,一个人去赴穆北秋的约。

  叶一丝到咖啡厅的时候,穆北秋已经坐在那里了。

  穆北秋也没和叶一丝多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切入主题:“我怀孕了。”

  叶一丝像是被一块巨石狠狠的砸中了脑袋一样,来不及反应就已经感到地转天旋。

  叶一丝平复着自己的情绪,即使心里兵荒马乱,表面上还是假装淡定。她若无其事的拿起了桌子上的冰美式,猛灌了一大口到肚子里,这又冰又苦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味蕾,但似乎并没能让她冷静下来。

  “关我什么事?”

  “呵,”穆北秋跳起嘴角一笑,叶一丝觉得穆北秋这个笑散发着对她的嘲讽。

  “江昱尘没和你说吗?”叶一丝微微眯起眼睛等待着下文。“他昨天陪我一起去了医院。”

  “那又怎样?”叶一丝嘴硬道。

  “怎样?你觉得一个男人陪一个女人去看妇产科是怎样呢?”穆北秋也眯起眼睛看叶一丝,叶一丝感觉到了她眼神里的危险,有意无意的躲避着。

  叶一丝明知道答案,却不愿承认,“他昨天一整天都在工作室,你凭什么说他陪你去医院了?根本不可能的事,别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

  “是么?”穆北秋低下头,不紧不慢的滑动着手机,之后把手机屏幕给叶一丝看。照片上,穆北秋偷拍了一张江昱尘在妇产科门口拿着各种化验单和穆北秋身上的这件大衣的照片,而江昱尘身上的衣服,也确实是他昨天穿的那一套。叶一丝亲手给他熨的。

  叶一丝眼眶一热,水雾模糊了眼睛,但是她不能哭,至少不能在穆北秋面前哭,哭了就证明输了。

  其实早就输了不是么。

  叶一丝怀孕初期的时候,产检都是自己一个人去做的。看着别的产妇身边都有丈夫的陪伴,只有她孤身一人,心里忍不住的委屈和心酸,当时就在想,如果江昱尘成了准爸爸,估计也会像那些丈夫一样,温柔的揽着妻子的腰,让她坐在等候区休息,自己一个人跑前跑后的交钱,开单,取结果,然后一脸兴奋的向着她走去吧。现在,这所有的想象,都实现在里另一个人身上。

  该来的迟早会来的。叶一丝突然间就觉得这四年,像是从别人那里偷来的时光。现在那人回来了,她的戏也结束了,是时候要把偷来的东西归还回去了。

  “这回相信了吧?你也知道,我和昱尘在一起了九年。从年少无知,到陪着他白手起家。中间虽然有过波折,但是我们的感情……”墓碑去笑着抬头看叶一丝:“是谁都无法替代的。当初我因为不愿意放弃事业而和他分开,恰巧,你又在那段空窗期怀了他的孩子,赌气也好,出于对孩子的责任也罢,结婚是他当时必须承担的后果。但是你心里也明白,江昱尘他……不爱你的。”穆北秋拿起桌上的温水,轻轻的咂了一口:“现在,我也愿意回归家庭了,昱尘也愿意和我重归于好,况且我们现在还有了自己的孩子。我觉得你如果心里真的哪怕又一点是为了江昱尘着想的话,就应该让他选择自己的幸福,不让他为难,也别等着大家把脸皮撕破,你说呢?”

  叶一丝双手紧紧的握着咖啡杯,用力到好像要把被子捏碎一样,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宣泄她此时的情绪,她的嗓子像是被封印上了一样,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了。她的耳朵像是失聪了一样,后来穆北秋对她说了什么,她一句都没听到,脑海中一直在循环着那句“让他选择自己的幸福,不让他为难。”

  是啊,从始至终,她好像一直都在让江昱尘为难。

  她的任性,自私,不懂事,最后帮她买账的都是江昱尘。

  和这样的她在一起,江昱尘也很辛苦吧?

  她爱江昱尘,她甚至为了能留在他身边,不惜把孩子作为牺牲品。现在想想,她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她只想要自己得到江昱尘,却从来没有考虑过江昱尘的想法和感受。

  和不爱的人每天生活在一起,他也很痛苦吧。

  叶一丝不敢再承认自己是爱着江昱尘了。如果真的爱他,哪会这般让他为难让他痛苦呢?

  一直以来都是江昱尘在迁就着她,如果真的爱他的话,是不是应该放手去让他追寻他自己的幸福呢?

  叶一丝觉得自己好像一瞬间就长大了。如果是在三年前,即使知道江昱尘不爱她,她还是会想尽办法的把江昱尘留在身边。但是经历了这么多,她也渐渐的看开了,如果把他留在身边对他来说是一种煎熬的话,那她愿意放他离开。

  叶一丝浑浑噩噩的去婆婆家把江澈接了回来,一路上,江澈好像看出了她情绪不好,所以很乖很安静。

  回到家之后,江澈拿着自己的小玩具老老实实的在一边玩,叶一丝看了一下时间,估计江昱尘也快回来了,于是去厨房开始做饭。

  这几年,她学会了做饭,虽然做的不好吃,但江昱尘还是会全都吃光,真的是为难他了。

  分神的叶一丝一个不小心切到了手指,鲜红的血液顺着指腹流淌了下来,她没有止血,呆呆的看着血液流淌下来。

  怎么不疼呢?只是为什么眼睛里好像也有什么流了出来?

  叶一丝自暴自弃的放下了菜刀,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叶一丝站在开放式的厨房里,环顾着这个住了三年多的“家”。一切都那么熟悉,却又那么陌生。

  就好像在看最后一眼一样,叶一丝的眼神里都是不舍。

  可能快要离开了吧?

  是好事儿的,她离开了,江昱尘就可以去追寻自己的幸福了,就可以不用吃她做的这么难吃的饭了,就可以少了很多烦恼和累赘了。

  自己离开了,他会过的更好的。

  如果自己是爱他的,那么他幸福了自己也就幸福了。即使舍不得,也应该为他高兴才是的。

继续阅读:第五十章:争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心上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