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有趣
言寺言寺2019-10-22 10:143,356

  病房里只剩下叶一丝和穆北秋两个人,两个人谁都没开口说话。

  穆北秋居高临下的冷笑着看叶一丝。

  叶一丝也毫不掩饰对穆北秋的敌意,单刀直入的质问她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来看我笑话吗?”

  叶一丝的这句话倒是把穆北秋问懵了,她不明白叶一丝口中的“看笑话”是什么意思,相反的,她觉得叶一丝有了江昱尘的孩子,其实才更加拥有了向她耀武扬威的资本了吧?

  穆北秋挑眉,疑惑的看着叶一丝。

  看着穆北秋好像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叶一丝不屑的嗤笑道:“为什么这样看着我?我说错了么?以前只有我是小丑,配合着江昱尘,配合着你,配合着你们来演这出戏,现在又加上了我的孩子。你明明都知道的,江昱尘把我留在身边不过是想演戏给你看,想让你生气而已,我也像个傻子一样,愿意配合他演出,你们一个假装一个好丈夫,一个假装不知情,所以,你们这样看我演戏有趣吗?”

  穆北秋消化掉了叶一丝的这段话之后,嘲讽的扬起了嘴角:“你真的这样想江昱尘?”

  “不然呢?”

  穆北秋看着叶一丝满眼的愤懑和委屈,突然觉得江昱尘有点可怜了。她轻笑,说了句:“有意思。”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穆北秋见江昱尘今天的慌张的样子,就知道她已经无法挽回江昱尘的心了,但有趣的是,江昱尘付出真心的对象似乎并不接受他的真心,既然这样的话,即使得不到他,也不想让他们过得太好。

  得知了叶一丝早产的消息,叶父叶母来不及收拾,直接冲到火车站,买了最早去北京的火车。

  江昱尘在病房里寸步不离的照顾着叶一丝,他拜托朱鸣周去火车车站接叶家二老。

  本来叶一丝一上午都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不能吃东西,也不叫饿,也不喊疼,但当叶家二老一进病房,叶一丝像是幼儿园里被留到最后的小朋友,终于等到了家长来接她一样,毫不掩饰委屈的嚎啕大哭了起来。

  本来生孩子是喜事儿,但叶母见叶一丝哭了起来,她也忍不住,眼泪也噼里啪啦的掉了下来。

  站在旁边手足无措的江昱尘,看着这一对抱头痛哭的母女,心疼之余却不知道能做些什么,于是默默的给叶母搬来了一把椅子。

  等母女二人都哭完,叶母才想起来问:“孩子呢?”

  叶一丝吸了吸鼻涕,说:“还在保温箱里。”

  叶母没再多问孩子的事,毕竟比起那个江家的孙子,她更心疼她自己的女儿。

  “饿吗?大夫说你什么时候能吃东西了吗?”

  “说排气之后才行。”

  “哎,我可怜的孩子,都瘦了。”叶母心疼的摸了摸叶一丝消瘦苍白的脸庞。

  叶一丝摇了摇头,说:“妈。生孩子真的太疼了。您当时生我的时候也很疼吧?我现在才体会到,真的……”叶一丝哽咽道:“谢谢您。”

  “傻孩子。”

  江昱尘见这母女又有要抱头痛哭的架势,忙打断道:“妈,您和爸还没吃早餐呢吧,鸣周,你带我爸我妈先下楼吃点东西。”

  “哎好嘞!”朱鸣周带叶家二老出了病房,叶一丝这才止住眼泪。

  “那么疼,为什么不和我说?”江昱尘问叶一丝。

  “还是可以忍的程度。”

  江昱尘顿了顿,他皱了皱眉头,似有不满的盯着叶一丝问道:“在我面前,为什么要忍着?”

  叶一丝也被问住了。

  叶一丝自认为是一个不太会压抑自己本性的人,由于从小身体不好的原因,叶父叶母也不会强迫叶一丝做她不喜欢的事情,可以说在遇到江昱尘之前,叶一丝过的非常的随心所欲。但是自从认识了江昱尘之后,她变得患得患失。生怕因为自己的任性说错话,做错事。所以有时候即使话到嘴边,都会咽下去,生怕说出什么惹他不开心。可即使什么都憋在心里不说,即使学会了忍,还是惹得江昱尘不高兴了。

  看来,无论她做什么,在他面前,都是错的。

  叶一丝不想让自己消极,但是消极的情绪似乎总是挥之不去。

  她以为她自己可以伪装的很好,直到那天,她终于忍不住,对着江昱尘爆发了。

  那是三天之后的事了。

  那天,宝宝被拿出了保温箱。他被护士放到小婴儿床上,推到了叶一丝的病房里。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东西,但是那双和叶一丝一模一样的黑溜溜的大眼睛,四处打量着这个新的陌生的环境。

  宝宝被护士抱到叶一丝面前,叶一丝看着他,心里对他的愧疚一时间都涌了上来。还没等叶一丝摸一摸宝宝,江母一把就把宝宝接了过去。

  “宝宝,我是奶奶啊!看看奶奶!”

  叶母叶父也围了过去,几个老人也不管宝宝明不明白,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去逗宝宝开心。

  宝宝也很乖,谁抱都不哭不闹的。但他越是这样懂事,叶一丝心里就越难受,就好像之前她在怀孕时候对宝宝自言自语的话,都被他听懂了一样。

  江昱尘坐到叶一丝身边,拉着叶一丝的手说:“你看宝宝,大眼睛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真好看。”

  叶一丝看着众星捧月般的宝宝,发现宝宝也在闪着大眼睛看着她笑。这一刻叶一丝觉得,即使走了再多的弯路,吃了再多的苦,其实也是值得的。

  但后来叶一丝觉得自己可能是高兴的太早了。

  像是得到了消息一样,就在一家人其乐融融的时候,穆北秋踩着高跟鞋,滴答滴答有节奏般的走了进来。

  叶一丝以前上学的时候,就很怕数学老师的高跟鞋声,现在,更是对每次伴着高跟鞋声而出现的穆北秋心有余悸。

  “hello,都在呢啊,阿姨,叔叔。”穆北秋走进病房,熟络的和江昱尘的父母打着招呼。

  “哎,小穆来了啊。”

  “没什么事儿,我就过来看看。”

  叶家二老不知道穆北秋是谁,只当是江昱尘的朋友,便对她点头示好,但细心的叶母发现自从这个“小穆”一进屋,叶一丝的脸就拉了下来,看来关系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穆北秋走到抱着孩子的江母身边,看着江母怀里小小的一个娃娃,说道:“这就是你们的孩子吧?”

  叶一丝见穆北秋上前要抱过孩子,本能的想起身去阻拦,但起身动作过猛,扯的刀口生疼,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孩子被穆北秋抱在了怀里。

  “嗨,你好啊!”穆北秋抱过孩子,轻声的逗着怀里的小娃娃,宝宝被他逗的呵呵的笑。

  “你看着孩子,笑起来的眼睛多像昱尘啊。”

  “是啊,我大孙儿长的好看。”江母骄傲的炫耀着。

  “昱尘,你说我们当时的孩子如果生下来的话,是不是也会长的这么像你呢?”

  穆北秋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

  最先反映过来的是叶一丝,她早就有心理准备,毕竟每一次穆北秋的出现都是一枚炸弹,她或多或少已经习惯了。

  “妈,你先把宝宝抱回监控室,让他睡觉吧。”

  叶母厌恶的扫过江昱尘和穆北秋的脸,一把抢过宝宝,带着宝宝走出了病房。

  看着自己的大孙儿被抱走,江家二老叶跟了上去。

  病房里只剩下叶一丝,穆北秋和江昱尘。

  本以为江昱尘会开口先讲些什么,没想到叶一丝没等任何人说话,一抬手,扫掉了桌子上面的玻璃水杯。

  玻璃杯摔在地上发出了刺耳的响声,叶一丝冷冷的对江昱尘说:“你把这里清理一下。”

  江昱尘去卫生间拿了笤帚和簸箕,仔细的清扫干净玻璃碎片,生怕叶一丝下床的时候会被不小心划伤,还细心的用湿纸巾把叶一丝的拖鞋擦了好几遍。

  收拾好后,江昱尘拿着笤帚和簸箕出了病房。

  “你知道我和江昱尘之前有过一个孩子的吧?”穆北秋俯视叶一丝问道。

  如果是以前,叶一丝面对这样趾高气昂的穆北秋也许会畏惧,但是现在,她有了孩子,便不能再软弱了。

  “那又怎样?”叶一丝反问道:“不管你们之前有没有过孩子,现在我才是江昱尘孩子的妈妈。我现在是江昱尘户口本上明媒正娶的女主人,我的孩子,是受法律保护的江昱尘的长子。”

  “嗤。”穆北秋嗤笑道:“封建王国都灭亡几千年了,现在已经没有嫡长子继承制了,长子又能如何?”

  穆北秋弯下身子,像是猎豹欣赏食物一样看着叶一丝,危险的气息让叶一丝无法再继续伪装淡定,她的额角渗出了一点汗。

  “你说,假如现在,我也给江昱尘生个孩子的话,你说,他还会要你们的这个‘长子’吗?”

  叶一丝张着干涩的嘴巴,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知道江昱尘是爱着穆北秋的,她始终只是一个帮助江昱尘给穆北秋演戏的工具,如果正主回来了,江昱尘可能就不再需要她了。穆北秋的质问,也是她一直以来不敢去面对的一个现实的问题。

  “那你就试试看好了。”

  “试试就试试,反正你也不是第一天知道,我是一个什么样的……”穆北秋贴近叶一丝耳边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道:“疯女人。”

  看着叶一丝紧张的样子,穆北秋邪魅的笑笑,扬长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心上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心上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