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难产
言寺言寺2019-10-20 14:002,943

  江昱尘急忙给叶一丝回拨电话,对方提示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他又给江母打电话,江母几乎一秒钟就秒接了,还没等江昱尘问怎么回事儿,就迎来江母火急火燎劈头盖脸的一阵怒吼:“江昱尘!你个小兔崽子去哪儿啦?你媳妇要生啦!”

  轰!

  江昱尘紧抿着嘴唇,一言不发。他用力的攥住方向盘,猛踩油门,向医院驶去。

  “老江,别担心,叔叔阿姨已经把弟妹送到医院了,不会有事的。”高河从车的后排探过头来,安慰一脸凝重的江昱尘。

  江昱尘缄默着,穆北秋看着这样的江昱尘,心里也不好受,但她更恨让江昱尘难过的叶一丝,本想借着安慰江昱尘来酸两句叶一丝,但还没等她张嘴,江昱尘先开口了。

  像是隐忍着什么,江昱尘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她一定害怕死了……”

  穆北秋一怔,随后眼神变得暗淡了起来。她本以为江昱尘着急是担心孩子,没想到他处处只想着叶一丝……

  穆北秋捏紧了拳头,指甲扣进了肉里。

  “她一定吓坏了,这时候……这时候我怎么能不在他身边呢?”江昱尘自责的锤了一下方向盘,车子发出悲鸣。

  江昱尘像是失聪了一样,完全听不到后来高河又说了什么安慰的话,一路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疾驰狂奔,满身大汗的赶到了手术室门口。

  见江昱尘来了,江母站起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他身上就是一通捶打。

  “你去哪了啊!电话也不知道接!你还管不管你儿子了啊!”

  江昱尘顾不上躲闪江母的拳头,忙问江母:“小孩儿呢?怎么样了?”

  “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思惦记她?惦记她!惦记她!没出息的!”江母恨铁不成钢的捶了江昱尘几拳,“我告儿你,要是我大孙子出了什么差池,这姑娘立马卷铺盖滚蛋的!”

  “妈!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江昱尘激动的摇晃着江母的肩膀。

  江母抬手,还没等打在江昱尘身上,穆北秋走了过来和她打招呼:“阿姨。”

  江母转头,看到了穆北秋,放下了高高举起的胳膊,清了清嗓子,作势拢了龙头发。“哟,小穆来了啊。”

  “我和昱尘在吃饭,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

  江母若有所思的看了看江昱尘和穆北秋,挺直了腰板嫌弃的说道:“嘁,谁家女人生孩子有她这么费劲的,大动干戈,恨不得惊动半个地球,这都进去了多长时间了,也没个声响,没用的东西。”

  穆北秋见江母一脸苛刻的样子,说不上是幸灾乐祸,还是庆幸现在躺在手术室里的人不是自己。她尴尬的笑笑,扶江母到旁边的椅子上休息。江母拉着穆北秋的手喋喋不休的抱怨着叶一丝的不好,穆北秋看了看蹲在手术室门口落魄的江昱尘,只能随声附和。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手术室的大门依旧没有打开。

  江昱尘紧贴着手术室的大门蹲在那里,却听不到里面的任何声响。他自责,烦躁,后悔却什么都做不了。他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发,通过这种小小的自残来宣泄着情绪。

  过了不知道多久,手术室的大门打开,江昱尘一下从地上蹦了起来,一行人也都围了过来。

  “大夫,我太太怎么样?”

  “医生,我孙子怎么样了?”

  医生瞥了一眼叶母,转头对江昱尘说:“目前的情况是,胎儿的头部偏大,产妇的骨盆狭窄,且产妇血压心跳等指标不是很稳定,如果继续坚持正常分娩,恐怕会发生大出血等危险情况,建议剖宫产。”

  “不行!”还没等江昱尘说话,江母首先不乐意了:“怎么就不能顺产啊?别人家的女人都能顺产生孩子,怎么就她不行?这剖出来的孩子可没人家顺产的孩子健康,将来体质都虚,可不能因为她的问题影响了我大孙子的健康!我不同意!”

  周围安静了下来,如果家属不同意,医生也无能为力。

  医生的叹了口气,额角的汗顺着脸颊流下。

  最先回过神的是江昱尘,他忙拉住大夫,抢过他手里的同意书,在家属那里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大夫!”江昱尘紧紧的攥着医生的手,真挚的看着他说道:“不管发生什么状况,请您一定要先保住大人!拜托您了!”

  医生看看江昱尘急的眼眶发红,对着他点了点头。

  得到了医生肯定的回答,江昱尘放开了他的手,说了声:“谢谢!”

  手术室的门又被关上,江母上前捶打着江昱尘,恨铁不成钢的骂道:“江昱尘!你是鬼迷心窍了吗?孩子是你的亲骨肉,女人能再找,你怎么就这么没出息啊!啊!你个没出息的,没出息的,没出息的!”

  “行了妈!”江昱尘抬起胳膊,躲开江母的拳头,说实话,他真的没想到自己的母亲能说那般无情的话,即使他知道母亲是不喜欢叶一丝的,但是在这种危难情况下却连她的性命都不顾,确实让他觉得心寒。与此同时,他更加的心疼叶一丝了。

  他的小孩儿,除了他,真的没有别人了。他必须好好的对她。

  “孩子将来还能再有,叶一丝如果除了什么事,我就彻底的失去她了。”

  江母一怔,她没想到江昱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和她犟嘴,她抬起巴掌,狠狠的抽打着江昱尘的嘴巴:“呸呸呸!我叫你瞎说话!叫你瞎说话!抽你丫的大嘴巴!”

  见江母情绪过于激动,旁边的人赶忙上前去拉住她。

  “伯母,您消消气,昱尘也是太着急了。”

  “你看他说的是人话吗?啊?怎么能对自己的亲骨血说出没了就没了的话?这话孩子都是会听见的,他生气就不投胎到我们家来了!”

  江母没读过多少书,封建迷信倒是知道的不少,穆北秋无奈的拉着她坐到旁边的椅子上。

  “小穆啊,我和你说,这个儿媳妇从进门的第一天就没有一天省心的,连个工作都没有,什么都不会做,和你比起来真的是差远了,也不知道江昱尘怎么瞎了眼睛……”

  穆北秋符合的勾起了嘴角,意味深长的看向江昱尘。江昱尘攥着拳头,穆北秋知道他是在紧张。看来,他可能真的再也不属于她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昱尘觉得可能是一个世纪那么长,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叶一丝被护士推了出来。江母迫不及待的去看孩子,只有江昱尘一个人小跑过来帮护士推叶一丝的病床。

  “小孩儿,小孩儿!”江昱尘颤抖着声音叫了叫他,他希望叶一丝能睁开眼睛看看他,但又怕声音太大吵到了她。

  “她的麻醉还没有过。”旁边的护士说道。

  江昱尘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叶一丝,抓着病床的手也不自觉的握紧了一些。像是隐忍着什么般,轻轻摸了摸叶一丝的脸颊。

  “她受了很多苦吧?”像是在询问护士,也像是在自言自语。

  “她很坚强。”护士对江昱尘说。

  江昱尘抬起头看着护士,心疼中却又带着一点炫耀的说道:“她一直都这样。”

  叶一丝被推回病房,江昱尘打量着病房的环境,对护士问道:“请问,有单人病房吗?”

  “应该比较困难。”护士有点为难的摇头。

  “怎么了?”穆北秋走了过来,询问道。

  “啊,小孩儿怕吵,怕她休息不好吗,想转到单人病房,但好像没有空位了。”

  “这样啊。”穆北秋苦涩的扯起嘴角,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打个电话。”

  几分钟之后 ,穆北秋回来对江昱尘说:“我联系了我叔叔,他能搞到一个单人间,一会儿就把她……”穆北秋看了看叶一丝的脸:“把她推过去吧。”

  江昱尘紧皱了一天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点笑容,他疲惫的勾起嘴角对穆北秋说:“谢谢你。”

  穆北秋说:“没什么,我只是不想看着你犯难。”

  江昱尘心里是温暖的。即使现在不能和穆北秋做恋人了,但是看到穆北秋不再对他咄咄逼人,并且尝试着打开心扉,以朋友的方式相处,江昱尘感到很欣慰。

  可这种欣慰并没有维持多久……

继续阅读:第四十二章:守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心上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