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你行你上
陶嘉月2019-09-02 15:563,746

  陈尔去找赵家禾的事情没让令嘉知道,令嘉的脾气她是知道的。

  在陈尔看来,混娱乐圈的分三种人。第一种是带脑子打拼的,这类人必然走得最远。第二种嘛,是没有脑子,靠后台和脸蛋死了命往上爬的,其实吧,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那满脸的利欲熏心,却还要假装小白兔。令嘉是第三种人,脑子是有,只是偶尔会落在家忘记带出门。

  刚推开休息区的门,就见到令嘉眨巴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嘟着嘴巴朝着同公司新进的小师妹嘘了一声,一副好商量的语气:“得到《黑客帝国》试镜的事儿你可不能说出去,毕竟我低调。”

  陈尔正面对着那位侧着身听令嘉说话的小师妹,瞥见她脸上微微僵硬了一瞬,违心地笑着点头道:“师姐放心吧。我绝对不对外说,你只是拿到了《黑客帝国》的面试通知。”

  坚定的小模样别提多真诚了。

  小姑娘抬头时正巧看见了陈尔,连忙站了起来,乖巧地喊了一声:“陈姐。”

  陈尔是耀星娱乐公司的资深经纪人了,一手捧红多名花旦,如今活跃于银幕的几个大小花旦多少都跟她有点关系。令嘉虽没有大红大紫,却也在演艺界占据着一定的地位,新人多会巴结经纪人,眼熟后,以后有资源起码想得起。

  依着陈尔的辈分,在耀星公司也是个说一不二的人,外人面前总要佯装点架子,只略略点了一下头,便没有说什么了。

  被冷落的小姑娘有些尴尬,忙说:“你们聊,我先出去了。”

  陈尔自然不会挽留她,瞅着小姑娘落荒而逃,盯着扭腰摆臀的背影发出啧啧声:“小样儿,演技还挺好。”

  转头见令嘉似笑非笑的摸样,拉了张椅子坐下,问她:“她找你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给我送好消息呗。”“好消息”三个字被令嘉咬着说道。

  陈尔听明白了,小姑娘看令嘉平日里一脸好说话的样子,前来探探风。《黑客帝国》是大导演楚天的十二集迷你剧,新闻报道的卡司想来也是巨制了。不过,楚天的电话是打给总经理办公室的,方才走的那小丫头多半同总经理有些扯不清的关系,要不怎么秘书不来,她一个新晋演员凑这热闹干什么?

  只是,这些年轻人实在识人不清,令嘉的演技也不怎么能上眼,怎么就看不出她的本性实在糟糕呢?得罪令嘉可没好处。

  “就你俩刚提到的《黑客帝国》的事儿?”

  “嗯。”令嘉若有所思地摸了一把下巴,“这事不靠谱,我觉得我没戏。”

  “你觉得总经理会找刚才那小丫头顶上去?”

  《黑客帝国》是一部讲述网络警察在抓捕罪犯时对峙黑客的热血主流电视剧,是令嘉以往的路子,当然,以男人戏为主,令嘉将要面试的角色是剧中少有的女性角色,网络安全局的女教官。戏份不多,剧本陈尔在早前就看过了,在她看来,令嘉已经不再适合这部剧了。

  令嘉从歌手转战演员起,便在演电视剧了,可奇怪的是,她不像别的偶像转型,会从偶像剧、言情剧起步。令嘉拍摄的第一部电视剧便是民国时期的革命剧,她饰演一位为了新社会发展献出生命的女记者。

  端正主流的形象便从此落入人心。

  其实令嘉有着一张精致的脸,很难从某个角度找到瑕疵,她几乎每处都不差,但也算不上顶好。但也不知为何,她上镜时将真实的美貌打了折扣,有人说拍照会比真人丑上十分,那么令嘉的照片绝对比本人丑了二十分,正因为如此,才被某些个调皮的媒体凑成翻白眼合集,从此树下了女明星里最不雅观的里程碑。

  也因为长相,一连几年,令嘉接拍了几部大制作电视剧,多以历史或正剧为主,演技倒有大幅度的提升,加上令嘉这人也不算讨人厌,一些前辈倒也有提携之意。只是,成功打入实力派演员路子的令嘉,却处在了不尴不尬的地位,番位足了,人气不足,与同期明星完全无法相比。

  如今这部新剧,在人物设定上并没有大突破,戏份也不算多。对令嘉来说,不是最好的选择,但楚天……

  “我看不一定,这部剧涉及面比较特殊,楚天回归电视剧后的第一部作品,在制作上要求肯定不会低,楚天挑演员的眼光最是独到,你又符合这电视剧。就算是总经理出面,也怕是没什么用。”

  “那就想办法让楚天答应。我很公平的,谁行谁上。”

  “你……”陈尔摸了摸下巴,这意思是不打算接?

  令嘉对《黑客帝国》没有太大的兴趣,她是怕麻烦的人,不讨好还得罪总经理的事情,哪怕是破罐子破摔,不做就是不做。

  但陈尔仍然有些顾虑,楚天在电影界也是前辈了,令嘉电视剧拍得多了,电影却没拍几部,如果一门心思想要把演技派走到顶,没有一两部电影代表作确实也拿不出手。

  “你还是考虑一番,给楚天留点好印象。再说,我听人提及男主人选拟定了聂洋,聂洋在大银幕可是票房保障,你跟着这几个人拍戏,哪怕只是电视剧,也总是没错的。”

  一听陈尔提及聂洋,令嘉便皱起了眉头:“他不是‘重伤’在床吗?还有空闲拍戏?”

  令嘉脾气耿直,对聂洋也说不上有什么深仇大恨,只是不喜欢那副惺惺作态的样子,给了一拳头,也没怎么着,反而被他威胁了。

  气不打一处来,令嘉叹气,作无奈状:“那这戏更不能去试了。”

  陈尔同令嘉相处几年下来,她动什么心思,哪会不知道?

  “我告诉你,你别想忽悠我。不管你去不去试这部戏,聂洋那里,都要去给我道歉,女明星闹上法庭这事可不好玩。”话虽说得理直气壮,但陈尔心里仍然发虚。

  也不知道赵家禾那边的情况如何了。

  如果事情真如自己听说的那样,想来这位所谓的天王巨星脾气不是那么好的,指不定赵家禾会面临什么面孔。令嘉这人有时候虽然混账了些,但对家人很是维护,定然不会让赵家禾去受这委屈。

  接到陈尔询问情况的电话时,赵家禾正好下班,挂了电话她便去了聂洋所在的科室。聂洋就住在医院的VIP病房,养着那根本没有的重伤。

  护士长对此格外有怨言,听说赵家禾是来见聂洋的,拉着她不住地摇头:“你说这大明星到底怎么想的?将医院当酒店来住,占着床位,还真不是个事儿。要是你真认识这人,多少也劝两句。医院里有很多患者,床位缺得紧。”

  赵家禾听着话,尴尬地摸鼻子,说到底确实是自己不应该,怎么就忘记令嘉在她科室里。闹大了,也是她这个主治医生的失职。

  “您放心,我会尽量想办法。”赵家禾宽慰了护士长两句。

  护士长叹气,指了指远处站着两个黑衣人的病房门口:“喏,仗势还不小。”

  赵家禾顺着她的手瞄了两眼,有点想打退堂鼓。刚要抬脚走人,转头就听见那房间的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了,走出来的男人很快便看见了她。

  “赵家禾。”那人叫住了她。

  赵家禾没想到能在聂洋这里见到方纫秋。

  方纫秋作为聂洋的代理律师,原原本本地将和令嘉谈判的经过转告了。事情刚交代得差不多,赵家禾便来了。

  他好看的眉毛一蹙,很快想到她前来所为何事。

  “你来见聂先生?”

  赵家禾愣了愣,多年不见方纫秋,他似没有什么变化,只是个子高了,神色严肃了些。再看他挺直的身体,剪裁合身的西装,不免有些意外。

  “你……怎么会来?”

  方纫秋一手插在裤兜里,一副闲散的模样,朝身后看了两眼:“我是聂先生的代表律师。”

  “啊?”赵家禾很是惊讶,不是很理解方纫秋怎么突然接这种小案子了。

  但方纫秋似乎没有要介意的意思,他侧了侧身子,抬手示意她进去:“聂先生在里面,你先进去。”

  赵家禾回过神,抬脚走了进去。

  对于赵家禾这个主治医生,聂洋也没什么好脸色。

  说到底,罪魁祸首是她。

  但为了佯装自己受伤严重,聂洋不得不发挥出了自己的灵魂演技,在听见赵家禾的声响时,快速地戴上了氧气面罩,颤抖着手,用眼神痛斥刚进门的赵家禾:“你……你还来干什么?”

  赵家禾眼见这情况,不得不在心里为影帝鼓掌,活生生的老人碰瓷时应该出现的画面。

  “聂先生,实在打扰您了。我是为令嘉的事情来的,这件事吧,确实是我的不对,是我不小心泄露了你……”

  “你……你闭嘴!走,我不想见到你们,你们这些恶魔!”聂洋声色俱厉,还在演戏。

  站在门口的方纫秋也忍不住低头笑了笑,有时候他觉得令嘉还挺像女版的聂洋,都不是好玩意儿。

  两人都听见了方纫秋的笑声,聂洋感觉自己被嘲笑了,一个枕头砸过去,实在演不下去了。

  “你们都滚出去。”

  方纫秋一个帅气的抬手,单手接住了飞来的枕头。

  他深知聂洋的脾性,不仅自己要离开,临走时,还不忘记解救赵家禾:“赵小姐一起吧。”

  赵家禾虽然不明白方纫秋为何要让自己出去,但凭着对他的信任,犹豫着退出了病房。

  “小秋。”方纫秋腿长,步子大,赵家禾追了两步才追上。

  方纫秋终于停下了步子,思考了一阵劝慰她:“依我看,你先回去吧。这事情不应该你来出面,是令嘉太冲动了,她这样迟早要吃点苦头。”

  一听方纫秋提到令嘉,赵家禾也惊讶了:“你见过令嘉?”

  “嗯。见了。脾气没怎么变。”

  赵家禾笑了笑,自家的小表妹她是知道的。因为出身运动世家,小时候被父母逼着锻炼举重,力气大,没少同方纫秋几个兄弟打打闹闹。

  像是想起以前,方纫秋一改方才拧眉的样子:“我没想到,她居然做了演员。”

  “是啊,我们也没想到。

  “你们有十年没见了吧?”赵家禾觉得意外,两人十年没见,当初闹得那样难看,如今却还因为这样的方式见面了。

  方纫秋点了点头,想起当日见面时,令嘉小得意的模样。

  令嘉同以前,不一样了。但哪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容貌还是性格,或许多少都有一些不同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天后(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天后(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