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选角风波
陶嘉月2019-09-02 15:564,917

  试镜的地点在电视台,想要找到打印机不是难事。

  陈尔将道歉声明书打印出来后,混合在一堆其他文件里。回到化妆室,陈尔意外发现乔云珠已经来了,正跷着二郎腿坐在小圆桌边上翻动着时尚杂志。小助理不知道被她打发去了什么地方,狭小的化妆室就令嘉同她两个人。

  陈尔心道不好。这两人何时能和平共处了?

  令嘉也没想到,楚天居然还给乔云珠发了试镜邀请,如果说一开始令嘉对这部电视剧兴趣寥寥,但仍然愿意为了同楚天套近乎来试试,那么如今见了乔云珠,她彻底就没了兴致。将台本默默地收起来,令嘉半句话都懒得说,干脆放弃了练习。

  陈尔深吸了一口气,佯装着东张西望地找了一番令嘉的助理,碎碎念着:“这该死的小喜子不知道去哪里了。”说着话,便此地无银三百两地退了出去,顺手还将房门关上。

  乔云珠见陈尔如此识相,气焰嚣张地将杂志翻动得哗啦啦响。

  令嘉透过化妆镜瞥见乔云珠一脸轻蔑的笑容,战斗魂瞬间被点燃。她沉住气,保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

  两人之间,通常是乔云珠先沉不住气,她将杂志翻到某一页,停了下来,视线上上下下地扫了令嘉一眼,发出嗤笑:“恕我直言,你穿了条俗不可耐的裙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要去参加谁的葬礼。”

  令嘉抬头看了眼镜子中的自己,一心想要拒绝试镜的她早知道乔云珠会来,定然不会穿黑漆漆的过膝裙。她对着镜子捋了捋碎发,笑道:“看在你丑的分上,就当你说的是对的吧。”捋头发的手在半空中停顿了半秒,“毕竟你的葬礼,一定高雅不到哪里去。”

  乔云珠气得手指发颤:“在嘴上逞能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有本事你今天把这角色从我手中拿走。”

  令嘉也没想到乔云珠如此不要脸,张口闭口就是自己的角色。

  “你的角色?”令嘉摇头晃脑地笑得更大声了,“听说胸部和脑子成反比,看来你长了一个跟胸很衬的脑子。”

  “你……”乔云珠是出了名的童颜巨乳,瘦小的身形却有一对E罩杯的胸,这也是她立足娱乐圈的利器之一,从来都引以为傲,如今被令嘉这么一说,气得当即就要上前去挠她,“我要撕了你的嘴。”

  她哪里会是令嘉的对手。手长腿长的令嘉单手支着她的脑门,乔云珠张牙舞爪地挥着双手也够不着她的脸,谁让她比令嘉矮了足足十公分呢。

  眼皮下的乔云珠实在够滑稽,令嘉有些头痛地抚着额头,手上使了点儿力,一把将她推远了一些,摇晃了一番食指,无比痛心疾首:“你可省省你的白骨爪,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令嘉觉得自己没必要同乔云珠这般胸无大脑的人争执,实在有够丢份儿,她露出了圣母般的微笑,阻挡了再次想要上前的乔云珠,用口型说“真蠢”但显然,乔云珠压根没看明白口型。

  说不赢、打不过的乔云珠觉得自己遭遇了人生的冰点,明明屡试屡败,却不自量力地多次要惹恼令嘉。乔云珠气得红了眼眶,正要夺门而出哭喊令嘉欺负自己,转头却又被一直守在门口的陈尔给堵了个正着,她悔不当初,为什么早早打发了自己的助理去打点副导演,害得自己在这里受窝囊气?

  陈尔从门缝中挤出一个脑袋,笑嘻嘻地看恨不得要吃人的乔云珠,“导演那边准备完毕,要试镜了,乔小姐您可别真哭了,哭花了脸不值当。”

  乔云珠本还想再反驳两句,确实听见门外自己的助理在叫她的名字了,陈尔合时宜地让开了道,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乔云珠气不打一处来,推了一把陈尔才消气走了出去。

  陈尔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这一局,令嘉完胜,但她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令嘉,不是我说你,你这无法无天的脾性得好好收敛。要真在外界引起骂战,你那少得可怜的粉丝能骂得过乔云珠的脑残粉?”

  令嘉最烦有人拿粉丝量说事,横眉冷眼了一番:“粉丝重质不在量。她一百个乔云珠都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陈尔见令嘉不在意,又是一阵垂头丧气,都怪自己当年识人不清,只觉得令嘉长得漂亮,还能演戏,就放心大胆地收了。哪知道自己收了个大麻烦。好在令嘉也正因为粉丝不多,话题度又少,形象还算维持得好,大小算个二线的实力派女明星,在一众新晋小花旦里,还数得上前辈的名号。

  副导演是肥嘟嘟的胖子,秃顶的脑袋和肚子都圆溜溜的。也是熟人了,令嘉私下里叫他滚滚。

  滚滚跑来通知轮到令嘉时,陈尔正将一部分文件扔给令嘉签字。

  “什么时候起,还没正式进入剧组就开始让人签保密协议了?”令嘉盯着文件开头的一行字,有些纳闷儿。

  陈尔面不改色地说道:“毕竟导演是楚天,大牌导演要求多。”

  滚滚催促着,令嘉也没当回事儿,顺手一连几页纸都签了名字,扔下笔就匆匆跟着去了现场。

  乔云珠在她前面结束。试完镜的乔云珠信心十足,路过时冲令嘉冷哼一声,令嘉权当没看见,眼风一转,视线落在在走廊一旁等待着的另一个女孩,不正是前些日子“特意”来给她送好消息的那位新晋小师妹吗?那女孩也看见了她,正要上前来打招呼,令嘉却被陈尔推了一把,“你先进去。”

  令嘉盯着女孩露出一个略抱歉的眼神,便转身走了进去。

  试镜的场地很宽,角落里站着摄像老师,正对着台面的下首有一排椅子和长桌,传说中的大导演楚天坐在正中间的位置,两侧是两位上了年纪的男人。令嘉视线一扫,却落在了楚天身后那似笑非笑看着自己的聂洋脸上。

  聂洋是楚天拟定的男主角绝对人选,原本他是没心思凑这个热闹的,但听说令嘉也是女主角人选之一,途中转道偏偏来了,片方自然将他奉若上宾,虽没有评委的权利,在一旁说上两句话还是可以的。

  这不,令嘉刚走进去就听见他阴阳怪气地凑在正中间的男人的耳边说着话:“我看刚才那个乔云珠还不错,穿上制服别有一番韵味。”

  令嘉忍住了向上翻了白眼,笑吟吟地看着台下的几位,安静地等着副导演喊开始。

  但侧耳听聂洋讲话的楚天没有发话,圆滚滚的副导演也就只好尴尬地站在原地,对令嘉挤眉弄眼,示意她不要在意。令嘉假装没有看到,目光直直地落在正中央的两人身上。

  楚天四十来岁,但是保养得宜,一身的休闲服衬托着儒雅的气质,乍一眼看上去是文质彬彬类型的导演,偶然抬头看看令嘉的眼神倒是异常锐利,令嘉不明所以,正面迎上他的目光。

  楚天愣了愣,抬了抬手,聂洋也坐直了身体没有再说话。另一头的副导演正要说话,楚天已经开口,手上还翻看着她的资料。

  “令嘉小姐,请开始你的表演。”

  试戏的片段早已由各自的经纪人发放到演员手上,令嘉要饰演的片段分为两个时间线,前面一段是剧中女主角出生在部队大院里与男孩子一同长大后,首次进入军校的画面。

  刚刚到军校的女主角身上带着天然的野性,又是部队里出来的孩子,自然比其他女孩子行事磊落些。令嘉穿着裙子,表现起来稍微有点难度,她索性脱了鞋子光脚踩在地面上。与她试戏的是扮演军校师兄的男演员,男演员站定时,令嘉已经阔步走来,丝毫没有扭捏做作之意,野猴子一样拍了拍师兄的肩膀,圆溜溜的眼珠子胡乱转动着:“嗨,你以后便是我的师兄吧?”

  男演员还未开口说话,她一双手已经勾上了他的肩膀:“我给你打个商量呗,你给我透露透露咱们的教官是个什么样儿呗。”

  剧中的女主角是个北方大妞,但在南方住了几年,语调中带点北方味道又有南方平调的语气,这部分令嘉还是拿捏得很好的。

  令嘉听见楚天发出了声音:“好,下个场景。”他并没有给她很多时间调整,短短不到一分钟的场景,令嘉要快速切换到六年后。

  这剧原本的剧本是倒叙的形式,最初女主角面对观众便是六年后已经成为严苛教官时的景象。

  由于剧中人物年龄有所跨度,所以楚天才特意将演员分成两个场景来转换,台词也近乎相似,就是想看看演员的应变能力。

  很快,令嘉便调整好了,她依然光着脚,只是向前迈着的步子与先前不同,步伐小点儿,也规整了,隐约带了点走正步的感觉。

  令嘉头上没有帽子,她却在见到迎面走来的男演员时,抬手在脑门前方的位置上往右边扯了扯,随后五指才并拢放在一侧,半眯着眼瞥向男演员的身后,仿佛那一片空地便是操场,而操场上仿佛传来了年轻学员们打闹的声音。

  她很快收回视线,目光转到男演员脸上:“这一批学员中有没有一两个好苗子?”语调平静,隐隐中透露着威严。

  “好。可以了。”令嘉话落,楚天便喊道。

  令嘉很快便收回了方才的状态,穿上高跟鞋。

  她注意到楚天在她穿鞋时脸上露出的微妙情绪,眉宇间有一瞬的轻蹙。这一举动明显让他有些不愉快了。但令嘉没当回事儿,她心里琢磨着,自己方才的表现不算太差,也没有好到非自己莫属。

  即便她并不在意自己能否得到这个角色,但在演技上,她绝对不能放松警惕。哪怕只是走个过场,她也不能在外人面前示弱。尤其是,对面还坐着一个讨人厌的聂洋。

  提到聂洋,令嘉的视线一动,便看见他正盯着看。聂洋发现令嘉也在看自己时,脸上的表情当即一滞,做出一副瞧不上的神情。但眼角的余光又忍不住去瞟她,却不想,令嘉如此胆大包天,竟然不顾如此多的目光,一只手藏在身后,悄悄露出了中指,正对着聂洋。

  聂洋眼神一暗,气得不行。正要再看清楚一些时,令嘉很快收回了手,面上依旧是乖巧听话的模样等着楚天下定论。

  楚天盯着自己手中的剧本一阵思考后,才抬起头来正视眼前的令嘉。

  他在通知试镜时,从耀星娱乐那边要来了一些影像资料。令嘉在耀星公司算不上一线,但绝对超过二线了,这些年也出了不少好作品,只是,比起宁安这等超一线的实力派来说,差了点时机和历练,加上拍正剧的女明星多少缺少了点人气,如今才没有更上一层楼。

  令嘉的演技是可圈可点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灵性也有,只是合作不合作得成,还真要看缘分。

  思及此,楚天也不由得扭头看了眼此时门口已经在做准备的另一个年轻女孩子。那是耀星娱乐总经理亲自推荐的人员,用了她,耀星娱乐也会算上一份投资。

  楚天不由得暗暗摇头,同是一个公司的艺人,这待遇可不同。

  “下一位。”楚天并没有对令嘉做出评价,只吩咐下一个面试者入场。

  令嘉也不恼,心里知道自己此行多半是为了自己那位小师妹。她略略鞠躬,便转身下了场。

  陈尔等在门口,全程看在眼里,心里也明白了总经理打的算盘。楚天邀请令嘉来面试,总经理顺势便推荐了自己的小情人,或许还许诺了什么好处。让小情人来送消息,变着法打探令嘉的口风,要是令嘉恼了呢,也就作罢;没恼呢,也就上纲上线正大光明地上了。

  敢情搞半天是来做陪衬的。陈尔心里也有怨气,但她能怎么样呢?自己不过是一个经纪人。

  只是为难了令嘉,原本便不想来的,却还要硬着头皮来。

  陈尔叹了口气,面上带了笑,迎上了令嘉。

  “走起,找家禾吃火锅。”令嘉压根没将此事当回事儿,抬手搂住了陈尔的脖子。

  陈尔见她没心没肺,也就没在意了。扭头看见聂洋不知道何时从后门溜了出来,正面对上两人。

  看聂洋那表情,就知道没好事。好歹聂洋是前辈,陈尔毕恭毕敬地打了招呼:“聂先生。”

  “哟,您老伤势可见好了。”令嘉可不像陈尔这般狗腿,肆无忌惮的目光扫过他不可描述的位置。

  聂洋老脸一红,下意识地就要抬手遮住那位置。冷哼一声,心想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不要同一个女人计较,可令嘉的表情又欠揍得紧。现在想起来,半边脸还有点痛呢。

  “你方才在台上,那手指是什么意思?”他自然不会当众说出令嘉对自己竖中指。

  这就来兴师问罪了,令嘉可不怕他。打都打过了,人也得罪过了,便更加肆无忌惮,不顾陈尔在身后掐她了。令嘉做出一副不懂的表情,抬起了手,动了动五根指头:“我不明白前辈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别想赖,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令嘉你别以为我原谅了你第一次,就会原谅你第二次。你要是闷牛一样,一个劲往前冲,我也不拦着你,只是接下来可没你什么好果子吃……”

  令嘉心想这小子吃了我那一拳头怎么还没学乖。但这情景又不太好再挥拳头,仔细想一想,聂洋这般幼稚的男人也是懒得搭理。

  她索性冲天翻了翻眼皮,朴实的微笑中露出一丝关爱:“你说完了吗?如果说完了我就先走了。不然,我可控制不住我的中指。”

  “别让我再看见你!”聂洋气不打一处来,走廊上已经人来人往,纷纷放缓了脚步打算看好戏。聂洋不打算与她多做纠缠,暗自咬牙,哼出一声来。

  令嘉倒是乖巧,规矩地鞠了一躬:“好吧。前辈,后会无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天后(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天后(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