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绯闻漫天
陶嘉月2019-09-02 15:563,610

  “你准备一下,我下午会去你们律所。”

  方纫秋捏着手机拿远了一些,以为自己接错了电话,他皱起眉头认真地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猴精怪”三个字,确认来电是令嘉没错后,彻底摁断了电话。

  他转头给秘书室接通了内线电话:“下午很可能会有一个神经病来找我,你接待一下,让她把协议书签了。”

  “神经病?”秘书小荣面无表情道,“哪一个神经病?”律所每天接待的神经病多了去了,吵吵闹闹的哭哭啼啼的,总之,他已经习惯了。

  “令嘉。”

  “你……是说那个演戏的令嘉?”小荣秀气的眉毛挑了起来,抬头望了望电脑桌面上正在播报的娱乐新闻。

  新闻出来时,他就觉得这个同大明星令嘉传出绯闻的人不是自己老大是谁。

  小荣内心很是受伤,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老大平日里不苟言笑,居然也会被美色所迷惑。难不成老大因为两个月之前那件事受到了刺激,大变了性子,这才不得已沉迷美色?

  方纫秋所在的高申律师事务所,是B城出了名的难搞的存在,在金融圈和检方面前回回都牛气冲天的,方纫秋自然是律师事务所的一大招牌,在律政界有着“完美之神”的称号,除了业绩让人望尘莫及以外,他帅气的长相和引以为傲的八块腹肌哪一样不是传说?

  要说和明星谈恋爱,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不愿意,但这事情搁在方纫秋身上吧,俗气了。将方纫秋浑身上下看个遍,也只看到一个字:贵!与生俱来的贵气和饱读诗书的书卷气浑然天成,与小明星搭配在一起,就仿佛一朵白莲花被污染了。

  “好吧。Boss,我知道了。”小荣暗地里下决心,待会儿那个演戏唱歌跳舞的女猴子一定会被自己扼杀在秘书室。

  挂了电话后的小荣才后知后觉,什么协议书?

  莫非……是老大要同女明星分手,自己不好开口?脑补过多的小荣开心地哼起了不成调的歌,自作主张地起草了一纸分手协议书。

  挂完电话,办公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如此没有礼貌的行径,大约也只有一人所为。

  “顾明朗,下次到我办公室之前请你跟我的秘书先打招呼。”方纫秋连眼皮都懒得抬,便知道不速之客是何人。

  顾明朗不像别的律师穿着西装三件套,偏他就喜欢在办公室里随性着来,一身运动服就来了。额角还冒着汗,多半是刚从外边回来,直奔了方纫秋的办公室,一屁股在皮质沙发上坐下:“你最近是不是太闲了,没什么事情做,我见小荣在外面看八卦新闻很欢乐,我就没打扰他了。”

  方纫秋依旧冷冰冰着一张脸,将顾明朗的话当空气。

  顾明朗吃了冷炮弹,也不恼,就是抓抓脑袋一脸的费解:“我实在不明白你,几千万的大单子不做,推了一单又一单,一门心思地帮人解决普通的民事纠纷。怎么?用这种方式向老高抗议?”

  提及老高,方纫秋的面色不是很好看。他终于有了动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会客厅在他对面坐下,懒懒地瘫在背椅上,一脸的不愿意多提。

  老高是高申律师事务所的老板,高其盛,也是方纫秋和顾明朗在大学期间的博导,在业界名头响当当,是方纫秋在业内最尊敬的人。

  顾明朗知道他是个闷葫芦,也不生气,猛拍脑门像想起什么来:“嗨,我都忘记跟你说了,我已经正式提交辞呈了,但我估摸着你恐怕也任性不了几日了。”

  方纫秋不明所以,看他一眼。

  顾明朗已经在正式办理离职的流程,在高申多年混着日子,如今也混不下去了,打算出去另立门户。

  “看你这样,就知道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外面都闹起来了。我今日陪世佳的副总去打高尔夫,可是听人说你跟一女明星闹起了绯闻,这才急着跑回来的,张总还当我出什么大事了呢。”

  “什么绯闻?”方纫秋哪里会有时间关注八卦新闻。

  顾明朗掏出手机将今日的头条新闻翻出来给他看:“你看,这不是你还有谁?这姑娘倒是长得真水灵。”

  方纫秋脸色骤变。

  知名实力派女星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另一半或是圈外人士?

  光是标题看得方纫秋就眼皮直跳。

  “你可别小看这些八卦记者,人肉水平一流,比中情局还厉害。我可提醒过你了,上次的事情你正面对上老高,如今再闹出绯闻说不定就真要跟我一起去另立门户了。”

  “老高知道吗?”方纫秋头痛地揉了揉眉心。

  顾明朗摇头:“没听见什么动静,不过我看迟早要知道。”比起方纫秋的八卦绯闻,他却更在意方纫秋的态度,“你还真谈恋爱了?找女明星也行,但你知道我们这行,帮着不少集团老总冲前锋,多少有些顾及。”

  方纫秋懒得与他解释,并没有将这件事太当回事儿。

  “咱们在高申这么多年,确实也帮着老高赚了不少钱,老高现在膨胀得厉害,你也算是他的头痛病一号了,这时候闹出绯闻……不管你到底留在高申有什么目的,都绝对不是好事。”顾明朗与方纫秋认识多年,两人曾是普林斯顿法学院前后辈的关系,又一起修完了研究生再到博士生,关系自然不言说。

  只是方纫秋这个人,鲜少提及自己的事情,顾明朗也说不上多了解他,却也从来不敢小瞧了这位师弟。

  方纫秋的心思,太深。哪怕是与老高闹到如今的田地,他依然没有动静。

  与老高正面冲突的事,还得从两个月之前说起。

  方纫秋接手了顾明朗的案子,世佳集团引入一笔投资资金,对方要求世佳集团将所有的账目清算公证,方纫秋作为世佳集团的代理律师自然参与其中。但很快,他就琢磨出世佳集团旗下几个子公司的名堂来,内部员工怨声载道,账目资金看似漂亮,其实是空架子一个。

  钱的去处,却不得而知了。方纫秋出于负责人的态度,调查过几条线,发现最有可能的是,世佳集团内部高层相互勾结,将资金流入了国外一家不知名公司的户头。如今,世佳集团拿着假账目资本运作,空手套白狼,被方纫秋发现。

  方纫秋备份了证据,打算找老高商议,却不想,昔日自己所尊敬的严师却要求他为其主,恭其事。

  方纫秋虽然失望,但理解老师在圈内多年,门门道道经历不少,索性也就不想再管,打算拖一阵。

  岂料,世佳集团高层分崩离析,产生分歧的董事将事情闹到投资集团面前,投资商向税务局提交了账目清查的申请,方纫秋手中掌握的证据便成了烫手山芋,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高其盛与方纫秋两人在价值观上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最终,方纫秋干脆甩手不干,高其盛接手做了,将其他几个子公司做倒闭破产处理,以经营不善为由解散百余名员工。高其盛接手以后,方纫秋也跟着放弃了一般,做个闲散律师,一连两个月,外面排队的集团企业多少人找上门,都被他拒之门外。

  听说这事,顾明朗曾极力劝说方纫秋随同自己另立门户。

  但方纫秋一直没松口,顾明朗越来越看不透他,索性后来也就不再提。

  直到这次,看笑话似的发现了方纫秋的绯闻,顾明朗本着看好戏的态度火急火燎地跑来,想窃取点有用的信息。方纫秋依然什么都不提。

  顾明朗差点就失望了,正要犯嘀咕,却不想,方纫秋突然开口提到老高。

  “老高想将高申转型。”

  “什么?”

  方纫秋双手叠在下巴处,露出了一抹深不可测的神色:“这次世佳集团IPO(首次公开募股)上市仅仅是开始。你出去了也好,我入股你的律所,但这件事要保密。”

  顾明朗这回是彻底傻眼了,被突然接收到太多的消息砸晕,他有点蒙,也不知道是震惊老高的决定还是意外方纫秋提出的入股。大脑当机了几秒的顾明朗,反应极快,提出疑问:“为什么呀?你为什么要入股我的律所?”

  方纫秋的手中不知何时已经握了一枚光秃秃的白色棒球,在双手中抛高再收紧。他没有正面回答顾明朗的话:“你不是差点钱嘛,我这个财主来得及时不好吗?”

  严格说起来,顾明朗不差钱。

  顾明朗是所里最没章法的律师,业绩一般般,碍于有个有钱的老爹,在所里也算混得如鱼得水。只是这人有个最大的毛病,只要看见小姑娘任谁都想要调戏两句,惹了不少乱子。有钱的老爹下达了最后通牒,再这么闹下去,一分钱也别想得到,顾明朗便自己掏钱打算另立门户,自然捉襟见肘。

  可方纫秋入股的事情,顾明朗怎么想也不觉得会是好事。

  “你这尊大佛,只怕我供不起啊。”顾明朗似玩笑、似真话一般笑道。

  方纫秋见他难得正经,也无心瞒他:“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只是在想,或许未来某一天,我会用到你的律所来对抗高申。”话落的同时,他手中的球飞了出去,砸在墙面上,砰砰响了两声,“当然,我并非希望有这一天。我现在给你任何保证你肯定不信,来日方长,你也可以选择拒绝我。”

  方纫秋如此直截了当反而让顾明朗为了难。

  顾明朗同高其盛闹掰,是极早的事情,世佳集团的事情闹上台面,老高转型做非诉律所的苗头初现,才彻底决裂。自从中国加入WTO以后,老高一直在琢磨这件事。这当然与当初加入法律行业,抱着赤诚之心的年轻人相悖。顾明朗便是这年轻人中的一员,尽管看起来不学无术,实则专业水平不低,经手的案子也没有办砸的,别看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手段却是不少。

  方纫秋当然有自己的打算,在此时,他没有离开,那么为何又要入股顾明朗的事务所?他又怎么会笃定未来自己一定也会对上老高呢?

  顾明朗凝重地沉默了,半晌没回话。

继续阅读:第七章 揭穿老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天后(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