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旧雨重逢
陶嘉月2019-09-02 15:564,932

  伴随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英式咖啡厅里的大钟敲响了整点的钟声。

  上班日的下午,即便是CBD商业中心,咖啡厅里的生意也相当冷清。

  怎么看窗边那对坐着的男女也不像是来洽谈商务的,大雨天,也恐怕没几个人会戴墨镜了吧?

  气氛看起来很紧张啊。

  约莫等了两分钟,西装革履的男人浓眉深深地皱起,抬手间眼角的余光已经扫过手腕上昂贵的表盘。

  他抿起了嘴唇,脸色不善地看着对面的女人:“我的耐心有限。”

  终于沉不住气了。

  令嘉放下抱着臂弯的双手,透过墨镜看男人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有一丝小得意。

  他这是真不认识自己了,还是在假装?

  随着钟声结束,令嘉收起昂起的下巴,将垂在胸前的长发撩至脑后,慢条斯理地摘下遮住她大半张脸的墨镜,一双涂着深红色指甲油的手轻轻敲击着桌面,缓缓道:“既然给我发了律师函吓唬我,不若让聂先生申请上仲裁,你还来找我谈判个什么劲儿。”

  方纫秋的眉头依旧紧锁,沉吟了一下,将文件袋里的和解书推到她面前。

  “站在律师的角度,我奉劝令嘉小姐还是同意聂先生的提议,你是公众人物,闹上法庭,暴力打人的事情说起来也不太好听。”

  “怎么?那浑蛋让你来威胁我?”

  “令嘉小姐,浑蛋这个词语实在不应该从你口中说出来。”

  “难不成我还要叫他什么欧巴、阿加西?也是,一把年纪还被人揍到医院,哈哈,看来骨头是有些年头了。”

  “不管怎么说,你对聂先生确实造成了伤害。”

  令嘉做出一副惊悚的表情,轻拍着自己的胸口:“天哪,好可怕,会碰瓷的老爷爷就是厉害。”压根没有将方纫秋的话当回事。

  方纫秋微微蹙起眉头,沉吟了一下,才冷冰冰地劝说道:“聂先生只需要得到你一个保证和道歉,这事便作罢了。我实在想不出,有何理由,令嘉小姐要拒绝这个提议。”

  其实方纫秋说得不错,只是事关面子。

  令嘉怎么会允许自己向“恶势力”低头呢?

  在令嘉眼里,给她发律师函的眼前的代表律师方纫秋同那个被自己打了的当事人一般可恶,她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只是,她正要拍桌子撕破脸时,一个女服务生好像认出她来,借着送茶水的工夫顺便递来了一个小本子,局促地请求:“那个,令嘉姐,您可以给我签名吗?”

  令嘉不愧是演技派,脸上很快堆砌起笑容,露出了八颗牙齿:“当然可以。”

  小姑娘拿了签名,兴奋得脸都红了,激动再三:“我真的好喜欢你,你真人比照片上漂亮好多。”

  提及照片,令嘉心里一咯噔。

  她可没忘记网上对她的评价——表情包教主,她拍照片有那么丑吗?

  尽管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被人夸奖的令嘉依然感谢了她:“谢谢。”

  小姑娘见两人还在谈事,也没有多打扰,识相地很快离开了。

  身后再次响起一阵窃窃私语,令嘉竖起耳朵听了听,大意是夸奖她真人漂亮、有礼貌之类,这才缓缓勾起唇角。

  碍于粉丝在场,不免对方纫秋也客气了些。

  “既然聂洋想和解,为何他不出面来同我谈,这就是他的诚意?”

  方纫秋笑了笑:“我想令嘉小姐你误会了,作为被告人的你,能得到原告的谅解获得和解,是最好的选择。聂先生无须拿出诚意。”

  令嘉翻了下白眼,她最讨厌方纫秋唯我独尊的模样。

  她冷哼一声:“如果我不和解呢?”

  方纫秋有些头疼地摘掉了挂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捏了捏鼻梁,表情很无奈:“令嘉小姐,我是一个非常忙的律师,并没有很多时间同你耗在这点小事上。”

  “呵,我凭什么要在意你有没有时间?”

  显然,方纫秋并不将她的话当回事儿,他已经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拿起外套打算离开:“既然令小姐执意上法庭,那么我也无话可说。作为绅士,我给你最后提一个建议。”

  令嘉愣了愣,莫非他认出自己了?

  “请一个好点儿的律师,毕竟,放眼整个阳城,能打败我的律师几乎没有。”

  “呵,自大。”居然比她还会装逼,简直找死!

  “哦,对了,”令嘉的话还未说完,方纫秋将自己的名片拿出了一张,递给她,“就当我给你一个机会吧。最好不要对外传播一些关于聂先生不好的传闻,不然,下次令嘉小姐见到的就不是我了,而是法院的传票。”

  似乎知道令嘉下一秒就要抬手打人了,他很有先见之明地一把先按住了她的手,似笑非笑地靠近她:“来之前聂先生就提醒我,最好不要让你有动手的机会。”说着,就连他自己也笑了。

  令嘉和方纫秋谈判破裂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入了经纪人陈尔的耳朵里。

  她就知道不应该让令嘉独自去办事,好好的民事纠纷非要被她整出刑事案件的架势。越想越来气,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一把拧起令嘉的耳朵,气得老脸通红:“令嘉你这猪,打了天王不说,人家主动求和了你居然还想上法庭,是不是嫌我事情少?”

  陈尔是真生气了,开始数落起她的桩桩惨剧:“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摊上你这么个不成器的,又能吃又能打,你去瞅瞅网上都把你说成什么样了。”

  令嘉可没觉得自己哪点不好,当场就要反驳。

  “我怎么不好了?长得漂亮演技又好,还会唱主题曲,你上哪里找我这么好的潜力股?难不成你还真喜欢乔云珠那种大胸器?她除了会卖萌还会做什么?”一想到乔云珠庞大的身躯摇晃着胸前两坨胸器,小碎步追着聂洋一面跑一面叫“欧巴”的小模样,她就受不了地打了个寒噤。

  令嘉是标准外表女神,性格堪忧的两面派。

  专业水平不错,演技好又是歌手出身,早些年在大妈观众的口碑中是竖大拇指的,如今因为互联网崛起,她总是一不小心暴露性格上的缺陷。

  这不,翻白眼事件还没过去,又出了一桩殴打天王的新闻。

  陈尔实在想不明白,别的女明星见到聂洋这等电影界的大咖前辈哪敢如此嚣张,也就自己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令嘉,非要整点闹心事,问她到底为什么要打人,她还将脑袋摇晃成拨浪鼓,一副宁死不屈的可怜样。

  陈尔也怀疑过,小心翼翼地问她:“是不是聂天王对你……”“动手动脚”几个字她还没说出口,自己先否认了这个想法。

  聂洋在业内的口碑堪比科学界的史蒂芬?霍金,令嘉虽说长得不错,但还不至于让人家一个天王巨星做如此不入流的事情。

  果然,令嘉一听说这话就怒了:“他要胆敢对我动手动脚,这般轻的伤算便宜他了。”

  陈尔对令嘉屡教不改的执拗给气着了。

  “那你好歹告诉我血案到底如何引发的。”收到律师函第二天,陈尔便透过重重关系找到了聂洋经纪人,多方打听,也没能打听出事情的原委。聂洋的经纪人比她还纳闷儿,对聂洋推掉工作非要住院闹小孩情绪也是挺无奈。

  令嘉还是老样子,脑袋摇晃得厉害:“我是个很有原则的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卖敌人。”

  “你……你这个二百五。我警告你,聂洋的事情接下来你不准插手,我去处理。你给我乖乖地在家里待上十天半个月。”

  “处理个……”陈尔那恶毒的眼神一扫来,令嘉便不敢再说话了,气焰顿时熄了下去。陈尔她是不敢得罪的,这就是她的衣食父母,如果没有陈尔替她操心工作上的事情,她哪里有钱供养自己奢侈的生活?她不得不吞咽着口水放缓语气,“大姐,我觉得你就应该不管这件事,专心去处理翻白眼事件,聂洋除非是不想要脸面了,他一定不敢真的上法庭的。”

  提到“翻白眼”事件,令嘉气得牙痒痒,两个月之前,她还是微博上默默无闻勤勤恳恳以作品说话的低调劳模,也不知道是不是橘子娱乐的主编跟她有杀父杀母之仇,居然心血来潮做了一整辑她出席各大场合、一不小心将眼珠子瞪大了的照片,凑成了“翻白眼”全集,从此令嘉在微博上的另一个名头打响了。

  翻白眼界的一姐,想她一个实力派,居然沦落成为了表情包教主。

  既然令嘉打死不说,陈尔还是找到了医院。

  事发当天,令嘉去了在泌尿科做主任医师的表姐赵家禾的办公室。医院的工作忙,陈尔硬生生排了两小时的队,以患者的身份见到了赵家禾。

  按照规定,医生是不能透露医患情况的。

  赵家禾也没想到事态会如此严重:“这两个人还真是不消停。”

  陈尔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赵家禾果然是当事人,她精明的小眼睛用力一瞪:“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赵家禾迟疑了一瞬,犹豫着缓缓将事情道来。

  橘子娱乐爆出了令嘉翻白眼照片合集后,常年以女神形象出现的令嘉顿时在微博上有了名气,成为群嘲的对象,一时无法接受的令嘉忧心忡忡地找到表姐赵家禾,希望这位做医生的姐姐能开导自己。

  正巧当天赵家禾休息,只有一个专家挂诊。

  赵家禾查阅了网上评论后,当即笑到不行,猛拍大腿安抚自己的小表妹:“行,既然你在困难的时候想着姐姐,姐也不能辜负你是不?我给你露一手。”

  心理辅导治疗最高层次,不正是催眠吗?

  刚从电视上通过医教栏目学到一点皮毛的假心理医生赵家禾摩拳擦掌地让令嘉躺在休息室内的床上,做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个实战试验。

  赵家禾没想到,令嘉还真被自己给催眠睡着了,后来挂诊的贵宾患者聂洋出现了,她也就没搭理自己的小表妹,干正经事去了。

  令嘉从迷迷糊糊中醒来,隔着一道门听见了熟悉的声音,出于好奇心便挤开了一道小门缝。

  聂洋正面对着门,那难以言语的小表情被令嘉看得一清二楚。

  令嘉还真没见过聂洋小媳妇的扭捏样,讲话也吞吞吐吐:“医生,我吧……其实没什么大毛病……”

  没什么毛病你来看医生?

  赵家禾在神圣的医学领域是出了名的严苛,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直接问他:“什么症状?”作为泌尿科一把手,早已经历尽千帆的赵家禾不能理解影帝的羞于启齿。

  说白了,能来这里的,无非就是老二出了问题。

  聂洋不得已,还是照实说了,吞吞吐吐的,不像是电影里总演侠客的男人:“咳咳……那个,提不起精神。”

  令嘉听了也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这一笑可就大事不妙了。

  聂洋当即脸红,一把捉住了偷瞄的令嘉,气得当场便将人扯了出来。赵家禾也蒙了,她工作起来压根忘记了自己的小表妹还在休息室。

  是旁人也就算了,偏偏令嘉还是个圈内人。

  虽然聂洋同令嘉从前毫无交集,但如今让她听见了自己的秘密,聂洋仍然觉得难堪。一股脑地拖着令嘉去了了无人烟的楼梯间谈判。

  怒急攻心的聂洋很快恢复到平日里冷艳男神的路线。

  “说出你的要求,是要钱还是要资源?”在聂洋看来,令嘉这般在娱乐圈有一定知名度但还够不上一线的女明星,就一种人,死要钱以及死要名。

  令嘉还因为他老二没精神头的事情笑得花枝乱颤,压根没反应过来:“我都不要,哈哈哈哈。”

  聂洋老脸一红,扯了扯衣服:“你想要我的人?休想!”

  这回令嘉听清楚了,她也蒙了,傻傻地回了一句:“你都没精神头,要来干吗?”

  这下彻底激怒了聂洋,他咬牙切齿地威胁她。

  “你叫令嘉是吧?我警告你,在这个圈子混,最好不要乱说话,小心你的舌头。”

  “守不住又怎么样?”令嘉停止了笑声,瞪大圆目,丝毫不畏惧聂洋的警告。

  “你……“聂洋第一次撞见这般不识抬举,还敢冲自己怒目相视的人!这让习惯了高高在上的聂天王觉得自己很窝囊,上前一步,就要撩袖子,打算叉腰理论,抬头便被飞来的一拳头给打偏了脑袋。

  聂洋愣了半晌,愕然看向令嘉,一双明目写满了不可置信:“你居然敢打我……”

  令嘉双手互捏着拳头,学着港片里的黑帮大佬,伸手,拉了拉自己衬衫的袖子:“我平生最恨你这种凶女人的男人,还捋袖子,想打我?”

  聂洋被令嘉说蒙了,低头看了看自己一双挽起的衣袖,张口要解释,但想一想,自己凭什么要解释啊?挺着胸脯反抗。

  被打了一拳头的聂洋怎肯罢休,即便他不动手打女人,也不能白给人打一拳头。

  当然,最后聂洋也没有当面做出任何实质性的反击。

  事后炮地发来了一通律师函,夸大其词地将自己送进了医院,打算碰瓷到底。

  “这下真完了。”听了事情原委的陈尔也急了,没想到令嘉惹出这么个乱子来。

  “令嘉是急性子,她恐怕是误会聂洋要动手,所以先动手打了人。”娱乐圈最忌讳的不正是知道的太多吗?哪怕聂洋不发律师函,暗地里要整点幺蛾子,令嘉的演艺事业也难说。

  赵家禾听陈尔的话,也一脸的为难:“不然我去找聂天王,赔礼道歉。毕竟事情是因我而起的。”

  陈尔认真考虑过了,这事情还真得赵家禾出面。

  赵家禾是聂洋的私人医生,令嘉又是她妹妹,别人出面还真不合适,赵家禾去说两句好话,她再押着令嘉前去道个歉,事态应该能控制一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天后(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佳天后(合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