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见过
二月栀子2019-11-26 10:413,343

  或许从她见到陆离的第一眼开始,就注定了她会一直追赶着陆离,也就注定了叶书禹永远也追不上林予初的脚步。

  这种注定,注定的就是一种不公平。

  因为陆离的出现,林予初的人生发生了改变,从此走上了另外一条轨迹…

  大门口,陆离刚走到车跟前打开车门,林予初就快速的坐到了副驾驶上气喘吁吁。

  她生怕陆离一个人开着车跑了,把她丢在这里。

  “呼——热死我了!走这么快欺负我腿短是不是!”

  林予初扑哧着小手给自己扇风,额头上晶莹剔透的汗珠往下滑。

  今天她没有刻意去修饰自己的妆容,这样素颜的她看起来更加真实迷人。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陆离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一个弧度,迅速的又把笑意抹平。

  这小举动还是被林予初发现了。

  “陆离,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见过?比我们第一次见面之前还要早?”

  “我们?”

  陆离不知道林予初的话是何意,语气里带着疑问。

  “嗯,我们。更早之前,我们见过吗?”

  “没有。”

  陆离斩钉截铁的一口否认。

  除了时家的人,和他接触过的陌生人寥寥无几,所以,他确定自己没有见过林予初。

  “没有吗?可我为什么觉得你刚才的那个笑似曾相识呢?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好熟悉的感觉…”

  林予初的语气里透着一丝失望,可这种熟悉的感觉又那么真真切切的存在。

  是错觉了吗?

  如果这是错觉的话也未必太真实了吧…

  侧脸看着陆离冷着眸子开车的样子,表情冷的没有一点余地。

  到底是怎么做到这样冷若冰川面无表情的?

  一路上,林予初像是欣赏一幅画一样看着陆离,知道她在看自己,陆离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只不过眼睛里恍惚间带着躲避,六百年来,还是第一次有人敢像她这样盯着自己看那么久。

  四十分钟后,陆离的车子缓缓的停在了家门口。

  门口多了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是时勉来了。

  恐怕他还没有发现陆离一夜未归的事情吧,不然早就该发动整个集团的人寻找陆离的下落了。

  时方明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安稳的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要是被他知道时方明私自叫了陌生人到家里,非打断他的腿不可。

  “陆离,你这院子里都种的什么啊?怎么我都没见过啊?”

  昨天来的时候林予初就对这满院子的花花草草充满了兴趣,兴致勃勃的问陆离。

  然而陆离并没有搭理她,径直走向了家里,一个饿到想要晕过去的人是不想说话的。

  林予初嘟着嘴巴小声嘟囔:“什么人嘛,跟你说话都不理的…”

  “你倒是等我一下啊!我车钥匙还在你家呢!”

  说着她跟在陆离的身后一起进了屋。

  两人一起从大门进去,正好撞见了时勉在准备早饭,一桌子的食物琳琅满目。

  时勉愣住了,伸出手揉揉眼睛,别是自己眼睛花了,怎么会看见一个女人出现在家里呢…

  没有眼花啊,确实是有个女人跟在老爷后面…时勉的脸上露出了怀疑人生的表情。

  他还以为家里这尊大佛还在楼上睡觉,没想到竟然从门口走进来了,还带了一个女人?

  这么早从外面回来,是出去的早?这时间也对不上啊?

  难道是…一夜没回来?

  时勉的内心翻云覆雨,可心里这些话一个字不落下的都被林予初听的一清二楚。

  虽然她也不想听,但是…也不至于这么惊讶吧…

  “早饭好了?”

  陆离的声音打破了面面相觑的尴尬,让空气里多了几分冰凉的气息。

  “好了…好了!”

  时勉把手里拿着的碗筷放到桌子上,还是没控制住自己多看了林予初两眼。

  “要…要多加一双碗筷吗?”

  问完这个问题时勉就后悔了,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明知这位老爷不喜欢多此一举,他还是多嘴了。

  “嗯。”

  陆离坐在餐桌前,轻嗯一声,这一个字里似乎竟然多了一丝温度…

  “坐下,吃饭。”

  接着陆离的眼睛看向林予初,明明是一句让人听了很温暖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变了味道,多出了几分命令的语气。

  林予初微微点头,云里雾里的就坐在了餐桌前。

  趁着时勉去厨房拿碗筷的时间,林予初搬着椅子偷偷的往陆离跟前挪了挪,小声在他耳边说道:“陆离,刚才那个是谁啊?是你爸吗?”

  林予初说话的声音很小,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好奇心,扑闪着两个大眼睛望着陆离。

  “咳咳…并非。”

  陆离刚端起一杯水喝了一口,被林予初这句话呛的差点没喷出来。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他看上去和时方明的年纪相仿,时勉又是时方明的父亲,被林予初误会倒也不奇怪。

  “那他是谁啊?我应该怎么称呼他?要不要和他打招呼?不打招呼会不会显得不礼貌?”

  一连四个问题像机关枪一样对着陆离发射过去,怎么有种媳妇上门见长辈的感觉…

  “不必。”

  陆离话音落下,时勉就拿着一份碗筷放到了林予初的面前。

  “谢谢。”

  林予初对着礼貌点头微笑,表情上多了几分拘谨。

  “她竟然跟老爷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了?还靠的这么近距离?”

  “也不知道到底这位姑娘是何方神圣,有如此大的本事!”

  “难道我们这位百年不开花的铁树老爷,突然间开花了?”

  时勉的心里不停的唠叨着,看来时方明话痨的毛病不是后天形成的,是天生的遗传基因。

  只不过时勉在陆离的面前控制着自己,不把话在面上说出来罢了。

  听到这里,林予初实在是绷不住了,嘴巴里刚喝进去的一大口牛奶可是把她呛的不轻。

  老爷?百年不开花的铁树?这到底是些什么样奇奇怪怪的称呼?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艾瑞巴蒂,早上好啊!”

  时方明顶着鸡窝头的造型从房间里走出来,用特殊的方式,眯着眼睛没睡醒的样子跟大家打招呼。

  “时方明!像什么样子!没看到家里有客人在吗!”

  时勉的眼神怒视着时方明,刻意压低的声音里带着沙哑。

  “客人?”听到客人两个字时方明突然睁大了眼睛,睡意全无。

  “是你啊?你怎么会在我们家?还跟我们家老…还跟这位坐在一起吃早饭?”

  昨天晚上时方明在客厅等陆离等到凌晨两点钟,游戏都打腻了还是没等到他回来。

  后来他实在是撑不住就先回房间睡了,醒来就是眼前的这一番景象了。

  “您昨晚该不会是在外面留宿了吧?你俩住一起了?”

  时方明这句雷人的话让面前三个人都静止了。

  饭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说啊!

  住一起了?这种话是可以随随便便说出口的吗?

  “呵呵——那个老铁,我觉得你可能有什么误会…”

  林予初站起来尴尬的笑着解释道。

  老铁?这是什么意思?时方明什么时候改名叫老铁了?陆离没听明白。

  “那你俩昨晚是不是在一起?”

  时方明脸上的笑带着八卦的味道。

  “是,他昨晚是在我家和我在一起。呸,但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林予初觉得自己还不如不解释,怎么越抹越黑的感觉呢!

  突然想到一句话,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确有其事…

  “坐下,食不言,寝不语。”

  陆离一句话,让原本有点温度的气氛冷淡了冰点,时方明不寒而栗,立马闭上了嘴巴。

  原本这个气氛就已经够微妙了,被时方明这么一搅和更加尴尬了。

  我为什么要在这里吃早饭!明明是来开车的,怎么还吃上了呢!

  林予初的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她真是服了自己,怎么遇上陆离他说让自己做什么就做什么呢…

  这不符合实际,也不符合科学啊…

  林予初又悄悄的把椅子挪到了刚才的位置,离陆离太近让她觉得像是在北极三尺厚的冰河里游泳,这种感觉真是太难受了。

  陆离正常有条不紊的吃着早饭,吃饭的时候依旧冷着一张脸,看上去并没有受时方明刚才那些话的影响,也丝毫不在乎。

  “那个…我上班要迟到了,我先走了…你慢慢吃啊!”

  现在这个情况真的不太适合林予初在继续待在这里,不然她应该会被憋出病的,这里的气氛实在是太诡异了。

  昨天还在想方设法的跟陆离见面,今天就想躲他躲得远远的,人的心啊,可真是善变。

  叶书禹眼睁睁的看着林予初跟着陆离身后走了,他想追上去,却又止住了脚步。

  想来想去,这件事情他都没有做错。

  何以解忧,唯有工作,带着没发泄出来的怒火,叶书禹气冲冲的到了公司。

  “呦,我还以为您今天也不来了呢!”

  袁一心刚到公司,还没站稳脚叶书禹就到了。

  叶书禹没有说话,径直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开始看这两天漏掉的工作,办公桌上的文件已经堆成了小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