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爱到连她都一起爱了
二月栀子2019-12-01 09:363,333

  “南南,给我一杯摩卡。”

  叶书禹用面前的内线电话按了一个数字,语气平平的说了一句。

  他口中的南南是总裁办的助理,和林予初是大学同学,每天在公司给叶书禹和袁一心两个人跑腿。

  “离上班时间还有快一个小时的时间呢!南南还没到,我去帮你磨吧!”

  袁一心看看手腕上的表说道。

  “不喝了。”

  这到底是闹哪样?一大早上过来抽的什么风?

  袁一心太了解叶书禹,他有任何不开心的事情都写在脸上,看看他那紧锁的门头就知道他有心事。

  “跟予初吵架了?”

  恐怕能够让叶书禹这个状态的人也只有林予初了,袁一心一语道破,看穿了叶书禹的心思。

  “这么明显吗?你一眼就看出来了。”

  “因为我了解你。”

  袁一心看叶书禹的两个眼睛里都带着光,一句了解你,里面包含了多少情感在里面。

  她的爱慕,她的守护,她的不甘,她的无奈…统统都在那一句话里了。

  十年如一日的守护在他的身边,她大学是设计专业,可因为进入公司以后叶书禹说他讨厌公关,她就自修学习了公关学,放弃了自己喜欢的设计。

  可即便放弃了自己最爱的专业,她还是依旧跨不过他们两个之间那一条遥远的鸿沟。

  有的时候袁一心在想,自己都已经三十岁了,还追求什么爱情,渴望什么得到,就这样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他,挺好。

  只是夜深人静,家里孤零零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她也渴望身边能够有人陪伴…

  那能怎么办呢,自己没出息的放不下,而她爱的人,心里却只有别人。

  “予初还小,可能还不懂事,性格也是小孩子的脾气。你和她从小一起长大,应该比我更了解她才对,就不要和她置气了。”

  袁一心坐到叶书禹对过的椅子上看着他说道,这真的不应该是她为情敌说的话。

  难道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使劲的说林予初不好,挑拨叶书禹反感她不是吗?

  “我又何尝不知道她的脾气呢!只是这次的事情她真的做的过分了,我也是因为为她好,在乎她才会生气,不想干的人就算是把命丢在外面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叶书禹的这番话语重心长,从他的脸上袁一心可以看得出,他比自己想象中的更加在乎林予初。

  那种感情,那种在他心里的分量,远超过于她的预想。

  听到的一瞬,她的心里充满了羡慕,甚至想要问问叶书禹,如果那个人是她,他可也会像现在这样十分之一的好对待自己呢…

  她忍住了,她知道那不应该是她说的话。

  嘴角勉强笑笑,袁一心对叶书禹说:“叶大总裁,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三个字大概就是你口中说的为你好。

  这三个字束缚住了人的情感,蒙蔽了人的双眼,打着为你好的名义,不经意间却把人伤的最深。

  予初已经大了,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和自由。你不能在用把她当做小孩子的方式去对待她,而是要试着用成年人沟通的方式来和她对话。

  或许你有没有想过,你口中所谓的为她好,是不是她真的想要的?真正的为她好又应该是怎样的呢?”

  袁一心这是需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对叶书禹说出这番话,又是鼓起多大的勇气才能为情敌说出这番话。

  她对叶书禹的爱,也超出了她自己的预想,爱的远远不止十年这么一点点。

  甚至她对叶书禹的爱,爱到连林予初都一起爱了。

  她就是这么爱他,爱到连她都一起爱了。

  叶书禹陷入沉思,紧锁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开来。

  “叶总,您果然来了!一心姐也在呢!”

  就在办公室安静的时候南南推门进来了,他笨笨胖胖的身体和那张肉嘟嘟的脸,天生就带着喜感。

  在这每天精神紧绷又事务繁忙的总裁办,南南的存在就是大家的开心果。

  “有事吗?”

  叶书禹的眼神扫到门口。

  “哦!有有有!刚才乘电梯的时候遇到予初了,她让我把这份早餐带给您。”

  南南手里提着一个牛皮色的油纸袋,递到叶书禹的手上。

  叶书禹紧锁的眉头马上云开见月明,拨去忧郁,展现出一丝欣喜。

  看见他没有皱眉头,袁一心苦涩的笑了,自己好言相劝的说了这么半天,还抵不过林予初的一份早餐…

  “那叶总,没什么事情的话我们就先去工作了。”

  袁一心放下心了,知道自己继续待在这儿也没有意义了,他根本就不需要自己的陪伴。

  一切,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

  南南和袁一心两人出了叶书禹的办公室,叶书禹小心翼翼的把早餐从袋子里拿出来。

  和记早餐,这是叶书禹最喜欢吃的早餐店。

  皮蛋瘦肉粥,茶叶蛋,油炸麻薯球,凉拌海藻,都是叶书禹每次去吃这家早餐时候必点的。

  还算这小丫头有点良心。

  把早餐都拿出来还没打开,叶书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这个铃声就让叶书禹眼前一亮,这是他唯一一个特别关心,是林予初。

  「早上要去开车把你一个人丢下了,对不起。吃了我的早饭就要接受我的道歉,特意绕了一圈儿帮你去买的,感不感动?记得趁热吃。」

  就算没有这份早餐,只要林予初开口和自己说话的刹那,叶书禹知道,自己就输了。

  爱心早餐和这条信息让叶书禹的心头一暖,就像今天窗外的太阳,让人觉得格外的温暖。

  他要的不多,只要林予初在他身边就够了。

  把这份爱心早餐吃的一干二净,叶书禹今天的状态满血复活开始工作。

  从现在开始,就是元气满满的一天。

  陆离家,吃过早饭他就回房间补了一个觉,昨晚实在是被林予初给折腾的不轻。

  时勉偷偷的把时方明拉到书房里,终于忍不住要问昨天的事情了。

  “今天早上出现在这里的那个女人是谁?你认识吗?”

  “嗯…也不算认识,就是昨天见过她来找咱们那位老爷,还进了你跟我说的禁地。”

  时方明手里拿着平板,一边玩一边回答,满是心不在焉。

  “你是说,他进了隔壁的那间房?”

  时勉简直不敢相信。

  “嗯——”

  时方明确定的点点头,看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

  听到这里,时勉的脸上不但没有一丝微笑,反倒比刚才的表情更加严肃了。

  “爸,要我说啊,这女的肯定是咱们老爷的心上人!你看,隔壁那间房,你也没进去过吧?我爷爷也没进去过吧?她进去了!

  而且,他们两个昨天晚上在一起一夜!成年人这一夜,可以发生太多事情了!难道他们这一夜用来天方夜谭,聊理想聊人生啊?

  再有,你看咱们家什么时候出现过女人啊!这根本就是活生生的男人墓嘛!她不光给老爷打电话,来了咱们家,最重要的是老爷跟她在一起一晚上,第二天又把她带回来了!

  这是您亲眼所见的吧?她还破天荒的跟咱们老爷在一起吃了早饭,还做的那么近!这一切,可能是巧合吗?清醒点吧,我的爸爸!”

  听时方明这么说的头头是道,时勉再回想一下确实好像是有些不对劲。

  他从五岁记事开始就经常跟着他的父亲来这里,从来没见有女人来过。

  而且祖宗留在来的祖训也是,只有男子才能肩负这个守护的使命。

  “你还知道什么?”

  时勉凝固着脸,一副事情不简单的样子。

  “爸,您知道老爷的手机号吗?”

  时方明好像又想起来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一样,脸上露出一个坏坏的笑问。

  时勉摇摇头,他并不知道。

  每次找这位祖宗找不到的时候时勉都只能发动整个集团的人去找,找的时候还不能大张旗鼓,只能偷偷的找。

  刚开始时勉还会觉得着急,后来几次三番他出去一段时间也就自己回来了,慢慢时勉也就习惯了,不会再那么小题大做。

  可他从来不知道手机号这回事,只知道他偶尔会看两眼手机,可能那还是时方明爷爷给他办理的手机号吧!

  “你不知道吧!我也不知道!但是林予初知道,她还给老爷打电话来着!我也是因为接到她的电话才知道,老爷竟然还会用手机!

  还有,咱们都称呼那位老爷,老爷现在的身份是叫时景文,她一直都称呼老爷陆离,你不是说这个名字只有咱们姓时的人才知道吗?”

  时家父子两个像是警察分析案件一样,把这些微小的细节一点一点的拆开。

  然后凭借着自己丰富的想象力,加上现实的结合,拼凑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总之,他们得出来的结论就是:陆离和林予初两个人谈恋爱了。

  时方明喜欢八卦,脸上露出着八卦者耐人寻味的表情,可时勉的脸上却有些愁眉不展,似乎有很重的心事…

  「晚上等我,妈说想我们了,叫我们回家吃饭。」

  中午午休的时候叶书禹给林予初发信息。

  半月前叶书禹的妈妈,也就是把林予初养大的干妈许淑华就给叶书禹打电话,让他们两个回家吃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