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六百年的初吻没了
二月栀子2019-11-26 10:413,434

  时方明连连摆手解释。

  十分钟后,家里和窗外都恢复了平静,时方明像个犯了错的孩子站在陆离面前低着头,一言不发。

  陆离起身,从时方明的身边走过,时方明觉得后背发凉,总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如果再有下次,我就让时勉停了你的银行卡。”

  果然不出所料,老爷还是对自己下手了。

  “对不起,我保证不会了。”

  行行行,您在这个家里是最大的,您说了算!您说的都对!

  看着陆离离开的背影,时方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没出去喝成酒,反倒是惹了一身骚。

  陆离上车,林予初正熟睡着。

  她并没有闻太久木菊花的味道,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晕倒了。

  正要启动车子,陆离才发现林予初没有系安全带。

  时方明这小子一点儿都不靠谱,她正睡得这么香,不系安全带万一有个急刹车,磕到了碰到了可如何是好。

  陆离侧过身子,准备给林予初系安全带,离她的距离近了才发现,睡熟的她眉宇之间竟然和脑海里她模糊的样子有几分相似之处…

  陆离愣着眼神盯着林予初看了好久。

  不不不,这一定是他自己的错觉。

  陆离正要把身子收回去,林予初熟睡中晃了一下身子,接下来的一幕让陆离瞠目结舌。

  林予初的唇吻到了陆离的唇上!

  她一低头,唇不偏不倚的吻落到了陆离的唇。

  陆离目瞪口呆,唇和林予初合在一起大概停留了五秒钟的时间。

  收回的一瞬间,他的胸口又袭来一阵刺痛,他伸出手捂住心脏的位置。

  陆离的脑海中一片空白,看看坐在副驾驶上的林予初还在熟睡中。

  这个…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个样子!

  刚才这个吻…这个吻可是他六百年来的初吻!

  竟然就这么随随便便,漫不经心,随心所欲的就拿了去!

  这确确实实是陆离的初吻,同样也是林予初的初吻。

  两人初吻对初吻全是扯平了,谁也不占谁的便宜。

  陆离看着林予初愣了一会,回过神来胸口的刺痛感已经离去。

  他的手正要脱离心脏的位置,似乎又发生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刚才,就在刚才,他竟然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跳动了!

  一下… 两下…咚咚…咚咚…

  难道是自己错觉了吗?

  不,不可能!他是一个医者,医人无数,不可能判断错误!

  这让陆离大吃一惊,他马上伸出另外一只手试探脉搏的心跳,却没有任何反应…

  可他刚才明明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感觉到了心脏咚咚两下有力的跳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错觉还是事实?

  心情久久不能平复,陆离的眼神再次看向了副驾驶上的林予初。

  难道…会和她有关?

  不,她明明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可再回想一下,他们初次相遇的巧合。

  偏偏在母亲祭日的那天遇到了她。

  偏偏那天是她的生辰。

  偏偏她们同样喜欢吃桂花糕。

  偏偏第一次见面自己的心如刀绞。

  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

  陆离不知道该怎么说服自己,如果说是巧合未免太过牵强,可如果说就是和她有关系,却又没有依据。

  总之,陆离有一种直觉,面前这个女人一定有什么特殊之处…

  还好上次送她回家过,陆离还记得她家的位置,开着车子一路把林予初送到蓝海别墅的大门口。

  不过这次叶书禹可没有在门口等她。

  “你家住几栋?”

  就知道问了也是白问,看她这个状态睡到明天早上醒过来就不错了。

  陆离紧锁着眉头,这倒是一个难题…

  一个手搭在方向盘上,一个手搭在车窗上摸着眉毛,得想一个办法把她送回家啊!

  冥思苦想,陆离竟然被这个问题给难住了。

  最后他放弃挣扎,就把车子停在小区门口撞撞运气,说不定能碰到那天来接她的那个男人。

  陆离用手托着太阳穴的位置,侧脸看着睡的正香的林予初。

  这个女人,身上到底有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刚才是真的心跳了,还是说那只是他的幻觉?

  越看林予初那张轻云出岫的脸,陆离越来越不敢确定。

  难道是刚才的那个吻?

  想到那里陆离的脸都会不自觉的变红,从脸上一直红到耳朵,再从耳朵一直红到脖子。

  不就是一个吻么,至于让陆离害羞到这个程度吗…

  话又说回来,六百年都没有送出去的初吻说起来也算是古董了。

  这不禁让人怀疑,六百年初吻都还在,会不会是…

  陆离的眼神正在盯着林予初发呆,副驾驶的玻璃上突然出现了叶书禹的面孔。

  他又是出来找林予初的,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打电话也一直都没有人接。

  真的是快要被这个小丫头给气死了,这最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总是玩失踪。

  叶书禹想着出来碰一碰,说不定跟上次一样就撞上林予初回来了。

  果不其然,还没出门口他就看见了那辆熟悉的黑色路虎正停在小区门外面。

  一瞬间叶书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上次就想会会他,只不过他跑的快。

  这次竟然还敢出现!

  他气冲冲的走到车前,侧脸一看傻了眼:他家这个傻姑娘竟然坐在人家的副驾驶上睡觉!还睡的这么香!

  尤其是看到驾驶座上那个男人这样看着林予初,叶书禹的心头突然涌上一阵怒火,有种自家种的白菜被猪拱了的感觉。

  “开门开门!”

  叶书禹攥着拳头对着车窗狠狠地锤了两下,陆离放下车窗,眼神扫过叶书禹。

  是那天晚上的男人。

  陆离打开车门,叶书禹解开林予初的安全带,伸出手抓着她的肩膀,嘴里叫着她的名字:“初儿!初儿!”

  林予初没有任何反应。

  身上没有酒气,肯定不是喝醉了,可怎么会睡得这么沉,叫也叫不醒呢!

  陆离下车,走到叶书禹的跟前,叶书禹抓住他的衣领眼睛里带着敌意怒视着他:“你对她做了什么?”

  相比叶书禹的火气冲天,陆离的脸上毫无波澜。

  一个就像是燃烧的熊熊烈火,另一个就像是寒冬腊月结了三尺厚的寒冰。

  “我如果想对她做些什么还会出现在这儿?”

  陆离的语气里尽是不屑,反问叶书禹。

  “如果你没对她做什么,那她为什么会这样?”

  叶书禹抓着陆离的领口不肯松开,丝毫没有放松对面前这个男人的警惕。

  “她只是闻了不该闻的东西,睡一觉醒来便会无事。”

  陆离的语气冷的像块冰,他推开了叶书禹的手:“既然你认识她,那就请把她带走,不要让她赖在我的车上不走。”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他就是一个毫无感情的机器,话里不带丝毫的温度,冷的似乎快要穿透人的脊梁骨。

  “我拿什么相信你?”

  满是质疑的眼神撒向陆离。

  “你大可不用想相信。”

  一个毛头小子,还问自己凭什么?陆离不愿跟他多废话。

  “初儿,下车,咱们回家!”

  叶书禹小心翼翼的扶着林予初,把她从副驾驶上抱出来,看这男人也不像是在说假话。

  “她的包不要了?”

  后排座位上放着林予初的包,叶书禹的手里抱着她,不方便伸手拿,然而陆离一点都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无奈,叶书禹只能先把林予初放在副驾驶上,把包背在自己的身上再去抱林予初。

  谁知他刚把林予初放下,林予初就睁开朦胧惺忪的睡眼。

  恍惚当中,她睁开眼看到的人是陆离。

  “嘻嘻,陆离!”

  林予初自己在嘴巴里小声嘟囔一句,脸上露出傻傻的笑。

  接着一个大熊抱,跳着就扑到了陆离的怀里,搂着他的脖子怎么也不松开。

  叶书禹看傻了眼,陆离更是不知所措。

  “林予初!你干什么呢!快给我下来!”

  包也不要了,叶书禹一个箭步到陆离跟前,拽着林予初的胳膊。

  “别碰她!还不快松手!”

  边拉着林予初,他还不忘警告陆离。

  一个嘲讽的笑回给叶书禹:“你看我哪只手碰她了?”

  陆离一只手揣在裤兜里,一直手耷拉着垂下来,明明是林予初像一只树袋熊一样,腿盘在陆离的身上,双手紧紧搂着他的脖子。

  “陆离陆离!是不是你!”

  林予初闭着眼睛,嘴里还不忘叫着陆离的名字。

  “林予初!你赶快给我下来!”

  叶书禹真的生气了,他只有生气的时候才会叫林予初的全名。

  他实在是忍受不了自己心爱的小公主嘴里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不!我不下!我下来陆离就走了…我不松手!绝对不松手!”

  看来这“醉花”果然是名不虚传,听林予初说话这语气和喝醉时候的语气一模一样。

  前半句还凶巴巴的,说到后面七个字听起来似乎又有些委屈。

  陆离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脸上却又强装镇定:这个女人到底是要闹哪样,夺走了自己的初吻就罢了,男女授受不亲,现在这样成何体统!

  “你快把她放下来啊!”

  叶书禹拗不过林予初,她牢牢的搂着陆离,拉也拉不动,之前怎么没发现这个傻姑娘有这么大的力气。

  “你应该让她不要粘着我。”

  陆离云淡风轻道了一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