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醒了就下来
二月栀子2019-11-26 10:413,409

  “陆离…陆离…”

  林予初说什么也不肯松手,旁边路过的人都在议论纷纷。

  怎么说叶书禹在小区也算是有名气的人,大家都知道林予初和他住在一起,这样被大家围观难免会有一些闲言碎语来攻击林予初。

  毕竟她是一个女孩子…

  左思右想,就算陆离劝说林予初也不听,叶书禹最后妥协:“要不…麻烦你把初儿送回家吧!”

  他很少用这样的语气跟别人说话。

  这次为了林予初,明明气的要死,却还是跟陆离低了头。

  “好。”

  陆离也正有此意,被大家这么看着确实不太好,他的思想比叶书禹更加保守。

  “手别乱摸啊!我来扶着她,你只管走路就好了。”

  叶书禹带着警惕性对陆离说道,生怕他家的小公主被人家占了便宜。

  陆离面不改色行容无事的按照叶书禹指示的方向走着,好歹他也是出身名门世家,怎么可能做这种龌龊之事。

  就这样,林予初抱着陆离不愿松手,叶书禹在前面扶着她,三个人一路上走走停停的到了家。

  “小心小心!进门小心!”

  叶书禹小心呵护着林予初,生怕她被磕到碰到。

  即使心里再生气,他也还会护着她。

  “初儿,咱们到家了!快下来!”

  叶书禹试探性的去抓林予初的手臂,可她即使睡着了还是那么紧的抱着陆离的脖子。

  就像是胶水把两个人黏在一起似的。

  陆离一言不发,甚至有种不舍得把她吵醒这种奇怪的想法。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就是觉得林予初抱着自己感觉很熟悉……

  相比陆离的淡定,叶书禹正在想方设法的把林予初弄下来,他一秒钟都不想让林予初在别的男人身上多待。

  醉花啊醉花,可真是害人不浅的东西。

  只是,睡梦中的林予初又梦到了之前的场面。

  即使断断续续的有些不完整,但身临其境的感觉是一样的。

  梦里,她被医治好了,是那个他们口中的“神医”把她医治好的。

  他们两个人牵着手,在草坪上奔跑,放风筝。

  跑累了,男人拿出佩剑,在草地上为她起武,用剑娴熟,出剑迅速。

  她的手里拿着一块白色的手帕,一直在拍手叫好,看那个男人的眼神里充满着崇拜和爱慕。

  可惜,她始终都没有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

  只是在迷迷糊糊当中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

  “怎么办,我掰不开她的手。”

  叶书禹想尽办法也没用,累的气喘吁吁,最后向陆离发出求救的信号。

  “没用。”

  陆离听起来语气很瞧不起叶书禹,好像在说,连一个女人的力气大都不如,还能有什么用。

  “你行你倒是来啊!”

  叶书禹不服。

  “你不是让我不要碰她?”

  从开始到现在,都是林予初搂着陆离,陆离一直保持着双手揣兜的姿势。

  他可不敢轻而易举的碰这个姑娘,自己会心如刀绞不说,搞不好还会被这个身份不详的人误以为是耍流氓。

  “也对…你…你不能碰她!等一会初儿醒了,自然就会下来了!”

  陆离一脸生无可恋,难道他就要这样站着给这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女人抱一夜?

  真是可笑至极。

  “一会?你知道她是闻了什么东西吗?”陆离觉得叶书禹说的话简直可笑,他是太不了解木菊花了。

  “闻了什么?”

  “木菊花,一种大象闻了都能睡着的植物。”

  叶书禹的脸上又不淡定了,大象闻了都能睡着,那林予初岂不是要睡上个两天两夜?

  “你骗人的吧?”

  叶书禹半信半疑的问。

  陆离没有回答,他已经说的够清楚了,脸上的表情似乎在告诉叶书禹:爱信不信。

  站了许久的时间,林予初仍然不肯松手的在呼呼大睡,陆离逐渐的觉得身子越来越重。

  虽说林予初的身高比例,体重算是比较瘦的了,可怎么说也有一百斤。

  从刚才到现在,她已经赖在陆离身上悬空着一个多小时了。

  双腿勾着陆离的腰,双臂紧紧的搂着陆离的脖子。

  能保持这个姿势这么久,林予初也是够厉害的。

  “拿把椅子给我坐。”

  陆离在家喜欢了用命令的语气跟时方明和时勉讲话,在叶书禹的家里也用着同样的语气。

  叶书禹不情不愿的撇了一眼这个狂妄自大目中无人的男人,好歹自己也是堂堂上市公司的公子,还是自己手里还经营着两千人规模公司的总裁,竟然被一个不相干的人使唤?

  纵使有一千一万个不乐意,叶书禹也只能忍着,谁让他们家的小公主还在他的肩膀上呢…

  黏一个什么样的人不好,偏偏黏上了这么一个人,脾气差,又冷着一张臭脸,跟谁欠他几百万没还似的。

  心里把骂人的脏话对着陆离的脸说了个遍,最后还是搬来一个板凳放在陆离的屁股底下。

  能让他妥协的人,除了林予初以外,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要不是为了她,他大概早就跟陆离动手了。

  “你叫什么名字?怎么跟我们家初儿认识的?”

  空气里安静的都快要能够听到心跳声,叶书禹试探性的打听“军情。”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嘛!

  陆离紧闭双目,完全无视叶书禹的问题。

  “我跟你说话呢!你是怎么跟初儿认识的?她今天又怎么会跟你在一起?又为什么会误闻到什么木菊花?”

  “废话真多。”

  叶书禹一连串的问题最后只换来了陆离四个字的嫌弃。

  他一向不喜欢别人话太多,时方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我怎么就废话多了!我们家小公主好好出去的,怎么回来就成这个样子了?你必须得给我一个合理完美的解释!”

  陆离叹了一口气,要不是因为他是外人,他真想把他的嘴巴封住,让他不要在说话。

  像一只苍蝇一样嗡嗡嗡的在耳边飞来飞去,这是陆离最讨厌的事情。

  偌大的房子,安静的不像话。

  深夜,三个人只有林予初一个人在梦乡里。

  “你确定她真的没事吗?我怎么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说了无妨,我人在这里又跑不了,你有什么可担心。”

  想想好像也是那么一回事,叶书禹便没有再多问。

  陆离没有了安神香无法入眠,就算有了安神香这个姿势恐怕也睡不着,只好闭目养神。

  叶书禹磨了一杯又一杯的超浓咖啡给自己,他要看着林予初醒来,省的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占她的便宜…

  第二天一早,太阳透着窗户照射进来,耳边传来阵阵鸟叫声。

  今天的天气格外好。

  林予初睁开惺忪的睡眼,怎么一觉醒来浑身都疼,脖子也扭着,腿也麻了。

  伸出手揉揉眼睛,慵懒的打了一个哈欠,林予初丝毫没有察觉到她是落在一个结实的身体上睡了一夜,这个人还是陆离。

  “醒了就下来。”

  耳边传来的声音,让今天大好的天气像是被冬日的寒冰冻了三尺,让人从头冷到脚。

  林予初被这个声音彻底唤醒,眼睛瞬间睁大愣住了神,这才发现,她竟然靠在一个肩膀上睡了一夜?

  这个声音…该不会是…

  不不不不不,一定不是他,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一定是自己幻听了,不然就一定是自己还在做梦。

  即使不愿意相信事实,林予初还是把头缓缓转向旁边,闭着眼睛露出一点缝隙查看那个自己明明不想知道的答案。

  “呵呵…呵…我什么也不记得了!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林予初尴尬的对着陆离笑笑,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自己昨晚到底做了什么!

  为什么醒来还会是一个这样的姿势,这样的场景,而且叶书禹为什么还坐在她的旁边靠着板凳的靠背呼呼大睡?

  天啦噜!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什么造型啊!真是挺别致啊!

  “还打算继续坐着?”

  陆离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如果林予初还继续保持这个姿势继续睡下去,恐怕他的腿就要废了。

  “哦哦哦…呵呵,对不起啊!”

  说完林予初立马从陆离的身上跳下来,腿麻了一个没站稳摔在了地上,简直是丢人彻底丢到家了。

  “呵呵,没事!我没事!”

  接着林予初摇摇晃晃的走到楼梯口,扶着楼梯扶手连摸带爬的上了二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关门的时候“啪”的一声,简直是丢人丢到外星去了!

  “嗯?什么声音!什么声音!”

  发誓要等到林予初睡醒的叶书禹,喝了九杯超浓的咖啡也没顶住,斗争到凌晨三点钟撑不住睡着了。

  听到关门声,他猛然惊醒一下,接着又靠在了旁边陆离的肩膀上呼呼大睡。

  刚走了一个家伙,现在竟然又来了一个,还是昨天晚上不断嫌弃自己的家伙。

  陆离把叶书禹的头推到一边,他的肩膀可不是谁想靠就可以随便靠的。

  可能,也许,大概,陆离用的力气比较大,叶书禹倒像一边,从板凳上摔了一下。

  这下他彻底的清醒。

  “嗯?什么事?初儿呢?”

  可能一下子摔懵了,叶书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他的下意识还是在找林予初。

  “她醒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跨越时光而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