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期末时节
深蓝会2019-09-11 10:033,725

  “哇,终于结束了!”

  这震耳欲聋的欢雀声从L幢102宿舍传出来。

  试卷,草稿纸,教材漫天飞舞,像是场隆重的宴会在举行。最为显著的是普夜叉的床位,不仅仅是床底下的稿子乱得像猪栏,连床上的书籍都成了旧书摊。这个糜烂的夜晚周华的嗓门最大。

  “老普,还写啥!该丢了。”

  他那广播般的音量从一米八六的身躯里迸发出,像是场战争的结束把武器拿破铜烂铁便卖。

  “呵呵,我又不和你们一样看书。”

  夜叉站起来收拾他那堆废纸,似乎想起什么来七手八脚把它摊开。王贵赛在递烟的同时抢了夜叉一张纸,上面写着“梦里依旧打江山,酒后断然落乡村。”。当王贵赛还没满足他的好奇心再去打闹夜叉时被一米八六的大色鬼把他这个小色鬼像揪兔子一样揪到方信的床铺上。

  “看,这么专业的一个人都收起来了你还打什么搅。”

  贵赛的烟穿透了发方信白色的蚊帐立刻跳了起来。

  “方董,差点打119急救咯!”

  “你敢,要是烧了老普这堆宝典你不死才怪。”

  “你把心往肚子里放,我舍了童子身也会护好它。”说着到他床前换上球鞋。

  至于穿球鞋舍友们似乎第一次见他上球场。平时要么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要么穿上他那高低不平的拖鞋在球场上奔跑。

  这个夜晚除了夜叉和周华外没有人睡好觉,冥冥之中还想着明天将会遇到哪些题。边可夜未眠奋斗到天亮,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法律的特征,92年邓小平南方会谈”等许多资料。

  天还在朦朦胧胧贵赛和彭毅的叮叮当当声打断了舍友的美梦,周华还迷迷糊糊的吐出了一句“老清八早地起来作么”,夜叉也无奈只好燃起烟。

  每个考场外都挤满了前来参加这边自学考试的学生。

  很多人都在翻着书背(有的默背,有的放出声),甚至有的人去抄别人的笔记,这也算是种临时抱佛脚吧!夜叉照例取出“红河88”燃起。他最怕麻烦所以每次考试都除了考试专用的工具和证据外只带手机和烟。他有一个常人难以接受的习惯,考前一个星期内不再翻阅跟考试相关的资料,除了写作就是玩。虽然在行游览,但是由于经济条件的不充分多半是徒步且免费的地方观览。

  夜叉那么条坏习惯可能一条也未曾想过要删改,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就如此吧!进入考场就把2B铅笔,橡皮擦,碳素笔,身份证,准考证,考试通知单一一摆在桌子的右上角,然后就趴在桌上睡觉。至于监考老师宣读什么,黑板上写着什么他都一无所知,直到监考老师发试卷下来他才问考号和区号。他习惯性的从第一道题入手。自从逃学归来参加自考后他算分似乎等于改卷老师的评分,最高差距小于等于四分。他一口气做完了五分之四的试题,觉得分数差不多了就开始审题。他觉得班主任简直是在开国际玩笑,《古代汉语》不就是古代汉语吗?难度还没《文学概论》大,还说全省过关率只有百分之十。他算得六十四分,再次审题发现有两处删改太密给改卷的老师造成心里上的厌倦自动减了四分刚好六十,六十分本来就是万岁嘛!余下的题就免做了。他开始收工具,把试卷按序放好然后回望四周。

  忽然觉得最后排左上方坐着的女生像是识友,但由于视力有限无法辨认。为了等那个人交卷又只好趴在桌上睡觉。

  突然间蓦然醒来,那人似乎刚敲了自己的桌子,于是自己也迷迷糊糊地交了卷出了考场。

  “我的老班长哟,怎么在这儿遇到你了。”

  甜美的声音从次楼的楼道飘上来,夜叉即刻识别出了这个声音。

  “小小,好久不见过得还好么!”飞一般的跑下去抱住了她。

  可能他这不寻常却习惯性的举动使得小小发愣。

  交谈许久后各自回去。

  “我要回宿舍了,以后别乱抱女孩子。明天考完试我等你电话。”小小显出喜悦又不舍的表情。

  这是多么不寻常的事啊!杳无音讯一年的老朋友,也可以说恋人吧!在这么广阔的一座城市在一次考试中偶然相遇,是多么令人兴奋不已的一件事啊!夜叉埋藏了这份喜悦和往常一样安静的睡午觉。

  “谁这么缺德把《法律基础与思想道德修养》改成《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还是考法律部分的多,要是早听老普的话那该多好。”王贵赛尖锐的呐喊声在菜市场也能清晰的听到。

  “我倒还好昨晚复习到了,只是老普说的要点我展不开来。”彭毅在一旁把两脚放入盆里温脚和贵赛搭话。

  这时周华和方信也回来了。

  “老普还在睡,小点声。”方信放轻了脚步。

  “老普,还在睡嘎!”

  周华边说边把夜叉的被褥掀开,周华也知道夜叉的坏习惯里有一条是睡觉不许被打搅,包括班主任老师。于是夜叉还没开口就发起牢骚。

  “怎么办,我怎么办,一道题都不会做下学期可能要减生活费了,主要是考不过。”看到平静的夜叉连忙递烟给他。

  “今天大家都很累,赶紧休息吧!除了广告专业的大家下午还得考试。大色鬼你们就别看书了去翠湖溜达溜达,等我们回来一起去吃饭。小色你别把早上的焦虑和不安带到下午去哟!考试规矩跟你说过了,没吃饭的就去吃饭吧!”

  夜叉说完这段话后宿舍里平静了许多,不知道他哪根筋不对反正舍友们都听他的。也许不仅仅是他那套大道理吧!更重要的是他的实际行动赢得了大家的认可。

  考试是老师的法宝,分数是学生的命根。这个傍晚大家投了几分钟的篮球就去教室上自习去了。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要是早听老普的话就好了,下午不就很顺吗?”

  王贵赛边说边把教材和试卷抛向空中。这间西院502教室除了他们还有俩三个女生在上自习。她们看到这间教室不于宁静就悄悄躲出去了。

  “小色,你疯了。”周华响亮的声音震动了整栋教学楼。

  “那什么是法律的特征,你知道吗?”

  “你问老普去。”

  “别打扰他的情绪。”方信在学素描,抬起头搭了句。

  夜叉一年到头没翻开过几次课本,偶尔买套试卷来做做,他只在意他的文学梦,然而他却从未挂科。也许是高中基础好的缘故吧!或许是在外漂泊的那一年懂得了些什么。

  他照例写着他的日志。

  “当我戴上眼镜仰望天空时,闪烁的星星,忽而类聚,忽而群分,像是意象派的创作在展览…”

  “老普这题我也不怎么懂,很难用字面意思去解答它。”边可取下眼镜诚恳的向夜叉请教。

  夜叉也只好按奈性子边搭话边往讲台上移。这间教室于似乎成了他们的专用场合。

  夜叉还没入题王贵赛就把烟递到嘴边。

  “别笑啊!我粉笔字是学龄儿童”长长的吸了两口烟,“我只能大体的点一点了我又不是专业的。”取下眼镜揩一揩。

  “我啥都不会今晚要好好听堂正课。”周华说完拿着笔记坐到了第一排。

  “首先,它是一种行为规范。这点大家不难理解,大家想想法律是用来作什么用,法律本身是用来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所以它得规范人们的行为;其次,它具有公民权利与义务的统一。我们既然能受到法律的保护也有义务去维护它,所以说权利与义务是相互性的;再次,法律是国家制定和认可的,具有可靠性。这里大家拿字面意思就可以理解了;第四,法律具有强制性。法律既然是用来维护统治阶级的利益,那么谁超越了它固有的空间损害了统治阶级的利益必然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其他的就不讨论了,这几点答出来展开展开改卷老师不说给满分也得给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说完夜叉心里颤抖起来,还好下面的掌声响起来。

  “要是没遇到老普我这辈子可能不会再拿起笔来学习了。”

  周华后面王贵赛也叹了句:

  “要不是老普在我可能吃残羹过日子了,这次考试真对不住了,下次一定努力。”

  教室很宽敞,有六排,每排有八张桌椅。桌椅高低长短不一,有的有三尺高有的只有两尺,有的可以容纳七八个人有的只能坐两个人。这样的装饰其实是为了搞活动而设置的。后面的黑板报上写着许多英文,彭毅一音一词在念着。中间那盆蓝玫瑰特别引人注目,只因它就一瓣花蕊。

  “方董,过来发挥下你的美术才华。”

  这幅黑板报重新更换了容貌。方信在修改玫瑰的同时贵赛和边可用他们舞艳般的笔迹装饰了一番,主题在玫瑰花的正上方。

  “老普,过来填你的主题。”贵赛把夜叉拉到后面去。

  内敛的夜叉一直在推辞,直到听到周华这么一句:

  “老普你填了,明早我保证考过《大学语文》”

  舍友们都知道周华基础不牢,而且遇事左右徘徊,既没肯定,又没否定。夜叉支起粉笔用嘴含吹了几下,不加思索地写道:“不完美也要精彩”。

  朴素又逼真的话语勾勒出了这一代年轻人的思潮。

  在这个不需要考虑生计的青春,一件平凡的事迹,一句脱颖而出的话语,将会划出一个全新的明天。

  次日大家解放了,束缚已久的战场终于收摊了。

  从翠湖回来大家决定在宿舍过场家庭聚餐。夜叉和周华掏腰包,贵赛和边可采集。

  贵赛觉得越快越好反正有人出钱,边可却讨价还价。俩人边采集边吵嘴,一直在笑着。

  当第一瓶燕京啤酒激情喷放时,这个团圆的家庭正式诞生。今晚亚龙大学生城L幢102宿舍的成员们尽情的放纵青春,绽放洋溢的活力。

  如果这个世界上人们挥霍而成怯懦,那么放纵也是种解脱。

  青春,有多少欢乐在这儿聚集;青春,有多少要流的泪水遇到你将自动萎缩。

  灯红酒绿,时辰已至晚上十点过一刻,突然响起“所以暂时将你眼睛闭了起来,黑暗之中飘浮我的期待。平静脸孔映着缤纷色彩,让人好不疼爱。”这首《Last Dance》一响起就知道有人在找普夜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不曾怀疑的年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