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葬礼的那些年,
落日遮阳2019-09-19 14:591,470

  沈良辰的葬礼,我没去参加。当杜若传简讯给我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咯噔了一下,虽然我知道良辰已经走了,可是我的心里依旧还相信,良辰,没有死。

  天气很不好,阴沉沉的,天空黑的好像可以滴出墨。黑色与黑色的交织,带走了彩色的热闹,播撒着寂静的成分。

  我就这样子,颓废的趴在床上,把头钻进枕头,不想理会手机带来的那一封封烦人而又绝望的信息。呜呜呜的震动,让我的内心无法平静下来。我打开手机,翻看着班级群里的信息,都是关于她的事。

  上善若水:今天是良辰的葬礼,可是,我没有办法参加,甚至,都不能谢谢她在世时,对我的照顾。

  明月清风:我无法相信,她已经走了,那样一个好的人,前几个月还和我们有说有笑的,再见面,竟然是她的葬礼,我一直催眠自己,她还没有走。可是今天,我看见她的墓碑,我才知道,我一直都在自欺欺人。

  葬礼上,杜若,放声痛苦,悲伤的情绪,感染了那些想哭,却不能哭出声的大人。尤其是良辰的母亲,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滋味,放在谁的身上都不好过,特别是自己亏欠了的女儿。她捶足顿胸的哭着,可是,无论怎么伤心,良辰都不会回来了。

  我的头很疼,我扔下了手机,躺在床上想闭上眼睛,忘记这件事情,可它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我看向了桌子上,那支她曾经送给我的笔,心里很不是滋味,回想起,她曾经给我带来的快乐,我低着头咬着唇,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心里就像打翻了的五味瓶,一样难受。

  两年前的我,因为转学,接触到一个新的学校,心里很是抵触,慢慢的,我成了一个孤独的人。班里的集体活动,我从来不参加,因为我知道,在同学的眼里,我是一个怪人,从来不和别人说话,沉默,是我那时候最贴切的标签。

  因为我是转校生,所以班主任叮嘱沈良辰,让她多带我熟悉环境,多给我学习上的帮助,因为我的成绩很差。

  一开始,我很讨厌她,因为她是班长,我觉得她就像,老师的走狗。

  甚至,有段时间,我和她作对。她不让我做的事情,我偏要做。也许是因为听从她的建议,让我不舒服,又或许是因为正处于叛逆期。她带着我,参观学校,告诉我一些校规。可我心里难受,为什么搞得我好像的小弟。我总是和她顶嘴,一些细微的事情,她不想记住,我也记不清了。总之,回想起那时候,我觉得我听对不住她的。无论我怎么和她作对,她从来都不和老师打小报告,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我,问道“好了吗?现在可以专心了吗?”面对她这样,让我先前准备好的台词都发挥不出来,让我感觉一拳发在棉花上。正常的人不应该会生气吗,可是,她就像一个没有脾气的人一样。

  每个学校里,总会有些不思取上进,整天吃喝玩乐的学生吧。杜若,就是学校里的女霸王,她仗着自己是校长的侄女,在学校里偷偷收取保护费。吸烟,逃课,打架,喝酒,无一不是她擅长的。她,曾经还结交了一大群社会人呢!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杜若了。

  遇到沈良辰之前的杜若,就好像一只老虎,就在以为没有人能够驯服她的时候,沈良辰,轻而易举的驯服了杜若。

  那时候,沈良辰,才刚刚来到这个城市,也是和我一样从农村转学过来的。

  那一天,良辰遇见了十分狼狈的杜若。她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就像一只斗败的公鸡,耷拉着脑袋,在街上淋着雨。

  良辰慢慢走近她,杜若还没发觉良辰的靠近,只是忽然觉得淋在自己身上的雨好像停了。她抬头,看见的是一把里面绣着绣球花的一把雨伞,那把伞,真好看,绣球花好像是活着的,散发着紫色的光芒。

  “你好,请问你需要到我家换一身衣服吗,你的身上都湿透了,这样很容易感冒”沈良辰见着杜若直勾勾的盯着这把雨伞,接着说“喜欢这把雨伞吗,喜欢,我送给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良辰美景奈何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