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陈武
青眠2019-09-09 16:482,884

  “姐。你回来了?”陈武的声音把陈安拉回现实。眼前这个大男孩遗传了他父亲的身高,单眼皮,皮肤偏黄,穿着校服站在陈安面前。那个个头比同龄人长的磨蹭,头发发黄的陈武一下子蹿的比陈安还要高。

  陈武这样的男孩,即使是在人堆里,也能引人瞩目。

  陈安想起来,小时候陈武生了场大病,此后做什么都要比别人慢一些,脑袋也不怎么灵光,爬树的时候总上不去,被人坐在树上嘲笑,夸张一些还为他编了儿歌。有次不小心尿了裤子,一个人缩在角落里不敢出来,一群不懂事的孩子围在外边。那时的陈安,拿着捡来的树棍就冲他们打,把表弟紧紧护在身后,容不得别人对他有一丁点儿欺负。作为陈武的保护伞,陈安从南镇东打到南镇西,从河流北打到竹林南。陈武就在陈安的陪伴下,摇摇晃晃成长了起来。

  现在这个陈武,陈安确是不敢认的,高大威猛,长相周正,头发被剪的干净利落。看着这般的陈武,陈安还是冲他点了头。陈武回来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南镇的黄昏开始了,和白天的闷热相比,凉气冒了出来,比早些时候要热闹得多,听着孩童追赶的声音,陈安竟觉得有些亲切。

  “姐,我下午去学校转档案了。没能去接你。”陈武眯着眼细看着陈安。原本就不大的双眼看上去就像是一条缝。

  “考上了?”一定是考上了,但陈安除了这句话,不知道还能问什么。

  “小武考得不错,上了个好大学。”

  “那就好。”

  其实以前陈武经常给陈安发消息,有时候是长篇大论,把自己的学习和生活一股脑的告诉陈安,有时候是情绪上的低落,就连周末在河里抓里几条鱼,今年桃子收成多少,陈武都一字不漏的告诉陈安,哪怕陈安只是简短的回两个字,有时候只是个笑脸,或者几天不回,想起来的时候就说工作繁忙。后来陈武高三,陈安已经很少能收到他的消息,随着高考的到来,陈安更是没有再收到过他的消息。

  三个人就这样站在院中,陈安双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婶婶试图走过去把衣服收起来,看着还在往下滴的水,陈安觉得有些好笑。仿佛为了转移话题,婶婶突然转过身。

  “安安,一起吃饭吧。”语气平稳,还有些不安。陈安环视了一眼整个房子,从报纸和回形针编织而成的门帘望进去,陈安看到了那双鞋。

  “不了婶,我明早再过来。”陈安话落就拿着行李往外走,婶婶也没有挽留,陈安的执拗,她是知道的,那个男人的可怕,她也是知道的。

  “姐,我送你。”陈武拿过陈安的行李箱,给陈安让出一条道。

  两人就这样走在南镇的街道上,趁着这时候,陈安终于可以好好看看这个地方。以前电压经常不稳一亮一暗的旧路灯都被换下了,陈武一路给陈安介绍,南镇扩大,这片老房子属于危楼,为了和青梅一同发展水上项目,这片地方可能会划分为游乐区和农家乐,具体项目还没有实施,为了南镇发展,也没多少人拒绝,开始还有几个打着守护祖产的名义去闹,最后也不了了之。

  走到岔口的时候,陈武突然停了下来。

  “姐,我手机被我爸收了。其实我每天都有给你写。”陈武从包里掏出一本小本子递给陈安,陈安接过来,上面有一朵向日葵。

  “这是我让同桌给我画的,她学的美术,画画可好了。”陈武害羞的挠着头。

  “画的不错。”陈安知道陈武的用心,也极力的想把尴尬的氛围降到最低,小时候有一次陈武被人打破了头,陈安从厨房拎着刀就要捅死对方,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能有这般勇气把大人们吓的够呛,陈安父母把她锁在房间里,威胁陈安反思自己的行为。陈安一直不肯认错,只能错过那天的晚饭,陈武悄悄的拿了个饼给陈安,坐在陈安窗户前陪着她。

  陈安从未在陈武面前哭过,她是姐姐,是战士。

  陈武把陈安送到民宿后没有停留,一句话也没有多说,陈安知道他终究是长大了,终究是明白早已不是一路人。

  其实陈安和陈武两家人原先并没有住在一块,但也隔得不远,奶奶给陈安算过命,一定要住在靠东的房子,这样人生才能大富大贵,在分家的时候,东边的屋子多了个院子,好在当时叔叔还是通情达理之人,抱着陈安说只要安安命好,我们就算住茅草屋都没关系。

  一家人其乐融融,在重男轻女的农村里,陈安就像是一个小公主。她没有听过父母的唠叨,能吃到父亲从城里带回来的零食,穿最漂亮的衣服,扎着最好看的辫子。奶奶和陈安家一块住,总给陈安讲自己的爱情。

  奶奶是从南镇外面来的,那时候陈安只知道外面,还不知道万家灯火的壮丽,不知道川流不息带来的嘈杂,也不知道夜夜笙歌后的孤单。

  奶奶口中的爷爷,与照片那个和蔼、有些发胖的男人不同。在奶奶眼中,为了顺应知青下乡,爷爷就来到了南镇,奶奶是跟着爷爷一同来的,当然,是离家出走。等父母费尽心思找到奶奶的时候,她已经和爷爷暗自结婚。爷爷是个身材修长,眼神深邃,满腹经纶的文化书生,喜欢深蓝色中山装,眼镜压在他高高的鼻梁上,爷爷有洁癖,总是把胡子刮得干净,自己在墙上敲了个衣架,每天入睡前就把衣服整齐的挂上,容不得一丝褶皱,如果奶奶不小心折上个角,爷爷还会耍小孩子脾气。

  爷爷写得一手好字,每逢过年的福字都要亲手写。爷爷去世后,奶奶只留下了一只钢笔,其他东西都一把火烧了。陈安从小就听着这段故事长大,浪漫包裹着陈安,她一直都向往着如星星、太阳、月亮一样闪耀的男人。

  陈安把东西收拾好,洗了个澡,给手机充上电,林语的视频通话就弹了出来。看着那个可爱的兔子头像,陈安还是按下了接听。

  “大小姐……我在休假。”陈安把手机立在桌上,眼皮也不抬。

  “我在你家!”林语最后一个字还没说清楚,陈安抬起头来,瞪着眼睛看着视频里的林语。

  “别生气,我借住,借住。”

  “说吧,离家出走,失恋,失心疯,抑郁症。”林语穿着陈安的睡衣,敷着她的面膜,还拿着自己花巨款买的瘦脸仪在脸上滚。

  “我就是想念你的味道。”

  “我明天还要早起,你慢慢想念,再见。”

  “恶毒的女人。我要吃光你的零食。”林语抢先挂断了陈安的视频,陈安无奈的摇头,这么多年的朋友,不管陈安把备用钥匙换再多次位置藏起来,她都能准确无误的找出它,然后打开陈安家的门。如果林语找不到,那也会找开锁师傅,只要林语想做的事,一定会想方设法做到。挂了视频电话,陈安躺在沙发上,桌上放着陈武给他的本子,陈安想了想,还是打开了它。

  陈武的字,一笔一划刚劲有力,每句话就像漂浮着的云和流动着的水,直愣愣映入陈安的眼眸。南镇已经入夜,陈安拉开房里米黄色窗帘,这间房屋装的简单,陈安选择它的理由是店家在房间简介里写的那句话。

  可以看见星空。

  城市里一座一座耸立的高楼早已遮挡了天空的绚烂,偶然略过的光点不过是晚间的飞机。南镇夏天的夜里,是陈安过去最喜欢的时光,太阳落山后,夜幕来临,黑色渐渐布满天空,星星不停的在黑暗中闪耀钻石光芒。不需要灯光点缀,也能安心的走在月色下。

  像希望住进心里,像梦境记在心里。

  陈安站在左侧靠着落地窗往外看,凤尾竹在夜色的笼罩下轻轻摇晃着,其实那并不是凤尾竹,只是陈安觉得那长长的竹条从顶上往下坠,就像一条长长的尾,似梦似幻。一阵阵传来的蝉鸣和蛙声连成一片,与陈武写的那些字一起在她脑海里一直响着。

  对不起,姐。

  这是陈武写过最多的句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风知你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风知你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