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色的冰2019-09-09 09:365,654

  蒋刚终于坐着厂部的丰田车回来了。

  大家寒暄过,蒋刚电话联系了老婆梅燕,让她出厂来吃饭。

  现在,程勇、邓军和蒋刚、以及蒋刚的小巧可人的老婆已经同坐在一家饭馆的一张圆桌边。蒋刚和邓军年龄差不多,都在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程勇发现蒋刚和他老婆都是很健谈的人,相比之下,他和邓军倒显得不如了。虽说程勇是和蒋刚第一次接触,但凭本能,程勇觉得蒋刚是个很随和的人。

  蒋刚问了邓军老婆的情况(他们是同乡,但今天她要上班,就没来),又互相谈了各自单位的闲闻趣事。吃喝之间,蒋刚问程勇的家乡在哪里,程勇如实作答。

  “不远嘛?”蒋刚说。

  “白龙镇?——我表哥表妹的家就在那里。”蒋刚的老婆用一双美目看着程勇说。

  “哦?——白龙哪里?”程勇表示礼貌地问。程勇觉得自己和他们的距离一下子拉近了很多。

  “白龙……白龙……”蒋刚的老婆一时想不起具体的位置了。突然她又说:“反正我们去过一次。——就是我表哥结婚时没多久的时候。”

  程勇又“哦”了一声,但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大家的话题又转到了婚姻上。

  蒋刚告诉邓军:“我们单位有个技术员,很有意思。因为跟自己的母亲有矛盾,怕自己的母亲去抄家,就给老婆来了个假离婚。——假离婚后,又给一个女老板好上了。现在呢,这个技术员真是幸福,两头都有人疼!——嘿嘿!”

  “是吗?——他假离婚办了证没有?”停止吃东西,邓军问。

  “办了证的。”蒋刚的老婆说。

  程勇抢白道:“那就不是假离婚了;那应该叫真离婚。”

  邓军也附和:“办了证怎么叫假离婚呢?”

  蒋刚开玩笑说:“不管怎么说,我觉得那种做法还是很有意思的。嘿嘿!”

  蒋刚老婆马上反驳:“有意思?——男人好钻空子。”她的脸上明显露出不高兴的表情。

  三个男人都不好开口了。

  这时,蒋刚老婆对着程勇开玩笑:“帅哥,你的女友在哪里上班?”

  程勇没想到蒋刚老婆会问这个问题,只好如实回答:“嫂子,我还没什么女友呢!”

  程勇的话马上遭到邓军的反驳:“我这位小弟说话不够坦率!——我们公司的好多女孩都给他抛秋波呢!”

  蒋刚和他老婆都笑了。邓军自己也笑了。可程勇没笑;他甚至生出恼意来了。他认认真真地说:“大哥,别瞎说好不好!”

  邓军还在嚷:“不是呀!——你怕是眼光太高了吧。你怎么不理她们呢?”

  蒋刚的老婆来了兴趣:“哦?——你想找什么样的?”

  程勇本想说自己就是来找蒋刚帮忙的。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只是笑笑说:

  “还没想好!还没想好!”

  程勇的话把大家都逗笑了。

  吃了饭,大家开始往外走。程勇觉得此行的目的没有达到,心里非常失落。蒋刚和他老婆落在后面商量着什么。程勇觉得没什么戏了(他想打听那个女孩的情况),正不知道该马上回自己公司呢还是到街上转一转。这时程勇和邓军听见蒋刚在背后说:

  “邓军,你们在厂门口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他发动了摩托,托着老婆一溜烟跑了。

  邓军因为要去拿老婆的身份证(邓军老婆来这里打工,原想是到蒋刚的厂里做活儿。但一时厂里不招工,就去了纺织公司。可家里父母没多少文化,弄不清楚,就把身份证寄到了蒋刚的厂里),就推着程勇往平安制药厂的方向走。

  “好吧,陪你!”程勇无精打采地说。

  走了约十几分钟,就到了制药厂的厂区。

  邓军和程勇又看见了那个门卫。邓军刚和门卫聊了两分钟,蒋刚和他老婆就回来了。

  “蒋主任,回来罗!”门卫谦恭地笑着说。

  “嗯。——老张,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说着,带着他们往里面走。

  “晓得!晓得!——见过的。嘿嘿!”门卫看着他们的背影说。

  刚进制药厂大门,一个高个儿年轻姑娘迎面而来。蒋刚的老婆马上拦住她,说:

  “唐群,王小丽在不在质检室?”

  唐群和王小丽在同在质检室上班;她俩也同住在一个寝室。听见蒋刚的老婆问,摇摇头说:“我是从生活区出来的;我这会儿没看见她。”

  “你到哪里去嘛?”蒋刚的老婆说。

  “我上街。”唐群说完就走了

  “她在哪里呢?”蒋刚的老婆边问边掏出手机。

  电话通了,一个秀气的声音传了过来。由于电话音量很大。程勇他们听得很清楚。

  “喂,是梅燕姐吗?”

  蒋刚老婆:“是我呀。——你在哪里?”

  对方:“我在生活区呢。刚吃过饭。——梅姐有什么事吗?”

  梅燕:“你给我找一下王小丽,她可能在寝室,你叫她马上下楼来。”

  对方:“你是叫她下来吗?——你可以给她打电话呀。——她最近新买了手机。”

  蒋刚老婆:“你知道她的手机号?”

  对方说:“我还不知道。——我去叫她吧。

  梅燕:“好!——叫她下来,就说我有事找她。”

  隔了一会儿,对方电话里另一个声音:“你是哪个?”

  梅燕:“我是梅燕呀。小丽,下来一下。”

  王小丽:“下午行不行?——我想洗点衣服。”

  梅燕:“不行不行。——你先下来嘛。”

  “好吧。”对方关了机。蒋刚老婆笑盈盈地说:“她马上就下来了。”

  程勇和邓军觉得那个人下来和自己没什么关系。邓军催着说:

  “嫂子,你有事就在这里等一会儿。我们和蒋刚先回宿舍了。”

  蒋刚老婆横了邓军一眼,说:“着什么急嘛!”

  程勇因为是第一次和蒋刚夫妻见面,不便说什么,就闭着嘴,静静地看着生活区大门边上的字。那上面写着“女舍”两个大字,下面写着“男士勿进”几个小字。

  一会儿的功夫,一个清秀漂亮的女孩就来到了他们面前。她大约十七、八岁;虽然她穿着厂服,但那高矮适中的身材让人觉得那服装就是专门给她制作的。她的脸上带着浅浅笑,丝毫没有做作的痕迹。她的举手投足之间,有一股无形的亲和力。在最初的那一刹那,程勇简直惊得魂都飘到九霄云外去了。

  他万万没有料到,自己会在这种场合见到昔日被自己抢劫的姑娘。他恨不能一下子找个地洞钻进去。但同时,他又觉得自己被来自于那个姑娘的巨大吸引力所吸住,自己的身体完全就像太空失去控制的卫星一样无法掌控。在那个姑娘面前,他简直不敢正眼看她。在一片茫然的状态下,他把脸稍稍偏了一下,把目光投在了一个过来的人身上。他约三十岁左右,骑着深绿色的摩托,车尾托着装邮件的布包。那是一个送信的邮递员。

  在一种奇怪的有些飘忽的感觉中,程勇听到了几种声音在同时传播:

  王小丽(程勇已经知道了那个女孩的名字):“你们去了哪里?”

  蒋刚老婆:“我们在外面吃了午饭。”她扭过头看看程勇和邓军;程勇的目光还在邮递员身上,他仿佛对邮递员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兴趣。

  邮递员:“拿信啰!拿信啰!——”他熄了火,他一面吼一面下了车,躬身去取邮件。取出邮件,他的声音又大了起来。“拿信啰!拿信啰!——”他已经走到了王小丽的旁边。

  王小丽看看他,说:“有我的信没有?”

  邮递员看看她:“王小丽?——没有!”他以非常熟悉的口气说。

  蒋刚老婆让王小丽走近些,又不满地看了邮递员一眼,对王小丽低声说:“我刚才去一家服装店看了。有一套衣服我觉得非常合身。——那是一套韩国版的,我很想买一套。——改天你跟我一道去看看;给我参考一下。”

  王小丽认真地听着;不过由于门口挤了好些拿信的人,梅燕的话她没有听得很清楚。她只明白了梅燕想买什么衣服。她客气地点点头。点头的时候,她的脸上露出了小小的酒窝。

  “你到不到我那里去坐坐嘛?”梅燕问王小丽。

  王小丽:“不了,——刚才我在电话里就给你说了嘛,我在洗衣服呢。”

  梅燕又对那套韩国服装发了一大通议论。

  “好嘛,梅姐!——我看明天吧。明天我陪你去看。”

  蒋刚说话了:“她倒巴不得越早越好!”

  “怎么啦?——我是用自己的钱买嘛。何况刚才在店里你还说同意我买呀!——不算数了?”梅燕佯怒地说。

  邮递员快发完信了,这时也斜过头看他们,以为有什么新闻。

  蒋刚忙解释:“我哪里是那个意思呢!”

  王小丽知道这是梅燕夫妻俩开玩笑,只是帮着梅燕说:“不答应就不是男子汉!”

  王小丽眼睛眨了眨,看了看蒋刚。这时,她才留意到蒋刚身边的另两个男人。邓军的年龄和蒋刚差不多,王小丽的目光一带而过。王小丽的目光自然就集中到了程勇身上。她觉得这个比自己年龄大不了多少的人有点奇怪:他老是侧着头看着那个邮递员和那些取信、取邮件的人。他至少不象另一人男人(邓军)那样把注意力集中在大家的谈话上;仿佛他压根儿和蒋刚他们是没有关系的人。但是——他怎么又和蒋刚他们站得如此之近呢?有那么一两秒钟。王小丽觉得这个古怪的青年和自己是相识的人。但她很快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就在她游移不定地想着的时候,程勇转了一下脸。

  也许程勇就那么一直傻乎乎地别着脸再熬一会儿,她就不会认出他来;但也许他们就永远错过了今生今世的那份情缘。——就在程勇脸的轮廓转过的一刹那,王小丽想起了这张脸。

  她的脸上的笑容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换上的是难以读懂的表情。就象晴天里突然浓云密布似的。她的嘴张得大大的,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似的,她说不出话来。

  程勇这一阵一直就很狼狈。他站在那里,大气都不敢出。虽然他没正面看王小丽,但他眼睛的余光一直留意着王小丽的一举一动,他怕自己一不留神惊吓了她。虽然他早就想见到她,但他确实没料到会是在今天这么毫无准备的地方;虽然他早就想给她当面道歉,甚至当面认罪他也觉得未尝不可,但今天的见面真的让他方寸大乱。

  程勇觉得王小丽已经认出自己,更是慌了神。他的大汗都出来了。他恍惚中听见邓军嚷着拿身份证的事。又觉得王小丽一直在盯着自己看。

  “必须马上离开!”程勇意识到。于是他费劲地抬了抬头(他觉得今天自己的头似乎特别重),用自己都听不明白的语调对邓军咕哝:

  “不好意思,我得先回去了。我的肚子疼起来了!”

  说完,程勇弯下腰捂住肚子。

  蒋刚急了,说:“要不要紧?——我们厂有医务室。——要不到医务室去看一下?”

  程勇马上用手制止:“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

  梅燕看他难受的样子,说:“不要装英雄了,就到我们厂医务室去看吧。”

  程勇比刚才更急:“不不不!——不……不麻烦你们了。”话音未落,他已经转身走去。程勇走了几步,勉强回头对邓军他们说:“邓军,我先走了。——蒋刚、梅姐,今天……今天谢谢你们的款待哟!”

  这突然发生的一幕,让大家找不到话说了。他们都呆呆地看着程勇走远。

  王小丽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我看错了?不,那个人我永远记得他!”王小丽想着,没说出来。

  还有一个不明白的人,那就是邮递员。他的信件已经发完了。正在他发动摩托的时候,他看见程勇突然捂住肚子叫了起来。“这个人今天怎么啦?”不待他想明白,程勇走了。正当邮递员准备加速时,大家看到程勇不知怎么的脚下一绊,身体一歪,就跌倒了。

  他们赶紧涌了过去;只有王小丽呆在原地没动。

  程勇本想装病逃离,可没留神脚下的一条小沟,这下倒真的弄出麻烦来了。

  邓军、蒋刚和他老婆到了程勇面前。他“哎哟哎哟”地哼着,又弯腰捞起裤脚看。他的右腿上被碰出了一个不小的伤口。蒋刚想到程勇不愿留在厂部医务室看病,这时生出灵感,叫停了开到面前的邮递员的摩托,说:“师傅,麻烦你一下,把我这位兄弟拉到医院去好吗?”(蒋刚早就认识这位邮递员了)

  邮递员看了看,犹豫了几秒钟,说:“上来吧。”

  程勇刚想说“谢谢”,又听得蒋刚老婆说:

  “蒋刚,你把他送出去嘛!”

  程勇又是一串否定:“不不不!——不麻烦你们了。”

  蒋刚怀疑地问:“你一个人去真的不要紧?”

  程勇已经被扶着,一拐一拐地上了摩托。他甚至有点不在乎的口气说:

  “不要紧。——不要紧的。”

  程勇的眼睛又看到了十几米远的王小丽。他好像看到了王小丽像是用手捂住嘴。程勇不明白王小丽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是厌恶?是不想让自己看她?还是在笑自己跛着脚走路?

  的确,邓军、蒋刚以及蒋刚老婆,还包括邮递员,都不明白今天程勇是中了哪门子邪。先是肚子疼,后是跌跟斗。真正弄明白一点的是王小丽。

  她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帅气的古怪的青年就是那晚抢自己手机的人。

  王小丽没有对谁说。她自己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待梅燕他们送走了程勇回来后,王小丽只是平静地问了一句:

  “那个人是谁呀?怎么这么多事情?”

  邓军嘿嘿笑了一下:“跟我一个单位的朋友!——这个程勇今天运气真不好!”

  梅燕这才说:“本来他是来厂里玩一下。没想到……怎么,你像是对他很上心哟?”她的眼睛看着王小丽。

  王小丽已经知道了那次抢劫自己的人的名字;这倒没什么。王小丽没料到的是梅燕会这样说话,只淡淡地说:“我上心?——他在这里几乎话都没讲一句。——我有什麽好上心的?”

  梅燕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说:“小丽,你真的是铁美人吗?——我们厂里的人你瞧不起,别的地方的人也没有你瞧得上眼的?”

  王小丽软软地回了一句:“梅姐,你都说些什么呀?——难道见着一个人就要扯上恋爱吗?——你当初也不是这样的吧。”

  王小丽的话让大家都笑了起来。可梅燕却有些不满了。她说:“嘿,你们看,我不是想当好人吗?——看来,好人确实难当呀!——好吧,人家不领情,我还操什么闲心呢?”梅燕一边笑一边别过脸去。

  大家又笑了。可王小丽的心里却起了微妙的变化。她的眼前,又浮现出了刚才那个英俊的有些古怪的年轻人的脸庞。他刚才的狼狈样让王小丽想起来就想笑——她说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照说,她应该恨他的。不过当着大家的面,王小丽没再说什么。

  看看聊得差不多了,蒋刚说:“走吧,去拿身份证。”蒋刚的目光看着邓军说。

  梅燕看了一眼王小丽,说:“美人,明天我约你。——我们去服装店。嘻嘻!”

  “梅姐,你再乱说我就不理你了。”王小丽佯装不满地说。

  梅燕笑嘻嘻地说:“好好,我改口!——小丽,说定了,明天和我一道上街去看服装。”

  “这还差不多。”“王小丽这才笑着地答应了。

  大家各自忙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