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色的冰2019-09-08 09:282,731

  这是一个发生在十多年前的故事。

  客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车上,程勇顾不得赏景,只是不时看手机上的时间。他试着给小丽打了几次电话,可是对方依旧没有回音,程勇重重地叹了口气,心里漾起万千思绪......

  那是一个冬天的夜晚,天色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一个女孩背着一个坤包,从大路走进了一条巷子。走到一处离路灯较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因为她听到了电话铃声。她从包里掏出了手机,朝四周看了看,从容地接电话。可就在这个时候,从巷子的暗处突然窜出一个高大的黑影,一把抢过女孩的手机,一溜烟跑出老远。那女孩猛然惊醒:自己是被抢了!她声嘶力竭地喊了起来:

  “抓强盗!抓强盗!——有人抢劫啦!有人抢劫啦!”

  女孩变形而凄凉的声音划破夜空。

  可是,她没看见帮助的人影。她企图追上那家伙。可那家伙跑得太快;眼看就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

  这时,女孩看见那个已成黑点的强盗像是不动了。在那一两秒钟里,她糊涂了:他怎么不跑了?猛然,她看见了警灯。随后,她看见了警察的身影。她飞也似地扑了过去。

  女孩跑近时,强盗挥舞着拳脚,试图作最后的挣扎。——但终于敌不过两个剽悍的警察,强盗只好束手就擒。那个强盗被警察雪亮的车灯照的睁不开眼。此时正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用手臂挡着强光。因为他的手是被铐上的,所以一抬手两只手就得同时动。女孩也跑得喘粗气。女孩心里生着怒气,眼睛里瞧着却觉得滑稽。

  “刚才是你在叫吧?”

  一个警察朝女孩询问。

  “是我。”

  另一个警察听出女孩的口音不是本地人,问:

  “你是哪里人?”

  “贵州的。”

  这时那个强盗像是起了好奇心,也朝女孩看了一眼。

  女孩这时看清了那个强盗的整个轮廓分明的脸盘。约十八、九岁的模样,眼睛里透出一股有些羞涩的神情,完全是一副稚气未脱的样子。他看起来非常紧张。一瞬间,女孩的心里起了莫名的变化。她仿佛觉得自己像是没有刚才那样恨眼前这个强盗了。

  女孩儿自己都奇怪:怎么会生出这样的念头?

  第一个说话的警察用眼看了看强盗,转过头问:

  “他抢了你什么东西?”

  女孩用眼睛看了看强盗,恰好强盗的目光又漫了过来。她看出了他脸上的更加恐惧的神色。女孩还没吐出“手机”两个字,猛然觉得心里有种力量阻止了她。

  “也许他是初次吧。”女孩心里竟然冒出了替他着想的念头。

  这次女孩没回答警察的话,却朝那个强盗冒火似地吼了一句:

  “玩什么玩,没看到我在打电话吗?”

  女孩的话让强盗听得发愣;他没有回话。发愣的还有两个警察。他们弄不明白这个女孩儿怎么会这样说话。——这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怎么回事?”第一个说话的警察厉声问强盗。

  “我......我和她不......”

  “他是我朋友。我们是闹着玩的。——对不起啦!”女孩故作平静地对警察说。

  “吃饱了撑的!——找事。”第二个说话的警察不耐烦地说。

  女孩又说:

  “对不起!麻烦你们了!——快把手机给我,我要打电话!”她的后半句话是对那强盗说的。

  强盗想伸手掏手机,可他的手却够不着。第二个说话的警察给强盗打开了手铐。强盗慌忙从兜儿里掏出刚抢来的手机,手忙脚乱地递给了女孩。

  第一个说话的警察说了声“别再没事找事”就发动了摩托。

  看着警察走远,女孩看了看此时面孔不甚清楚的强盗,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嘴,终于没能说出来。她手里捏着手机,静静地离开了。

  强盗一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他看着女孩离去的地方,好半天没弄明白:那个漂亮的女孩为什么不让警察抓自己?

  那个当年的强盗就是今天的程勇,那个女孩就是程勇今天的女友。手机上,程勇的目光久久地凝视着小丽的照片。

  程勇下意识又拨了小丽的电话,耐心地等待着,可等来的是一句“对不起,你所拨打的号码是空号!”程勇摇摇头,轻轻地自言自语道:

  “小丽,你还好吗?——你可别不理我呀!”

  他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听到这个温柔而冷漠的回音了。

  客车继续前行。车窗外,不时会掠过一片红红黄黄的山花,程勇散乱的意识里,将它们幻化为一个公园里的景致。

  桂灵公园——这是一个开放式的公园,晚上也可以进出。

  王小丽漂亮的身影浮现出来:她穿着雪白的女式衬衣,下身是合体的牛仔裤。她正笑盈盈地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程勇甚至都听到了王小丽甜美的“呵呵呵”的笑声;程勇坐在靠背椅上神情怡然地弹起了吉他。

  这是前年秋天的一个夜晚。公园里非常清净,不象白天的情景。在白天里非常清晰明了的地方,蒙在夜色里,显出朦胧的境界。皎洁的月光静静地铺洒在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显出柔静和美的氛围。四周全是夏虫的鸣声。在靠背椅边的某处,有一只蟋蟀在唱着呼唤情侣的歌。

  王小丽在程勇的面前跳着蹦着,活像一只小兔子。她听着程勇弹奏一支新流行的歌,又回过头来认真注视着程勇说:“你比歌星本人还认真。”这一句把程勇的表情完全改变了;他本是平静的脸上禁不住挂上了笑容。程勇接着真的唱了起来。小丽来了兴致,“啪啪啪”地拍起手来。她跳跃到程勇跟前。一只手扶住程勇的肩,笑嘻嘻地说:“你继续练的话,说不定有一天歌星都没你唱得好了。”程勇一听,显得很得意,嘴里不停地“嗯嗯嗯”应着,歌词也不唱了,右手停止拨弦,朝小丽摆了摆。小丽顺势坐在了程勇的膝上。小丽的秀发在程勇的脸上摩挲。

  “教我弹吉他。”小丽撒着娇。

  “好,我教你弹。”程勇的两只手费力地绕过小丽的腰肢,不连贯地弹起来。

  小丽低声说:“这会儿你弹的音乐是最好听的。”

  “嘿嘿!你真会欣赏!”说着,程勇猛地丢掉吉他,双手将小丽的身体旋转了一下,小丽的面孔对着了程勇的面孔。不待小丽想明白,自己已经躺在了程勇的怀里了。紧接着,程勇的嘴唇便压在了小丽的嘴唇上面……

  程勇使劲地摇了摇一下头,想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可是他的思绪并不像平时那么听从安排,倒像是一江奔涌的水,一浪一浪地涌到他的脑海里——小丽和程勇坐在摇摇晃晃海盗船里……程勇和小丽嬉戏打闹的的情景……小丽捏着程勇的鼻子略带恼意地说“我要罚你洗100年的碗”……

  手机响了,是赵龙打来的。他问程勇怎么没在厂区。程勇告诉他,今天自己请了假,正在去贵州的路上。

  “你去贵州干什么?”

  “我去小丽家乡。”

  程勇程勇挂了手机。客车正在一条长隧道中行进。程勇在心里暗暗说道:“小丽,你怎么就不理我了?——你不是……不是说过我们两永远都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吗?——你不是说过从爱上我的那一刻起,就再也不会和我分开吗?”

  程勇摸出烟盒,想点烟抽,可一转念,又他将烟盒放进了自己口袋。客车很快出了隧道。程勇看着窗外匆匆逝去的景物,思绪再一次飘散开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