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冷色的冰2019-09-17 10:253,327

  外婆的葬礼后,程勇带着小青回到纺织厂。

  邓军搬出去后,程勇的寝室暂时还没有人住进来。这里暂时成了程勇和小青的二人世界。

  小青住了两日,就不得不离开了。她要回深圳上班。

  程勇知道留不住,把玩着小青的头发,说:“你干脆辞了,回到我这边来。如何?”

  小青出人意料地拒绝了:“现在不行,我在那边干得好好的。——何况......”她没有说的话是:她有机会升职。

  程勇不明白小青真正拒绝的原因,脸上生出一丝茫然。

  小青看出来了,嫣然一笑,用撒娇的的声音劝慰道:“等我干一段再看,好吗?合适的时候,我就过来。好吗?——在那边,我会想你的。——我们可以在网上视频聊天嘛!这样我能看见你,你也能看见我。怎么样?”

  程勇笑了。一边伸手揽过小青的腰,一边说:“我就是舍不得你嘛!”

  程勇的话未说完,小青的手也勾住了他的脖子。

  一阵激情狂风暴雨般袭来。程勇抱起小青往床上一放,随即疯狂地扑了上去......

  在火车站,程勇和小青说了许许多多的告别话。

  “呜!——”火车启动了。

  程勇听见了小青在车窗边的话:“在那边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程勇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这张雪白而漂亮的脸了。

  程勇点点头,大声说:“好!我也会联系你的。”

  程勇挥起了手。

  列车越来越快,最后出了站,消失在远处的弯道口。

  一切归于平静。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程勇又是一个人了。

  出了火车站,程勇看见赵龙和几个哥们了。他们是出来给厂里办事的。

  赵龙素来快人快语:“程勇,这几天你小子在欢乐谷玩得欢呀!”

  大伙儿笑了。

  程勇不动声色地说:“我就不晓得你小子想说什么?”

  赵龙:“在这里干什么呢?送佳人啊?”

  程勇:“送一个朋友。——别瞎说。”

  赵龙:“我们都知道你把人带到厂里了。还隐瞒个啥?”

  程勇:“有啥好隐瞒的。”

  赵龙:“那就快快招来:那美女是何方人氏?”

  程勇推了赵龙一掌:“招个球!——关你什么事啊?”

  人们又一阵笑。

  赵龙改变了腔调说:“马上回厂?”

  程勇:“是啊。下午还上班呢。”

  赵龙:“急什么急?跟我们一起转转街,然后大家一起喝点酒。”

  程勇:“行啊!——你小子做东?”

  赵龙拍拍胸脯:“不就是吃顿饭嘛!——这次算我的。——不过有个条件。”

  程勇笑着问:“什么条件?”

  赵龙:“你得告诉我们那个美女的名字。大家说,这个条件苛刻吗?”

  大伙儿起哄:“不苛刻。”

  程勇又笑着给了赵龙一掌:“你见鬼去吧。”

  这时,程勇手机响了一声,是短信提示音。

  程勇一看,是小青发来的:“想你。”

  程勇的笑被赵龙捕捉到了:“女朋友来的吧。——看你小子乐成那个样子。”

  程勇抬起头:“关你屁事啊!”

  他们一路说笑,一路走着。程勇不时接到小青的问候和撒娇的短信,程勇只好一边回短信,一边走路。一次没留神,一只脚居然走进了一个路边的污水凼。大家都笑他谈恋爱谈得路都不会走了。不知不觉,他们到了一处餐馆。

  这里的豆花是石磨推的。可谓本色本味。红烧肥肠、笼蒸烧白虽属家常菜,但都做得地道。同时桌面干净,地面卫生。

  程勇一行人在这里点了菜,要了酒,吃喝起来。

  程勇因为要上班,喝得不多。

  吃过喝过后,大家醉醺醺地穿行在街道上。

  “嘿!——这不是程勇吗?”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程勇的耳朵。

  程勇侧过身,用醉眼看了一看,也惊讶得叫出了声:

  “咦,你怎么来城里了?”

  和程勇打招呼的是肖珍;程勇家乡的邻居。

  肖珍告诉程勇:“我是到城里来工作的。——就在嫂子他们厂里。”

  程勇知道,肖珍嫂子上班的单位就是平安制药厂。王小丽就在那里。——要不是肖珍刚才的话,他都快要忘记这个曾经让他刻骨铭心的名字了。

  程勇这时也看见肖珍的嫂子。这会儿她正不冷不热地看着醉酒的程勇呢。

  程勇淡淡地跟她打招呼:“嫂子,今天没上班吗?”

  肖珍的嫂子叫张祥会,她比肖珍大五、六岁。长着一张瘦削的脸,扎个短辫,胸脯就象大平原。在程勇的印象里,这人喜好贬损人,好胜心强。她和肖珍相比,是两类人。肖珍对人和善,而张祥会则难以相处。

  程勇的醉态又让她想起“混混”这个词语。面对程勇的招呼,张祥会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出来有事。”

  赵龙皱起眉头问程勇:“谁嘛?”

  程勇:“老乡。”

  赵龙和另外几个哥们见程勇可能会聊一会儿,就提前离开了。

  因肖珍嫂子在场,程勇无心多聊。

  说了几句客套话,他打算告辞。

  一辆本田车在他们身边停了下来。

  肖珍的嫂子眼尖,一下就认出是厂长秘书冯平的车。

  车窗也摇了下来。冯平露出一个头:“在逛街呀!——回单位不?”他笑吟吟地对张祥会说。

  冯平是开厂里的车出来办事。

  程勇已经认出了这个人。正是这个人,和王小丽一起买的喜糖——结婚的喜糖。正是这个人,将他的王小丽带走了。程勇想起,那一天,这个人居然当着王小丽的面把自己当成空气。想到这里,他很想猛冲过去,狠狠地给这个人一拳。

  冯平似乎对程勇没有任何联想。他只是觉得这个人有些面熟。他已经忘了那天碰见程勇的事。他只是不明白,张祥会和她小妹对着一个有些醉态的人聊些什么。

  张祥会弯下腰,讨好地说:“我出来联系菜源,罗科长安排的。过几天要用。——你冯秘书愿意送我们回单位,我们怎么能不领情吗?”

  说完,拉了肖珍,走近小车。

  肖珍连忙给程勇告辞:“程勇,走了。——拜拜!”

  就在这时,谁也料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程勇趁着酒劲儿,也跟着到了车门边。

  冯平愣了两秒钟,大声嚷嚷:“这是谁?——”

  肖珍和她嫂子那一瞬间也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用探寻的眼神看着程勇。

  程勇并没有上车,而是盯着冯平:“哦,我知道了,你是冯大秘书。——可是你认识我吗?”

  冯平一时还没有明白过来,但他大着声给自己壮胆:“你谁呀?——我干吗要认识你呀?——走开!”

  程勇:“我是谁不要紧,你记住:‘要是对王小丽不好,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冯平听得如坠云里雾里,但“王小丽”这个名字刺激了他的自尊心:“王小丽关你屁事!——你发什么神经?”

  程勇几乎是在咆哮:“你他妈别瞎嚷嚷!——你只记着我这话就是。”

  冯平发动了汽车:“走开!——神经病!”

  他猛踩油门。小车一下子跑出老远。

  小车开了一段。程勇的身影早已消失。

  冯平突然想起,那天,他和王小丽为唐群和罗兵买喜糖,碰见的就是那小子。

  冯平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对后面的两位解释道:

  “这人跟你们是熟人吗?——真象个神经病。”

  张祥会这会儿说话了:“这人叫程勇,和我们同乡。——我都好久没见到他了。不想在这里碰上了。”

  冯平不满地问:“哦。太过分了。喝了酒发疯。”

  张祥会不屑地说:“他就那样。过去就是一个混混。”

  “混混”这个词让冯平有些害怕。他不明白,王小丽过去是怎么和这个混混搅和上的。刚才这个混混这么说,感觉王小丽和混混的感情一定不浅。想到这里,他的心里涌起一股浓浓的醋意。但他又从来没有听王小丽说过这件事呀。

  冯平暗想:回去一定得弄个明白。

  从一个角度说,冯平又觉得自己拿着了王小丽一个把柄。

  也许,今天碰见这个混混对自己和王小丽的关系还是一件好事呢。

  冯平心里这才踏实了些。

  冯平还想把事情了解得彻底一些。问:“他都干过什么坏事?”

  张祥会想了半天:“大的坏事倒也没有听说过。”

  冯平有些失望,不过,很快,他又找到了方向:“他有女朋友没有?”

  肖珍不知道这是冯平的探空气球,如实说:“他在家乡谈了一个女朋友。——不过刚才他又说什么王小丽?这人是谁嘛?”

  冯平没有回答。张祥会用手暗指着冯平的背,示意肖珍别问。

  冯平的车速都减了,问:“哦。——那他在这里撒什么野!”

  他又假装不经意地问:“他女朋友叫什么名字?”

  肖珍告诉冯平:“张小青。”

  “张小青。”冯平重复着,象一个特务获得了什么国家机密似的兴奋。

  他松了刹车,小车也像喝了兴奋剂,向着制药厂飞速奔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