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冷色的冰2019-09-13 14:003,450

  来人正是王小丽。

  只见王小丽身背时下流行的小背包,手里提着袋苹果;头上别着一枚精致的小发卡,乌黑靓丽的头发在脑后束成一个马尾,扎头发的地方配上两颗红樱桃似的玛瑙,一绺秀发从她的右眼眉边掩下来,更显出了王小丽的灵气秀美;上身穿着一件不松不紧的鹅黄色春秋衫,正好凸显出王小丽胸脯腰身的迷人的曲线;下身是一条浅色牛仔裤,恰到好处地衬出了王小丽修长而笔直的双腿;脚上是一双纯白色的休闲鞋。——程勇虽然对王小丽并不陌生,但还是被她的美丽惊呆了。此时,王小丽穿工装的素美形象也一下子在程勇的脑海相叠印。——当然,惊呆程勇的还有程勇完全没有思想准备,王小丽的出现,仿佛从天而降似的。

  王小丽将苹果袋递给了梅燕,取下小背包,并把它顺手放到近处的一张供游人歇脚的长椅上。

  王小丽已经认出了程勇,她注意到程勇脸上轮廓分明,两道浓眉把人衬得格外精神;上衣套一件红黑条纹相间的T恤衫,下身着深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黄皮鞋。程勇的打扮让王小丽觉得和以往两回见到的程勇绝然不同。但她怎么不会想到,自己会和程勇又一次在这里相遇。她不明白程勇是怎么到了这里的。——因为她知道,梅燕只约了自己出来玩,没有再联系谁。——难道,梅燕有意让自己和程勇......想到这里,王小丽的脸上划过莫名的紧张神色。王小丽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在冯平面前,自己怎么就没有那种感觉呢!

  “这么快就买回来了!”梅燕转过身,笑着说。

  王小丽:“嗯。——卖苹果的地方很近的。”王小丽说着话,目光却急速地从程勇的手上闪过。——她看见了程勇手里拿着个风筝,站在那里有点尴尬。王小丽觉得滑稽,嘴角露出了浅笑。王小丽没有和程勇打招呼。

  程勇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个突发的场面,他注意到王小丽的笑容,但不知道她笑什么。难道是在嘲笑自己拿着个风筝的形象?是嘲笑自己给她写了忏悔的信?还是......程勇有点懵了。为了礼貌,他只好硬着头皮先打招呼:“请问,你是王小丽吧?”

  “是的。你是——”王小丽也故意装着不知道。她的表情还有几分矜持。

  程勇的心跳加速,呼吸困难。仿佛自己溺了水,正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推向一个巨大的瀑布边缘。他感到心里受着这辈子从未有过的煎熬:“我叫程勇。——那次你不是......”

  程勇的话让王小丽顿生紧张。担心程勇会说出那个抢劫之夜的事。她不想旧事重提,赶紧说:“你说上次和梅燕他们在一起呀,我看见了你的。”王小丽语速之快,令梅燕有点奇怪:

  “小丽,说这么快什么意思?——有点紧张呀?”

  王小丽知道梅燕拿自己开玩笑。拢了一下头发,假装不高兴,说:“梅燕,你说些啥呀?”

  程勇深吸了一口气。为了让大家摆脱尴尬,也赶紧打圆场:“梅姐,别——别乱开玩笑哟!”

  梅燕这时不紧不慢地说:“你们怕是已经很熟悉了吧。”

  王小丽听得心里拿不稳了:“难道程勇刚才已经对梅姐说了什么?”

  程勇心里也没有底:“难道王小丽早就对梅姐说了什么?”

  王小丽赶紧问:“梅姐,你这话什么意思?”

  梅燕:“嘿嘿,程勇吞吞吐吐的话不是表明了吗?”

  程勇赶紧解释:“我是说......我是说......”程勇吞吞吐吐的,看见王小丽的表情比自己还紧张。

  梅燕紧追:“你说什么呀?”

  程勇终于鼓足勇气,横下一条心,打算来个彻底了断。虽然梅燕在场,但程勇也豁出去了,他用激动的声音说:“我是说那夜......”

  王小丽听来,程勇声音突然变得像个大喇叭。她已经料到程勇会象竹筒倒豆子,什么都抖落出来,于是平静地打断了程勇的话。“你这会儿喝酒了?——那天明明是中午。你不是肚子......”王小丽一想起那天程勇的狼狈相,又差点笑出声来。

  梅燕听得稀里糊涂,不满地说:“一个说夜里,一个说中午。嘿,悄悄约会!——赶快坦白,怎么回事?”

  程勇心里想,就是我约会,也不一定非得给你说呀!程勇从刚才王小丽的话里,再一次听出了她的善良和聪明。于是顺着王小丽的话说:“哦......是的,是中午......那天和你们一起吃饭,可能是早晨喝点酒的原因,有点糊涂了。——就是那一次认识了她。”

  程勇说完,把脸对着王小丽。他的脸涨得红红的,像是真的喝了酒。他的心里有一种混合的情绪在涌动。相比之下,王小丽倒是显得很平静,她的脸,如一潭无波的绿水。

  梅燕摇摇头:“没有说实话哟!——你们两个不是乖孩子哟!”

  王小丽和程勇几乎是抢着说的:“就是实话呀!”

  梅燕得意地说:“你看!——说话都这么默契!哎呀,你们说,这说明了什么呢?”

  程勇争辩着说:“这不能说明什么呀!”王小丽假装没有听见,她拿起一个苹果就开削。

  王小丽已经削好了一个苹果,她跑过去,叫住了梅燕的小外侄。梅燕的小外侄接了苹果,眼睛盯着天空中的风筝。

  一个小女孩手里抱着一个毛绒绒的布娃娃走了过来,一个年老的男人紧跟在她的后面——也许是她的爷爷或者外公吧。

  梅燕的小外侄看见了,嚷道:“我也要布娃娃我也要布娃娃!”

  游园并不远,王小丽想早点离开,免得和梅燕纠缠,把风筝拴在柳树枝头,拉着梅燕的小外侄儿边走边说:“走,小勇,我们去拿个布娃娃回来。”

  程勇不明白梅燕的小外侄和自己的名字有相同的字,心想这王小丽怎么说话象个小孩子呀。梅燕看见程勇听得一愣一愣的,哈哈哈笑了,这才说:“你和我外侄儿有一个字是重的。他叫李勇,你叫程勇。嘿嘿——”梅燕开始收风筝线。

  程勇也笑了。他也觉得是离开梅燕、王小丽的时候了。可他内心的冲动又扯着他的思想,扯着他的情绪,让他不愿就这么离开。

  梅燕的小外侄在不远处招手,并朝梅燕、程勇他们叫:“小姨,快来呀!”

  梅燕于是手里提了王小丽的包、苹果袋和小外侄的风筝,程勇也提着风筝,往游园一头,快步走去。

  这是一条做投掷游戏、套圈游戏、射击游戏的路,每一个游戏摊不大,为防下雨,都用塑料布搭了棚;大都是一两个人独家经营的。这条路的两边,摆满游戏摊,很是热闹。

  王小丽带着梅燕的小外侄停在了一家用小皮球投进大塑料桶的游戏摊。游戏摊的左右摆满了机器猫、布娃娃、大狗熊一类毛绒绒的玩具。规则很简单:两元一次投球机会,只要把小皮球投进大塑料桶,就能自选奖品。

  面前早有一群人在那里碰运气。可不知怎么的,他们的球虽是很容易就投进了,但都被从桶里弹了出来。

  梅燕花了八元,投了四次都没有中。小外侄失望地叫道:

  “小姨笨死了!小姨笨死了!”

  程勇这时说,我试一下吧。他只买了两元的票,在位置上眯了眼,仔细掂量着距离,又把球拿在手里,估计着手上的力量的大小。只见他对着桶一投,不偏不倚,不轻不重,球正好稳稳地落在了桶里。

  四周是一片称赞声和哗哗哗的掌声。梅燕的小外侄是叫得最兴奋的人。

  梅燕小外侄挑了一个大大的狗熊,抱在手里。他的脸上乐开了花;嘴里不停地和恩人程勇说着话。

  梅燕逗小外侄:“今天高不高兴?”

  小外侄:“高兴高兴。嘿嘿!”小家伙看看梅燕又看看程勇。

  王小丽也逗他:“你今天快乐不快乐?”

  小外侄:“快乐快乐。非常快乐!”小家伙看看王小丽又看看程勇。

  程勇则说:“看来,我们是有缘的朋友哟!”

  小家伙没有听懂缘分两字,“嗯”了一声,没有回答。

  程勇一瞬间想到不该这么说。——可一转身,他看见了王小丽正拢了一下她的秀发,嘴角边露出了带小酒窝的笑容。

  梅燕的目光正关注着远处的空中旋转飞车。

  梅燕没有看见王小丽的灿烂的笑容。

  可是程勇看到了。

  程勇的手机响了,是叫程勇去吃午饭的。

  程勇对梅燕、王小丽说:“我得走了。——他们在叫我呢。”

  不待梅燕、王小丽说话,小家伙发话了:“叔叔不走,和我们一起吧。”

  程勇故作紧张地说:“不回去不行呀,一会儿他们不让我吃饭呀!”

  小家伙说:“不吃他的饭,和我们一道吃。我请客!”

  程勇:“哦?你拿什么请客呢?”

  小家伙:“我拿我小姨的钱请呀!”

  这话逗得大家都笑了。

  程勇想起了什么,对小家伙说:“来,叔叔送还送一个风筝给你。”

  小家伙:“好呀好呀!我今天的运气太好了。”

  程勇和梅燕、王小丽和梅燕的小外侄告辞了。

  “真美!”回走的路上,程勇有点晕乎乎的感觉。

  见到人们时,他们都已经坐到餐桌上去了。

  “程勇,——你的吉他!”程勇看见苏玲向自己打招呼,并把吉他递了过来。

  程勇这才想起:糟了——自己送出去的风筝,是人家苏玲的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坏小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